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總是撩我-24

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蕭景和跟杜平安低調的在美國登記結婚,接著就馬不停蹄的回到國內準備下一個工作。

這次蕭景和爭取到的動畫配音角色是一個叛逆的少年,因為討厭家裡的管束而逃家,結識了壞朋友,他媽媽為了尋找他,反而陷入危險,少年這才發現那個壞朋友的真實面目竟然是惡魔!惡魔本來想拐騙少年出賣靈魂,不過少年的母親挺身而出,代替少年進行這個交易,於是少年母親的靈魂就這麼被惡魔帶走了……少年悔不當初,但憑他自己一個人的力量無法擊敗惡魔,只好到處去求救,所幸遇見到處旅行的勇者,以及善良的精靈等等,協助少年擊敗惡魔,讓他的母親復活,最後闔家團圓,有個完美的結局。

這是個教育意味濃厚的動畫,杜平安看到劇本之後才理解為什麼蕭景和這麼苦惱:他跟蕭媽媽之間的感情淡如水,就算蕭媽媽真的出什麼事他也不會有太大的情緒……不知道過年的那幾天有沒有幫助到他呢?要進錄音室的前幾天蕭景和幾乎天天抓著劇本唸唸有詞,杜平安知道他又在緊張了,便上前給了他一個大擁抱:「相信你自己。」

杜平安的體溫彷彿一劑強心針一樣,溫暖了蕭景和的內心,他微微愣住,好像懂了——沒辦法詮釋親情的話他還有愛情啊!理解劇本的蕭景和自信滿滿的進了錄音室,杜平安在外面等他工作結束,遇見了平順。

「順哥。」杜平安略覺得尷尬,平順拍拍他的肩:「景和托你照顧了。」平順的語調像是個慈祥的長輩一樣,並沒有責怪杜平安掰彎了蕭氏集團目前唯一的繼承人,杜平安不太好意思的笑,平順沒多說什麼,只是拿出接下來蕭景和的工作行程吩咐杜平安,要他做好相關準備。這種無差別的態度讓杜平安鬆了口氣,他並不希望因為自己的性向受到歧視或是不必要的憐憫,因為他和一般人沒兩樣,不需要特殊對待。

在聲音導演的允許下,杜平安隨著幕後花絮的攝影師一起進入了錄音室,裡頭被隔音玻璃劃分為兩部份,杜平安所在地方是音控設備,而隔音玻璃的另一面就是蕭景和進行錄音的地方,導演如果要和蕭景和溝通,必須透過麥克風他才聽得見。收音麥克風的一旁擺放著大螢幕,播放那部還沒上映的動畫片,而蕭景和手上拿著台詞,一邊看著螢幕,一邊配音。

「你們不要管我!」蕭景和氣憤的唸出這句台詞,動畫裡的青少年甩開家門,頭也不回地跑了出去,他只顧著跑,完全不管自己的方向,一直到跑累了才停下;這段沒有任何台詞,蕭景和專注的看著螢幕,模擬著跑步時的喘氣。

中間應該有配樂吧?不然這樣也太乾了?杜平安看著畫面中的少年停下,遇到以小混混形象出現的惡魔,四處看了看:今天只有蕭景和一個人來錄音,替惡魔配音的那位藝人今天沒來,不曉得是不是先錄好,再透過蕭景和的耳機播放給他聽?

「……你是誰?」少年說。

「不對。」導演打斷蕭景和的演出,「聲音要再更恐懼一點,你是十五歲的孩子。」

蕭景和朝著導演點點頭,看到杜平安的時候露出燦爛的笑容,杜平安做了個加油的手勢,蕭景和笑得更燦爛了,他閉上眼,重新找回感覺,再度開口配音。杜平安透過蕭景和單方面的演出和無聲的畫面,漸漸理解了這部動畫的故事概要,只不過中間空白的部份太多了,讓杜平安非常期待這部動畫的配樂!

不曉得是不是蕭麗人的操作,那首讓網路鬧得滿城風雨的《只是想和你道歉》被用在少年母親的靈魂被惡魔抽走的那一幕配樂,少年驚愕的抱著母親的屍體哭泣,蕭景和充滿悔恨的嗓音渲染了悲傷的氛圍,杜平安在動畫首映會的時候看到哭出來。

這首歌提昇了觀眾對動畫的評價,以為是蕭景和在動畫之前事先發表而已,沒有往戀愛的方向聯想,再加上先前拍攝的衛生棉廣告剛好播出,蕭景和成功扭轉了他在媒體眼中只有叛逆嘻哈的形象,而在動畫幕後花絮播出後,蕭景和甚至多了很多年長女性的粉絲。

「姑姑……這是什麼票選?『螢幕最佳好兒子是哪位藝人』?」蕭景和無奈的放下雜誌,看著悠哉喝著咖啡的蕭麗人,蕭麗人只是笑:「還好有平安在。」不然他這個情感淡漠的姪子在配音以及廣告中不可能表現得這麼完美!既然哥哥不反對他們談戀愛,那蕭麗人也沒有必要阻攔蕭景和往溫柔的方向發展。

他知道戀愛中的情侶會散發著幸福的光芒,讓人看了就覺得甜蜜,這和蕭景和原先的「設定」有衝突,不是不好,只是突然轉變太大的違和感會導致不好經營形象,再加上那些跟鯊魚一樣的媒體萬一嗅出蕭景和是跟圈外人談戀愛,甚至結婚了,會流失大量粉絲;這對還沒站穩腳步的蕭景和來說是致命傷,身為一個生意人,蕭麗人必須掌握所有可控因素。

《只是想和你道歉》的歌詞剛好切合動畫主題,拿去當動畫配樂使用,成功混淆了蕭景和疑似因為失戀而作的焦點,而平順在網路上炒起來的票選活動也能看出粉絲喜歡蕭景和往深情乖巧的方向改變,再加上衛生棉廣告的推波助瀾之下,蕭景和就算現在去演言情偶像劇都不是問題!

蕭景和聽出蕭麗人背後的含意,紅著臉咳了聲,「姑姑,接下來要拍《牽著我的手》的MV還是先錄《他的嘴唇》?」蕭景和因為偷親杜平安而靈感爆發的那首歌被他命名為《他的嘴唇》,如今也只有蒙利一個人聽過,就連蕭麗人都不知道有這首歌的存在。

「《他的嘴唇》?」蕭麗人驚奇的問:「阿和,你又寫了新歌?」

「……對。」蕭景和眼神飄忽,不敢直視蕭麗人,蕭麗人從中讀出他害羞的情緒,忍不住笑了出來:「先錄音吧,我猜平安很想聽到這首歌。」

「……」蕭景和第一次覺得太過於擅長察言觀色的人很討厭!

「平安,我爸有事找你,這幾天你就不用跟過來了。」蕭景和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露出可疑的紅暈,杜平安微微感到錯愕:先前動畫配音的每個晚上都要抱著他「尋找靈感」,把他撩撥得面紅耳赤的,現在卻不要他跟著工作?音樂人還真是難懂啊……還有,蕭景山找他幹嘛?要聘金?杜平安雖然感到困惑,還是對蕭景和點點頭,「那……我就去伯……咳,我是說,蕭總那邊了?」伯父兩個字被蕭景和瞪了回去,杜平安知道他要他改口為「爸爸」,但別說杜平安了,蕭景和自己也沒叫過幾次好嗎!

在景星娛樂裡面雖然不會到處亂傳蕭景和的八卦,但他是個同性戀而且還跟自己的助理在美國登記結婚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杜平安生硬的轉成「蕭總」,蕭景和雖然不太滿意,不過現在在公司,他也曉得杜平安的顧慮,主動伸手從杜平安的口袋拿出手機,輸入了一個號碼:「到了打給我。」

來了!傳說中的私人號碼!即使兩人關係已經這麼親密,但由於兩人天天黏在一起,根本就沒有打電話的必要,杜平安也沒想到要問……他突然很想知道蕭景和在通訊錄裡面是怎麼稱呼他的?

「我的來電顯示是什麼啊?」杜平安好奇的湊上前看,蕭景和卻像是做賊心虛一樣的把手機藏在背後,「我爸的秘書來接你了。」

這轉移話題的功力比他還差啊!杜平安不服氣的嘟嘴,蕭景和握緊了拳頭,把指甲掐進掌心裡才克制住他想吻杜平安的衝動!他用拳頭遮掩著嘴,突兀的咳了聲:「快去吧,我爸不喜歡遲到的人。」

「……好。」杜平安又感到胃痛了,今年蕭大總裁怎麼心情這麼好,還沒飛出國呢?不是說他只有過年這幾天才在國內嗎!停在樓下的是一台鋥亮的黑頭車,杜平安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裝扮:羽絨外套搭配牛仔褲和球鞋……突然很想找條領帶來啊!

「杜先生,沒事的。」秘書知道他在想什麼,貼心的朝他笑了笑:「克里斯會準備。」

「……」不是說蕭景山討厭遲到的人嗎?還要他花時間換西裝的話,那不是每次「晉見」都要提早兩個小時準備了嗎!杜平安覺得自己好像吞了塊烙鐵一樣胃痛,一臉生無可戀的上了車,然後眼神放空的看著窗外風景。

秘書帶著杜平安來到一處高級公寓,不是杜平安之前去過的那個歐式大庭院,杜平安已經不想去猜蕭家人到底有多少房子了……狡兔也才三窟!這次沒有他媽媽也沒有蕭景和陪同,杜平安只好拿出十二萬分的精神強顏歡笑,拿出家裡教給他的那一點點禮儀向替他開門的管家克里斯問好。

「少爺,這邊請。」克里斯打開門,杜平安原本以為他要先去換個衣服什麼的,卻看到蕭景山就坐在客廳泡茶看電視,電視上的畫面是色彩繽紛的動畫……這畫風十分違和啊!不是應該看個股市還是財經新聞什麼的嗎?等等,那動畫有點眼熟?

「哦,安安你來了,坐。」蕭景山穿著很普通的圓領棉衣和卡其褲,不是一套要價幾萬塊的手工定製西裝,還好服裝沒問題……杜平安鬆了口氣,他規規矩矩的坐下,陪著蕭景山看電視。

「這次能擔任《索亞的冒險》的配音我感到十分地榮幸……」是動畫的幕後花絮!蕭景山難道只能透過媒體來了解自己的兒子嗎?杜平安突然替他感到悲哀。

「配音工作很有趣,對我來說也是很大的挑戰。」電視裡的蕭景和侃侃而談,表情也十分豐富,完全不像過年那時候無話可說的模樣,蕭景山輕輕嘆了口氣,倒了杯茶給杜平安,杜平安接過,喝了一口,發現茶葉已經沒味道了,默默拿起熱水重新沖了一壺;蕭景和看他熟練的姿勢,微微挑眉,沒有阻止他,杜平安沒看到他欲語還休的表情,將茶杯送到蕭景山面前:「伯……」蕭景山瞪他的眼神跟蕭景和如出一轍,果然是父子啊……杜平安一抖:「咳,爸,喝茶。」

「嗯。」蕭景山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專注的看著蕭景和的幕後花絮採訪,杜平安不曉得今天被蕭景山叫過來的理由,只能默默跟著看。

「索亞的個性和我很像,小時候都非常叛逆……」電視裡的蕭景和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不過還好最後都理解了什麼是愛。」

等等,這回答沒問題嗎?杜平安可以想像出十萬種媒體臆測的標題,這時候蕭景山突然伸出手,拍了拍杜平安的頭,杜平安愣住,蕭景山收回手,若無其事的繼續看電視……能不能說句話啊蕭爸爸!觀察蕭景和的表情就夠讓人花心思了,還要多觀察一個老年版的他!

杜平安看著蕭景山的神情,是那樣專注的盯著電視中的蕭景和,好像懂了:他是代替蕭景和過來陪他爸看電視的!蕭景山心裡或許也想跟他的兒子閒話家常,但他實在太忙了,忙到兒子變成陌生人,現在想找個話題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只好把杜平安找來,或許是想藉此修復他和蕭景和之間的關係?杜平安越想越覺得是這樣,但他也沒那膽量主動尋找話題,因為蕭景山身上不怒自威的氣勢實在太嚇人了!

「安安,你想吃什麼點心?」蕭媽媽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杜平安連忙起身,擠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媽不用忙啦!」他接過克里斯手中的果盤,放到茶几上,招呼道:「爸,吃水果。」

「……嗯。」蕭景山的表情非常微妙,微微皺著眉,似乎在忍著什麼,又怕說出來會嚇到杜平安,杜平安假裝沒看到蕭景山的表情,很自然的剝了個橘子,一半遞給蕭景山,一半遞給蕭媽媽,蕭媽媽接到橘子的時候整個人愣住,杜平安看到他的反應,微微一驚:蕭媽媽該不會對橘子過敏吧!現在伸手拿回來好像又很奇怪?

「嗚……」蕭媽媽憋了一會兒,一手掩著嘴,竟然哭了出來!杜平安驚慌失措的尋找衛生紙,克里斯十分迅速的遞了一整包過來,杜平安連忙抽了幾張,塞到蕭媽媽手中。「那個阿……媽,怎麼了?」

「阿和從小到大沒給我剝過橘子……我一時、嗚嗚……」蕭媽媽感動的擦著淚,杜平安轉頭看了蕭景山的反應,也是若有所思的拿著橘子,杜平安可以讀出他眼中的激動……杜平安想馬上把蕭景和壓回來跟他父母聊天!天啊,到底跟自己的小孩多不熟?連一起看電視吃水果的經驗都沒有嗎?

蕭景山畢竟是在商場上經過大風大浪的人,他很快的收斂了自己的情緒,把手中半個橘子交給克里斯:「冰著。」

「是,老爺。」克里斯接過橘子,轉身就走……怎麼有個要做成橘子標本放在博物館留念的預感!以蕭景山的財力來說,不是辦不到為了半顆橘子蓋一棟博物館的事!想到這裡,杜平安大驚,他迅速又拿了個橘子剝皮,「爸,吃橘子。」

「嗯。」這次蕭景山很謹慎的剝著橘瓣吃,杜平安鬆了口氣,蕭媽媽也彷彿什麼山珍海味一樣珍惜的吃著那半顆橘子,杜平安滿頭黑線,而電視上的幕後花絮還沒完,蕭景和還在談論他這次配音的趣事,蕭氏夫妻一臉欣慰的看著電視,而杜平安下定決心下次要把蕭景和一起拖回來吃飯!

「安安,你明天有事嗎?」蕭景山吃完橘子之後優雅的接過克里斯遞過來的手巾擦手,杜平安知道蕭景山這樣開口,是明天要陪他或是蕭媽媽的意思,身家上億的總裁,現在又是自己的……呃,公公?岳父?就算天塌下來也必須說沒事好嘛!

「阿和說這幾天不用過去,所以我很閒。」蕭媽媽聽到這句話,燦爛地笑了:「太好了,明天帶你出去玩!」

這和小孩子說話的語氣……就算明天被帶去動物園杜平安都認了!他連忙應下,和樂融融的陪著蕭氏夫妻吃飯看電視,一直到就寢時間才想起他還沒打給蕭景和……完蛋,他會生氣嗎?蕭景和非常黏人,今天卻把自己趕到父母這邊來,杜平安摸不清他的態度,猶豫著撥了通視訊電話。

「嘟……」電話幾乎被一秒接起,杜平安不曉得蕭景和是不是一直握著手機在等他,不管怎樣,先道歉!「抱歉,剛剛一直陪著爸媽看電視,不方便打電話。」

「哦。」本來沒接到電話的憤怒在看到杜平安的臉之後瞬間煙消雲散,蕭景和不曉得「正常的情侶」是怎麼講電話的,他絞盡腦汁想話題,杜平安或許看出他的為難,主動報告他的活動:「明天我要跟爸去打高爾夫。你呢?今天工作還順利嗎?」

「……嗯。」原來就是報告行程嗎?蕭景和歪頭想了想,「今天把歌錄好了,明天開始要去拍攝MV。」蕭景和不敢說正因為杜平安不在,他才能在歌聲當中盡情想像他的嘴唇多柔軟,表現得比平常還要好,而他明天要趁著這種感覺還在,一鼓作氣的將MV拍攝完畢。

蕭景和似乎想透過螢幕觸碰他,但又怕自己的動作看起來很蠢,極力忍耐著想把杜平安抱在懷裡的渴望;即使嘴上沒說,杜平安也可以從蕭景和熾熱的眼光當中讀出他的想法,這讓杜平安覺得害羞,連忙轉移話題:「你要去很遠的地方嗎?」

杜平安覺得臉上很熱,他發現蕭景和和他一樣臉蛋紅撲撲的……這比坦裎相見還要更扭捏的感覺到底怎麼回事!視訊電話好像可以做一些……等等,自己在想什麼啊!杜平安咳了聲,驅逐自己腦中的妄想,畫面中的蕭景和搖搖頭,「就在公司附近的巷子,種了很多櫻花樹的那裡。」

「哦。」兩人又是尷尬又是害羞的,導致話題中斷……畢竟都是第一次打電話給自己的情人,雙頰紅透的溫度彷彿透過手機螢幕傳遞給對方一樣,連房間的溫度都跟著升高了。

「那個……」兩人異口同聲的開口,「咳,你先說。」蕭景和揉著鼻子掩飾自己的害羞,杜平安則是抓臉:「我明天還要陪媽去逛街,你有想要什麼嗎?」

「只要是你給的都好。」糟糕,這樣說會不會太矯情啊?蕭景和說出口之後又擔心引起杜平安反感,想收回那句話也來不及了,沒想到杜平安回給他一個充滿愛意的笑容:「好,等我的禮物。」

「嗯。」杜平安說完,輪到蕭景和說話,但他也沒有開口,只是深情的望著杜平安;他深邃的眼眸彷彿容納了整個宇宙一樣,讓人望一眼就失去自我,淪陷在其中……兩人戀戀不捨的看著手機螢幕中的對方,知道話題結束,是時候掛電話了,可是卻又貪戀著對方的呼吸;不過才分開一天而已,杜平安沒想到自己也有和男朋……不,現在是老公了,這麼黏膩的時刻,他忍著害臊,對著螢幕「啾」了一下,蕭景和愣住,摸著自己的鼻頭,接著畫面一晃,杜平安看到的是蕭景和房間裡的天花板。

「阿和,怎麼了?」蕭景和把手機丟開了?杜平安聽到蕭景和粗重的呼吸,瞬間覺得尾椎一酥:該死,他竟然勃起了!蕭景和過了好一會兒才拿起手機,委屈的道:「平安……我想抱你。」

「……」透過視訊電話做愛未免也太羞恥,更何況杜平安正待在蕭景和父母這邊!杜平安雖然也很想抒發一下,但他實在過不了心中的坎:第一次到人家家裡就在客房自慰,成何體統!「我……明天結束之後打給你。」

「……嗯。」蕭景和聽起來很不情願,但是也沒辦法,明天還有工作呢!「平安,別掛電話,我想看著你睡。」

不說還好,一說就踩到杜平安的尾巴:這小子到底哪裡學來這麼肉麻台詞!他又羞又急的用枕頭蒙住手機,讓蕭景和可以聽到聲音卻看不到畫面,「我、我關燈了,晚安!」

「晚安。」蕭景和看著一片漆黑的畫面,聽到杜平安翻身窸窸窣窣的聲音,覺得睏意湧上,也跟著爬到床上躺好,想像杜平安就在他身邊一樣,抱著枕頭漸漸的進入夢鄉。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