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壹•玲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前情提要: 玲一臉無奈地拿出匕首架在齊納的脖子上,「姓名?」 「我是齊納,三位是神降者?」他想起光明教的傳說…… 「嗯?……」玲三人卻看向來路,兩道飛掠而至的身影。 「住手!」一道怒喝隨攻擊而來。 齊石到了。 ***** 曉出拳,與齊石硬拚了一記。齊石藉力倒飛而回,曉未退半步。 雖然是為了救人的佯攻,但輕易被接下,對方不是省油的燈。齊石覺得這是找到主兒了。 曉將齊納丟給玲,向齊石跟李鋒兩人衝了過去,一打二,拳來腿往。看得出來曉將戰力解放之後,打得蠻開心的,以一敵二不落下風。 玲看著來路上又是兩道身影飛奔而來,「豪,你去幫忙擋住那兩人,不要讓他們圍攻曉。」 「喔~好。」豪應聲後,便朝後來的人迎了過去。 豪一個箭步飛身攔停玉瑾師徒兩人,阻擋在玉瑾師徒身前5步,「我們不要打,好嗎?打架好麻煩,打的話,又不能吃糖了。」豪繼續吃著他的棒棒糖,一邊看著他們說道。 玉瑾與顏敏對視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驚訝,對方好快的速度。 玉瑾開口道,「我們確實不是來打架的。不久前有陌生力量降臨這世界,我想應該是你們,我們只是想了解你們跟尋求是否有解決我們世界危難的方法。」玉瑾看著眼前的人,全力感知下竟然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不跟我打架,那就好了,你們是好人,我請你們吃棒棒糖。」說完,從手環裡撈出兩支棒棒糖丟給他們,白的荔枝丟給玉瑾,紅的草莓給顏敏,「你說的,我不懂啊,等一下你在問曉、玲。」 玉瑾和顏敏對視一眼,分別接了過去,「好的,謝謝。」 「把那個外包裝撕開就可以吃了,最好用含的,慢慢舔。」 兩師徒照著豪所教的,拆了包裝,但顏敏跟玉瑾說,「師傅,我先試試看吧。」說罷便將草莓口味的棒棒糖含到嘴裡。 「確實是像糖丸子的甜菓,危機感應沒有異動,應該只是普通的食物。」 玉瑾聽完顏敏的分析,拿起了手中的棒棒糖朝豪晃了晃,「謝謝小兄弟的點心。」隨即也跟著吃了起來。 三個人就一起舔食著棒棒糖,一邊看著戰鬥。 玲看著豪那邊沒打起來,也沒什麼意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不戰鬥就不戰鬥。玲放開齊納,讓他站旁邊觀戰,反正他該知道了實力的差距。 曉這邊沒動兵器,雖然對玲帶隊有著意見,但她記得師傅的話,這次以玲為主,而玲不想要死人。 所以,看起來打得激烈,但沒什麼實質的傷害,只能算是……非語言的肢體溝通交流……沒有殺意。 「來的是你的什麼人……?」玲問齊納。 「是我阿爺跟大師兄李鋒,是齊石城的實際掌控者,阿爺就是齊石。」 「他們離你很近嗎?這麼快過來救你?」 「我也不知道,我飛隼才發出去沒多久,阿爺就到了,一般至少也要個把時辰。」齊納也不清楚阿爺他們怎麼過來了。 玲想到,他們應該是到這世界時就被發現了,才會被追了過來的。 玲有了主意,「師姐,請停手吧。」 曉看著一圈沒有打起來的人,手下也漸漸沒勁了,擋下齊石的一拳後,順勢飛退到玲的身邊。而齊納也在玲的示意下,回到他的陣營。 劍拔弩張的氣氛,消失。 豪他們也靠近了過來。 玲開口「幾位,我們沒有什麼惡意,只是途徑此地,暫時停留。之前的動手雖然是誤會,不過,相信也讓你們了解我們的實力,我們沒必要說謊。」 「你們不是神降者嗎?年輕、又很強。」齊納還在想著以為的答案。 「他們不是,神降者只在末日初始時出現過,而且,只有跟我們動手的女娃兒像,另外2個,不像。」齊石的補充。 「實話說吧,我們不是神降者,也不是這世界的居民,大家這麼前腳後腳到的,你們該是追在我們後面來的吧,是有什麼事嗎?」玲打開天窗說亮話了。 「這……我們進去說吧,這裡人多口雜。」消息太震撼,齊石老頭擔心引起恐慌。 「進去就不必了,你們的攻擊性太強,誰知道踏進去,還有啥鬼事?」玲不給齊老頭面子,朝玉瑾一方問,「您好,我叫玲,我也是和平愛好者,怎麼稱呼您?」 「玲小姐,我是玉瑾,瑾城離此也不遠,小老兒也有事情想請教你們,不知可否移駕?」玉瑾逮著機會拱手問道。 「好啊,我們就是來走走看看,有地主帶更好,師兄師姐我們去瑾城吧。」 「好喔~」豪。 「無所謂」曉。 「玉先生,在哪個方向呢?」玲亮了翅膀。 「嗯?不一塊走嗎?」會飛?難怪一路無跡可尋。玉瑾本想說可以邊走邊問些事情。 「不了,我們先去看看,您有啥信物可以用嗎?省得像這裡一樣,我們被攔在門口。」要是一起走,聽豪講整路的話就飽了,還是飛過去算了。 玉瑾看著三個人想了會,從懷裡拿個半掌大小令牌丟給玲,「此去西南約100里處有個小城,城頭有著牌上的徽印,玲小姐出示手令後,即可進城,也可先至城中主府休息,待我回去再設宴招待三位。」 「好說,你們慢慢走沒關係,我們先去調查你們是不是好人。」玲看了下令牌的雙劍交叉圖樣,沒心沒肺地回了句,隨即將令牌收入手環。 「走嘍~再見。」三人衝天而起朝西南方飛去。 聚集地裡人群看著揚著翅膀飛行遠去的三人,跪倒一片,並響起了陣陣的光明禱言。 玉瑾也看著天邊苦笑、搖了搖頭,「齊老,你聯繫你那方向的人,我聯繫我那邊的。天外來客,讓有興趣的老朋友們過來吧,最多帶一人,這次是大事,讓大家別鬥了。我回去招呼,穩住他們一陣子。這世界的答案或許在他們身上。」又地震了…… 齊石望著以智者為號的玉瑾,這次沒有跟他抬槓,「好,走。」拍了拍齊納肩膀後,便帶著李鋒離開。 玉瑾他們兩師徒也走了。 齊納看了看還躺在地上起不來的人,莫名其妙地被打了一架,然後人就跑光了,這是招誰惹誰呢?恨恨地駡了「王八蛋!」 「大爺,叫我呢?」雜兵頭王八應道。 「…………」齊納的無言,「你帶人去收拾善後……」 ***** 「主人,你們四人的同質碎片已定位,是否進行回收?」 「回收。曉他們停止移動後,觸發這世界的滅世機制。」 「好的,分身1~4號已前往進行回收。預計41分後觸發。」 「我帶祂再去繞一下,41分後帶祂回來,你再接手。」 「好的,沒有問題。」 圖文不符,沒時間作圖。😅

    80會員
    126內容數
    活在訊息爆炸的網路世代,變化快到讓人心慌的世界,要去適應不容易。 於是,找一塊地,讓心靜下來筆耕墨耘,看看會長出什麼。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Ours whisper沙龍 的其他內容
    玖•玲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拾•玲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水族館的經費危機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那一年的江湖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夢迴台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睡對時間才能美肌:深夜十一點到凌晨兩點,書「睡得好人不老」睡不好是「萬病之源」,聽起來很嚇人,但也有其道理。 為何人類需要睡覺呢?那是因為大腦對身體發出「請休息」的指令。
    Thumbnail
    avatar
    藝鄉人
    2023-11-20
    醫療靈媒 飲食療法-我之所以持續下去的原因我有非常嚴重的「容貌焦慮」。 在那時,我只是以「我對自己沒自信」來表述自己對外貌如此在乎的狀態,到近兩年才知道原來這是有專有名詞的——容貌焦慮。 MM飲食,讓我徹底直球對決自己的容貌焦慮。 它不留情地讓我變胖、變腫,手部的乾癬或濕疹更甚以往十倍以上的嚴重程度...
    Thumbnail
    avatar
    拾字者
    2023-05-28
    凌空傳記 <十一>逃離八仙樓的眾人再起爭端。 殺人易?還是殺人不易?
    Thumbnail
    avatar
    丹寧酸
    2022-07-14
    草稿 讀後 /臆識延伸零零一 之公共連結 *鬆散無序筆記文,慎讀 近兩年的疫情,固閉居家,隔絕中僅能在互聯網中連結世界。 期中,關注了在地社區的三个领域。即(表)演藝(術),社區(產業),還有中(華)文(化)。初旨,前者是與本身事業相關,再者是觀察社會動向,而後則是大環境的氣氛。 說著的是—建築圈。 「公共性」
    Thumbnail
    avatar
    牛呵迪
    2022-02-12
    貳零貳壹 拾31 to 壹拾壹06拾31 午覺起來 兩點半 莫名感到煩躁 一醒來環境音就充斥著自客廳傳來 已經聽膩的網路遊戲音樂感覺更差了 也不知哪來的行動力 突然想爬山就立馬google找到附近名為內溝山的步道 外面下著小雨 看下班公車剩六分鐘 拎著摩托車雨衣 背包一背慢跑著去站牌 登山口附近有鋪上漂亮木棧道的旁支湖泊 民房門口停
    Thumbnail
    avatar
    Cikro
    2021-11-11
    貳零貳壹 拾24 to 拾30拾24 焰光在網路對戰和Pixiv的出場率都高過頭了 查了些相關資訊 除了紳士攝影師和某女遊戲製作人吐槽任天堂大亂鬥竟然加入這種胸比頭還大(誇飾法)的角色真是墮落因而和網友互槓起來這類白目消息外 發現大亂鬥官網有為各種參戰角色做一段精美的短動畫 且頗有趣  在任天堂YT頻道看了個以前櫻井政博在家拍的
    Thumbnail
    avatar
    Cikro
    2021-11-01
    貳零貳壹 拾17 to 拾23拾17 晚餐後參加大亂鬥的活動 一項是炸藥箱淘汰賽 四處飛躲來躲去 看對手爆破自己就贏了 另外是一對一八人淘汰賽 第一場就碰上使用焰光的玩家Leo 先前被這人重複用旋轉火刃和大範圍光斬擊打到死 當時的我移動還很不靈活 根本無從抵抗這兩招的技能速度和範圍 被打敗感覺特別屈辱 這就是練功過後進入下一階超
    Thumbnail
    avatar
    Cikro
    2021-10-24
    貳零貳壹 拾10 to 拾16拾10 上午將所有日記發佈完畢 還真是大工程 我很意外寫日記能夠收到讚 可能在大批探路客難民湧入讓社群變得活躍的時期 大量發佈文章曝光度很足吧 無趣 令人不悅的對話 為什麼今天要跟昊子出門呢 上次台中行已經被他的無禮徹底激怒 過了一陣子氣消就忘記了是嗎? Happy Sugar Life 01~
    Thumbnail
    avatar
    Cikro
    2021-10-17
    貳零貳壹 拾03 to 拾09拾03  上週五中午看了一兩個 今早把各種茸茸鼠影片全看過一遍 特別喜歡豆花30塊 聽一次笑一次 下午掛著耳機邊聽初實況邊整理圖片 因為是自我介紹用語比較固定吧 覺得日文部分能聽懂20% 好誇張 再加中文輔助得到不少樂趣 我下次也來追追看實況好了 所以說 英文真的好難阿 久違地下載了手遊 是個Ba
    Thumbnail
    avatar
    Cikro
    2021-10-10
    金剛不壞的我們,其實心靈一點都不剛臨床的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需要面對未知的不確定變化; 生老病死不可怕,但人心眼狹隘的負面情緒更讓人害怕。
    Thumbnail
    avatar
    J's
    2021-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