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形象的T沒人幫腔:515北捷拒戴口罩事件

2020/06/03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新冠疫情期間,5月15日晚上近七點,北捷市政府站一名乘客未戴口罩,經保全勸告制止不聽,與保全發生扭打。
除了防疫期間戴口罩的道德制高點與強制性,激烈行為與其性別也是受到社會關注焦點。
此事首先是在FB爆料公社、dcard、PTT八卦板等網路綜合性生活社團,路人將現場以手機拍攝影片爆料,引發熱烈迴響。大抵是「女的還裝男的」「嫩還敢學人整天嗆聲定孤支」之類的打T高手言論。接著各大媒體報導,標題是「捷運一名女子」,儘管沒在性別形象上多加著墨、僅對於拒戴口罩反相動手行為描述,但附上照片影片,一名穿著花襯衫、身形挺拔但骨架略小、髮型平頭,遠看一眼是男性但仔細看又有點似女性,令閱聽人更聚焦獵奇於性別奇觀。
與一般網路社群相比,同志圈反倒三緘其口。例如隔日有人PO在PTT拉板PO文此事,立刻被噓文「個人行為不代表群體」,沒多久該文已消失。至本文截稿為止,筆者追蹤的同運性平各大團體、意見言論領袖,亦完全無人對此事發表看法。似乎意思是:破壞形像的事,能不提就不提。在外面被打得半死,圈內裝作不認識——外界的喧囂與圈內的沉默,形成強烈對比。
影片中的事情原由
根據長達3:24的影片,開頭隨即已是拒戴民眾對螢光背心斯文保全在地上扭打(伴隨中年女性的道德勸說背景音)。隨後一名穿黑色背心的特種保全前來協助,切換與該民眾對峙。民眾不斷喊著「幹嘛弄我」,與保全搏擊,似無真要傷人致對方死地之意、而是表達自尊和情緒。僵持又接續互相往來時,行政站務或斯文保全出聲提醒特種保全,示眾大喊「她是小姐」,意指男女有別、出手克制。黑色背心特種保全似瞭解該民眾之意,作勢脫下背心,示意「以對等身份分輸贏」,擋下出拳後將其壓制在地,結束衝突。最後送警局問訊,依《傳染病防治法》處理。
至6月6日止,已先由台北市衛生局行政裁決開罰,依首犯最低額度3000元。毆打保全部份,可能依傷害罪另行起訴。該民眾自會受到應付之法律責任,本文也無意為其脫罪。
究竟什麼原由讓該民眾「起杜爛」「整個ㄌㄧㄚˊ起來」?
回到事由經過。影片拍攝時間點已是衝突開始,我們無法得知起因。但從大聲示眾那句「她是小姐」、爆料風向和媒體用字「女性乘客」來看,與性別身份的敏感不無關係。我們也無從得知當天他為什麼疫情期間就是不戴口罩又要搭乘的具體原由。可能早上踩到狗屎、早餐牛奶拉肚子、整天諸事不順、覺得全世界都在對不起他。更同理或擅加揣測的說,任何人,如果當你是活在整天對著你喊先生小姐、而且每天二十個人喊得都不一樣,心情自然是不會太好,覺得都是在針對它(的性別這件事)。
性別表現與原生性別不一致、成天周遭都在關切你的性別,個體因應不外乎兩種方向。一種是向內,退縮自卑封閉;一種是向外,反抗、言語或直接動手宣洩。在這樣對自己的敏感下,容易對周遭任何事過度解讀、與自己在意的點直接連結,並過度反應。
也許你會問:世界上還有很多T,不是像它這樣啊?溫和淡定,情緒沉穩,應對進退有禮貌,沒有學壞成天跟男人比。
整天所有人一直在問你先生小姐,若可以眼皮都不眨一下、溫和有禮說明,那是這個人修養好,已經有一套同儕支持系統和良性循環的自尊建立系統。每個人個性環境不同,但大抵說,這是需要一段時間修為,才能達到的。若社會和圈子缺乏提供這過程足夠友善的支持,卻要世界上所有T一生下來就天生溫文儒雅。
接著來看陽剛文化語言。在某個角度上,雖然鄉民仇T語言是仇恨言論,但在某一點上、說不定一般異男感知到的「點」是對的,反倒比女生樣的女同更接近它:對,它不爽的點之一,就是在要和男生定孤支,就是在和男生比競意識。它就是在不爽,整天被強調「她是女生」、被排拒在陽剛較勁的文化之外。用更挑釁的姿態,才能重新維繫那個自我;但隨即又被那句「她是女生」示眾,赤裸崩塌。惡性循環。
台北市多元文化人權高漲,勤務人員早已被學習用更文明尊重的方式在對待民眾、執行勤務,否則會被各種團體律師告。那名螢光斯文保全,大抵是尋尊重多元性別、尊重女性的立場在應對這民眾。如該斯文保全事後受訪表示,當下只是為了完成工作、採取「溫柔堅定」態度。
——但我認為,在某個角度上,那名黑背心特種保全,才是真的有抓到它的點、用它的語言來因應它的人。我不知道保全在勤務期間脫下背心,是否會有麻煩。但在當下脈絡,意思是重要的:跟我是保全你是民眾無關,我以私人對等男性身份,和你(準)男人身份對戰,承擔你的怒氣。若你還是輸了,心服口服。跟你是男人女人無關。拳腳相向,接下對方的拳頭,有些時候也是相互理解、溝通的方式和過程。
生理女性若經訓練,是否能和一般男性或同等訓練男性五五開,即使身型差距?這是另一個問題。當下該民眾顯然不具備訓練過的格鬥技巧,吞不下那口氣之爭。
陽剛文化是否一定是肢體動手動腳?
從性平教育起點的葉永鋕事件,「練拳頭」在畢恆達、陳俊志等升學教育勝利者斯文男性眼中是「野蠻、暴力」等不受歡迎評價,可見一斑。性平教育同志運動,大抵強調陰柔受害身份位置,宣揚尊重,自難以處理性別不一致又陽剛文化的尷尬。
在現代文明社會,國家法律警政體系以國家調解人民糾紛,不允許人民之間以武力方式私了。於是,人們搶地盤建立地位的鬥爭方式從直接動手被文明轉化了:要麼是功成名就,在考試等規則獲勝;要麼是就業,在好薪水的體面公司上班;要麼是金錢,生意、借貸、金融投資、房地產;要麼是律師。簡言之,要麼社會地位,要麼金錢,要麼要按文明規矩。上述提到的「淡定T」,大多是已經在某一方面找到建立自己的門道。
稍微想像,一個無法在升學體系獲得自我成就的年輕屁孩T(略帶貶意但傳神,姑且這麼稱呼),因為性別自我感也不太接受女性文化那一套,藉由動手動腳來建立剛開始的陽剛身份認同。當然,即使是8+9混黑道,也不是只會拳腳就能混飯吃的,還是要有眼光、懂門道、學習一系列社會語言,絕不只是只在義氣幹架。
交疊了教育程度和性別不一致,屁孩T自然是更加需要同儕兄弟哥們,學習社會化。那不會是和那些女生樣的圈內人("你們女人不懂"),也不會是社經教育背景和他差距太大的人("不是同一種人"),更不是找壓根不歡迎陽剛粗曠語言的性平同志運動了。
若我問:你會叫它打架就是不對、不要整天學男人、接納自己女性性別、「找到自己自在的樣子」嗎?雖然我不是也無法是它,但按它的語言,說的也許會是:打輸人就認了吧,但不否定你的性別尊嚴被尊重與尊敬。「自在」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來自順性別者不痛不養的屁話。不如說,既然對自己敏感不自在,就是帶著這份不自在,卑曲又驕傲地活下去吧。
有個說法:同時學習男性好的部份和女性好的部份。乍看之下是替T說話,但言外之意,同時也描繪了一種雙重不受歡迎的典型形像:一面學男生三七步抽菸幹架、又軟爛沒擔當;一面又過份敏感、神經質、歇斯底里,像個女人一樣。你說這存在嗎?表面上被否認,但現實上就是一大票活生生的人,只是"高尚人"看不見或不想看見。說不定連淡定T也仍保有這一塊,只是被隱藏或修養得很好,不讓你看出來。這是性別不一致或性別焦慮的艱苦修行。
也有人問:所以要叫T先生還是小姐呢?要叫T作先生小姐也沒有標準答案。有的接受女性主義「T是女性」;有的被喊先生會開心;有的淡定隨你叫;有的敏感尷尬,你叫它先生小姐都不對,它都會覺得你在針對它(的性別)。有點類似一般人被叫小姐/阿姨/妹妹等,被叫老或叫小了,人家都覺得你在挖苦諷刺她。
我也並不主張建立一套《勤務人員如何對待跨性別民眾指導原則》,標準化如何稱呼、如何用詞才算友善之類。這事是文化的,是對性別文化差異(和階級)敏感,沒有標準答案,也永遠都是冒險。別人到底是哪種人、當下要如何對待,我們始終無法知道;我們都是在冒著冒犯對方的風險下,猜測冒險地和別人嘗試對話。
你問:覺得自己是男的,就左轉跨性別、去變性啊?究竟要把T當成男生女生呢?省略「T是男的還是女的」亙古冗長複雜問題。不是女的就去變性當男人,套入一整套精神評估打荷爾蒙變性手術學習過關(pass)只被叫先生然後交異女女友...一整套流程規範興趣缺缺,不是每個人都對變性那套有興趣。有一群人就是在這模糊交界地帶,兩邊受挫但又兩邊走跳吃得開。
結語
綜合上述,如何定位這整件事?也無法輕描淡寫雙方「誤會」「溝通不良」(哪起糾紛不是如此?),該民眾自有其後續責任或法律攻防。在防疫道德下,該民眾除了後續責任,又被額外的網路公審性別奇觀。但確實一方因自外在環境(長期)對性別表現不友善的過度反應,一方也不知如何對待多元性別。
回到同志社群和同志運動的「沉默」。
事發當日隔2天,就是517國際不再恐同日。不只不再恐同,後來還愈加愈長,不再恐雙、恐跨。整個同志運動對此事的沉默,反映一件事:對於交織性別不一致、陽剛、草曠、階級低下,連我們社群運動自己都不想看見它。它交疊了太多汙名,太髒,以致於我們連提都無法提它。社會歧視同志,但連我們自己都在內部歧視「這種T」。
對於外在的仇T言論,我們當然可能訴諸:歧視言論不對、不可以打女生、個體不代表群體、動手就是不對、行為與性傾向性別身份無關等方式來講。打T高手言論,有其建植於男性對女性(妳骨子裡就是個女的)的(性)羞辱一面;但也有其碰巧看見T之陽剛性的一面,那反倒是女同志圈所看不見的。
用更性平又同時真的看見性別焦慮的溫柔話來說,大抵會是:社會和社群要提供足夠友善環境和資源,讓性別不一致者順利成長。用階級意識的話:究竟要多有體面成就、行為舉止多文明,才能是一個好T?
但作為一個多管閒事的個人,我更想講的是:屁孩T壞形像又如何?
我們懂得現代社會成就規則,用盡各種方式,在社會上取得位置,建立自己認同。那種到處宣洩又無用的意氣,自要付出相應代價、學到教訓或變得聰明,但也有它純樸可愛。就像FF7的克勞德,整天踢翻路邊箱子幹架妹子左擁右抱就可以挑戰龐大跨國公司,有點中二、傻氣,但真。
壞形像又如何,引領世界革命吧。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陳薇真
    陳薇真
    1985年次,哲學系,性別研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