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退休金多少才夠」這檔恐慌事

黃治蘋
黃治蘋
1
2020-05-04
|閱讀時間 ‧ 約 5 分鐘
理財顧問談退休金才夠用,簡直是嚇死人不償命的犯行。
常在報章雜誌中看到談退休金多少才夠用,每次看完,都覺得照這些人的估算,「全台灣可能絕大半的人晚年都要很憂慮了、很悲涼了。」
最近看到的一篇是「以五十歲退休,退休每個月的花費要六萬元」來計算你要存多少錢,才可以在五十歲這般的退休;昨天在廣播電臺聽到,主持人訪問理財專家,說六十五歲退休時,要有多少現金存款,才能享有「像樣的」退休生活?他說,兩千萬!
這簡直就是恐嚇劇的內容;全台灣有多少人能有這樣的能力退休?我有收入時都沒有一個月花費要六萬元,為何退休後沒收入反而要如此闊氣?這居心……。 換個場景。
坐在書桌前,選播Spotify裡王若琳的老歌翻唱,一邊手改一條褲管,很有歲月靜好的氛圍,很有老婆婆歲月的調,心裡想的是,很多二十多年前買的衣服現在都還在穿,如果這輩子不再胖下去,除了消耗品類的內衣褲襪子鞋子,我其實應該可以不用再買任何衣服,衣櫃裡的衣服應該夠我穿到老死,但,屬於廣告文案「女人的衣櫃裡永遠少一件衣服」所創造出來的欲求,看到促銷廣告,我仍不時會有購衣衝動。 是,其實是這樣的物慾衝動在決定我們的退休金多少才夠用。
每天自己採買食材,鯖魚便宜又營養,雞胸肉好料理,台灣蔬菜更是不得了的厲害,種類繁多又好吃,輕鬆便能料理出時下流行的低GI餐,這樣的花費更是精簡,一張嘴能吃多少?老實說,永遠吃不膩的是家裡的料理。
是,其實是「要過如何的日子」的慾望在決定我們的退休金多少才夠用。 在到處演講或講課的歲月裡,我經常會說,我們廣告人也應該要吃點齋念點佛,或在上帝前懺悔,因為我們做廣告的,常做的事就是在「挑起人類不當慾望」,這樣我們才能把貨賣得出去。
所以,關於媒體上刊載「退休金到底多少才夠用」的相關文章,一定也要去看看說這話的人背後有沒有什麼置入行銷的可能,因為這類文章,一定會把退休金訂在「類天價水平」才夠用,如此才能挑起人們的恐慌,這樣的恐怖訴求就是在燃起人們的不安感,然後因不安去買這些人推促的「金融或理財」產品。 這也是在挑起人類不當慾望。
仔細想想,人六呎高、一張嘴,能穿多少?又能吃多少? 不管高矮胖瘦,都只需一張床,一個身子,又能穿多少?一張嘴,又能吃多少?退休生活,量力而為,不切實際的,把退休日子花費預估得比有工作做時還多,就是自討苦吃,庫存不夠豐厚,就選擇簡單過日,欲求不高漲,日子簡單過,不要讓市場行銷機制創造出的退休金金額,嚇壞了自己,辛苦了大半輩子,何苦還要自己嚇自己? 我現在50+歲,生命的境遇從未有過預告,不預警的,一直以自由工作形式維生的我,提早「被進入」半退休狀態,如此年紀沒有固定收入,也沒有所謂的退休俸,一開始的確會讓我會有經濟的不安,特別是看到這些「xx歲退休、你要準備xxxx元才夠用」的標語或文章後,真的會「被憂愁」到。
但經過一年多來,我才慢慢體會出,我的上帝會這樣安排的邏輯,祂為了化解我從小對經濟的莫名憂慮,在這個年紀,祂不是讓我賺更多的錢,反而是斷了我所有的經濟開源途徑,於是,我才慢慢發覺,沒有存夠退休金,我這樣也是可以活得安好,而且是更好,如果祂給我更多、我只會想要更多,在不多時,能覺得富足才是真富足。 在此刻,我知道要善待自己,沒有太多的大道理,其實就只是讓自己好過,心好過身體才能好好的運作,現在我們倆老的狀況,是很好的,真沒啥真的煩心事,不要再對自己找碴,何苦?我身體小毛病不斷一年了,日子愈過愈簡單,愈乾淨,只要我的家都平安,我就無事上心頭,是人生最最好的時節。
對經濟的憂慮,體悟到神的邏輯,不是給你更多的錢,而是斷了我的經濟來源,然後我才發覺我這樣也是可以活得更好、而且是更好,因為在這樣沒有收入的日子,我學會適應這樣的日子,擺脫了從小對經濟狀況的不安感,我要時時記得,物慾甚低的我,在沒有定期收入之下,也是可以好好過日的,就放心的去做沒有經濟效益的事,畫畫、寫作、做菜,安心自在。
不要再被各種行銷把戲嚇著了!不要被「比較」害了自己清淨心。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黃治蘋
    我是黃治蘋,蘋果大嬸,正走在「倒著走的人生路」上,是蘋果砸牛頓好好做品牌的大管家,擅長撰寫品牌故事,喜歡用文案寫人生事,在此,以一個文案手身份,分享品牌管家眼睛所見與所思,還有大嬸半百人生的叨念與大嬸畫筆下的世界。


    1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1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