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總是撩我-19

閱讀時間約 16 分鐘

「美美我跟你說,我家最近請了一個法國來的廚師,手藝超級好!」他們從茶餐廳聊到回家,怎麼就不會口渴呢?四個人一下車就是兩排整整齊齊的僕人迎接,只有百貨公司週年慶才會受到這種待遇的杜平安忍不住四處尋找著「三折」的廣告。蕭媽媽決定讓那位法國廚師弄些蛋糕上來當下午茶,於是四個人悠哉的坐在花園裡喝茶——這花園大小對杜平安來說這根本是森林!他家院子裡那十……不對,吃了一隻,九隻雞放進來一下就跑沒了吧?

杜平安與蕭景和有一句沒一句的應付著他們的老媽,冬日的太陽曬得暖洋洋的,杜平安睏倦的揉了揉眼,被一旁貼心的管家發現了:「杜少爺累的話,在下帶您去休息?」

「我來吧。」蕭景和站起來,杜平安不太好意思的朝著蕭媽媽笑了笑,杜媽媽則是揮手驅趕自己的兒子:「女人的話題你們不適合,你跟阿和去玩。」……講得好像要去旁邊玩沙一樣。

花園佈置得很典雅,媽媽們喝下午茶的位置是涼亭,遠一點的地方還有綁在樹上的盪鞦韆及搖椅,看那棵樹的大小,樹齡少說有五十年以上了吧?蕭景和帶著他穿越由藤架構成的隧道。

雖然現在是冬天,但那些藤蔓植物還是開著白色的小花,陽光透過間隙灑落在石板上;花園小徑中,除了兩人的腳步聲之外沒有其他聲音,杜平安可以清楚看見空氣中的塵埃,有如穿著金色舞衣的舞者一樣,隨著風在空中旋轉、跳躍。

四周沒有人,只有他和蕭景和;杜平安踩著蕭景和的影子前進,踩到的瞬間蕭景和又往前移,杜平安追逐著蕭景和的身影前進,卻怎麼也追不上,彷彿橫在兩人之間的巨大障礙一般。

現在是跟蕭景和道歉的時機!杜平安想開口,但他看到蕭景和一直握拳又放開,像是在抑制怒氣一樣!看起來就很可怕啊!杜平安憋了半天最後還是沒擠出任何話語,默默地跟著蕭景和進了屋。

蕭家別墅只有兩層樓,但佔地面積非常大,可能蕭家人大部份都旅居國外的關係,這棟別墅也是歐式風格,古典卻又不失華麗的裝潢讓杜平安以為自己來到歐洲古堡。大廳進去之後是往上的樓梯,樓中樓的設計可以從二樓清楚看到一樓的活動,蕭景和帶著他往二樓走,眾多門扉像是藍鬍子的祕密一樣,不能隨意打開。

過年是大家團聚的日子,但今天蕭景山和蕭麗人都出門了,杜平安鬆了口氣——跟媽媽出去拜年,結果不但跟前砲友相親,還要跟前老闆以及前老闆他兄弟喝茶,想想都讓人覺得胃痛。杜平安滿腦子胡思亂想,蕭景和關上房門的聲音讓他回過神來。

「……謝謝你。」已經錯過一次道歉機會,現在再不把握就說不出口了!就算被蕭景和打,杜平安也認了。他咬了咬唇,艱澀地開口:「我……!」猛然撲上的青草氣息讓杜平安傻眼,也忘了自己原本要說什麼——現在是什麼情況?蕭景和用力的抱著他,杜平安可以感覺到蕭景和在發抖!他不明所以地想轉頭看蕭景和,但是蕭景和按住他的後腦杓,強迫他靠著自己,接著低沉的歌聲在他耳邊響起。

是那首有關道歉的歌,只是這次蕭景和用英文唱出來;如同大提琴般溫潤低沉的歌聲直接送進耳朵裡,胸腔不禁跟著共鳴,蕭景和只為了他一個人唱歌!杜平安想到這點,覺得腿都軟了,他下意識的縮著脖子,無法思考蕭景和為什麼要跟他道歉?他只覺得身體越來越熱,好像、起了不該有的反應?杜平安尷尬地想離開蕭景和的懷抱,但蕭景和固執的不肯放手。

「……我不想失去你。」最後一句歌詞唱完,杜平安整個臉都紅了,他奮力推開蕭景和,自暴自棄的吼道:「我是同性戀!你、你……這樣我會忍不住愛上你!」說到後來杜平安的氣勢弱了下去,這是他第一次在家人以外的人面前出櫃,還是硬著老二說出這句話,簡直丟臉到了極點……

不過迎接他的不是蕭景和的拳頭,而是他驚喜的聲音:「那我可以追求你嗎?」

「……啊?」杜平安愣住,他抬頭看到蕭景和狂喜又誠摯的握著他的肩:「我可以追求你嗎?」沒想到杜平安竟然和他一樣!而且對他有好感!以為自己傷害杜平安的蕭景和彷彿得到一絲救贖;杜平安呆愣的樣子好可愛!蕭景和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

熟悉又陌生的舌頭舔弄著他的上顎,杜平安的腦袋彷彿被雷打到一樣一片空白,只能本能的配合著蕭景和的吻;他的吻很熱情,像是要把杜平安吞到肚子裡那樣深深地侵略著他,但只要杜平安從鼻腔發出甜膩的呻吟的時候,蕭景和就會稍微退開,淺淺的啄著他的唇;霸道和謹慎的吻交替著,一時之間只能聽到啾啾的水聲,杜平安被吻得腿軟,他不得不倚靠蕭景和才能勉強站著,但這樣貼著蕭景和,就會發現——他也勃起了。

兩人互相蹭到的感覺很明顯,蕭景和的呼吸一亂,他撒嬌似地把臉埋在杜平安的頸窩,輕聲呢喃道:「平安……」

「……!」這求歡的意思十分明顯,杜平安下意識的縮了縮後庭,「我、我先去洗澡……」他沒料到今天出門會做到這一步,沒準備!「我跟你去。」蕭景和幾乎是一秒回答。

「等、等等!」一起洗澡什麼的!太害羞了啊!杜平安瘋狂搖頭,「我要準備一下,所以、所以……」在別人面前洗屁股什麼的,杜平安辦不到好嗎!蕭景和愛憐的看著一臉驚慌的杜平安:「你教我怎麼準備。」

現在不是在蕭景和面前洗屁股,而是蕭景和想幫他洗屁股!杜平安覺得自己快暈過去了,他遮著臉,發出挫敗的嗚咽,蕭景和拿開他的手,吻了吻他的額頭,深情的喊了句:「平安。」該死!不要對著耳朵!杜平安瞬間失去抵抗力,蕭景和趁機吻上去,一邊吻一邊將杜平安往浴室的方向推,兩人的衣服丟得一地,等到了浴室,兩人已經坦裎相見。




「你、你……」杜平安又急又臊的說不出半個字來,蕭景和調好水溫,直接開啟蓮蓬頭,弄濕杜平安的頭髮。被髮油抹得一絲不笱的造型在熱水之下,逐漸坍塌,凌亂的髮絲貼著杜平安的臉,那像是陶瓷一樣細緻的肌膚讓人移不開眼。杜平安被這突如其來的熱水嚇了一跳,一時之間沒有防備,又被蕭景和抱住了。

兩人堅硬的男根沒有了衣物的阻擋,直接相貼著,蕭景和按著杜平安的後腰,讓兩人貼得更近;杜平安本能的扭腰磨蹭,蕭景和的呼吸沉重,也隨著杜平安的頻率扭動著,他粗沉的氣息吹在杜平安耳朵裡,挑起他的情慾:這樣磨蹭遠遠不夠!

「等、嗯哈……等一下……」萬一蕭景和現在就射了那他怎麼辦!杜平安拿下固定在牆上的蓮蓬頭,羞恥的對著自己的後庭沖,一邊反手放進自己的手指擴張,蕭景和抱著杜平安,很認真的觀察他的動作,杜平安感受到他灼熱的視線,惱羞成怒的罵道:「你你你……看什麼看!」

「我要學著怎麼弄,才不會像那天一樣傷到你。」蕭景和捧著杜平安的臉,深情凝望著他,杜平安看呆了,蓮蓬頭一時沒拿好,掉在地上,水柱不受控制的到處亂灑,杜平安打了個哆嗦,理解了什麼:蕭景和難道以為那次是他酒後亂性強暴了自己,所以才這麼愧疚嗎?明明是自己偷襲,居然讓蕭景和背負著這種愧疚感……杜平安避開蕭景和的視線,小聲說道:「其實……那天是我自己坐上去的。」

「嗯?」蕭景和沒聽懂,但眼前的杜平安暴躁地清洗著後穴,沒有要解釋的意思;蕭景和笨拙但溫柔地替杜平安的頭髮揉上泡沫,杜平安腳下一個趔趄,差點滑倒:「你、你……」長這麼大了還讓人洗頭!杜平安感到十分地難為情,蕭景和露出一個壞笑:「還是你想要我幫你洗身體?」那邊原來要用手指深入啊……蕭景和暗自記在心裡。

「……!」杜平安這才發覺自己被調戲了!他等自己頭上的泡沫被沖掉後,不甘示弱的也往蕭景和頭上揉,只是蕭景和比他高,他的動作更像是擁抱,蕭景和順勢攬著他的腰,深深地吻了上去。

這種自己投懷送抱的感覺是怎麼回事啊!水蒸氣氤氳在浴室內,蕭景和一邊愛撫著杜平安的背,一邊親吻著他,軟軟又甜甜的觸感讓他著迷,而且杜平安會發出很可愛的聲音,還會癱軟在他的懷裡……蕭景和抑制著想咬遍杜平安全身的衝動,低啞的問道:「好了嗎?」

「呼、呼……」蕭景和的肺活量跟他的持久度一樣非常驚人,杜平安的腿軟得跟麵條一樣,只能靠蕭景和撐起他的身體,他沒想到只是一個吻,自己會丟臉成這樣,他報復性的在蕭景和的耳旁喘氣:「你家有潤滑劑嗎?」

蕭景和呆了一下,杜平安從他的反應知道答案,為了不讓自己痛,杜平安又問:「那嬰兒油一類的呢?」

「……」蕭景和聽懂了,呼吸凌亂,一個公主抱,將杜平安抱了起來,杜平安沒想到蕭景和這麼性急,羞恥的遮住自己的臉,蕭景和把濕淋淋的杜平安放——這力道對杜平安來說是「丟」——在床上後,轉身就去抽屜裡找嬰兒油。杜平安發現蕭景和不是粗魯,只是……不懂得怎麼溫柔。還沒學會溫柔就這麼性感了,萬一讓他學會溫柔,那還不得逆天了?杜平安笑著看蕭景和找東西的模樣,一邊含住自己的手指弄濕,放進自己的身體裡擴張。

「嗯……哼……」在陌生的床舖上做這種事,杜平安感到非常羞恥,他閉上眼,想像自己在家,只是想放個跳蛋進……啊!後穴被溫暖溼潤的東西拂過,杜平安驚得失去平衡,直接倒在床舖上,他努力撐起身體,看到蕭景和正在舔舐著他的後穴!

「等!你等……嗯、髒……」杜平安的後穴本來就很敏感,蕭景和這樣一舔,他舒服得不知道東南西北,一個帥哥把臉埋在自己的胯間舔弄,這視覺刺激太大了!蕭景和靈活的舌尖一點一點的滋潤著每一吋皺摺,並像是品嚐什麼美味的東西一樣發出心滿意足的哼聲,吸吮著周圍脆弱的肌膚;杜平安無力的推著蕭景和的頭,蕭景和不屈不撓的將舌頭深入中間的小穴,一邊含糊的說道:「不是剛剛才……啾、洗過了?」

「你不要貼著說……嗯啊……」蕭景和修長的手指探入,陌生的觸感讓杜平安顫慄,蕭景和一邊小心翼翼的觀察著杜平安的表情,一邊緊張的問道:「會痛嗎?」

「不會。」杜平安遮著眼睛,不敢去看自己淫亂的身體是怎麼緊緊咬著蕭景和的手指不放!

「是這樣嗎?」蕭景和學著杜平安的樣子,抽動著手指,後穴發出咕啾咕啾的水聲,杜平安覺得臉上熱得快要燒起來,明明那天就強勢的把自己按在床上幹到射精,怎麼今天每一步動作都要問他啊!杜平安沒有回答,但他的前端興奮地冒出透明的液體,蕭景和好奇的舔了下,發現杜平安的反應很大,於是張嘴含住杜平安粉色的肉芽,吞吐起來。

「嗚啊……嗯、哼……」前後同時刺激讓杜平安蜷起了腳趾,但他喜歡更大、更熱的東西,而不是那小小一根手指!「可、可以了……」

「可是你還沒射?」蕭景和戀戀不捨的吐出那個迷人的地方,杜平安暴躁的要蕭景和到床上躺好,蕭景和不明所以的照做,杜平安跨坐在他身上,握著蕭景和的硬挺,對準了自己的穴口,緩緩坐了下去。

「嗚……」只靠唾液果然還是勉強了點,蕭景和也被勒得難受,他不想傷到杜平安,本來想退出,但杜平安按住他,一鼓作氣直接到底,然後無力的靠著蕭景和喘氣:「你、你、呼……太大了……」

「還好嗎?」這場景好眼熟?蕭景和親吻著杜平安的耳朵,摩挲著他的背,希望他能好受一點。蕭景和的溫柔讓杜平安幸福得快要哭出來,他緩過勁來後,自己上下動了動,蕭景和繃緊神經,呼吸瞬間亂了;他回想起來上次兩人是怎麼做愛的,他想掐著杜平安的腰衝刺,但卻又怕傷害到他,只好把掌控全交給杜平安。

杜平安神色迷離,臉頰潮紅的按照自己喜歡的速度扭動著腰,他因情動而呈現淡粉色的肌膚閃爍著晶亮的汗水,蕭景和情不自禁的一點一點的舔著杜平安的肌膚,「可以嗎?」

「嗯呼……什、麼……?」杜平安扭腰的同時伸手摩挲著蕭景和的腹肌,完全陶醉在黏膜結合的快樂當中,腦袋糊成一團,根本聽不懂蕭景和的問題。蕭景和輕輕舔了舔他的頸窩,又問道:「可以嗎?」

「可以都可以啦!」杜平安再度惱羞成怒:「哪有人一直問的!」

「……哦。」一個天旋地轉,杜平安被按在床上,他愣住,蕭景和雙手撐在他的耳朵旁邊,舔了舔嘴唇,開始一點一點的在杜平安身上留下吻痕。

太羞恥了!原來先前自己身上那些洗不掉的紅點是這樣來的!蕭景和像是虔誠的教徒一樣親吻著杜平安,他熾熱的唇貼在杜平安身上,留下專屬於他的印記,微痛又酥麻的感覺讓杜平安不禁顫抖起來,他害羞地想逃跑,不過蕭景和有如狂風暴雨般的堵住了他的嘴,粗壯的男根也非常精準的每一次都頂在杜平安最脆弱的地方。不用教都這麼有天賦……杜平安覺得自己快被溺死了,他沒料到清醒的蕭景和也這麼熱衷於接吻這件事,而且非常敏銳的發現他喜歡的位置是哪裡,找到之後就猛烈進攻。

原先還有些乾澀的甬道因為頻頻被刺激,分泌出了潤滑的液體,杜平安摳著蕭景和的肩胛骨,努力在親吻的空隙當中呼吸:「啊哈、嗯……啾……好棒……」蕭景和頗具重量的囊袋啪啪地打在杜平安的臀上,而杜平安的雙腿像是要求他更深入那般扣著他的腰往自己的方向拉;蕭景和深入淺出,快速又有力的律動著他的腰,杜平安發現旁邊有面鏡子,他可以清晰看見蕭景和是怎麼抱他的,兩人下身緊密的貼在一起,每次抽插都會發出黏膩的聲響……跟片子一模一樣!杜平安不禁羞紅了臉。

「怎麼了?」杜平安掩面,躲避蕭景和的親吻,蕭景和低聲詢問,杜平安只是搖頭,不願回答,蕭景和在他耳邊吹了口氣,壞心眼的磨了磨:「你不說我就不動。」

這傢伙到底跟誰學的!發現蕭景和說出這種「經典台詞」,杜平安都愣住了,他惱羞成怒的鬆開腿,轉身就要跑,蕭景和發現自己玩得太過了,連忙抱住杜平安的一條腿,細細的親吻著他的腳踝:「抱歉。」說著,下半身往前一挺,杜平安渾身都酥了,而且更該死的是:他這樣一翻身,是正對鏡子!

「嗚……」居然看得到那浮現青筋的雄偉是怎麼在自己身體裡進出,還有自己的小老弟是被怎麼頂得一顫一顫地吐出液體,「好色喔……」杜平安又掩面,蕭景和很快的就發現問題點,俯下身,一邊律動一邊咬著杜平安的耳朵調笑道:「你剛才自己扭腰,比看鏡子做還色喔。」

「別、哼嗯……別說……」蕭景和側躺在他身後,鉤著杜平安的膝窩,持續強健有利的衝擊著杜平安的神經。快到了、快到了……就差那一點,杜平安享受被插射的感覺,不自己擼的話那只能……他拉過蕭景和的手,放在自己的乳頭上,「摸……哈啊、摸摸我。」

原來乳頭也很有感覺嗎?蕭景和不知道怎麼做比較好,他按著杜平安的乳頭畫圓,伸出食指和拇指捻了捻,並用寬大的手掌撫摸著杜平安的胸膛。杜平安顫抖著發出尖叫,達到高潮。高潮的那瞬間,杜平安柔軟的內壁強烈吸吮著蕭景和,美好的讓他嘆息;他停下動作,等待這波餘韻過去了,才伸出手指沾取著沾在杜平安腹部上的白濁,放進嘴裡舔了舔:「好濃。」

「……」最近根本沒心情做好嗎!杜平安緩過氣來後憤恨的瞪了蕭景和一眼:「還不都是你!」跟這麼契合的人做過之後,無論是「史帝夫」還是跳蛋,都被杜平安丟進箱子裡了。

「抱歉。」蕭景和露出寵膩的微笑,用手梳了梳杜平安汗溼的頭髮:「我會滿足你的。」

「……」等等他不是那個意思!不過他剛才的語氣……聽起來好像也就是這個意思?蕭景和再次律動起來的腰讓杜平安無法思考,蕭景和低沉且性感的在他耳邊呢喃:「平安,我喜歡你。」

天啊太犯規了!被告白的杜平安下意識的一縮,蕭景和沒忍住,一個震顫,射在最深處。一股,兩股,三股……滾燙的精液一下又一下的衝擊著內壁,等全數灌入之後蕭景和還前後動了動,似乎想再擠點精液給杜平安。

「不要。」杜平安夾緊了不讓蕭景和抽離,他喜歡這種充實的感覺,蕭景和親密的抱著杜平安,吻著他的肩勸道:「醫生說要弄出來,不然你會生病。」

天啊……到底上次自己狼狽的模樣被幾個人看過?蕭景和發現杜平安僵硬了一瞬,眼神黯淡了下去:「抱歉,我下次會用套。」

蕭景和又跟他道歉了……明明自己才是佔便宜的那個人不是嗎?杜平安不曉得戴保險套做起來是什麼感覺,但用了套子肯定就感覺不到那滾燙的溫度了!他不好意思直白的要求蕭景和射在他身體裡,這種想要又不敢說的心情讓杜平安暴躁地拉過蕭景和的手就開始咬;面對杜平安這樣的無理取鬧,蕭景和感到有些手足無措,他放任的讓杜平安咬他,一邊猜測:「想洗澡?」

「……不是洗澡。」蕭景和在這方面的反應太慢了,杜平安嘆氣,主動翻身趴在蕭景和身上,伸出舌頭一點一點的舔著蕭景和的下巴,然後來到嘴唇。

原來是邀請他做第二次嗎?蕭景和恍然大悟。他順著杜平安的背脊一路往下摸,最後在穴口按了按,摸到一手黏膩,「啊哈……」仍然柔軟的穴口非常敏感,光是這樣揉杜平安就硬了,他用小老弟蹭著蕭景和的腹肌,述說著自己的欲望,蕭景和確認他沒受傷後,「噗咕」一聲又插了回去,杜平安滿足的趴在蕭景和身上,感受著他溫柔的律動。

和杜平安確認關係之後,蕭景和覺得自己擁有了全世界,他興奮地想奔跑,想大叫,不過這樣會驚醒睡在他懷中的人呢。雖然還沒射,但胸腔滿溢出來的情感讓蕭景和理解到什麼是「幸福」,他悄悄抽出,杜平安下意識的抓緊著他的手臂,蕭景和拍著他的背安撫著他,並伸手拉過棉被,將兩人蓋好,也跟著緩緩閉上眼睛。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