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影評▕ 《生存家族》- 被社會價值所架空的軀體,人類變成一具又一具提線木偶

2020/07/24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有雷警示】⚡⚡⚡

人類,做為一種社會化產物


《生存家族》,這部末世電影,有別於好萊塢電影所習慣的切入視角,跳脫出全然的人性黑暗面,側寫出不同以往卻符合日本民族氣息的壓抑、守序與溫恭謙良。因此,這不是一場緊張刺激的末日生存,卻也不是純粹地搞笑與荒謬戲碼,如同想要描繪人性黑暗而借用末日背景,此部電影也有它所想要傳遞或承載的寓意。
奢侈品無法餵飽肚子!
假若,《陰屍路》所想要挑戰的是人性的善良面,《生存家族》所想要挑戰的就是社會價值與框架的必要性。社會的構成要素非常多樣,卻也充斥著虛擬產物,奢侈品,就是一個顯而易見被建構出來的地位符號,象徵人們的社會成就,卻不是人們生存所需要的生理必需品。如同劇中所講述的,溫飽已成問題,停電所帶來的不只是不便,更是一種暫停,大停電取消了金錢所代表的價值,交易回歸到以物易物,由金錢所堆疊的奢侈品更已經沒有意義,劇中換米那段演出就大力地嘲諷那些妄想使用跑車、名錶、珠寶或大衣換取一切的有錢人。
「假髮」,則是另外一個被電影所點出的建構產物,茂密的髮量從古至今都象徵了權威地位,毛髮的稀疏與茂密,甚至被人們視為一個男人是否具有足夠陽剛性的標準。因此,假髮變成一種遮羞布,能夠掩蓋自己髮量稀疏這個缺陷,藉此讓外貌持續符合世俗標準,以此證明自己仍保持男性尊嚴與地位。回到劇中,男主角即使面臨到末日場景,仍舊心心念念著假髮,當他劈頭謾罵女兒的假睫毛時,卻也忘了自己頭上正頂著一大塊遮羞布,因此反而被女兒駁斥到無言以對,如同對於奢侈品的嘲諷,電影再次以此片段嘲諷了世俗價值觀的必要性。
由此可知,人類的第一次出生是從母親的子宮所出來,人類的第二次出生則是從社會化的窗口中被拋出來,我們不只是父母親的愛情產物,更是社會價值這條輸送帶所出產的精緻木偶,用來展現並證明現存社會價值的美好面貌。
想當然,隨著電影節奏的推演,家族遭遇到系列的災難卻也一一克服,雖然狼狽且不堪,但都活了下來。在這樣的過程中,父親拋下了那頂假髮,女兒拋下了假睫毛,兒子則是拋下了手機,每個人各自拋下那些象徵文明社會的奢侈品,不再循規蹈矩地追尋外在評價,專心回到當下去保持生存,藉此溫飽肚子

世俗價值架空了社會,也掏空了人們的自主意識

電影如此大力抨擊世俗價值,是想要傳達「反璞歸真」這類高尚的訴求嗎?
這個答案,隨著電影來到尾聲被揭露出來,停電歷時兩年半後,人們逐漸習慣沒有電力的自立生活,重新找到自己的目標與價值,人類的最終結局,沒有因為末日而迎來人性黑暗面的獲勝,只是將發展時間軸稍稍拉回到農業時代而已。就在此時,電影迎來一個反轉,世界瞬間恢復了電力,人們又可以恢復到過往的電力世代,這場災難並未為世界帶來結構性的改變,人們找回了電力,又恢復成過往的秩序,上班打卡,下課讀書。不過,最後的對比,則顯示了一絲的不同,父親不再總是咄咄逼人,踏著自行車表示自己的歉意,全家人手上所拎著的手做便當,則象徵著溫飽時蘊含的溫度。
由此可知,電影所訴求的並非是打垮電力世代這個高牆,而是邀請人們思考追尋世俗價值過程中我們所忽略的那些當下。確實,現代的生活非常便利,但這個便利也促使我們的注意力被瓜分,人們被大量的資訊所淹沒,無法分心於當下。社會又不斷地強調競爭與進步,不進則退的壓力,導致社會群體染上「錯失焦慮」這個心理疾病,深怕自己會因為錯失外在訊息而被淘汰,生存的焦慮促使我們趴在手機螢幕上,緊盯著世界的瞬息萬變,但在這樣的過程,我們也被社群媒體餵養與馴服成一具又一具的操線木偶。如前所述,我們依循著社會價值文化來變化與生存,但在注意力不斷地被吞噬的狀況下,我們的大腦喪失了原本應該擁有的自主思考之空間,只能搖搖擺擺地漂浮在社會規則與媒體資訊上來生存。

找到世俗汪洋中的守望搭塔


這部電影,雖然沒有點出人類的黑暗面,卻利用末世警語剝除世俗價值所建構出的粉紅泡泡,頗具後現代主義的思維,挑戰現有的一切,卻不給出明顯的答案與方向。當然,藝術工作者本就不會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即使給出了也不一定是適用所有人的。再者,假若人們又緊抓著別人的答案來生存,到頭來還是回到一開始的窘境,再次失去自主思考的能力。所幸此部電影創造了一個思考的空間,讓我們可以喘息去梳理自己的生活型態,讓那些幫助我們生存下去的社會價值可以保持功能,卻無法反客成變成個體的掌控者。
即使這部電影並沒有打算給出一個明顯的答案,但它還是拋出了屬於自己的見解,透過對比,我們可以發現電力與農業世代都具有其社會規範,有各自的優點,但也又各自的缺漏,或許電影沒有想要形成結構性的改變,只是想要告訴大家,不同的生活型態都擁有其重要性,或許,我們可以同時擁有過去與未來,如同哲學家海德格所講述,存在夾在過去、當下與未來,我們可以批判,但沒有必要完全拋棄,只是需要把它修整得更多元
最後,若將前述的概念遷移到心理範疇,可以引述個人中心學派所強調的四個概念:
  1. 內在評價系統的建構
  2. 知覺接納圈的提升
  3. 內在信任感的建構
  4. 自我實現的追逐與實踐
心理學家Carl Rogers,相信人若能不斷實踐上述四個目標,就能掙脫社會價值的枷鎖,達到真誠一致的狀態,自在地生活,因此降低社會環境所造成的情緒困擾。
簡而言之,就是提高自己的心理彈性,開放地為生活做好準備,生活難免起起伏伏,一次的出醜、跌倒或錯失,並不一定會毀滅一個人,對於自己保有接納,也幫助自己降低壓力與焦慮,獲得喘息的空間。再來,人也難免必須要依循著社會框架來存活,但我們可以為自己創造一個避風港,讓我們保持自主評價的空間,可能是親密關係、家人、朋友、遊戲世界、文字書寫、繪畫、音樂、興趣、收藏或是運動,只要是能讓自己感到放鬆、自在與成就的,那就是一種自我療育及照顧。
這個避風港可能成為你找尋到自己的守望燈塔,讓你可以在茫然的社會價值中收穫到專屬自我的定向羅盤。由此可知,我們利用社會規則來生存,卻沒有因此完全被社會規則所圈養,發展出了專屬的獨特空間,在那樣的空間中,我們透過自己所重視的價值來建築自我,而非完全地仰賴外在世俗標準。隨著時間推演,我們慢慢找到定位,慌亂的心也獲的安定,因此,我們能對於自己保持信心與喜愛,不斷去追尋我們所想要的自我實現,可能是地位,也可能是社會結構的改變。
若想要了解得更詳細,推薦閱覽《成為一個人:一個治療者對心理治療的觀點》
此本書,即使在諮商心理研究所的專科訓練上也時常會作為經典讀物,但作者在撰寫的過程中,是以自傳的方式佐以個案治療的故事來闡述,並不會像一般的教科書那般生硬難懂。若不排斥閱讀,觀賞完這部末日電影後,再來一本《成為一個人》,將會刺激你的思考與感受,促使這部電影在你腦中越陳越香。
全文圖片來源-ifilm傳影互動
綜合社會工作、諮商心理、哲學辨識相關專業,抽絲剝繭,窺探影像世界的內涵議題與心理現象。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