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如果時光能重來:聲命線索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每個時刻、呼吸都包含一個選擇,但人生是不完美的,會做錯選擇,所以總會活在懊悔中~《人生複本》

聲命線索,2020
朴信惠飾演的金書妍,來到多年前父母買的郊區的一間典雅別墅。父親則是20多年前死於一場火災意外。書妍和母親則是因而關係緊張,即使母親罹癌臥床,書妍仍是話語中帶刺地指責母親對父親意外應付的責任。
寬敞的房屋,在電話響起時,顯得格外空洞。書妍接起電話,一個陌生的女子聲音,慌張地說自己被母親關在家中。一開始以為是撥錯電話號碼,爾後又經過幾次。在一次好奇下,書妍詢問對方的地址,對方自稱是英淑,家中地址竟然書妍家一模一樣,一字不差。
書妍腦海中直覺浮現的念頭:這電話可與20年前的住戶進行通話。因為兩人當前所處的情況類似,都是孤獨、不順遂生活,所以每日的通話,便成為抒發抑鬱心情的出口,兩人變成了好友,直到有一天,英淑向書妍提出了一個想法:
如果我從那場火災中,救出你父親,會變成怎樣呢?
聲命線索劇照
這一個想法開啟了這部電影《聲命線索》後續的一連串的劇情轉折…
為了不影響各位的觀影樂趣,我便不多說劇情了,我只想談一下「改變時光」這件事。

如果時光能重來,時間是否珍貴?

如同我引述《人生複本》的台詞,也因為人會懊悔,所以總會好奇,如果回到過去改變某些自認為的關鍵時刻,是不是當前的生活便會有所改變。關於時光旅行的理論頗多,避免過於燒腦,我想提出主要兩個角度,透過幾部電影嘗試進行解釋。
首先便是祖父悖論:
據說由法國科幻小說作家René Barjavel在他1943年的小說作品《不小心的旅遊者》中提出。簡單的說,便是你回到過去,將當年的祖父殺死,想當然爾,沒有祖父便不會有你父親,自然不會有你,所以到底是誰殺了你祖父?
經典的回到未來第一集(Back to the Future,1985),便是如此,如果回到過去,當年的母親愛上自己而不是父親,自己便會面臨消失的情況。
蓋皮爾斯的時光機器(The Time Machine,2002)亦是,蓋皮爾斯因為未婚妻被強盜所殺,所以發明了時光機器,希望回到過去解救未婚妻,結果不管回去數次,仍無法避免看見愛人的死亡。最後到了未來,遇到了位「超進化人類反派」,給了解答,如果拯救了未婚妻,而這台時光機器便不可能發生。
時光機器的反派-超進化人莫若克(看的出來他是哪位影星扮演的嗎?)
這兩部電影,皆為將時空視為同一直線。包括《黑洞頻率》(Frequency,2000)、以及我觀影《聲命線索》時,滿腦子想到另外一部經典蝴蝶效應(The Butterfly Effect,2004)也是,主角每一回的改變,腦中的記憶便需重組,對大腦的負荷過重,主角會流鼻血、抽蓄。
蝴蝶效應(The Butterfly Effect,2004),是線性時空電影的經典
然而,便有另外一個角度思考:或許穿越時空所抵達的,會不會是不同的時空?也就是不同的宇宙。這幾年比較我想到便是美劇雨傘學院(The Umbrella Academy),7個同年同月同日生日、來自不同家庭天賦異稟的兄弟姊妹,其中老五5號為了拯救世界末日帶領家族穿越時空,結果每回穿越,都跳到不同的宇宙。前言的小說《人生複本》也是如此,連帶衍伸出不同的結果。
雨傘學院(The Umbrella Academy)
不管穿越時空是直線、抑或多重宇宙,重點在於人希冀改變過去、進而轉換自己目前的生活,簡言之。這是一個「妄念」。戀棧過去以及對未來的恐懼,實際上限制了個體的思想及行為,尤其是被看似正確的論斷臆測而拑錮自由。如同戀夏五百日(500)Days of Summer,2009)主角被甩後,開始回憶過去記憶中的每個環節,自問哪點出錯了?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黃樹林裡有兩條岔路,

而我選了一條較少人走過的路,

而這讓一切變得如此不同。

上述擷自美國普立茲獎詩人佛洛斯特(Robert Frost)的未行之路(the road not taken),可見許多媒體社群,許多人會透過此詩來砥礪自己。個體走在當下的道路,實際上仍對自我的選擇保持疑惑,是故不斷強調、自我肯定選言來安撫自己。
而實際上,佛洛斯特的詩,許多人運用時,沒告訴你的是中間的詩: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但就這點來說,事實上兩條路

被踩踏的情況幾乎一模一樣。

既然,結果相同,那我們身處其中,該如何自處呢?我想應該如同清中興名臣-
曾國藩所言:
未來不迎、當下不雜、過往不戀。
如果生活是選擇的累加,重點是當下、一念之間的行動,爾後便是需承受當下的選擇。切記其所言,並非要你「急於當下的反應,而怯於反省」。而是在每一次的決定後的修正,逐漸把自己成為內心素質更強大的個體。
    7會員
    20內容數
    嗨!這裡是口白人餐酒吧,這裡沒有既定的酒單及固定主題, 只有我這調酒師,以及閱讀的雜學筆記所堆砌的酒譜, 透過隨思所想、隨性而致搖盪或直調,為你調出一杯文字的特調。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