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歷史共業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仙蕊放下清洗中的蔬菜,拿了條毛巾把手擦乾。「寶貝乖乖,別亂動。媽媽去開門喔!」再往門口走去。

    她一打開門,驚訝地叫:「方臣!你不是在團部執行任務,怎麼可以放假回來?」

方臣則感慨著道:「說來話長,仙蕊。對了,妳們還好嗎?」

    事實上,中國非常關心方臣夫妻倆感情生變。早就派了團部司令親自拜訪這位台媳婦,並通知讓仙蕊不必擔憂台灣親人的安危!解放軍不但沒有危害他們,而且還會好好給與照料;仙蕊在被告知之後。也應允31軍團司令,承諾自己不會讓丈夫知道上級領導對他們這家人的好意。

    「看你,多久沒回家了?你女兒天天都會問起爸爸到哪裡去,這簡直叫我不想你也難。」

    當她吐露完滿腹思念後,隨即就被壯碩的丈夫抱起擁在懷裡。「看妳無精打采的樣子,就非得見著我才會笑是不是?看,我這不就回家了!」

    為了迎接丈夫歸來。仙蕊特地下廚煮了幾道方臣平日最愛吃的家常菜,然後如同方臣出征台灣前一樣,一家三口和樂地坐在餐廳享用豐盛的晚餐。

    「女兒啊,來!爸爸餵妳。」

    「對了,這回怎麼沒見你穿軍裝回家?」仙蕊好奇地問。

    「仙蕊。其實我是在台灣執行任務,可是短短的一戰,卻讓我看清了太多世事,也認清太多自己。總理讓我回到廣州市負責空軍教職!」

    方臣沒有隱瞞妻子自己做的事。解釋後又問起:「國內收得到那裡的消息嗎?」

    「你知道的,聽不到半點風聲。」仙蕊語氣平和道。

    「唉!也好。知道太多反而不見得是件好事!」

    她夾著一些菜到方臣碗裡。

    「怎麼說呢?」又拿起紙巾朝女兒嘴角輕擦,一邊說:「這次出征不是挺輕鬆的,怎麼看你好像經歷一場殊死戰似的?」

    當她發現方臣心事重重的樣子。「方臣,坦白告訴我!我們說好誰都不能有心事的。」

    「這一役根本不配用『戰爭』這個字眼來形容。畢竟我們的格調太低級,與一般戰爭相比實在差太遠。倒不如說我們是一群的強盜,而不是一支軍隊。」他語重心長地說道。

    「這不是場光明磊落的戰爭!因為台灣根本沒有偷襲我國的準備,事實上是我國藉口偷襲台灣。」

    「我無法在國家的欺騙下再欺騙自己。況且直屬的士兵對我存有偏見,而且總是向上頭耳語紛紛。若不是我早有去意,若不是我的表現受到領導們肯定。返鄉這一段路,絕不會如此輕鬆順利。」

    「你觸犯軍法嗎?不然他們憑什麼這麼對你!」仙蕊心情略顯忐忑地問道。雖然她深信丈夫不是會輕易犯錯的人。

    「我的確犯了不可原諒的錯誤。」他有感而發。仙蕊卻為他的話而震驚不已地驚呼:「什麼?怎麼可能?」

    「我在執行任務時不斷重申上級的命令。勿傷害無辜百姓、……惹怒同僚。」

    他自若地舀了一碗熱騰騰的蕃茄蔬菜湯,喝了一口。然後理所當然地說:「我平時待下屬本來就相當嚴苛。」

    「即使他們敬重我。不過他們卻對我禁止傷害無辜百姓而誤解我是吃裡扒外的人。」

    「不久前,他們因為懷疑我執行轟炸軍事要地時。為了一對走進營區的台灣的年輕夫妻而下令取消轟炸。」

    「他們上報司令部。只是調查最後也不了了之。」

    仙蕊聽得入神,但仍然不忘追問著方臣說:「這話的意思,……是說你確實有放了這兩個人囉?」   

    方臣語重心長地說:「是的。因為就我認為他們並非上級指示攻擊的目標!他們是兩個一般的百姓。不!此刻,應該說他們是難民。在戰爭的章法裡,他們原本就不應該是被誅殺的對象。」

    仙蕊伸出手,握住丈夫放在桌上的拳頭說:「你知道嗎?說真的聽你這麼講,讓我為台灣百姓感到安慰。因為我嫁給了一個明道知義的老公。」

    聽妻子這麼說,方臣則將另一隻手握住她的手說:「不!是我很榮幸有機會親手釋放他們。這讓我有機會可以彌補自己所犯不可原諒的過失!」

    他突然想起另一件事。「說到彌補。上個月我才依據戰時軍法,親手槍斃了雷德士官長!」

武力可解決爭端

暴力不傷及無辜


    34會員
    206內容數
    從射手⚪甘於平凡的思維。一窺眼前一塊塊大小不一的方塊磚拼湊成不凡的時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