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獵人-驚嚇鬼|小說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一台汽車開到小鎮的邊緣,在一座曾是孤兒院的廢棄建築旁停下。

車上下來三個人,他們就是超自然現象調查處全部的成員了。

他們接獲通報,據稱,這棟房子在半夜傳出了尖叫聲。

「真陰森,噁痾~」小瑜說。

「看來的確有什麼在裡面?」小奇看到訊號偵測器上顯示著異常的波形。

「外觀看起來跟的建築圖一樣,3個出口,大門、側門、後門。」小法說。

小法推開大門,發出刺耳的金屬摩擦聲。

他們用手電筒照入屋內,光線下清晰可見飄揚著的灰塵。

當最後一個人走進建築物後,大門自動轟一聲地關上。


他們搜索完一、二樓,發現了腳印,以及沒被灰塵覆蓋住的一些物品。

「有人進來,被鬼襲擊然後發出了尖叫聲。」小瑜說。

「遺體只能是在三樓了。」小奇說

一行人正要上三樓時,發現原本是樓梯的地方變成了一面牆。

「鬼打牆開始了。」小奇說。

小奇和小瑜各自看向自己的項鍊,沒有發光,這代表他們並沒有被催眠。而小法不會作夢,所以他知道眼前的鬼打牆不是催眠,而是空間被扭曲了。

「到現在才有動靜,這隻鬼是怎樣?」小瑜說。

「小法,使用了鬼打牆,這代表它是驚嚇鬼對吧?」小奇問。

小法點點頭。

驚嚇鬼是一種以恐懼為食的惡靈。它們是製造恐怖氣氛的大師,卻因為極其膽小而不敢真正的傷害人類。小法說。

「既然是驚嚇鬼,那我們就像上次一樣,分頭行動,用恐懼引誘它現身就好了吧?」小瑜說。

「不,情況很不自然,必須假設它是未知的品種。我們來這裡30分鐘了,它卻僅僅只是把我們關住而已,這就像是…」小法說。

「它已經吃飽了?」小奇說。

「那我們該怎麼辦?還是我們把天花板炸開,上去看看三樓有什麼?」小瑜說。

「這樣沒有用,把天花板炸開後,我們還是無法穿過的空間的間隙,你可以把這裡想像成一個與原本世界平行的空間。」小奇說。

「不過我倒是記得一個方法。」小法說。

小法用粉筆在天花板上畫出一個法陣,接著念了一段咒語。


生死兩界的橋梁

無限與零的嚮導

敞開的未竟之門

不知所終的旅途


小瑜和小奇聚精會神地看著天花板,但過了幾分鐘,還是什麼都沒發生。

「看來沒用。不試白不試。」小法聳了聳肩。

「只能等了,空間扭曲無法維持太久。以我的經驗,最多2小時。」小法說。


過了4小時,黃昏已經結束了。三人坐在走廊上邊聊天邊等待著。

他們聽到車子開來的聲音,接著大門被打開,發出尖銳的聲響。

「誰會來這裡?」小瑜小聲的自言自語。

「你們看!」小奇指向樓梯。

樓梯終於出現了,但只有往上的樓梯,卻沒有往下的樓梯。

「它想把我們引到3樓,這一定是陷阱!」小瑜說。

「沒錯,走吧。」小法踏上樓梯。於是其他人也跟上。

「它讓我們來三樓,會不會是要避免我們跟那個人碰面?」小奇說。

「他有會有危險,我們需要警告他!」小瑜說。

這時,樓梯關閉,變成了一面牆。

「別擔心,上來之前我有把手機放在二樓。他有看到我們的車、知道我們在這裡,所以等下應該能發現。但先不要打給他,我覺得有點可疑。我們先看看那間上鎖的房間有什麼(指向前方)。小奇。」小法說。

小奇從背包拿出鐵鎚,把那個房間的門鎖敲爆。

房間內的景象讓他們到抽了一口氣。

有個渾身是傷的女人被鏈在牆上。

「天啊,這可不是鬼做的。」小奇說。

「樓下的那個人…」小瑜說。三人在想同一件事。

女人開始歇斯迪里的求饒,光是靠近,就令她恐懼得幾近崩潰。

「沒事了,我們是警察,是來救你了。」小法蹲下來,對女人亮出秘密警察的警徽,雖然一般市民不會認識這個徽記。

小法對小瑜使了一個眼色。

「你確定?…好吧。」小瑜說。

「我們馬上帶你出去,但我需要先拍照取證,好嗎?」小瑜對女人說。

她的雙手冒出青色火焰,包覆住了從口袋裡拿出的拍立得。

小瑜的念寫能力,可以讓她用相機照出事物偽裝之下的真實樣貌。

喀擦,小瑜把印出的照片交給小法。

「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小瑜說。

小奇用鐵鎚把固定鐵鍊的鎖敲爆,小瑜脫下自己的外套包住女人。

女人告訴他們,5天前她只是走在路上就突然被打昏,醒來後發現自己被綁在這裡。每天晚上那個留著落腮鬍的綁架犯都會過來虐待她、還有對她做一些齷齪的事。

小法蹲下、平視著女人。女人也情不自禁的看著他,她覺得小法的雙眼看起來就像黑洞。

「你將會忘記關於襲擊、綁架,還有這棟房子的事。好好睡一覺吧。」小法對她進行催眠。

女人倒進小瑜懷裡,陷入沉睡。

「這位小姐的恐懼讓驚嚇鬼吃的很飽,這就是它懶得嚇我們,而且有能力維持空間扭曲那麼久的原因!」小奇說。

「樓下那個人,是綁架犯嗎?」小瑜說。

「很有可能。我猜,驚嚇鬼一開始不讓我們上三樓,是想避免我們把受害者救走。而當那個人進來後,因為它不想要我們傷害綁架犯,所以才讓我們到三樓。」

「這隻鬼就像是把她跟綁架犯當成自己的寵物…」小瑜說。

「像是罪惡的寄生蟲。」小奇說。

「你們把她帶去醫院,我留在這裡等那個人。你們有三個人,驚嚇鬼應該會讓你們跟綁架犯錯開。記住,告訴警察,你們是在麥田中發現她的。」小法說。

小奇把女人背起來。

「小心點。」小瑜對小法說,但她也懷疑自己這句話有沒有必要,因為小法總是比別人謹慎,甚至可說是神經質般的多疑。


小法待在囚禁女人的房間等了幾分鐘。

留有落腮鬍的陌生男人開門進來,與小法面面相覷了幾秒。

「你在這裡尬麻?」男人說。

「答錯了。」小法說,然後給拿男人一記飛踢。

男人撞上身後的牆壁,跌坐在地,發出哀號。

「對不起,饒了我吧。我走就是了,能多遠我就滾多遠。」男人說。

真可悲的懦夫,連驚嚇鬼都不如。小法心想。

小法念出一段咒語。


聖性與褻瀆遙相輝映

肅穆與瘋狂如影隨形

知識是最殘酷的詛咒

光明是最險惡的謊言

閉上雙眼擁抱黑暗吧

以免你看見自己墮落


男人身後的陰影中伸出一雙黑色的手,摀住男人的眼睛,接著手消失了,而男人的眼睛變為全白。

「我看不到了,救救我,救救我!」男人說。

「試著不要恐懼,那會挑起它的食慾。」小法說。


小法離開這棟廢棄的建築,看到小奇坐在引擎蓋上等著他。

小奇聽到建築物裡又發出男人的慘叫聲。

「我還以為你要殺掉那個綁架犯咧。」小奇說。

「我決定把他留給驚嚇鬼。」小法說。

「我竟然開始同情起那個變態了。這次輪到我寫報告,我該怎麼寫?」小奇問。

「掠過綁架這件事,你寫,發現一名身分不明的男性犧牲者遺體,尚未找到驅逐驚嚇鬼的方法。」小法說。

小奇發動汽車。

    14會員
    22內容數
    「萬物都有記憶,記憶就是痕跡」 這裡會放一些我的隨性書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