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麥娜絲》在「普拉斯」與「麥娜絲」之間(下)

2020/11/2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在「普拉斯」與「麥娜絲」之間,黃信堯似乎迷失了方向、找不到答案,也讓這部電影的成績卡在既不上也不下的尷尬處境。從進入正片的第一顆鏡頭起,我們只看見一個騎重機馳騁在公路上的背影男子,這時,阿堯的旁白開始說起自己拍上一部片如何地成功、如何讓電影公司老闆鍾導存夠錢因而買得起一台重機;隨著重機騎去的方向,我們抵達了泡沫紅茶店,四人幫的故事、這部電影從這個地方才算真正開始。所以,一開始吹捧鍾導也吹捧自己、這個莫名其妙的「普拉斯」段落,難道只是基於好笑、基於幽默,或者有其他人難以體察的用意?
再者,電影裡典鋒有不少看似獨處的段落,當觀眾以為典鋒正抽著菸、若有所思時,阿堯的畫外音便會跑出來跟典鋒對話、討論人生的意義,這究竟是所謂「打破第四面牆」的戲劇手法,或者是導演介入太深而企圖影響內容之寫實與純粹的「偽紀錄片」手法?並且,為何四個主角中只有典鋒能跟阿堯對話?
又,當電影的最後銘添、典鋒、冠陶拉扯爭吵之際,躲在鏡頭外的阿堯忍不出衝出鏡頭加入混戰,還需要勞動身旁工作人員拉住、阻止他,這時我們才恍然大悟地發現,原來這是部「後設」電影,所以,電影裡閉結、阿月、阿月女兒一起看夜景……好幾場逼人眼淚的戲,究竟是阿堯在耍弄觀眾,或者是阿堯在耍弄自己?
更別提濁水溪公社唱的〈卡通手槍〉,這首歌原本是為了諷刺黨國威權體制下政府對新聞自由的箝制,導致人民只能躲在暗處對著報紙打手槍的那種荒誕,但置放到電影裡就變成不知其所以然的插入。還有,電影片尾的彩蛋竟然是讓四位男主角和各自的女伴穿著華服、擺弄造作的姿態在豪宅裡飲宴,令人不禁有些懷疑,這是否為黃信堯繼與桂綸鎂合作拍了豪華房車廣告嚐到甜頭後,受建商委託所製作的置入式行銷?
或許對於瞭解黃信堯創作軌跡、看過《唬爛三小》的人而言,《同學麥娜絲》裡導演過多的強行介入其實並不奇怪,但,電影面對時代,永遠都要去迎接不同族群、不同世代的觀眾,不能只停留在自我重複、自說自話、自爽自嗨的階段。並且,正如前面所提到,這是一部劇情長片,而「麥娜斯」的多重指涉讓這個故事其實已經有了很豐富的層次,換句話說,這部片裡那些導演強行介入、那些不知其所以然的片段如果整個刪掉了、整個「麥娜絲」了,都無礙於故事的推展,反而會讓電影多了幾分乾淨與俐落。
當阿堯宣稱從《大佛普拉斯》到《同學麥娜絲》片長變長但電影票價不變時,似乎是在表達如果進場看電影的觀眾看到就有賺到,但許多觀眾可能只會感覺到:為何就不能好好地、乾乾脆脆地、乾乾淨淨地講一個故事呢?況且,這麼多的旁白與畫外音,不但會讓觀眾觀影時受到某種程度的干擾,最重要的是,那些強行介入、那些旁白與畫外音,都顯示了黃信堯在拍片時其實並不夠篤定、不夠有自信,讓電影「麥娜絲」了一種餘韻、「普拉斯」了一種功成名就後的市儈與流里流氣。
在「普拉斯」與「麥娜絲」之間,黃信堯應該好好思考自己的下一步(部)該怎麼走,我期待著。(2020.11.23)
Daniel_Tsai
Daniel_Tsai
一個行走於地球/又不甘心只是行走於地球的/走索者(引自陳黎詩句)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