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短篇]水瓶的故事01:外星小王子

閱讀時間約 27 分鐘
Designed by Nijijourney AI

Designed by Nijijourney AI


  蕭玖有著姣好的外貌,出眾的氣質,從小到大都是萬千少女追捧的對象。

  ──只有剛開始啦。

  蕭玖帥歸帥,但人怪得不行。他幼稚園時對自己跟他人的差異沒有這麼明顯的感覺,直到國小被班上同學排擠,他才知道──原來他很怪,原來他很噁心,原來他很過分。

  喜歡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怎麼了嗎?

  對討厭的人當面說「你真討厭」怎麼了嗎?

  不只國小同學,就連老師都挺厭煩他。蕭玖總是會問出一堆老師回答不出來的問題,久而久之,老師開始忽略他的發問,同學在他舉手時總是會翻白眼。

  「蕭玖有夠奇怪欸,問那些幹嘛?考試又不會考。」

  「誰知道啊,是想證明自己很聰明嗎?」

  「我上次還看到他去福利社買大家都說難吃的那個巧克力玉米麵包欸,而且吃得很爽。阿姨看他每天都來買,原本不想賣了又繼續賣,討厭欸。」

  「蛤那是什麼啦!好噁──」

  「吼,他是外星人喔?」

  「他每次都這樣啊,人家說什麼好他就討厭,我們說討厭的他就喜歡,他是不是故意的啊!」

  國小的蕭玖站在教室外默默聽著同學對他的議論,心底鬱悶地不行。他沒有試圖向同學解釋什麼,也沒有跟同學吵架,只是默默地離去。

  因為他們說得沒錯,有什麼好吵的?

  但他不喜歡這種感覺。他不喜歡被人討厭。

  該怎麼辦呢?

  當時才國小五年級的蕭玖沒有選擇和家人傾訴,也沒有找認識的大人討論。他自己搭了火車,跑去一個沒有任何人認識他的地方,搭訕某個荒涼車站的站務員。

  「叔叔,我可以問你一件事情嗎?」

  站務員瞪著這個小鬼傻了半天,才說:「小......小朋友!我沒在附近看過你,你不是這裡的人吧?你不用上學嗎?」

  蕭玖搬出早就準備好的說詞搪塞:「今天是校外旅行,我本來要跟同學會合,可是坐過站了。」

  「哦、哦,這樣啊......」站務員滿頭大汗,關心地問:「你原本要去哪裡?身上有錢嗎?需要叔叔幫你付車票錢讓你回家嗎?」

  「我有錢......叔叔,其實我是故意坐過站的。」

  「怎麼了嗎?跟同學關係不好嗎?」站務員問。

  蕭玖點頭。

  「這樣啊......」站務員撓撓頭,一拍大腿,爽快地說:「好吧!叔叔請你喝飲料,你去販賣機那邊看你要喝什麼,叔叔付錢!你有什麼心事就跟叔叔講吧!」

  「謝謝叔叔。」蕭玖歡欣鼓舞。明明是炙熱的夏天,他卻選了熱的八寶粥,還因此被站務員關心「怎麼選這個,是餓了嗎?要吃點別的嗎?」,然後很快被蕭玖拒絕。

  蕭玖吃著熱呼呼的八寶粥,跟站務員敘說自己最近的煩惱。

  「唉唷,很正常啦,小時候大家都嘛跟自己喜好差不多的人一起玩。」站務員撇了撇嘴,「我小時候也是啊!覺得同學喜歡的東西都蠢斃了,可是我又不想一個人玩,後來我就強迫自己也去看無聊的卡通、玩無聊的玩具,後來跟同學的關係就變好了。人啊,有夠膚淺。」

  「要強迫自己去做不喜歡的事嗎......」蕭玖的臉上浮出明顯的抗拒。

  「唉,我也不想啊,但有時候就是不得不做。」站務員翹起腳,不甘願地說:「你看叔叔現在還不是一樣,明明不想上班,還是得把時間耗在這裡。要是人多就算了,這個鬼車站根本沒什麼遊客但還是得有站務員,無聊死了。」

  「為什麼一定要有站務員呢?」蕭玖問。

  站務員原本想隨口抱怨,但一見蕭玖好奇的目光,他收起自己原本想說的話,笑著摸摸蕭玖的頭:「你看,不是會有你這種逃學少年嗎?要是車站裡一個活人都沒有,你要怎麼辦?誰陪你談心?」

  蕭玖張著嘴,愣了許久。

  「唉,叔叔的方法可能也不見得對,但叔叔必須一直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才有辦法活到現在。」站務員無奈地長嘆口氣,表情厭世極了,他苦哈哈地說:「小朋友,你可別活得像叔叔這麼窩囊喔。」

  「......」

  一陣沉默。

  蕭玖默然許久,才說:「我不覺得叔叔窩囊,叔叔你很棒。」

  「唉唷,你別安慰我了。」

  「叔叔是唯一一個正面回答我問題的大人。」蕭玖的臉上總算浮出笑容,「我可不會安慰人哦,叔叔。我以前遇到的大人都隨便搪塞我,或者跟我說『這個你不用知道』、『你不用管那麼多,照我們說的做就對了』,我第一次遇到可以給我滿意回覆的大人,所以我真的覺得你很棒。」

  「......唉唷......」站務員僵住身子,滿臉通紅地搖頭揮手:「居然被一個小孩安慰了,真沒面子......」

  「謝謝叔叔,我要回去了。」蕭玖跳下椅子,把吃完的八寶粥罐子丟進回收桶內。

  「小朋友,記得回學校啊,翹課就算了,別翹課太久。」

  蕭玖愣了下,「叔叔早就知道我是翹課的?」

  「廢話,你以為只有你翹過課啊?」站務員哼了聲,傲嬌的雙手環胸,催促道:「下一班車快來了,快去買票吧!」

  蕭玖買完票,定神望著站務員許久,忽然領略到一個事實。

  大人也是人。

  大人也有情緒。

  大人也有回答不出來的問題。

  「......原來如此。」

  蕭玖臉上浮出了理解的笑容。難怪老師們總是刻意迴避他。

  因為他總是在問那些老師也不曉得的問題,課本以外的問題。

  蕭玖總是會從老師眼底看到對他的恐懼,但他一直都不知道老師們在怕他什麼──現在想想,問題可能是出在他身上。他期待老師能夠作為一個完美的解答者,老師感受到他的期待,但老師無法回應他的期待,於是老師們紛紛逃跑了。

  更何況,大多數老師能給出的「完美回應」,他其實都不能接受。

  既然如此,他到底在期望什麼呢?

  蕭玖坐在火車上,一路上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要不要......試著不要把老師當成一個高高在上的存在,不要用求知的態度接近老師,試著用平輩的方式跟老師們聊聊呢?

  

  ◆


  回到學校後,翹課的蕭玖理所當然地被班導叫去約談。

  「蕭玖,你到底去哪裡了?做了什麼?」班導慌張地問。

  蕭玖過去總是會刻意迴避和導師說真話,因為通常會引來被責罵的結果,但今天,他想試著坦誠一次。他把自己翹課的原因、去的地方、遇到的人以及談心的對話都告訴班導,班導呆愣了半天才回過神。

  班導的確知道蕭玖這孩子很奇怪,但他一直以為蕭玖只是因為家庭因素才比其他孩子叛逆、不願意被管束,沒想到蕭玖的思維......或許跟一個成年人差不多成熟?

  「蕭玖,老師已經知道你翹課的原因了,我會跟你的家人談談......」

  「為什麼不跟我談呢?這是我自己的事,更何況,爸媽都不在台灣,你跟他們談有什麼用?」蕭玖靜靜地反駁,隨後躊躇了下,說:「老師,你不用把我當成自己的責任,就算我翹課,我爸媽也不會追究你的責任。是我自己做了這些決定,我只是想要靠自己找到答案,你不用覺得自己一定得照顧我。」

  班導呆若木雞,旁邊一直在偷聽的幾個導師也忍不住側目。

  這是個......怎麼樣的小孩啊?

  「我已經決定了,我想跟同學們好好相處,所以我會去玩他們在玩的遊戲,看他們在看的影片,吃他們覺得好吃的東西。」蕭玖繼續說。

  「這、這樣啊......那太好了......」班導發著抖,憋了半天只能擠出這句話。

  「那老師,我可以回去上課了嗎?」

  「好......好吧,你先回去吧。」

  蕭玖離開教師辦公室。班導在蕭玖離開後,險些暈倒在位置上。其他老師團團圍上,開始安慰一臉崩潰的班導。

  「怎......怎麼樣!我剛剛這樣應對還可以嗎!」班導鄭老師一臉崩潰地問其他同事。

  「可以啦,Don’t mind!」

  「辛苦辛苦。」

  「鄭老師你運氣真不好,第一次接班導就遇到這麼特別的孩子。」

  「對啊,這孩子的家裡也是很奇怪,聽說父母都去海外做志工了,留他一個國小生在家裡。聽說家裡還有管家會照顧,不過就......唉呀,這樣孩子跟爸媽怎麼會親呢?」

  「聽說不是志工,是無國界醫生餒!」

  「哇,這麼厲害啊?」

  躲在辦公室門外的蕭玖面無表情地偷聽,隨後嗤笑了聲,緩緩走回教室。

  厲害嗎?

  蕭玖總是在外人口中聽說自己的父母有多厲害,好像那些人比他更了解他的爸媽一樣。

  他曾經以為自己當個乖孩子,爸媽就會給他獎勵,會多陪他一點,但結果沒有。

  他以為自己當個壞孩子,他是個問題兒童,爸媽就會回來陪他,但還是沒有。

  他不知道他到底該怎麼辦。

  蕭玖面色陰沉地在廁所內停留了好一會兒,才用冷水洗了把臉,帶著若無其事的微笑踏進教室。無視所有人驚疑不定的表情,他逕自坐回座位上,瞄了眼隔壁同學的課本,將課本翻到指定的頁數。

  坐在蕭玖正後方的同學踢了一下蕭玖的椅子,蕭玖皺起眉轉身,只見之前一直說他奇怪、噁心的小李用崇拜的眼神看著他。

  「哇賽蕭玖你超猛的!翹課欸!」

  蛤?

  蕭玖完全沒想到小李會是這種反應,一邊在心底吐槽「你才奇怪吧」,一邊笑道:「還好啦。」

  「你都不怕被你媽抓去打喔?我要是敢這樣,我媽一定先抽我二十下,再叫我跪三小時!」

  「才不怕。」蕭玖無所謂地回。他媽一年有回來兩次就要偷笑了。

  「哇......你超屌欸!」小李用閃亮亮的眼神看著他。

  蛤......

  蕭玖恍惚了下。什麼意思啦?不是很討厭他嗎?

  「那邊的!上課不要聊天!」

  「好──」


  ◆


  後來蕭玖和小李就變成好朋友了。

  蕭玖覺得莫名其妙到極點,但這次小李又對他示好時,他沒有像之前一樣,馬上就說「我不要」、「我不喜歡」、「這很白癡欸」。

  蕭玖試著去迎合小李的喜好,一起玩傳說對決、一起跳很白癡的舞,但他做的過程不是很爽,所以還是沒什麼口德,會邊做邊罵「很白癡欸」,然後笑得很開心。

  但結果,在蕭玖一頭霧水的時候,他就成為班上的風雲人物了。

  蛤......

  什麼意思,不懂。

  蕭玖一臉眼神死的蹲坐在地上,茫然極了。

  同學們還是覺得他很奇怪,但在說到他的奇怪時,好像變成一種好笑、佩服的感覺,不再是覺得噁心。他交到了一大群朋友,連校外的朋友都有。甚至還有一些女生會往他的抽屜裡塞情書,用嬌羞的臉偷看他。

  蕭玖試著分析一下,才回味過來。

  對喔,小李是他們班上最受歡迎也最有話語權的,他以前被同學們討厭是因為小五剛換班時,他拒絕很多次跟小李一起出去玩,還批評小李喜歡的東西,然後小李就開始四處跟別人說他壞話......現在他跟小李的關係好了,其他同學就......不討厭他了?

  「哈啊......什麼啊......」蕭玖無力地垂下頭。

  「喂,外星小王子!」小李嘻笑著用力拍了蕭玖的肩膀一下。蕭玖拍掉小李搭在他肩上的手,罵道:「不要在學校喊我遊戲ID!」

  「沒差吧,跟你很像啊!」

  「而且很痛!跟你說幾次了不要打那麼用力!」蕭玖又罵。

  「好嘛好嘛。」小李摸摸鼻子,湊到蕭玖身側坐下,興沖沖地說:「欸欸,你之前不是說你翹課是去某個很荒涼的車站?我們這個禮拜六去好不好!我也想看看那個大叔!」

  「喔,好啊。」


  ◆


  週六,兩個心動不如馬上行動的小孩踏上旅程,因為小李零用錢不夠,蕭玖還替他出了火車錢。小李坐在火車上讚嘆:「哇,我第一次自己搭火車欸!我們是要去哪裡啊?」

  蕭玖調出Google Map,把地點指給小李看。小李一頭霧水,「蛤?啊我們原本在哪裡?」

  「這裡啦。」

  「喔......很遠嗎?」小李似懂非懂。他還不太會看地圖,也沒有距離的概念。

  「挺遠的。」蕭玖雲淡風輕地說。隔了兩個縣市的距離吧。

  哦,當然,小李跟蕭玖的父母都不知道他們要去這麼遠的地方。

  蕭玖懶懶地滑著手機,眼見小李一直偷看後座的乘客,隨口念道:「坐好啦,這樣很丟臉。」

  「好啦。」

  小李回是這樣回,但初次跟家人以外的人一同旅遊,還是讓他興奮地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整個人High到不行。要不是蕭玖揪著他,小李可能已經滿車廂亂跑了,現在至少有乖乖坐在位置上──但蕭玖還是被小李搞得滿焦慮的。

  「你再亂動我就把你這個丟臉的樣子拍下來,傳給寧寧看。」蕭玖威脅。

  寧寧是小李暗戀的女生。小李嚇壞了,連忙求饒:「欸!不要不要!我知道啦,不然你陪我玩傳說嘛。」

  「不要吧,你有帶行動電源嗎?」蕭玖皺眉。

  「蛤?電會不夠嗎?我沒帶欸......」小李抓著頭,垂頭喪氣。

  「你電剩幾%?」

  「33%而已。啊──忘記帶了!」小李懊惱地撓頭。

  「我怕電不夠用,車程有點久。」蕭玖無奈。

  「沒差啦,玩多久算多久!」

  「那你回家的車上會很無聊。」

  「蛤......」小李垂頭喪氣地放下手機,「好吧,回家的路上再玩......」

  「不然我們換位置,你看外面的風景吧。」

  「喔。」

  蕭玖笑了下,跟小李交換位置後,怡然自得地欣賞小李雙眼發直看風景的蠢樣,偷偷拍了張照。

  清淨多了。

  拜託,回家的路上這傢伙肯定睡死了,哪需要玩手機。

  蕭玖偷笑完了,就開始閉目養神。小李一扭頭就發現蕭玖睡著了,扁了扁嘴,無聊地很是委屈,但他委屈沒幾分鐘也睡著了,還把頭靠在蕭玖肩上,流了一大灘口水。

  發現自己肩上一堆口水的蕭玖氣壞了,他原本想直接把小李打醒,但他轉了轉眼珠,盤算起來。

  要是現在把小李打醒,這貨肯定會鬧得整車廂不得安寧,不行,那就會變成他跟小李一起丟臉了,絕對不行。

  該怎麼整他呢......蕭玖思索許久,才靈光一閃。他笑吟吟地拿起手機,把小李的窘態拍下。

  ──之後再跟你算帳!

  握有小李把柄的蕭玖開心了,他自得其樂地滑著手機,偶爾發個呆,很快就抵達了他們的目的地。蕭玖把睡得亂七八糟的小李搖醒,兩人背著小包跳到荒涼的月台上。

  「就是這裡啊?站務員、站務員......啊!是那個爺爺嗎?」小李興奮地指著一個身穿制服的男性,但那名男性明顯年紀較長,是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明顯不是會被稱作大叔的人。小李疑惑地問:「是不是他啊?」

  「不是。」蕭玖面色凝重地搖頭。他上前詢問老者,才得知他當時遇到的站務員大叔已經離職了。

  「......這樣啊。」

  蕭玖神色黯然。他原本挺期待與大叔再會的。

  站務員爺爺嘆著氣說:「那個阿清喔,現在這樣也好啦!他老婆跑了之後,就每天喝酒,也不工作,我們怕他自己在家會想不開啊,就跟他說一定要來上班,不然我們不會接濟他喔!他才勉強維持正常的生活,至少每天都有來上班,回家才喝酒。晚上我們都會去陪他喝啊,他每天都很鬱卒,前陣子才忽然變了一個人,也不知道怎麼了。」

  蕭玖靜靜地聽著,一捕捉到他在意的地方,就問:「大叔忽然變了一個人?」

  「嘿啊,他說他忽然覺得自己這樣好窩囊,難怪老婆會跑掉。那天他忽然跟我們借錢,我以為他沒錢喝酒了,結果他跟我說他要出去做生意。唉唷!我們開心得不得了!阿清終於振作起來了,我們高興啊,當然就借他了。」站務員爺爺一邊說,一邊開心地拍著大腿。「然後他就不做這裡的工作啦,我想說反正我在家也閒著,就來這邊站。」

  「爺爺,大叔的店在哪裡?」蕭玖急切地問。

  「恩災餒,他說要做什麼餐車,要去外縣市。我們問他那他要睡哪裡,他說他睡車上就好了。」站務員爺爺欣慰地摸著鬍子,說:「很讚!年輕人就是要有這種氣魄,以前叫他做什麼他都說他不行啊、他辦不到啦,一直推拖。吼,有夠煩。現在阿清又跟他小時候一樣敢衝了,讚啦!」

  「這樣啊......」

  「哇!餐車?睡車上?超酷的!」小李閃著星星眼,一臉憧憬。

  「餐車嗎......睡車上......」蕭玖若有所思沒多久,再度問:「爺爺,還有其他人知道阿清叔叔可能去哪裡嗎?」

  「有啊,你等等去那個......」

  站務員爺爺替蕭玖指了路,蕭玖和小李在火車站附近跑了一天,得到少許的線索,姑且有把餐車的活動範圍縮小到某幾個縣市。直到小李喊累說想回家,蕭玖才帶著小李回家。

  「蕭玖,你一定要陪我回家!」下火車站前,小李忽然死死揪住蕭玖。蕭玖莫名其妙地問:「為什麼?」

  「這麼晚回家我一定會被我媽打死!你要幫我找藉口啦!」

  「哦......」蕭玖看著窗外的天色。是挺晚的,都晚上八點了。

  蕭玖只好領著小李回家,兩人毫無意外地看到小李的媽媽大發雷霆,在蕭玖真假參半的說詞下,小李才免於挨打沒飯吃的悲慘命運。

  「你要找失散多年的親戚啊......真辛苦......」小李的媽媽淚眼汪汪地抱住蕭玖,「你叫蕭玖吧?要不要留下來吃晚餐?你家現在沒人吧?別擔心!阿姨會幫你找人!開餐車睡在車上的四十幾歲中年男子,叫阿清對吧?沒事沒事!阿姨人脈很廣,阿姨幫你找很快就會找到!」

  蕭玖遲疑了下,點點頭,沒有拒絕小李媽媽的好意。

  蕭玖在小李家吃了飯,隨後小李的媽媽說「怎麼能讓這麼小的孩子自己走夜路!」堅持要親自送蕭玖回家,到家門口時,小李的媽媽還不斷說「以後放學可以來我們家玩,阿姨煮好吃的飯給你吃!」......

  蕭玖說不出自己心底是什麼感受。

  但他那天是唯一一次在別人面前哭出來。


  ◆


  蕭玖還是個小學生時,他始終沒有找到阿清叔叔。

  他也說不上來自己為什麼會想見到對方,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見到對方後要說什麼。

  但這是唯一令他感到執著的事。

  「哇,外星小王子,你還在找阿清叔叔啊?」

  上了國中,因為學區一樣,又有奇怪的孽緣,蕭玖跟小李還是繼續同校甚至同班。小李對於蕭玖的執著深感佩服,雖然他媽媽一直以為蕭玖是在找失散多年的親戚,但小李很清楚,那個叔叔對蕭玖而言不過是個陌生人。

  「嗯。」蕭玖不鹹不淡地應了聲。小李見蕭玖沒生氣,就湊過來看他的手機,蕭玖馬上給了小李的腦袋一拳,「就叫你不要那樣叫我了。」

  「我操......」小李氣呼呼地說:「你有夠陰險的!我以為你沒生氣才過來的!」

  「誰叫你那麼白癡。」蕭玖冷哼了聲。

  「我揍死你啊!」

  兩人扭打了一下,在其他同學看到前雙雙停手,小李朝蕭玖吐舌,問:「你打算怎麼找他啊?都四年了,搞不好他都不開餐車了。」

  「......不知道,我有再去那個車站,那邊的住戶說阿清叔叔四年都沒回去。」

  「哇,這是跑路了吧?」

  「似乎是。」蕭玖很是頭疼。

  「算了吧?」小李這麼說。他觀察蕭玖陰晴不定的臉色許久,大嘆口氣。

  這是死都不放棄的表情啊。

  「好啦,不然我們去算命吧,我媽說有個算命店很靈欸。」

  「說什麼亂七八糟的......」蕭玖大翻白眼。他對那些怪力亂神的一向沒有好臉色──但他也的確是沒有辦法了,他半推半就地跟著小李去他媽媽推薦的算命店。

  蕭玖一看到招牌上的「鐵口直斷」四個字就皺眉,進門後一見店長是名年輕帥氣的男子,眉頭皺得又更深了。

  「你媽是因為帥哥才說靈驗的吧?」蕭玖小聲吐槽。

  「不好說耶。」小李乾笑。他也是到了這裡才知道店長這麼帥啊。

  店長沒理他們的碎嘴,逕自叨唸:「二月二十九......正中午......兩個國中生......」

  「大叔你說啥?」小李傻眼地問。店長叨念的正是現在的時間。

  店長回過神,輕咳一聲:「你們好,我是小仙。其實......三個月前,我的家人留下一個訊息,要給你的。」

  小仙的眼神看向蕭玖,蕭玖質疑:「你怎麼知道是在說我?」

  小仙尷尬地咳了聲,低聲補充:「是對比較帥的......長得像車銀優的......脾氣看起來很壞的國中小帥哥留的言......這不是我說的啊,這是我姑姑說的。」

  「......」蕭玖無語。這什麼莫名其妙的?

  「我操!我不承認!我比蕭玖帥吧!我粉絲也很多的!」小李不依,開始胡攪蠻纏:「大叔你說啊!對方說什麼?搞不好是給我的!」

  「她說──『你要找的人現在出門,往東南方兩公里可以找到』。」小仙說完,很是困擾地說:「這是我姑姑留的言,她本來想親自告訴你,但她已經出國了。她說你的父母在國外對她有恩,還是救命之恩,要我絕對不准跟你收錢......所以我特意把這個時段空出來不接客,就是在等你。」

  蕭玖張著嘴,愣了半天都沒擠出一句話。

  反駁啊,蕭玖。

  快說這個人胡說八道啊。

  不是很會嘴人嗎?為什麼......什麼都說不出來?

  蕭玖沉默數秒,拿起手機開啟地圖,就推開門,用最快的速度往東南方跑。

  「喂!蕭玖!等我啊!」小李連忙追上。


  ◆


  蕭玖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往前奔跑。

  說實話,他平常體育課都在打混,從沒發現自己可以跑得這麼快──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跑到上氣不接下氣是這種感覺。

  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個白癡。

  聽信算命師的話,往某個方向狂奔,這是他會做的事嗎?

  蠢死了。

  「哈啊......哈啊......」

  蕭玖跑到某個假日市集,市集中有不少文青小物跟餐車──

  找到了。

  蕭玖瞪大雙眼,難以置信地咧開嘴。不遠的後方,小李大呼小叫地跑過來,一發現蕭玖就用力拍了下蕭玖的背,「哇靠,你可以跑這麼快喔?」

  「找到了。」

  「真假?哪裡?」

  蕭玖指著某個賣熱壓三明治的攤位,小李「哦」了一聲,「走啊,去打聲招呼。」

  蕭玖用力搖頭,反射性退了一步。小李嚇了一跳,莫名其妙地問:「幹嘛?你不是很想見到他嗎?」

  「我......不知道。」蕭玖神情複雜地垂下頭。小李彎腰看了蕭玖半天,都搞不懂他在糾結什麼。小李一拍膝蓋起身,爽快地說:「那我去買個三明治吧。剛好午餐還沒吃。你要嗎?」

  「......好。」

  「你真麻煩。」小李無奈地搖搖頭,雙手插在口袋裡,踏著自以為帥氣的腳步前往熱壓三明治餐車旁,自以為帥氣地擺著Pose,對阿清點了兩個不同口味的三明治。只見阿清一邊憋笑一邊跟小李聊天,兩人似乎聊得挺開心。

  「啊!不小心燒焦了!」阿清慘叫。

  ......聊到東西都燒焦了。也太開心了吧?

  「拍謝啦,再幫你重烤一個好不好?這個當然不算錢!」阿清不好意思地說。

  「殼以啦──我們又不趕時間!」小李爽快地說。蕭玖不禁側目,這貨平常遇到這種事只會飆罵店員或者趁機凹店員少五塊錢吧?什麼時候變這麼好說話了?

  總之又過了五分鐘,小李才拿著兩個熱騰騰的熱壓三明治過來,「拿去,你的。」

  蕭玖接過咬了一口,意外地好吃。他覷了眼阿清門可羅雀的攤位,若有所思。

  「哦,不錯欸。」小李也咬了口三明治,含糊不清地說:「阿清大叔說生意很難做啊,現在勉強有錢租房子了,所以固定在這個縣市擺攤,叫我以後多給他捧捧場,帶些朋友來吃。幸好他做的還算好吃,不然我都答應他要帶人來了,他要是做的難吃我多尷尬。」

  「是啊。」蕭玖笑了下。拿出手機跟熱壓三明治自拍一張照片,準備上傳到社群媒體,小李連忙阻止:「哎哎哎!真不夠意思,我也要入鏡!」

  「你先去拍一下攤位近照。」蕭玖推了推小李。

  「靠夭,你不會自己去喔?」小李發現自己被使喚,有些不爽。

  「我不要。你不去我就直接發文了。」

  小李原本還想跟蕭玖吵架,但發現蕭玖臉上有些焦慮。雖然不知道蕭玖到底在退縮什麼,但小李知道蕭玖不是刻意在支使他,就心軟了。

  小李不甘願地說:「好啦好啦......等一下請我喝飲料!」

  「好。」

  小李又摸過去阿清的攤位,估計也大嘴巴地說要拍照把阿清的攤位上傳到IG,阿清很興奮地瘋狂道謝,兩人比手畫腳了一番,小李才逃也似地跑回來。

  「哇靠,阿清大叔差點要送我十個三明治,誰吃得完!」

  蕭玖苦笑,「他這樣隨便亂送,當然不賺錢......」

  「對啊對啊!他人太好了啦!」

  「對了,他有沒有IG之類的?」

  「他好像只有FB......」

  「靠夭,老人喔。」蕭玖反射性吐槽。

  「我剛剛有跟他說一定要辦IG了啦,至少他店面可以用Line Pay付款,不錯了。」

  「算了,就幫他放FB吧。」

  兩人嘟囔半天,才喬好角度拍了網帥照,拍完後他們離開現場一段距離,才把店家資訊各自上傳到自己的IG上。

  「之前我就想問了,你為什麼都離開才PO文啊?」小李問。

  「我不想東西吃到一半被粉絲認出來。」蕭玖淡淡地說。

  「哼──三十萬粉絲了不起逆。」

  「你喜歡被一直要求拍照?」

  「挺好的啊!拍個照有什麼大不了?」

  「哦,我換個說法,你喜歡被偷拍?」

  「你不用被粉絲認出來就很常被偷拍了啦。」小李吐槽。

  「嘖。」

  「唉唷,你就是這樣,個性有夠差。網路上一堆人喜歡你你還這樣,偶爾回饋一下粉絲有什麼不好?」小李開始碎念。

  「我會回粉絲啊,網路上。我社恐。」蕭玖懶懶地回。

  「好喔。」小李用力翻白眼,隨後不解地問:「所以你到底為什麼要躲阿清大叔啊?你不是找他找了四年嗎?」

  「......就......覺得很尷尬。」

  「什麼啦,聽不懂。」

  蕭玖焦躁地抓著頭,臉色忽明忽暗。在蕭玖思考時,小李貼心地沒有插話。許久後,蕭玖才說:「很像......我爸媽回來的感覺。」

  「蛤?」小李一愣。

  「剛開始......如果我們第一次坐火車去的時候就見到阿清叔叔,我說不定不會躲他,可是現在......我覺得好尷尬。已經這麼久沒見了,要我忽然對一個人熱情,我好像辦不到。我覺得那樣好奇怪,明明已經變成陌生人了,要我怎麼熱情得起來?」

  「......」

  蕭玖說完,兩人沉默了很久。

  小李拍了拍蕭玖的肩,說:「算啦,別想了,我請你喝珍奶。」

  「......我討厭珍奶。而且你剛不是叫我請你?」

  「沒差啦,我請我請,我最近零用錢還夠。」小李得意地挺胸。

  「我要喝酸的,我要多多綠。」蕭玖說。

  「靠夭喔,我都說我要喝珍奶了!」

  「你要喝珍奶關我屁事......不是一人一杯嗎?」

  「我只買得起一杯啦。」

  蕭玖這才反應過來小李在說什麼,他無奈地嘆氣,說:「我請你啦,囉哩叭唆。誰要跟你喝一杯啊?」

  「好耶!我要喝五十嵐!」

  兩名少年悠哉地去附近的飲料店買飲料,他們剛離開的市集此時已經擠滿了人,尤其某個熱壓三明治餐車前擠爆了人潮,根本沒辦法好好做生意。

  「我招誰惹誰啊!」

  幾個小時後,阿清躲在車裡崩潰痛哭。

  他的東西是都賣出去了沒錯,但他平常的生意就那樣,備料少,其實也沒賺到多少錢。但附近店家也被他餐車前的人潮擠得完全無法做生意,他苦哈哈地跟撲空的客人一個個道歉,再跟附近的店家一攤攤道歉,回到家時他的腰都酸到直不起來了。

  「唉,反正這些人之後就不會來了吧。聽說只是來看帥哥的......那兩個小鬼是哪來的啊?」

  阿清愁眉苦臉地抱怨。但沒想到隔天再去市集擺攤,他的攤前還是排了一大堆人。今天其他攤位學乖了,他們幫阿清拉隊伍,把人龍整理成不會妨礙到他們營業,還來問他剩多少餐可以出,發現有些客人一定買不到,隔壁攤就把他的客人攬走。

  結果昨天一團混亂的悲劇不再,周遭的商家反而都因此獲益,整體營收上升了不少。

  「阿清啊,你也多備一點料,今天不到一小時就賣完了耶。」嚐到甜頭的隔壁店家開始慫恿阿清。他們忽然發現阿清能留住這些客人越久,他們就越吃香。

  「吼喔,這些人只是來看熱鬧的,不會長久啦!」阿清連忙搖頭。

  「哪有啦,你東西好吃啊,只是你都不會宣傳!沒事啦,你就多備一些料,備個兩倍的量也賣得完啦!放心啦,你傻人有傻福,一定沒問題!」

  「哦......」


  ◆


  兩週後,蕭玖獨自一人前往阿清餐車所在的市集。

  他遠遠地就看見阿清的餐車前排了十幾個人,只見阿清揮汗如雨地製作著餐點,附近的商家沒有惡狠狠地瞪著阿清,反而親切地跟阿清打招呼。

  蕭玖在市集外觀察許久,始終掛著淡淡的笑容。

  他沒有上前打招呼,也沒有去排隊,看著餐車十幾分鐘後,他就笑著離開了。



──[原創/短篇]水瓶的故事01:外星小王子──(完)


#十二星座軼聞錄 #水瓶座 #十一宮 #天王星 #風象星座


斜槓不是為了賺更多錢,只是因為我想做就做! 國中斜槓寫小說,高中斜槓畫插畫,大學斜槓畫漫畫──現在又要斜槓寫部落格、做Podcast,到底有沒有在念書/工作呢? 這個部落格會分享我從小到大斜著向前走的過程,以及一些心靈成長、自我成長相關的故事,若有興趣歡迎追蹤訂閱,並留言讓我知道你的想法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