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

2020/11/30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任何事情都需要練習,尤其是從未碰觸過的,
而我此時此刻,正反覆練習,就像是回到了很久以前一樣。
這需要從一開始說起,我拿著從「失業補助津貼」領來的盤纏,前往市郊落腳。打從一開始我就不確定這一些混亂的條件究竟從何而生,這座城市像是上了灰色濾鏡一般,待我想清楚地仔細瀏覽時,只剩來往失神的人群,有亮色的人,也有失色的人。
「所以你應該很清楚我們公司吧。」面試官穿著西裝,臉色並不太好。這已經是我面試的第十間公司了,我很意外他們會找上我。
「是的。」
「老實說你的學經歷都不是非常出色呢。」面試官露出慘白的微笑。
「我想我什麼樣的職位都能做,只要給我機會就好。」
「你確定嗎?」
「真的,我已經連續碰壁好久了,如果你現在不需要我的話,可以直接跟我說沒關係。」我誠懇地說,靠著失業救助金,或許還能撐上一陣子,等待是我現在最不想做的選擇。
「我們公司不會搞那種等面試一百個人完之後做排序的無聊把戲,畢竟我們不需這麼做,撐不下去的人終究會離開的。」面試官誠懇地說,實際上卻透露著十分精實的說法。
「所以說……」
「我等等會帶你去見一個主管,或者說未來他會是你的同事。如果你們聊得愉快,明天就來上工吧。我們公司的簽核制度不太一樣,只要我認可,隨時可以開始工作。」這種事情簡直就像是天方夜譚,面試官此時就像天上的天使一般,露出和藹的表情。
「好的……真的非常謝謝你。」
「好吧,跟我來吧。」他抖抖自己黑西裝上的頭皮屑,我們走過面談室,來到一間工作室,裡頭的人不多,各自正在看著電腦螢幕。
「老賈,新人在這裡,你跟他聊聊吧。」面試官走到工作室最深處的一個位子,一名約莫四十來歲的中年禿頭男轉身看著我,露出不以為意的表情。
「好,剛好,前一個人才剛跑而已。」老賈冷冷地說。
「那真是太好了,小子,你要是願意就開始上班吧。」
「今天?」
「是啊,難道你還要失業嗎?」面試官微笑。
「不,那薪水……」連福利、薪水、工作型態都還沒解釋,面試官就急著離開。
「公定價,該有的分紅不會少。」面試官露出「拜託,別這樣」的表情。
「好……好吧。」
「老賈,拜託你啦。」
「沒問題。」接著面試官就離開工作室了,留我跟老賈這名資深大叔在這裡。
「好吧,小子,看來你真的離家太遠。」
「您好,請問我們的工作是……」
「很多人做不習慣,有些人說很無聊,但是卻是最輕鬆的工作。」
「輕鬆?」
「是啊,這份工作表面上不需要任何技能,或者說過去你所有學習到的知識、經驗都不受用,所以是一份不需要任何學經歷的工作,就像是白紙一般的工作。」
「哇,聽起來真是神奇。」  
「我等等就會去值班,你跟我來。我們這裡用輪班的方式,四小時出去之後就可以兩小時回這裡休息,回來你要做什麼都可以。」  
「聽起來還不錯。」我跟著老賈走過工作室,裡頭的同事都在看電影、電視劇、玩電動、睡覺等,總之完全是各自在休息。
「我問你,你來這裡多久了。」老賈戴上他的帽子,印著公司名稱,拿著一個小型電池,我從沒看過的電池。
「我今天剛來。」
「我不是問你來公司多久,我是說你來『這裡』多久。」
「什麼意思……」我完全不懂老賈想說的。
「天啊,所以你該不會還沒搞清楚自己在什麼地方吧。」
「等等……我……」我其實已經沒印象自己為何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這樣也好,說不定這份工作很適合你。」老賈並沒有追問下去,打開後門,我們走到街道上,公司的後門緊鄰沿海大道,灰色的天空與詭譎的風四處竄流。
「什麼意思。」
「這個給你。」老賈給了我一副眼鏡。
「這是什麼?」
「先別戴上,不然你會心臟病發。」
「好……」我吞了吞口水,看著手上的深灰色眼鏡。
「有沒有看到那個電線桿,上面有編號。」老賈指著前方。
「有……上面有H1、H2。」
「很好,那是我們站崗的位置。」老賈自顧自地往電線桿走去。
「站崗?」我納悶地問。
「你得爬上去才可以。」
「爬電線桿?」我無法置信。
「是啊,這很簡單的,這給你,你穿幾號鞋?」
老賈從他的小包包拿出一長串的類似於OK繃的東西。
「我想大概是九號半吧。」
「好的。」他取下其中一張OK繃,然後撕開之後,拿著工具箱裡頭的充氣罐,往那小型橡膠件罐進去,過沒多久,一雙橡膠材質的運動鞋就完成了,我看的目瞪口呆。
「這是什麼?」
「這種鞋子有強力的吸力,表面介面可以承受足夠的力量,因此適合攀岩爬牆等,是我們公司的專利產品之一。」老賈把鞋丟給我,用手示意要我穿上。
「所以我們真的要上去電線桿?」
「別婆婆媽媽的,快點。」老賈催促著我,我很快地把橡膠運動鞋穿上,看著這根標誌名為H1的電線桿,一想到這根電線桿以後就是我的值班場所,就燃起一股莫名的笑意。
「好……」我準備好了。
「等等爬上去之後,頂端有個按鈕,你將頭靠著電線桿的防呆標誌後,就可以用手按下按鈕。」
「頭靠在電線桿頂端?」我無法想像那會是什麼樣的情景。
「對,難道我說英文嗎?」
「好,沒問題。」我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慢慢地爬上電線桿,在距離地面一公尺以前,我還在適應橡膠運動鞋的可靠性,畢竟下面完全沒有任何防護裝置,但這運動鞋的吸力讓我感到自己就像走在有黏性的獨木橋,當我試著往前走時,一旁的老賈已經走到電線桿最上緣,他走路的方式搭配前傾的姿勢,活像是超級英雄一樣。我們簡直就像是擁有輕功一般。
最後,我到了頂端,避開電線。我看著老賈的頭輕輕地靠在電線桿上緣,這讓我感到有些幽默,我仔細看了看電線桿上緣,有個英文字寫著「讓下巴緊靠著此點」,旁邊有一個小型紅色按鈕。
我避免自己發笑,用弓箭步的姿勢支撐自己,
然後把下巴對著指示點,然後按下紅色按鈕。
接著我就像是騰空一般。
當我想說些什麼時,我看到老賈浮在半空中看著我。
「天啊,這是什麼外星科技?」我納悶地看著浮在空中的自己,很輕盈,想做什麼動作就做什麼動作,但很快地發現自己似乎被侷限一個看不見的透明盒子中,能騰空的範圍大概差不多就是一坪大的空間,雖說如此,我跟老賈還是能對談。
「小子,你別太興奮,先冷靜一下。」
「嗯?」
「等等你戴上眼鏡之後,就會知道很多事情,相信我,無論如何,都要保持冷靜。」
「所以,這會發生什麼事,我們就待在這上頭四小時?」我完全不理解這是什麼。
「我現在不是以同事的身份跟你說。」老賈突然變得很冷靜。
「什麼意思?」
「我是以另外一個身份跟你說,同為屬於你同一份子的身份。」
老賈似乎在咀嚼著要用什麼措辭,這讓我感到一頭霧水。
「總之戴上眼鏡就對了吧。」
「沒錯,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問我。」
「好。」我突然開始變得迫不期待。
戴上眼鏡之後,我還緊閉雙眼,
也許是因為老賈的提示太過於奇妙了,
我試著冷靜三秒再睜開眼睛。
我感受到風、感受到陽光,
有些刺眼的溫暖從我的頭上向下籠罩。
我抬頭看著天空。
對啊,這才是天空吧。
此時湛藍的天空再一次在我眼前綻放。
我們依然在沿海大道上,
不同的是色調、氣息、味道。
暖暖的陽光、清澈的空氣、鮮明美麗的土地與風景。
這與剛剛灰色失落的城市完全不同。
我突然有些感動。
這是為什麼?
「很美吧。」老賈在一旁笑著,他彷彿躺在天空的一側看著我。
「太美了吧,為什麼……」
「這副眼鏡也是公司的專利產品,實際上它的功能有很多。大多數可以讓受管制的傢伙看到自己看不到的世界。」
「看不到的世界?」我不懂。
「你太年輕了,小子。」
「我沒有,我已經二十幾歲了。」
「我是說……你才剛死不久……」老賈說出了口。
「什麼?」
「一般不是病死、自殺的人,都很難接受眼前的事實。」
「所以我所記得的灰色世界是?」
「死後的世界,就是這麼簡單。」
「你是認真的嗎?老賈。」
「很可憐吧,即便是作為鬼,還是得工作。」老賈的幽默無法碰觸到我的笑點。
「不……會讓我深信不疑的這世界根本沒有什麼不同。」沒錯,我依然在找工作、還是得吃飯、還是得生活,肚子會餓、會想看正妹來一場邂逅、想睡個覺,這些跟生前根本就沒有不同。
「是啊。你說的失業補助金實際上就是另一個世界的家人燒給你的。拿到的數目雖然可觀,但這裡的物價非常高,大概撐不了一個月就得準備吃土了吧。」
「這太不可思議了,難道我們在這世界還會死?」
「最可憐的就是死不了。」
「什麼?」
「這世界依然有金錢、有流動的資產等等、有階級制度。只有最上層的人們才能重新活下去的機會,總之那叫作『投胎』嗎?無論怎麼稱呼,只有爬到最高點才有辦法重新活過,否則你就要一輩子看著這灰色城市,雖然我認為這城市也有它美的地方。」
「不會死的話幹嘛要工作?」
「什麼都不做也不會這樣,那就只是在無窮的時間中繼續留在這裡。你剛剛也有跟面試官聊過吧?他們根本不擔心要不要從徵選名單中挑什麼人來,反正在這世界就算再懶惰的人,放懶個幾年就會想來工作。因為年紀不會改變、每天面對這灰色憂鬱的城市,沒有球季的人生、沒有娛樂的人生,在這邊要打個電動都必須工作賺到點數才能娛樂。」
「天啊……」我無法相信老賈說的事實。
「你沒吃飯沒關係,但是有吃飯也會賺到點數,總之你在這灰色世界做的每一件事都可以賺到或多或少的點數,累積到一定資產之後才能往更好的地方走,越接近重生。」
「那老賈……你來這裡多久啦。」
「已經無法計算啦,曾經我也有夢想,現在覺得待在這裡也不錯,這裡也有這裡的好。譬如說不用避孕,因為不可能有人會懷孕,因為道德價值觀都跟以前不同了,所以其實這種生活也是滿有趣的,大家比較坦白跟直接。」
「現在看來這個工作也是不錯……可以看到以前的生活。」關於以前生活的記憶,就像是深藏在大海裡,我完全無法輕易回憶。
「所以記憶……也會消失嗎?」我問老賈。
「所有人的起點都一樣,從那古怪的失業局拿到一筆失業補助金。然後開始這個世界的人生。當然連同記憶也是被抹除。要想想起以前的事,得要去做真正的工作才可以。」
「真正的工作?」
「只有願意當另一個世界孤魂的人才可以拿回記憶。」
「那要怎麼做?」
「相信我,小子,那是一個重大的決定,要當孤魂,要回到起點,進去一棟巨大的中古建築內簽約。成為孤魂雖然可以拿回記憶,但是必需要長待在生人世界一定年數,另外結束之後回來灰色世界會額外背負一筆鉅額貸款,簡單來說,懷念很好。但是付出的代價會讓你幾乎不能重生。」老賈的話聽起來不像是開玩笑。
「我非常震驚,這一切就像是夢一般。」
「所以每天有幾個小時來這上面看看這世界有多好。」
老賈用一種老鳥的姿態說服我接受現在這份工作。
「好吧,所以我們就只是待在這上面聊天。」
「傻子,那是因為現在車子少。」
「什麼意思?」
「灰色世界的能量來源都是來自於生人的恐懼。我們的工作比你想像中的更為重要。」
「你解釋得清楚一點。」
「首先,生人世界的電線桿以及路燈上大多數都有像我們這種員工,從他們的世界上來看,你覺得會看到什麼情景?」
「什麼情景?」我想起我跟老賈的莫名下巴放在電線桿上緣的動作。
「你想像一下……」
「一顆頭掛在上面?」我吞了吞口水。
「沒錯,每一座路燈跟電線桿都有編號,也會有不同員工各自輪班,這跟公司的部屬也有關係,有時候他們想在某些地點放上更多的頭,有時有些地點會固定派駐。」
「這樣的目的是什麼?」
「那還用說,就是製造出恐懼。」
「問題是,生人不可能看到我們啊。」
「實際上我們天生的波長是可以調變的,所以必要時,你可以從大多數的紅外光、中遠紅外光往可見光移動。」
「這聽起來很困難,所以這副眼鏡……」
我突然想起我是戴上這眼鏡才能看到湛藍天空。
「是啊,這副眼鏡除了讓我們灰色世界人們的所見波長拉回到生人的所見可見光波長。另外還可以讓我們部份以可見光波長的型態顯形。」
「那我們可以互相接觸嗎?」
「這方面牽扯到比較深的物理,簡單來說灰色世界的時間是一個捲曲的奇點,可以任意轉換成類平行時空,簡單來說我們可以影響生人世界,但是他們就像是我們的電動娛樂器,關上電源就會消失了。而他們沒辦法介入我們的世界。」
「這對生人來說真是不公平啊。」我有些自嘲。
「好吧,聊天的時間結束了,今天我們的目標是白色轎車,再三分鐘後會抵達這裡,車號……」
「所以每次的任務也不盡相同?」
我很納悶老賈手上的名單是不是代表著一個命運的轉輪。
一旦旋轉了,就無法停止。
那麼主導這一切的人會是誰?
是神?
「我們要做什麼?」我聽著老賈開始倒數。
「凝視就好……」凝視?我不懂。
「然後呢?」
「他們就會加入我們了。」
「為什麼?」
「今天算是有分紅的額外任務。」
「什麼?」
「白色轎車會因為突然間看見的幻象加速開往內車道,剛好碰上一名因為喝酒而反應緩慢的駕駛。那駕駛會在高速中擦撞白色轎車,失速的狀況下彈到外車道,然後被聯結車進行一系列的追撞。風險機率大約是0.18,期望值2.15。」
「什麼機率、期望值?」
「失敗的機率,死亡人數期望值約2.15。」老賈對我投以一個燦爛的微笑。
「等等,這樣對嗎?我們這樣做。」
「老兄,每死一個人,我們的分紅點數大概是你三個月薪水。今天是你的好運天。」
「為什麼這白色駕車的人非死不可啊?」
「不為什麼,我們都是需要糊一口飯吃的。」
「可是……」
「只剩十五秒了。好吧,呼叫各位,新人訓練完畢,大家可以上工了。」老賈說完後,身旁的電線桿及路燈開始現形許多人們。
我們就像包圍網一般,
向下凝視那被捲入命運的白色駕車。
巨響響起,
就像是動作電影。
唯美的慢動作運鏡,
在我眼前變成絕妙的花火。
那天是我工作的第一天,
我被稱為是我們課中最幸運的新人。
最後大家都在湛藍的天空歡呼,
分紅三十個月。
我們的工作只要做到凝視就好,
恐懼會化為灰色世界的點數。
後來我才知道,
這海岸線旁的風景之一,
是這間公司的三大事業群之一。
意外死亡伴隨著無法掌握的上帝骰子因子,
有時在路上看到奇怪的東西要保持冷靜,
命運的巨輪也會有失敗的時候。
無論看到什麼,
都別相信也別不相信。
比起濕答答地在「海上」、「湖中」執行工作,
我更喜愛在天空中俯瞰且凝視這一切。
  海德科技公司 意外災害事業群 凝視部 部經理
  獻給新人的故事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老鳳」,是個天橋底下販賣『懸疑』的說書人。 現任基層工程師、業餘小說家。作品風格包裹為驚悚恐怖、懸疑推理的糖衣為主,實際核心描寫內心世界的剖析與玩味,喜於將科學知識融入故事之中。寫作風格從都市、現代、新科技與人之間的視角滲透。
販賣 懸疑、推理、科幻的日常小說店
留言3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