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走跳在藝術季的這些年(二)在藝術季巧遇愛情的機率是?

2020/06/11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Medium文章請按此】⇣ ⇣ ⇣ ⇣ ⇣

「我一直都認為,會愛上一個人一定是命中注定的。就像那首歌唱得一樣,一眼一瞬間。而我們的相遇好像也是那樣的。」
2018年長野縣大町市

這次去瀨戶內跳島

自從2015年的「大地藝術季」志工經驗後,我便一直對在藝術季的生活念念不忘。2016年是堪稱日本最知名藝術季「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舉辦年,這次我也一樣迫不急待的挑選了約一週的時間到當地做志工。
瀨戶內藝術季和大地藝術季有著截然不同的氛圍,雖然同樣都是以振興當地的經濟和觀光為起始,卻因為各地的居住環境和文化條件的不同,讓兩者的氣質不盡相同。對我來說,大地藝術季就好像迪士尼電影,風中奇緣中的柳樹婆婆一樣,充滿故事的智慧長者 ; 而瀨戶內藝術季則是冰雪奇緣裡的安娜,洋溢幻想又自由奔放的少女。一邊是山,一邊是海,幾乎天壤之別。
藝術季最厲害的地方就是,它會帶著你用一種全新的眼光去認識一個,在你心中早已有著既定印象的地方。
我永遠記得,當我第一次搭上前往直島的船班時,看著窗外的景色,心裏只有那句讚嘆:「天啊好美!」 。我曾經從淡路島上看過瀨戶內海,也從廣島看過它,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從高松港看出去的水波就是特別的閃亮動人。
這次,我同樣的在志工群裡認識了許多充滿大故事的小人物們。有從亞洲各地前來的青年藝術家們、有知名建築事務所的設計師、還有來自四國各地,看似普通卻充滿熱情的上班族們、甚至還遇到了從前在台北,因為指路而認識的日本朋友,一切的一切都是這麼的不可思議又充滿緣分。
2017年北阿爾卑斯藝術季 Hameau d’ellipes

脫下套裝再次出發

瀨戶內的志工活動結束後,同年的會期中我又以觀光客的方式造訪了兩次。
後來我因為在東京就職的緣故,幾乎整整一年的時間,我只記得要很用力的為自己新鮮人的身份做貢獻,卻忘了要讓自己的快樂呼吸新鮮空氣。在東京的高壓工作體系中,每天過著行屍走肉的殭屍生活。還好就在快要崩塌的時期,我遇見了長野的「北阿爾卑斯國際藝術季」,並決定再次投向藝術季的懷抱。
「北阿爾卑斯藝術季」位在長野的大町市。若單只說出它的名字,一定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個地名,不過若是以「立山黑部山脈路線的重要玄關口」來說明它,相信大家就不難想像它的所在地,以及當地自然景色的壯麗了。
2017年北阿爾卑斯藝術季 目

造訪那個未知的長野

相較於瀨戶內海,對我來說長野是非常容易抵達的,因此這次我打算僅用一個週末的時間來造訪北阿爾卑斯藝術季。
雖然我很喜歡,也很習慣一個人旅行,不過在旅程中還是有個最大的罩門:那就是不敢自己一個人睡旅館。因此我總是會下榻在青年旅館或是民宿。不過這次卻難倒我了,或許因為是第一屆的舉辦,我在網路上找了又找,翻了又翻,當地幾乎沒有青年旅館類型的旅店,全都是老字號的溫泉飯店。好不容易終於找到了一個古民家青年旅宿,我卻對它是否適合「女生一個人」前往,感到質疑。
當天一早從「信濃大町」出站後,我踏進了車站正對面的藝術季事務局,打算洽詢一些資訊。沒想到,當工作人員們聽到我想用徒步和乘坐公共交通完成兩天的旅程,都紛紛的發出了驚呼。原來,雖然當地也有鐵路,但是最快的間隔通常是三十分鐘一班,並且車站間的距離都非常的遙遠。似乎是普遍大眾都會開車前來,或是乘坐接駁車。志工們建議我當天逛完商店街裡的作品後,就應該要搭上傍晚最後一班的接駁車,否則可能會沒有方法到下榻處。我帶著半信半疑的心情看著手機上的地圖:「電車才六站的距離,用走的也走的到吧?」,於是我便做了「相信自己的直覺」這個錯誤的決定。
傍晚看完了商店街的作品,早就超過了最後一班接駁車的時間,於是我便決定徒步前往。在足足走了一個小時,卻發現自己連五分之一的路程都還沒走完的時候,我才驚覺,真應該要好好聽志工們的話。然後在心裡盤算著,不管價格多高都沒關係了,如果有計程車經過,我一定要立馬攔下它。又是個典型的都市人天龍心態,因為在這個鄉間小路,根本不會有機會等到計程車的。
終於在走了約一個半小時後,看到了在田野中央的無人小車站,我興高采烈的前往,卻發現下一班是三十分鐘後,而此時,天色已經漸漸昏暗。
2017年北阿爾卑斯藝術季 Memory of Okohiru

一句最有朝氣的「こんにちは」(你好)

壓在最後的時間底線,我在夕陽完全收進山底前,抵達了青年旅宿的門口。旅店在一個小小的山坡上,似乎因為前一天下了場大雨,四周圍滿是泥濘。眼前這棟看似不堅固又老舊的房子,替我的心裡又蒙上了一層不安。終於我鼓起勇氣敲了敲那個和式拉門,過了一分鐘,一位朝氣滿滿的年輕男子,用似跑非跑的速度滑到了我的面前,我們四目交接,下一秒他用了我從未在日本人口中聽過的驚人大嗓門,喊了一聲「こんにちは」(你好),就是這一秒,我的不安感全都屍骨無存了。
走進旅宿後,發現已有四五位住客圍在榻榻米上聊天。原來剛剛那位元氣的男子就是這裡的主人,他示意我坐下來和大家聊天,並對於外國人身份的我充滿了好奇。不過最令大家好奇的並不只因為我是外國人,而是沒有車的我,到底是怎麼抵達這裡的。
晚餐過後,旅宿主人推薦我們到中山高原看與自然星空結合的作品To Flower Blooming Stars。不過因為我沒有車,因此其他的住客便提議載我一同上山。那一晚看到的星空,可以說是我看過最不可置信的景色,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在真正大自然中的星空是長這樣的,純淨、閃耀。直到回到旅宿後,我都還沈溺在看到真實星空的感動中。
又過了一陣子,住客們都在酒酣耳熱下開始熱絡了起來。突然間,旅宿主人把話題轉向了我,問我是否願意成為他的攝影模特兒,他願意當一天的司機載我逛藝術季,不過條件是,必須讓他拍攝正在觀賞作品的樣子,以為交換。
原來,旅宿主人除了經營宿業之外,也是位攝影師。因為擔任藝術季的宣傳職位,替藝術季的官方寫文章,因此總需要大量的相關相片。這麼好康的條件,我當然也就一口答應了。然後就好像是每段緣份必然的使然,之後我竟然和這位朝氣蓬勃的男子建立了一場戀愛關係。
或許長野的星空和藝術季的陶冶正是浪漫的原罪。
Iku Lin
Iku Lin
台灣人/正在東京遊牧的藝術季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