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沙龍
不想錯過最新內容?免費加入沙龍即可接收更新通知,還能和更多會員一起交流
Flore Chen
公關不簡單
Only Two 翁立兔
Zhi zhi
Mr. Colin
Jocelyn Huang

如何不把我的志願活成他人的志願?關於那些不務正業的日子

之前曾經回到研究所上分享,也曾經接受研究所學妹訪問,談談那些如何進入翻譯所,以及從翻譯所畢業後又如何不務正業的日子。

記得小時候寫的「我的志願」大概不脱畫家、作家這種很吃才華但看起來不怎麼接地氣的工作。稍微懂事後,看了一些影集和書籍,對於追求正義感和為人打抱不平這件事有點興趣,於是我的志願變成律師;一直要到再大一點,基於當時對於哲學的喜愛,以及以為自己熱愛研究知識,目標又變成大學教授。

然而,想像總是比現實豐滿,而現實也會帶著我們走向當初沒有想像過的地方。從大學唸的國際關係、研究所唸的口筆譯,到進入職場後,像是進到全新的遊戲關卡,當初累積的知識和技能已沒有人會用等級和分數評斷自己,取而代之的是實打實的實踐,每一天都需要讓自己的所學,成為公司產出商業價值的一部分。

那些我學過卻讓現實真正教會我的事

在國際關係的世界裡,世界的秩序圍繞著強權和多極體系而運行;每一個國家行為者,都彷彿是在即時戰略遊戲中的角色,屯糧、屯兵和屯軍火,為的是維持恐怖平衡,為的是賭敵人傷我一千必自損八百的那口氣。政治學教我們絕對的權力會導向絕對的腐化,於是我們學國際政治、西洋外交史、中國外交史和政治哲學,也學憲法、行政學和國際組織和國際公法,為的是鑑往知來,希望從人類社會生活的軌跡中,找到一些規律,甚至是如何避戰而獲致世界和平的理想。

然而,經過多年終究發現,再多的國際政治制衡,終究敵不過獨裁與極權者對於權力的貪婪,以及人有限的眼界,往往無法綜觀百年後,自己已經不在的世界。於是,主動引戰成為壓制國內衝突的解方,那個對於權力貪戀的大孩子,終究無法等到之後再吃棉花糖;世界和平還是沒有到來,但全球暖化卻成了此代人類所共同承擔並受盡折磨的共業。

進到翻譯所後,除了對於語言的精雕細琢外,更多的是透過文字和語言,去搭起不同知識領域的橋樑。在翻譯所學著以譯者為中心所開展的職業規範與倫理,以及追求美好語言樣態的理想,走到在實務現場上,多的是需要打帶跑的現學現賣,以及在每一個全新知識領域當中,面對身為全場最無知那人的恐懼。

從核心到邊緣,從中心到邊陲,從主攻到助攻,被放入其他專業領域中的譯者,像是個有隱形斗篷的魔法師,當會議順利進行而感覺不到譯者的存在,或是讀者可以不停頓、像是閱讀母語一般流暢地讀完譯本時,才真正是翻譯發生其魔法之處。

職場就是持續為自己貼標的過程

研究所在學期間,透過兼職做翻譯與寫稿工作,也透過兼職接案接觸了不同科技公司的專案,包括成功案例採訪與撰寫,以及技術文件翻譯。碩二時,待大部分課程都修畢後,因為確定自己不會走專業會議口譯的路,所以休學一年去專利事務所當內部譯者,想測試一下自己是否也適應與喜歡這樣的專職譯者工作型態。

離開事務所後,曾加入外商電子消費品公司儲備幹部計畫,短暫地接觸通路行銷和業務的工作,後來盤點了一下自己的資歷和能力,覺得當時的工作和自己的適配度沒那麼高,辭職後回到學校將論文完成。

終於把論文寫完碩士畢業後,身為文學院的畢業生,面對通常需要兩年相關工作經驗的職缺公告,無論是科技業、零售業還是電商,自己總覺得有些迷惘,也一直在尋找自己的能力、興趣跟市場需求的交集。

後來進入科技業公關代理商,以文字與口語溝通能力為基礎,從頭開始學公關實務,也藉由服務不同科技業客戶和大大小小的專案,累積科技產業的知識和媒體、廠商、同業人脈,另外發展公關相關的主軸能力,也在代理商帶領專案團隊服務不同客戶。在此期間,也擔任譯者的客戶跟大型翻譯專案的PM,實際用上在翻譯所當中所學審稿與譯者溝通的技能。

在離開每日平均工時超過12小時,每天都是氣力用盡又再度滿血復活的公關代理商後,分別擔任過兩間公司的企業公關,學習大型組織內的折衝協調跟資源分配與調配,也訓練高階主管溝通與處理品牌公關危機等專業。

後來基於對於面對人與教育實務的興趣,正式轉換跑道到企業社會責任部門,在台灣做科技教育推廣專案與非營利組織、學校與政府單位,進行企業社會責任專案合作,也執行跨區與跨國的教育專案,嘗試透過專案形式,實際將國際企業資源帶到台灣的下一代身上,也跟小自己至少一輪以上的學生工作,從他們身上看到那些只要有人帶領、投注相當資源,即可有無限潛力的美好質地。

人生就該不務正業?—人生才是我們的正業?

從宏觀的政治學到微觀的人類行為,回顧這一路走來的歷程,或許我最感興趣的,仍是人為什麼做出某些決定?而在那些集體行為背後,又有什麼力量在驅動?從理論到實務,從國際政治到翻譯甚至到科技業,或許我們轉換的從來就不只是專業領域,而是看待人類社會與行為的視角,試著從方方面面去解構、剖析,人之所以為人,那些人性幽微的陰暗與光明面。

即便脫離學校多年,也工作多年,現在的自己好像懂了一些事情,但也好像比當初更無知了。無知在於,因為看過、聽過與體驗的更多,深感知識與經驗世界的廣袤,也因為碰過的人多了,也更相信人類之所以為智人,各種才華和聰明才智在集體運作之下的無可限量。只是如何創造共同利益而非共同為惡,仍舊得回到人性本身。

走向心理諮商領域的下一步,心意雖然堅定,但前景依舊模模糊糊。在模模糊糊之外,或許更多是對於人性的相信,相信人永遠可以為比自己更大的事情而努力,而人來世界上走這一遭,就是在走一條認識自己的路,現在開始,永遠不會太晚。


只要加入就享有
瀏覽公開內容
追蹤更新通知
查看所有討論
即時互動交流
2024/01/15創建
199公開內容
264會員
Flore Chen
公關不簡單
Only Two 翁立兔
Zhi zhi
Mr. Colin
Jocelyn Huang
稻田旁
張塔莎,人生關鍵字有國際關係、翻譯、科技、公關等,喜好文學、閱讀和吸收各種新知,也關心科技對人類社會帶來的影響。希望科技能成就更多的善,而非成為主宰與監控世界的老大哥。 平日在臉書粉絲頁「公關人生相談室」筆耕,分享公關、科技、職涯等主題的觀察,希望能透過自己走過的路,為後進的同好點起一盞引路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