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兩顆心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你洗好了啊!有點久,但時間拿捏剛好。你不必久等,再幾分鐘馬上就可以開動了。」

」 

    夏朵一邊忙進忙出,一邊還要說話招呼著墨雅,根本沒閒抬頭瞧他一眼。而樂在其中的心情,早已十足顯露於她的神情。

    他趁著夏朵說話時,緩緩走近她身邊有禮的說:「需要我幫你的忙嗎?」

一個比起自己還高大的身影,突然站在身邊,不免讓分神的夏朵受到小小驚嚇。墨雅看到夏朵被自己嚇著了,趕緊連聲道歉。說著說著,深怕自己礙手礙腳干擾到她,他隨即主動退了兩三步。

    「你這麼靠近看我做菜,是會讓我緊張的!乖乖坐好,不然做出來的菜不好吃,責任可是要歸咎到你頭上喔!」她認真地警告墨雅。

    「如果需要我當助手,妳可千萬別客氣。」墨雅誠懇又有些婆婆媽媽地在餐桌旁說著。

    「你可以先留點力氣,待會兒多吃點。因為飯後的碗筷,全部都得由你負責清洗。……這樣總沒辜負你的善意了吧!」夏朵二話不說就對他的誠意,立即做出適切的回應。

    「這是理所當然的,謝謝你願意讓我出力幫忙。」他笑著回應道。

    幾次回眸對談,手忙腳亂的夏朵,終於注意到墨雅經過大肆整頓後的儀表。

儘管墨雅已然消瘦、憔悴,神采已不如昔日煥發。

    幾經頹喪的刻劃,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神傷,隱約留註在他俊美外貌下;他依然哀怨的氣質,依舊跟隨著眼神的游轉而流轉;即使交談時的音量不高亢、言談中的言詞略有矛盾,然他自視的自信卻俱與表露其中。雖然墨雅的話並不多,但由他總是言之有物,行之有禮的舉止看來。夏朵對於他的涵養,給予的是相當的肯定。可是夏朵心裡,也同樣保有著對墨雅相當的存疑。

    「他總是流暢的談話,每當溯及以往就會變得不置可否、無言以對。那種感覺就像是他難以言喻內心的不堪一般,……」

    「可是眼中不時閃動的光芒,卻又與他苦不堪言的神態有所出入,難以理解。他到底是個什麼身份、有著什麼過去的人呢?」她手裡忙著,心裡卻不斷神思著。

夏朵將煮熟的野菜和其他菜餚,一一盛上不同的碗盤裡。心裡隱隱揣測著自己對墨雅的好奇。然後她想起墨雅稍早坐在樹下的談話。

    「……一團不解謎,幾個月來已經薄弱不少自己的鬥志。……」

    「這麼消極的想法。失去記憶想必讓他吃了不少苦。我怎麼也無法想像連自己是誰都不曉得,該要怎麼過活?更別說面對劫難。他是憑靠什麼來支撐自己已被撕裂殘缺不全的生命?」

    夏朵一想起墨雅所面對命運折磨和現實中的災難,不由得感到不捨,……甚至情不自禁為他難過起來。

    「可是他不是還沒投降嗎?還能與我一起在這裡,不也表示他還沒有屈服!」換個樂觀的角度,這麼想似乎讓她的心情平復許多。

    她整理桌面。「可以開動了。味道如果還可以習慣的話,就請大口把它吃完吧!不要和我客氣喔!因為今晚你是我的貴賓」

    夏朵以歡迎口吻和豐盛的餐點,招呼著大難不死的墨雅。

    「來,夏朵。感謝妳讓我的生命有了一個嶄新的起點,我敬妳。」

    在開動前,他舉起手中裝滿開水的茶杯,對夏朵表達由衷的感激。之後兩人彼此笑著臉,在歡愉的氣氛下大快朵頤了起來。

   沉靜的傍晚,只聽得著不知名的昆蟲此起彼落地鳴叫。餐桌上點著一根只足夠照明餐桌面積的小蠟燭。屋裡流動時有時無、經過燃燒的蠟燭味,還摻雜才剛上桌菜餚美味的空氣,讓燭焰不停晃動。而牆上映著兩個對坐、卻又苦中作樂的人影。

    兩人在在祥和的寧靜之中神情愉悅,卻僵持許久沉默的氣氛;他們各自夾著熱騰騰的飯菜往嘴裡送。咀嚼當中,還趁彼此不留神時偷瞥著對方,心裡頭同時不約而同遐想著:「這剎那平淡的幸福,若是永恆該有多好。」

墨雅比較沉不住氣。用餐時尷尬的氣氛,讓他感覺到渾身不自在。思索了一下,他決定開口打破介於兩性間的沉默。

    他說:「事情發生時,妳人在哪裡呢?」

夏朵連忙將欣然的思緒喚回現實,還故作冷靜。

    唯恐踰侈的想望被看穿似,強勉掩飾著心虛的靈魂,卻又反應不及,以致有點遲鈍回答著說:「喔,那一天我人在哪裡?」她神情慌亂,臉頰泛紅,並且還躊躇了一下。

    這看似為難的表情,讓墨雅誤認為自己問了令人難堪的問題。因為這切身之痛,日落前他才領教過一次。所以他並不想為了一個隨意提出、可有可無的話題,令夏朵勉為其難而忍痛,反只會讓她徒添困擾或打擊。

妳值得我為妳愛而活

只是

我值得妳這麼對我嗎

    34會員
    206內容數
    從射手⚪甘於平凡的思維。一窺眼前一塊塊大小不一的方塊磚拼湊成不凡的時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