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我有暴食症,但耶穌的愛救了我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2023年1月27日是我受浸滿十週年,代表我遇見主、信耶穌也超過十年了。

回顧這十年來的歷程,每經過一段時間,上帝都會帶領著我發現過去不同時期的生命狀態,其實這也是數算上帝在我生命中的恩典,走的時候模模糊糊,當停下來回顧整理時,發現有清清楚楚與主一同走過的足跡。




我過去是個暴食症患者,但我沒有正視自己的身心問題,等到我真的走到絕境、想要去死的時刻,停下來回頭看,才發現自己已經深陷暴食催吐的行為摧殘有六年的時間,從十七歲一直到二十三歲。

它就像個癮不斷挾制著我,使我無法自拔。

回想起在2012年上半年,我還是文化新聞系大四學生,也還沒遇見主耶穌。

當時的身心狀態已經非常糟糕,每天深夜真的都在暴食催吐的狀態度過,我經常狂塞狂吐到凌晨一、二點後,就再繼續趕稿子、趕作業到清晨五、六點再去上課,日復一日。

我卻因一心想當記者,又害怕沒有具備足夠新聞專業技能,打算暑假再去找一間新聞媒體實習累積經驗後,一邊準備多益達畢業門檻,再去找正式工作。

怎知大四下學期末結束,我身心已經走到絕境,完全無法再面對眾人,逼得我必須停下人生的腳步,不能再靠自己的方式繼續苟活下去了,也去看了精神科面對現實。

當選擇停下來,開始需要心理治療深度挖掘自己時,我的心境對於未來仍然徬徨無助,感到煎熬。

那時,大部分身邊同學不是去工作就是念研究所,而我能做的只有每天去游泳、去與心理治療師會談、向精神科看診、準備多益,這種無所正事的生活讓我無顏見人。

因為以前我的價值觀就是「沒工作的我就是個廢物」,所以我不會讓自己有空檔時刻,生活全被「畢業後要成為記者」和「運動減肥達到良好體態」這兩個人生目標填滿。

當時精神科醫生曾跟我說:「要找到放鬆自己的彈性方式,而不是填得很滿和沒事情可做時,都有讓人暴食的理由。」我就只能勉強把這當成自己可依循的方向目標。

後來很快地,主耶穌就介入我的生命了,因為真實經歷神的大能,我開始好奇想要更認識這位神,才知道要先解決罪的根本問題,人生的問題才能得到解決。

在過程裡,我也因此更多察覺自己的人生傷害,開始把這些人生垃圾一一丟掉,這比醫院一週一次的心理治療對我更有實際幫助。

之後,我清楚信耶穌了,更靠著耶穌的恩典,暴食症完全得醫治,從頭到尾都沒有倚靠過任何藥物。

會說是恩典是有原因的,這確實是得來不易的恩典。




其實在我唸文化新聞後期時,就已經有感覺到自己的病態,默默上網查資料也看了一些人的文章一段時間,都也僅止於看,我還是過著原本的生活。

有意識到問題,再到能積極去面對處理,本來就是有一大段鴻溝般的距離。

2012年2月,剛進入大四下學期時,一個人偷偷去掛了精神科,想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暴食症,結果不用說就是確定有。

暴食症常見治療方式有三種:

  1. 認知行為治療
  2. 藥物治療
  3. 心理治療

因為我表明不吃藥,醫生就給我幾張紙,叫我回去記錄自己的飲食日誌,記錄自己每天進食的種類、數量、合併的情緒和感覺想法,以便尋找出誘發暴食催吐的原因,這就是認知行為治療。

但是,這對我來說真的是個很糟的治療方式,根本沒用,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糟。

很大原因是,我有完美主義,認為自己一定要把功課做到好,才能繳交出來。

但基本上,我都已經對於暴食催吐的行為感到羞愧了,怎麼可能事後還有勇氣去面對這個令自己極度痛恨的錯誤行為?

每次深夜結束,我也都不是很清楚自己是怎麼停止這行為,還有辦法詳細記錄自己那兩個小時吃了什麼、覺察帶有什麼情緒?

我根本不想知道自己為了吐出來不會浪費,而刻意吃了多少令自己討厭的食物,也沒有勇氣細想品項數量,那對我來說根本是撕裂、是折磨,更加罪惡羞恥。

而且那時我已經是幾乎每天都在暴食催吐了,根本也搞不清楚自己是開心還是不開心。

有時那天也沒有不開心,仍然在暴食催吐,一切都在既混亂又痛苦罪惡的狀態,絕對不可能還能用文字清楚記錄下來。

所以這個功課根本遲遲無法完成,我很自然就會有個思惟是,我功課沒完成就不能回診,所以那次沒有什麼改變,我仍然繼續撐著過著原本生活。

過了四個月,直到六月底學期結束,我真的已經走到盡頭,才再回去第二次看診。

那次我當然就放棄認知行為治療,改成心理治療,因為我還是堅持到死都不吃藥。

只是專業心理治療,對當時我的生命狀態還是有很多限制的地方。

真的只有耶穌基督的救恩、神的愛、聖經的話語,才能真正拯救一個無法自拔的軟弱罪人。




時間走到2022年11月,我已經進到一家兒少社福機構工作。

當我在工作過程裡,聽到周圍第一線兒少工作者分享個人的服務經歷,也讓我想起自己過去的生命經歷,更加確定需要把它公開出來。

那時,有位教會師母提到,她過去在兒少社福機構擔任社工十多年,因為很清楚單靠專業技巧和方法,無法真實幫助吸毒青少年帶來生命的改變,所以十年前離開原服務單位,與士林地方法院展開非正式合作。

他們針對15-21歲的吸毒青少年和家長開辦戒毒支持團體,透過神的話語(聖經話語)帶領這群親子,而非採用常見專業心理輔導方法。

當時配合的心理師還嘲笑這位師母說:「怎麼可能不用專業改變一個人!」對信仰也是嗤之以鼻。

結果那位心理師經歷到神的恩典,後來也信耶穌了,現在固定在成人監獄裡帶領受刑人唱詩歌。

而這個戒毒團體也維持十年都不曾間斷,連疫情期間,線上出席率都很高,是很不容易的事。

每個青少年最少會服務三年,如果再犯就會延長,但有統計過,參加過的學生再犯率很低,這也讓法官有非常好的印象。




我看見許多人的生命仍然深受上癮行為的困擾,也沒有忘記我本來就是被破壞性惡習摧殘過的人,更深知我是因著神話語的大能,才有辦法在反覆掙扎、軟弱的情況裡得釋放,

也許我的癮與其他人的癮不同,但都可以藉著耶穌基督的福音大能而得到自由。

所以接下來,我會一一公開分享自己的生命經歷,如果對你有幫助,那感謝上帝的恩典,也不要忘記有一位真神同樣能可以幫助你。

如果你覺得與自己的生命無關,可以趕快略過,因為篇幅會很長,一定要慎入。

不管你的情況是什麼,都要記得,耶穌愛你。


(待續)


PS:

聖經(神的話語)不是一成不變的教條,而是可以個別針對每個人的需要做引導。

常看到基督徒每天讀聖經,其實最大的目的是,讓神的話語成為自己日常做人處事的指引,生命才能漸漸成熟,直到越來越能活出主耶穌的品格,代表主耶穌去幫助有需要的人,過個榮神益人的生活(榮耀神、使自己和別人得著生命益處)。

讀聖經也不能憑頭腦去認知理解,而是要用心靈領受、享受神話語帶給我們的豐富恩典。因為每天的生活都是新的,不同時刻讀到同一句經文,也都會有不同的啟示。

    3會員
    11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