你別總是撩我-7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由於路面溫度太高,眾人休息到下午才繼續拍攝。蕭景和在休息時間看起來一直悶悶不樂的,不知道是在自責還是培養情緒,杜平安不敢找他說話,怕又延誤了拍攝進度。

強大的道具組最後竟然真的弄來一套杜平安穿得下的白色洋裝跟一頂顏色和艾琳髮色差不多的假髮。由於拍攝的是背面,穿著洋裝戴上假髮就好了,連妝都不用化;好在杜平安的膚色白皙,而艾琳本身是模特兒,身材頗為高䠷,杜平安代替他的話,光看背影看不出是男人。

路面經過撒水降溫,杜平安坐在塑膠布上,本來還擔心自己的肩膀比艾琳寬,會穿幫,不過長髮遮住他的肩膀,背影看起來沒有破綻。蕭景和抱著他沒有說話,全場安靜等著蕭景和醞釀情緒,靜默的氣氛讓杜平安覺得十分地不自在,正打算從口袋摸出眼藥水時,蕭景和哭了出來。

「過!」最後剪接完呈現的畫面是蕭景和不敢置信的扶起艾琳,艾琳的頭無力地向後仰,蕭景和顫抖地把手放到艾琳的鼻子下,去試探他的鼻息。沒有。眼前的人沒了呼吸,蕭景和眼眶一紅,鼻頭一酸,緊緊將人抱在懷中,眼淚瞬間奪眶而出,並把臉埋在艾琳的頸窩,發出沉悶的哭聲……

蕭景和的眼淚驚豔全場,大家都以為他需要眼藥水,但蕭景和的實力證明他不用。機器已經停止拍攝,但蕭景何不知道想起什麼悲傷的事,收不住淚水,杜平安被他抱著哭簡直渾身不自在,想掙脫他的懷抱又不敢,只好靜靜地讓蕭景和抱著哭泣,幫助他宣洩情緒。

席珊珊也過來關心蕭景和:「蕭少,沒事,結束了。」專業演員要求能放能收,過與不及都不好,蕭景和在演戲這方面不是沒有天賦,只是還需要很多磨練。最後導演突兀的拿起大聲公,喊了句:「蕭景和,回來!」

「……!」蕭景和像是夢魘一樣倒抽了口氣,杜平安拍拍他的背,扶著他起身,蕭景和很不好意思的擦掉眼淚,向導演及席珊珊道歉:「抱歉,又給你們帶來麻煩。」

「不會啦!」席珊珊笑起來很可愛,他向側錄花絮的助理搖頭,讓他不要拍這段,「明天的鏡頭還要麻煩你。」本來是公司幫他牽線,他也沒把握能邀請到蕭景和來拍攝MV,不過聯絡蕭景和的經紀人之後,對方表示很有興趣,蕭景和已經能唱能跳了,如果又能演戲……這不紅都難啊!

蕭景和笑了笑,和席珊珊交換了聯絡方式,然後壓抑自己內心莫名其妙的著急,四下尋找著杜平安。

「蕭少,要喝水嗎?」杜平安換回原本的衣服,抱著保溫瓶出現,蕭景和情緒低落的搖頭,和杜平安一起回到保母車上。

聽說有演員入戲過深,最後走不出來,憂鬱症自殺的,蕭景和的異常讓杜平安很擔心……沒想到他是內心這麼敏感的人?今天哭成這樣,是不是平常累積的壓力太大啊?杜平安決定把今天這狀況報告給平順知道,萬一蕭景和有什麼病史的話他也比較好做準備。




「不。」蕭景和發現杜平安要打電話,瞬間理解他在想什麼,制止了他,「我只是……」蕭景和揉揉臉,沒想到過了那麼多年,自己竟然還記得那件事,一時悲從中來,收不住情緒而已。「我沒事。老劉,你先載小杜回去。」

「……」老劉透過後照鏡看著蕭景和,杜平安也盯著他,蕭景和被他們兩個人盯得有點困窘,故作開朗的笑道:「真的沒……」兩人的目光讓蕭景和的假笑節節敗退:「好吧,小杜,你陪我一下。」

雖然杜平安不是福伯,但他無微不至的照顧讓自己心裡覺得很熨貼。自己出國留學的那時候福伯會定時打電話或寄東西給他,比他的父母還像父母,但後來福伯不知道怎麼地就沒了消息,等自己回國後才發現福伯已經過世了。

接到消息的蕭景和一直反應不過來這代表著什麼,心裡空落落的,不曉得應該用什麼態度來面對這件事;直到今天拍攝MV,假想杜平安如果死了,那是不是就再也沒有人會關心他了?那種被全世界遺棄的孤寂感讓蕭景和的眼淚一時止不住,這才情緒崩潰。好丟臉啊……




蕭景和帶著杜平安回家,也不知道該怎麼安置他,只好讓他自己隨意。杜平安剛開始只是想關心蕭景和,等到了他家之後才發覺這樣孤男寡男的待在一個空間內似乎不太好?不對,蕭景和根本不知道他是同性戀,只要自己小心藏好應該就沒事?

一個是不知道怎麼招待客人,一個是極力掩飾自己的好感,導致兩個人相處很僵。杜平安為了緩解這種尷尬的氣氛,主動去打開冰箱,用裡面的食材煮了鹹粥給蕭景和:「吃吧。」

「嗯。」兩個人面對面,沉默的坐在餐桌前喝粥。杜平安煮的粥雖然比不上那些五星級飯店主廚的用料,但簡單的粥溫暖了蕭景和的胃;平凡的生活就是這種感覺嗎?好像還不賴。沒有簇擁著自己的僕人們,也沒有互相利用的酒肉朋友,很單純的,這個人因為擔心他,所以來到他家,煮粥給他喝。

杜平安收拾碗筷完之後又開始切水果,想辦法讓自己找事做,才不會因為這寂靜的空氣而覺得尷尬,他很慶幸家政公司的人有在冰箱內準備食材,不然他一個純正的同性戀和他心目中的男神待在一起,他不敢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蕭景和看見杜平安忙碌的樣子,心中覺得暖暖的,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只知道他想好好記住眼前這個人對他的關懷。

杜平安見到蕭景和坐在客廳,一邊哼哼唱唱,一邊寫著筆記,知道不該去打擾他,於是把水果放到他面前之後坐在餐桌前玩手機,順便調查一下自己的「情敵」是什麼樣的人。

練沐瑄可動可靜,但他評價比較好的歌都是舞曲,蕭景和與他的風格相同,會被找去當演唱會嘉賓似乎不意外?練沐瑄帶動唱的能力很強,前陣子國際性的棒球比賽甚至還找他去開球,練沐瑄被他的經紀公司被塑造成陽光運動型的藝人,不過最近開始往性感方向轉型。身為同性戀的杜平安雖然對女性沒有性衝動,但也不至於會討厭女性,只是看到練沐瑄最近的舞蹈MV,杜平安本能的起了厭惡的情緒……是因為太煽情嗎?

杜平安關掉了那支踩著播放尺度的MV,又去搜尋席珊珊和艾琳的資訊……真的要說的話,杜平安反而希望蕭景和和席珊珊或是艾琳互動更多一些,而不是那個看到記者故意露出甜蜜笑容,又要假裝「只是朋友」的練沐瑄。唉!為什麼在幫蕭景和煩惱這種事呢?這交給平順大哥安排就好了,他身為一個生活助理,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即可。

文思泉湧的蕭景和一下子就寫好歌曲的主旋律,只要安排其他樂器的搭配,這首歌就完成了。當他從歌譜裡抬起頭來,發現杜平安已經趴在餐桌上睡著了,這讓他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他隨手拿了套乾淨的睡衣,在杜平安耳邊輕聲呼喚他:「小杜,去洗個熱水澡,不然會感冒。」

「……?」杜平安迷迷糊糊的醒來,看到眼前快要親到他的蕭景和,嚇了一跳,揉揉臉,確認自己不是在作夢,恍神了好一會兒才接過睡衣,匆匆忙忙地進了浴室。

原先沒預計要在蕭景和家過夜,所以杜平安沒帶換洗衣物,蕭景和拿給他的睡衣有點大,這種男友睡衣的感覺是……杜平安暗自紅了臉,更糟糕的是,蕭景和真的只有拿睡衣給他,沒有替換內褲,剛才來的時候也沒想到去商店買個免洗的,導致杜平安現在沒穿內褲直接穿睡衣,布料摩擦的感覺有點……刺激啊!

當杜平安把自己的衣物手洗完,晾在陽台後,發現蕭景和在房間內正對著床墊深思……這人對著床墊也會有靈感嗎?果然創作這種東西非常玄妙啊!杜平安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門:「蕭少,我好了。」希望明天早上衣服會乾!

「哦!」蕭景和沒有因為被打擾而生氣,杜平安鬆了口氣,不過蕭景和接下來的話讓他差點噎死:「你今晚跟我一起睡吧。」

蕭景和看到杜平安呆愣的表情也覺得有點尷尬,以為自己想抱著他尋找下午時心中的那種悸動的心思被發現了,乾澀又慌亂的解釋:「我是說,那個……我不會鋪床單,所以……委屈你一下。」

少爺!你知道你在邀請一個沒穿內褲的人跟你同床共枕嗎!杜平安感到有點無力。自己是不是該早點和蕭景和坦白自己是個同性戀,才不會讓他一直做出這種害自己誤會的舉動啊?

「床單放在哪裡?我自己鋪床就可以了,不麻煩蕭少。」杜平安幾乎是秒答。

「喔。」被拒絕了啊……蕭景和垂下眼瞼,掩飾自己心中的失落,轉頭去找床單。

糟糕,是不是傷到他了?今天自己跟著他回家的目的不就是為了怕他情緒低落,出什麼意外嗎?杜平安有點後悔自己拒絕得太快,畢竟他也沒被人追求過,不知道這是他誤會,還是蕭景和真的在……杜平安醒醒!花癡也要有個限度!杜平安拍拍自己的臉,尋著蕭景和翻找的聲音,來到儲藏室。

蕭景和聽到杜平安的腳步聲,手忙腳亂的把什麼塞回箱子內,最後拿出一包還沒拆封的毛毯,說道:「我沒有別的床單,只有毯子。」

不知道該說他可愛還是不擅長說謊?家政公司最好每天都帶著床單過來換!杜平安知道蕭景和還是想跟他一起睡,這突如其來的撒嬌讓杜平安覺得有點心疼,又有點激動,他揉揉鼻子,隱藏自己的情緒:「那打擾蕭少了。」

「不會。」蕭景和露出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溫柔笑容,電得杜平安又是一陣小鹿亂撞。媽啊,沒有比移動荷爾蒙不知道自己在放電還更可怕的事了!蕭景和的房間裡有沙發,杜平安用毛毯把自己包好後躺在沙發上假寐,等蕭景和洗澡出來。

因為他不敢先躺到蕭氏企業接班人、第十八屆金嗓獎最佳新人的床上去!如果被他的粉絲知道了,自己肯定會被碎屍萬段吧?而且聽說古代皇上翻牌的時候,妃子也都是用棉被捲好送到床上去的?杜平安甩頭,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把,驅散掉腦中的妄想。

杜平安怕蕭景和來個「美人出浴圖」,自己的鼻血會不受控制地噴出來,他用毯子蓋住自己的臉,假裝睡得很熟的樣子;等到蕭景和洗完澡出來,看到杜平安已經像個春捲似的,在沙發上睡著了。他輕輕地嘆了口氣。也不知道自己在惋惜什麼,磨磨蹭蹭的爬上自己的床,看著杜平安的方向,覺得心中很踏實……這個助理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呢!新寫的這首歌再請他協助好了?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