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劫江-九劫渡險③》--中篇武俠小說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raw-image

《九劫江-九劫渡險③》

山道蜿蜒四面,叢樹生長八方。也不知道繞了多久,才到劫匪們的據點。

山路延伸盡頭是一個極廣的深坑,坑裡一層一層宛若梯田般造起,每一層都有鑿洞,少年隨意一數,至少有百來個。

劫匪們魚貫走進坑底最大的一個鑿洞。鑿洞很是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卻見遠方微火幽幽,明晃閃爍。只覺微風拂過,洞內登時明火通通。

一個莫約二十歲來歲,鳳眼細眉,瓜子蛋臉的女人身著墨綠淡袍坐在鑿洞中央的石椅上。

「成果如何?」女子語調極為冰冷,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之意。

那勾爪男子扛著少年走到女子前,簡單地報告行劫過程與結果。

「這個小鬼,看來倒是挺富貴的。」那女的看著劫來的財寶,滿意地點頭。簡單地分配財寶,論功行賞云云後,女子才向少年問道,「我問你,你是誰?來九劫江做什麼?」

勾爪男拔了少年口中的布後,少年也不怕凶險四環,隨意道,「不做什麼,只是來散散心,聊寄山水!」

一個銀鏢破空直射少年眼前三寸地上。女子手扣飛鏢,冷道,「我不喜歡聽人囉嗦!我說一,就給我答一!」

只一瞬間,少年家族大變的情景閃過心頭。想起自己哥哥在九劫江裡生死不明,只要他的哥哥還生還,財寶又如何?自己的命又如何?心想至此,生死也無懼。也不怕這群劫匪女子暗器要脅,踉蹌坐起身,「我來找人!」

「找人?到九劫江裡來找人?還載一船財寶?」

「不錯,錢財都是身外物。我來找我的家人!能找到我的家人,幾箱財寶又有何值得留戀?」

「你家人是誰?」

「自然是我哥哥!」這裡女子的意思是問姓名,少年也知道。但此時敵我未明,哪有說出自己哥哥名字的道理?

「我是問姓名。」

「何正清!」

少年真名叫段上清,為了找尋在九劫江失聯的哥哥段正清,才會來此險地。但為了避免嫌疑,不大靈光地捏造了個姓氏。也順便說了自己叫「何上清」。

「何正清?」女子皺眉,沉思一會兒後才詢問他人,「你們聽過這名字沒有?」

眾匪紛紛答無。

「所以你不是走私船?」

「你看我穿著算是走私的樣子麼?」

「你小子倒是貧嘴!你就不怕我們殺了你麼?」女子啐道。

「妳真要殺我,就該像那個黑面鬼,直接拿槳砸了我!」

女子鳳眼一瞪,雙手一舞銀光閃落,纏繞少年的爪繩登時斷裂。

「我們比劃比劃!」

一個嘍囉扔上一把劍,段上清還未拔劍,數點銀光已攻至面門。他舞轉劍鞘打落飛鏢,順著勢拔劍出鞘,一招「青天碧日」直指女子胸膛。

女子連甩兩鏢,一上下阻絕進劍,隨後馬上向後一躍,運上內勁,手上飛鏢如銀花散月激射而出。

段上清翻了身躲過飛鏢,雙腳輕點飛步連進,長劍直挺直攻女子面門,女子卻也墨袍影舞,如輕燕靈動遊走。

兩人上下左右兜轉,段上清向前,女子便向後;段上清迂迴,女子卻也和他迂迴。

兩人輕功程度不相上下,只差在一寸長一寸強乃兵器的硬道理。這女的偏偏是使鏢,段上清若不進攻就只能被動挨鏢,只得挺劍積極搶攻。

又換幾招,依舊是一進一退,一退一進。

交換了近百招後,女子袖中終於無鏢。

段上清眼看機不可失,「氣貫長虹」力求一劍致勝,氣凝劍尖直面突進,眼看劍尖直指女子眉心時,女子卻有恃無恐絲毫沒有任何情緒顯在臉上。

卻看女子右手仍暗扣一鏢,全蓄陰勁,待要激射而出。

只要段上清將劍再前送數寸,便可將女子刺死。但他也知道女子這一鏢直打他的肚下「氣海」大穴;女子也知她鏢一打出去,這劍就會在她的臉上刺上幾個窟窿。

兩人都知道向前數寸就可以致死對方,但一定是兩敗俱傷。

凝視數晌,兩人才緩緩放下兵器。

「功夫還行。」女子珠汗淋漓,收起最後一枚鏢冷道。

段上清還以微笑,「妳的功夫也不差。」

那女子似有非有的微笑,抹去汗水,「看起來你真不是走私船罷?」

段上清搖頭。

「我們收到探子情報,這幾日會有肥羊經過。我們道你就是那頭肥羊。」

「也和肥羊相差無幾!」段上清自嘲。

「我們劫的貨物可不會還你。」

「無妨,我不在乎。但是妳要幫我找到我家人!」

「你倒是很會攀條件!」

「妳都已經劫了我貨物,不跟妳攀點條件,我傻了麼?」

「你就不怕我殺了你?」

「妳剛剛試過了,沒成。」

這一次女子可真的淺淺地微笑起來,「好罷!我可以幫你。不過九劫江之大,或許你的家人在。也或許已經不在。」

「不可!這種事情怎可兒戲?」說話的卻是黑面男。

女子微笑一收,便又冷冷看著黑面男,勾爪男搶答,「寨主慈悲心腸,如果上蒼保佑,人家家族團聚,豈不美事?」

「咱可是堂堂九劫江匪,哪要在乎這婆婆媽媽的事?」

「咱們『和平寨』最注重什麼?江湖仁義俠盜!寨主說『劫貨放人』,難道你都不願意接受麼?」

「正因為這樣,其他寨才老笑咱們是烏合之眾!」黑面男說理不過,憤慨道。

「你的意思是說,我這個寨主無能至極麼?」女子緩緩道。每一字語調極為平緩,卻帶著深深要脅。

黑面男知道自己發言甚是忤逆,頓時尷尬不已。如果這在其他寨早就刀槍招呼在他身上,屍首分離變成肉泥了。他緩緩低下頭,退回人群不發一語。

又瞅了黑面男數眼,女子才向段上清道,「你就暫待在這慢慢找尋。但要記著,九劫江裡兇險萬分。我等也不會照看你生死,你自己好好想想罷!」

段上清想也未多想,直接說,「我要在這找到我哥哥!」

女子看了段上清數晌後,才道,「很好。那就讓沉鬼子照料你罷!」那個使勾爪的沉鬼子答應。

段上清隨意地行了拱手禮,才向女子問道:「可否請教姊姊的名字?」

女子把玩手上飛鏢,輕拂細柔長髮,段上清依稀聽得到她細聲說,「顓絮柔。」

說完後卻又馬上換起冰冷語調,「我只說一次,顓絮柔!是『和平寨』的寨主!」

20會員
54內容數
木雚(音同環),喜歡寫世間悲歡離合的小故事。文采有限不能寫如金庸大師那般大氣的文章,但相信如同清明上河圖一樣,描寫一個個平民的小生活,以小事小物小俠構成一個大世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