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虐家的愛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 根據amazarashi的自虐家のアリー寫的二創短篇。
*
很早就不在的父親,惟有的印象是母親說過的話:
「從窗戶就能看見大海的一角,所以才決定和你父親住在這間屋子。」

母親會溫柔地笑著,然而那樣的母親就和開心的說著父親事情的母親一樣,很久沒有回來了。

我一直後悔著,因為想要獲得母親開心的擁抱而說謊「父親回來了」那件事。

曾經的母親會每晚都坐在窗戶前眺望大海,赤裸的雙腳曾像少女一般擺動著,那樣的景象也只存在於記憶裡了。

記憶的一幕為何會停留在雙腳,或許是源自母親回憶裡赤腳踩在沙灘上的記憶。

我想,母親是愛著那片大海的。

然而那天之後,那扇窗戶幾乎不曾打開過了,打碎的水杯留在地上多少天了,水槽裡瀰漫著腐爛的捲心菜的味道。

責怪著、責怪著、責怪著,母親從沒有做錯,錯的一定是我才對吧。

因為母親愛著我,所以會讓她傷痛的我必須離開才行。

然而我能夠去到哪裡呢?

有一天我獨自看著不遠處的那片大海,突然覺得,如果能成為那片大海的一部份,一定很好的吧。

我這麼想著的笑了。

我已經很久沒有任性過了。

某天夜裡,我跑向了大海。當我也赤腳踩在沙灘上時,我想著母親當年是帶著怎樣的思緒與父親站在那片沙灘上的。

我很抱歉,母親。請原諒曾懷疑是否被愛過的我。

這是我最後的任性了。

我曾看著這片海的波浪哼著沒有含意的歌,也曾對著母親所注視的這片海許願過。

如今,我隨著海的波浪載浮載沉著,我的愛也隨著波浪被打進海裡,融進大海中。

如果我能成為母親和父親曾愛著的那片海,是不是就能得到擁抱呢。

我隨著最後這片思緒,沉入海裡。
*
在一片黑暗中,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了哭聲。

不知為何,我很努力的想要走向傳來哭泣的聲音的地方。

最後我睜開了眼。

隨著刺眼的光線,模模糊糊的視野裡,出現了哭泣的母親的身影。

「…!」

「愛麗…!你認得媽媽嗎!?」

媽媽……?

在這片剛甦醒的記憶裡,印象最深刻就是此時,母親喜極而泣的面孔。
END

後記


我邊寫邊翻到歌詞最後時才發現,愛麗的父母親愛的那片海和窗外的海不是同一片。
自我想像裡應該是對父母親而言意義深刻的場所。
所以有種感受到所有海都是連在一起的意涵。

我會寫這個源自我最近聽自虐家的愛麗又翻了歌詞來看時,看見副歌裡反覆的「因為想要被擁抱而說謊的那一天 至今仍後悔不已」,腦海中出現了大概是這件事才令愛麗的母親真正瘋掉了的想法,所以才會放在一直反覆的副歌裡。

雖然我以前覺得「今晚依然眺望著大海 只存在於記憶中的赤足少女」是指愛麗,但仔細感覺說「只存在於記憶中」,有種是小愛麗眼中曾有過的景象的感覺。

最後關於好像是被母親說的「能在哪裡消失掉就好了」,我覺得以愛麗的視角來說,並不會特別提到母親傷害她的地方,因為她愛著母親,也想相信母親是愛著她的,所以就沒有詮釋。
Leeon
Leeon
喜歡寫小說和畫畫的人類。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