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選舉(四):1,000萬人口的憂鬱和兩種反對黨面貌

2020/07/10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1,000萬人口
新加坡民主黨(SDP)打從一開始,就將「拒絕1,000萬人口計劃」放入主要選舉政綱。目前居住人口約570萬。人口計劃意味有更多的外籍人士和移民。
SDP在第一次政黨辯論時再次掀起人口話題,終於引起人民行動黨(PAP)的強烈抗議。副總理王瑞杰和PAP都重申,從來就沒有將人口增加至1,000萬人的計劃。SDP因此聲稱已取得承諾,率先完成拒絕千萬人口的政綱。激起PAP更強烈的反彈,至今仍在持續炮轟。
目前已很清楚,SDP引以為據的「1,000萬人口」說法,來自於《海峽時報》可能帶有誤導性的報導。「1,000萬人口」來自另一機構,更準確說法是:政府應該以新加坡擁有1,000居住人口的規模,進行城市規劃。居住人口是指包含外籍人士的所有人,而不僅指新加坡籍居民。
人口憂鬱
雖然SDP的確引述錯誤來源,但對人口暴漲的憂鬱卻是存在的。
獨立後的新加坡曾進行人口成長管制,推廣小家庭生活,減輕經濟負擔。在政策方面,給予小家庭更多經濟輔助,以及變相懲罰大家庭。由於政策太成功,出現人口老化、缺乏勞動力等問題。1987年以後,轉向支持生育。只是絕育容易,生育難。目前新加坡年齡中位數為42歲,遠高於同區域的馬來西亞(30歲)和印尼(29歲)。
當媒體寫新加坡居民時,往往是指新加坡國民+永久居留權居民。
新加坡計劃每年讓15,000至25,000人獲得新加坡國籍。自2014年至2018年間,平均新生兒為33,000人。
外來人口增長,一方面引起工作機會爭議,另一方面也不時出現「文化衝突」。新冠疫情在移工宿舍持續擴散,也引起關於是否過於依賴外籍人士的討論。
外來人口增長是上一屆選舉的重點議題(見系列第一篇)。2015年選舉以後,新加坡政府似乎也有意從善如流,進行部分縮減,但顯然無法持續太久。
新加坡總理辦公室策略部資料:Population in brief 2019
新加坡需要大量外來勞動力支撐告訴發展,而如此發展又是新加坡和執政黨賴以為繼的基礎。住民對於外勞人口的憂鬱,相信在未來仍會持續被提出。
反對黨的兩種面貌
現年57歲的SDP黨魁徐順全,在7月1日的第一場辯論中,將1,000萬人口計劃帶上討論。
徐順全是新加坡反對黨裡的經典面貌之一,敢言與敢衝撞,因為無演講核准許可而被逮捕入獄,又因涉及「誹謗」前總理李光耀和吳作棟,無力繳交罰款而被判破產。2006年,被李顯龍起訴後,再次因無力繳交罰款再次被捕。徐順全可以說是集滿新加坡歷任總理的起訴書。
「誹謗罪」是當權者常用來對付異議者的手段。近年,當政府推出假新聞法時,就有人認為假新聞法是威嚇意義大於實際用途,因為他們早已用「誹謗」清理「假新聞」。
比較可惜的是,他在早年內部黨爭中,被指吃相太難看,成了徐順全至今背負的人格污點。執政黨也常直接或間接的用此背景攻擊他。直面衝撞的做法還常被標籤為激進派。多年來的敗選,也說明新加坡選舉裡,容不下激進派。
雖然嚴格說起來,也稱不上很激進。
徐順全政見發表。徐順全曾任職新加坡國立大學心理學系。1993年,被指濫用136元新幣公款,而遭革職。
當天與徐順全在同一辯論場合,並在之後一躍成為反對黨政治明星的,是工人黨現年44歲的候選人林志蔚(Jamus Lim)。
Jamus Lim以溫文爾雅和流利英文形象貫穿整場辯論。結語時,重申反對黨並不會反對所有執政黨的政策,而是監督和拒絕空白支票(no blank cheque)。
「我很享受這場關於國家該何去何從的辯論。相信大家通過這場辯論,也很清楚並非只有PAP能給出好點子。PAP一直強調希望重新獲得執政授權,帶領國家從這場危機中走出。事實是,PAP本就很可能會繼續執政。我們所做的,並不是否決PAP繼續執政權,而是否決他們開出的空白支票。我認為這就是本次選舉的意義。讓我們進行類似的辯論,不只是在論壇,而是在國會。如果你想要所有聲音被聽見,相信現代民主社會的本質,就應該讓你手中的一票變得有價值,投給工人黨。」(意譯)
7/1辯論會。鄉民起哄說他長得像林俊傑。
據說更像是PAP候選人的履歷。來源:新加坡工人黨網站
Jamus Lim 在網路人氣崛起,在他參選的選區——機會渺茫的盛港集選區,終於為工人黨帶來一點點希望。
將Jamus Lim 和徐順全比較,似乎還說明大家更想要的是對現狀的改良,而不是提供替代價值。只是疫情期間的選舉,大家仍普遍預估PAP將橫掃所有選區(除了後港選區)。
克敏
克敏
普通人,卻不自量力的想探索各種角色。喜歡閱讀和議論。想要寫些看似很有深度的事物,但經常變成各種牢騷。喜歡狗,但頭像都會放貓。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