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動物溝通:最美麗的誤會

2020/12/15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所以後來,我就報名了動物溝通的課程。
其實上課前我完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血尿事件的當晚,我躲在房間裡哭到不行。然後眼淚一抹,打開筆電瘋狂搜尋如何讀懂貓咪的心。很快地找到一個網站,上面寫滿溝通紀錄與個案回饋。一時衝動之下,我連多花時間了解動物溝通這件事是什麼都沒有,就直接匯款報名上課。
而我一直以為我要去上的,叫做動物行為。觀察貓狗如何擺尾巴、動耳朵,表達心情。
所以一進教室看見老師開始點香,談起靜心、冥想的時候,我錯愕到不行。耳裡聽著各種從來都不曾聽過的名詞,好比脈輪啦、扎根、連結、淨化...等等,我覺得我根本就踏入異世界。雙手插在胸前,背緊緊貼牆,拼了命地提醒自己千千萬萬不能掉進集體催眠的洗腦陷阱裡。之後還經驗了點化,還有感應水晶。這種種一切都遠遠超出我的舒適圈,我真的好擔心自己被騙錢。
但第二天的交換練習,卻一下子讓我對動物溝通深信不疑。

怎麼能不信呢?

和我交換練習的夥伴是一位眼睛大大皮膚白白,相當有氣質的女孩子。她說她也沒學習過任何身心靈相關的課程。而那次的交換練習,是我們與彼此第一次說話。我將尿尿小非的名字和照片交給她。然後她閉上雙眼,按著老師說的方式靜心呼吸,再次打開眼睛的時候,說了三件讓我大吃好幾驚的事:
「我剛剛請你家貓咪帶我轉了你房間一圈,他給我看一個紅色的梯形架子,架子上有書」
「小非還帶我看架子後面有一個橢圓形的、扁扁的東西,後面連著一根長長的棍子」
「還有你書桌旁的椅子上有個厚厚的紅色椅墊,墊子上還有白色底、大紅花的靠枕」
一聽到這三件事,寶寶真的驚呆了!
驚呆的蘭小帝(虎爺)與後方的紅色梯形書架
尿尿小非與客廳的白底紅色大花靠枕(後來被我拿進房間用XD)
那段時間我剛搬回台中。房間很小,擺不下書櫃,所以我上B&Q買了紅色的梯形架子,拿來當書架。藏在書架後的,是回台中以後就收著,再也無用武之地的心愛羽球拍。白色球框繃上粉紅色的線,我都叫它草莓牛奶。IKEA椅墊上的那個抱枕,是我從客廳拿回房間用的靠枕。當然,我拿給同學練習的照片中,一點書架、球拍、靠枕的痕跡都沒有!那個小房間中的生活細節,也是我現在翻遍照片,才這樣拼湊佐證出來的。

最阿Q的麻瓜

這三個精確到不行的細節,轟的一下打亂了我對世界的認知。原來看不見的世界是真的!當下我心裡的激動真的難以言喻。於是我後來都非常能夠理解,為什麼有些來到我眼前的個案,一聽見自家毛孩透過我轉述出來的話語,都會激動落淚。也許我們多少都能從毛孩子將頭靠在我們身上、筆直朝我們走過來、或者回應我們的呼喚的那些瞬間,感受到他們將愛與信任落在我們身上的重量,或者將其理解為彼此心意相通。但是當他們願意通過另一位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將彼此生活中的細節講得一清二楚的時候,那一刻我真的覺得我所有的用心都得到回應!也許那樣的感動可以用胎動來比喻吧?雖然伴侶或家人也能夠通過將手按在媽媽肚皮上,感受寶寶的踢動;但只有媽媽本人,才能真懂胎動的瞬間是多珍貴而直接的連結、多難以言喻的感動吧。
後來呢,我就非常非常認真地開始練習動物溝通。即便我根本聽不懂老師上課說什麼,但老師給的每一樣練習,我全都照做。禱詞,我念。能量淨化,我做。冥想音檔,我聽。每天下班回家以後,手機也不滑,劇也不追,電視也不看。我只想將所有的時間通通都用在練習動物溝通上。除了必要的陪貓清貓砂換貓食以外的時間,我每晚都花上兩三個小時做各種溝通練習。我那時候的心態只有一個:死馬當活馬醫。既然本來就聽不見動物說話,練習了還不會的話,沒差,頂多浪費時間,也算對得起學費了。但如果不小心練習會了任何一點點,那我就撿到賺到。憑著這一股阿Q信念,我也不管初階課後我依然是個啥都聽不到的麻瓜,硬是跟著同學們一起報名了中階課、進階課;甚至還複訓,到處向親朋好友傳教動物溝通的神奇,儼然自己就是我們老師的代言人。一路磕磕碰碰地練習著,一年內瘋狂體驗了100多場實習個案,然後上線執業,至今仍然持續。

因為很重要所以不放棄

要說動物們教會我什麼,大概就是『傻到不曉得要放棄』這件事吧。其實站在溝通師這個角度看,每個人身邊的毛孩子每天每天都在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向人類表達自己想要的,或渴望的,或想說的。也許以人的角度來看,用電腦的時候有一隻貓一直走來走去踩鍵盤很煩;一回家的時候,有狗邊叫邊跳上來撲上撲下的很討厭。還有很多其他無論如何都講不聽的互動模式,真的造成干擾。但其實站在毛小孩的角度來想,也許他們這輩子身邊都沒有任何一位熟識的大貓大狗能教他們如何與人類相處。所有單獨來到人身邊的毛孩子,都是脫離了自己熟悉的族群,失去了支持以後,憑著自己的本能、觀察、與臆想,每天每天用自己的方式不斷向人類傳達他們需要陪伴、互動、關注的渴求,或者以蹩腳的方式嘗試表達他們想表達的關心與提醒。即便如此,即便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到冷釘子、受到責罵,隔天依然照舊,很難放棄。原因只有一個:他們不曉得有什麼其他方法可以嘗試,但他們認為這件事很重要,所以只會繼續。
乍看他們是家裡的一份子,但其實很多時候,他們都是單獨的。在不一樣的角落吃飯,睡公用的空間,沒有自己的地盤,連進出家門都要看人眼色。最常聽到的困惑是,為什麼家裡每個人都能管他,而他們連拒絕的權力都沒有?換個角度想。如果今天你到了一個人生地不熟、語言又不通的地方,受到大家的指導,並且自己的意見受到忽略。沒辦法打遠洋電話回家訴說,更不曉得該找誰分享心情的時候,你會怎麼辦呢?
很多人溝通的時候都會說,能不能請溝通師告訴毛孩子們,不要用某個方式表達他們的心情或想法。能不能用特定的方式,讓人一眼就看懂?比方說,不要用亂尿尿表達生氣;可以用叫當作暗號,讓人知道他身體不舒服。但這樣的要求聽多了以後,我心裡真的長出好大好大的困惑:
為什麼從來都是人要求毛孩子配合,用人允許、好懂的方式表達;卻鮮少有人願意努力,學習該如何主動貼近毛孩子們的心思、需求與想法呢?
愛不是,雙向的嗎?
本篇文章另有輕鬆好聽版: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桑雅(Sonja),一名依心而行的女子。日日驗證動物溝通是支持身心轉變的歷程。7年,超過2000場次的溝通經驗,涵蓋常見寵物(貓狗鳥鼠兔)、特殊寵物(魚龜蛙蛇貂)與非寵物(蜘蛛、大象、植物)等。提供動物溝通個案、講座、教學、活動、工作坊,在這裡分享我在動物溝通這路上的歷程與心得,以及各種溝通故事。
旅行有兩種意義,一是空間上的移動,二是內在情感、念頭的流轉。學習動物溝通的那一刻起,我便在動物們的陪伴之下開展、新生。從都市內的寵物溝通逐漸走向以非馴化的物種為主的動物溝通,這系列的溝通故事搜羅了我走訪各地與蜘蛛、喇牙、銀合歡、山羌、藍腹鷴、海豚、氂牛、大象、馬、犀牛的互動紀錄。來參與我的轉變吧!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