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VMIN】素人自拍05(Pornhuber AU,R18)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未滿18歲或不清楚RPS定義者,請盡速離開
05 濟州島
性交姿勢、人種、性向、拍攝角度、地點、人數,Pornhub上可供搜尋的標籤千千百百,比外送平台挑食物還要更貼心,誓言要將影片直擊閱聽者的高潮點。
於是,用戶95ii_master因搜尋「車子」而看到這部影片時,立刻點了進去。
隔天從金浦機場出發,他們到了下一站濟州島。
租好車後,Jimin帥氣的戴上墨鏡,坐上駕駛座,帶著男朋友,在陽光下奔馳。
天氣正好,延續著夏天特有的藍天,但同時帶有秋季的涼爽。Tae搖下車窗,影片頓時充斥著灌進來的風聲,彷彿濟州島的海風也順著影片,吹進每個人的家中。
離民宿入住的時間還有大半天,便並不急著過去。受路旁的大海召喚,他們靠邊停車,尋了個適合的位置,踏上沿線的深色岩岸──是玄武岩嗎?還是什麼呢?沒做功課的兩人當然不清楚,但並不妨礙他們由衷地覺得這地方很美。
先是拿著攝影機,原地轉一圈,將自己、對方與這美景收入影片中。然後把它放置一旁,掏出手機,輪流替彼此拍照。
「坐著,很好、頭抬起來一點,看左邊、再側過來一點。」Tae蹲在地上替Jimin拍照,為了喬出好角度,整個人幾乎貼在地面。
一直到這時,觀眾才知道:原來推特上的照片是在這裡拍的啊!
並且與此同時,隱隱猜到等下影片的進展……
因為兩人在旅遊時,Tae先發了一張Jimin在海邊的背影側臉照,然後下一張一樣在海邊,一樣是Jimin的背影,但不同的是:他的身下正吃著男人的陰莖。
除了幾張單人照,他們也拍了合照。錄影保留下兩人在海邊接吻的模樣。
雖然他們拍過更多激情的影片,但此時沐浴在陽光下,纏綿擁吻的模樣,不知怎麼更讓人臉紅心跳。稍微分離的時候,可以看見Tae張嘴、伸出舌頭,探進Jimin的口中、吸吮、交纏。又可以看見Jimin在接吻時,含住Tae的下唇,然後把腳伸進Tae的腿間,磨蹭勾纏。
溫度逐漸升溫。
「……在這裡?」
「太硬了,會痛。」
「那摸摸就好。」雖然這完全不能滿足二人,但Tae退而求其次,希望不要傷到對方。
Jimin笑了出來,同時又吻了上去,直糾纏到Tae隱隱失控,才又說:「到車上,我想要你進來。」
這一帶不是熱門景點,只是靠海的路肩而已,沒太多人,但來往依然有些用路人。他們到後座,打開車門,腿朝外,Jimin坐在Tae的腿間,靠在他的懷裡。
衣服沒有脫下,只有手從後頭伸進褲子裡,撫摸已經微微發硬的褲襠間。
Jimin沒辦法替身後的人打手槍,便扭動屁股,磨蹭頂著自己的性器。他上下擺動,隔著褲子撫慰對方的欲望。
他們用小攝影機黏在車窗上,從外往車內看。或許遠看,會以為只是兩個人坐在車上看海,但錄影的這個距離,能很清楚觀察到底下的暗潮洶湧。
「你褲子脫掉。」Tae含住他的耳垂,如此說道。一手掏出自己的陰莖,往他的股間蹭。
「不要──被人看到怎麼辦?」
「那我們關門。」說著,他就要拉上門。
「不行,難得吹吹海風,多舒服。」結果Jimin再次拒絕,腳抬起,抵住差點闔上的門──赤腳和圓潤的腳趾很靠近攝影機,從影片來看,好像是Jimin把腳抵在觀看者的肩膀上,只要向前就能握住他光潔的腳踝。
「你自己說要讓我進去的……」Tae有些惱怒,改為輕輕咬住他的耳朵拉扯,但也沒有真的用力,更像是一種貓科的威脅式撒嬌。
「拉下來一點點就好。」說著,Jimin挪挪位子,小心翼翼地只脫下一點點褲子,連前端都還被完全覆蓋,僅露出從人魚線往下延伸而見的一點點恥毛,以及後面的屁股。
影片看不見,但「一九九五的日月」的觀眾都知道:那是手感極好,有彈性又緊實,光是用股溝夾著陰莖晃,就可以讓人高潮的屁股。
現在進行到哪了呢?Tae直接插進去了嗎?還是只在入口徘徊呢?這次Jimin也自己先潤滑過了嗎?那裡該不會在滴汁吧?插進去是什麼感覺?
因為看不見,反倒更勾人。
半脫下褲子後,Tae他悶哼幾聲,低頭咬住Jimin的肩膀,只留一隻手在前,另一隻手在後頭忙碌,不知在做甚麼?
Jimin自己一手則扶著椅背,另一手也伸進褲子裡,和Tae一起撫摸自己。不時因為觸到點處,而大腿顫抖,伸直了又鬆開,忍不住夾緊,但又刻意張開。喉結聳動,幾乎要叫出聲來,但又咬住嘴。
看影片的人,一邊忍不住自慰,一邊死死盯著畫面。
他們看海,但也沒有在看海。他們享受海風的碰觸,但也沒有著重享受於此。
在不同的地方做愛,周遭的場景或有不同,但始終是一樣的彼此。繁華退去,只有你、我,這樣單純的關係,但一點也不會膩。
在Jimin射精時,Tae將手指插進他的嘴中攪弄,讓聲音「咿咿嗚嗚」更加破碎。Jimin乖巧地含住他的指頭,把聲音壓抑住,眼目發紅、含情地看向鏡頭。
姿勢改變。
趁著Jimin身體柔軟放鬆,精神也比較渙散之際,Tae往後退,將他整個人拉進車內,順帶關上門。急火燎原地親吻他,撩起他的上衣,撫摸胸前深色的乳頭。在Jimin笑鬧著跟他說「別急啦」的時候,脫下他的褲子至膝蓋處,扶著陰莖,從下往上插入後穴。
「嗚──」
在闔上門的狹小車內,Jimin終於叫出聲來。
先前擴張得宜,這會兒並沒有什麼不適。但突來的進入,就像塞滿嘴的糖果,還沒感覺到甜,而是先得到「被撐開」的意識。
Tae躺在後座,但因空間短小,不足以躺平,上半身弓起,靠在另一端的車門上。Jimin的柔軟度好,屁股插在他的陰莖上,兩手扶著前後座的椅背,用不撞到車頂的幅度,上上下下地以Tae的性器撫慰自己。
Jimin一抬頭,便能看見固定在窗戶上的小型攝影機,嘟嫩的唇張開,吐出的呻吟,和小巧的口腔,都被錄製成影片。
「嗯──」
「哈啊……」
Jimin整個人坐實,讓柱體完全進入自己。稍稍伸了個懶腰,沉淫在此時此刻的滿足感中。然後他坐著,改為雙手撐著Tae的身體,前後搖擺著屁股。
他朝攝影機一笑,然後稍微調低點角度:畫面看不到人臉了,只聚焦在Jimin的陰莖,他敞開的腿根處,以及隨著後穴收縮而起伏的腹部。螢幕滿是肉色,在特寫的角度中,可以清楚注意到他大腿肌肉的緊繃。還有每次吞食時,Tae難耐的呻吟。
男人能靠著被插入高潮嗎?
有些人需要靠心理慰藉,有些人還是需要一邊抽插、一邊打手槍,男同志的性愛不一定得──或說不一定能──靠著插入性行為高潮。
可是當Jimin的身體吃著Tae的陰莖時,前端翹起處恰好頂弄著他的前列腺,他無須假裝、不須表演,只要跟著慾望擺動,快感便逐步攀升。只見攝影機中的性器,在無人碰觸的情況下,一點一點充血站立,完全豎直,經脈突起,顯然是興奮極了的樣子。
他稍微將自己抬起,Tae的陰莖滑出。
「抱抱我……」Jimin嘟嚷著撒嬌。然後不容拒絕的,換了個方向,讓兩人面對面,再重新坐下。
攝影機這會兒只拍得到他們的交合處,只是從聲音,還有背景模糊的影像,可以知道這對情侶正緊緊擁吻。
唾液、體液彷彿催情劑,讓人更沉淪其中。
身下的動作不見絲毫遲疑,Tae抬腰,一下一下地撞擊。手扣在Jimin的腰上,不容他逃脫──不過Jimin本來就不會逃走。他熱切地回應,一聲浪過一聲的叫喊,被捂在吻中,但依然洩出聲音來,然後又被插入的頻率打斷。
「嗯、嗯、啊!嗯啊……」
影片中,白嫩的屁股對著攝影機,陰莖出入其中,穴口被磨得有些發紅。
車子晃得厲害,特別是兩人情到深處時的,動作難免狠了些,攝影機跟著整個空間上下晃動。
Tae抱著Jimin,想坐起來,但頭險些撞到車頂。兩人的口舌不肯分離,以糾纏擁抱著的姿態,在擁擠的後座,艱難地換位子:Jimin坐在位子中間,雙腿M字朝車門敞開,與身體身體幾乎對折,然後自己用手勾住腿,一副任人蹂躪的姿態;Tae則背對攝影機,面朝Jimin,一腳踏在座椅上,一腳跪在腳墊,撫摸Jimin的大腿,然後再次插入進飢渴的後穴。
他們在手忙腳亂當中,還將放在前座的攝影機也打開,於是畫面一剪接,切到側面拍攝的清晰視野。
因為姿勢改變,車子從上下晃動,改為左右搖晃。
Tae勉強將自己的上身曲起,避免撞到車頂,然後又伸出手,護住Jimin差點撞到車門的頭。細心照顧之餘,頂弄的動作沒有絲毫停歇。這會兒速率較低,不再蠻橫地操幹,但每一下都插得又深又大力。
Jimin原先只是呻吟被抽插的動作切成一段一段的,現在卻是每次進入,都在瞬間叫得幾乎要哭出來。
影片切回後座車窗的角度。
鏡頭越過Tae的背,看見Jimin被褪去一半的衣裳,勉強掛在身上。肉色露出,因情慾而發紅。滿面春意,又因在小空間裡的激烈動作而大汗淋漓。
「TaeTae你不要故意,啊!」真被逼出了眼淚。
還有精液,在又一次的插入中,顫顫吐出。
Jimin眼眶發紅,夾緊後穴,品味Tae也隨之扭曲的神色。
「給我、趕快給我,不要故意欺負我啊!啊!」
「Jimin才在欺負我吧?」Tae艱難地從緊緻中退出一些,然後再埋入。
Jimin沒有精神回覆他,又哭又叫的,嘴裡喊著「射進來」。
Tae在他裡面達到高潮時,Jimin用衛生紙握住他們的交合處,沒什麼力氣地說到:「嗯……不要、弄髒車子,擦乾淨。」
不知怎麼竟有幾分媚意。
結束一場大戰,兩人疊著趴在後座休息──說句老實話,超級不舒服,黏黏的,還很熱。
於是打開向海的車門,讓海風灌入。
衣服都還沒穿好,只要有人經過,就能發現兩人的不對勁。
但他們都太累了,沒有力氣在意這件事。
「對了。」Tae問到:「你上次說,你的懲罰是要我做什麼事?」
「嗯……」Jimin沒有回答,其中一台攝影機捕捉到他有點懊惱的神情。
「Jimin?」
「再跟你說啦!煩死了。」
「欸?Jimin?」
Tae不知道,但觀看影片的人都知道了。
因為Jimin在影片說明上寫到:「原本想威脅他陪我車震的,結果他比我興奮,臭男生。」
「阿姨、炸醬麵兩碗!」
在充滿家庭氛圍的小屋裡,攝影機被放在餐桌上,仰角拍攝兩人的臉。
Jimin趴在桌上,擠出一小坨肉嘟嘟的臉頰。在Tae點餐的時候,才勉強清醒,補上一句:「再來一瓶啤酒。」
「還喝酒?不累嗎你?」
他換了一面趴下,對著Tae笑嘻嘻,留一頭蓬鬆又亂糟糟的後腦勺給觀眾。
「阿姨,可樂,我要一杯。」他語法混亂地跟著加點。
啤酒一罐怎麼夠呢?後來又點了一瓶清酒。
「喝得完嗎?」
「沒問題!」Jimin豪氣地灌了一大口,舒爽地發出長長的酒嗝,然後又不好意思地以手遮臉,「呀」的一聲,羞澀地在座位上縮成一小團。隔了好一陣子,大概是惱羞,立刻補刀道:「偷偷跟你們說喔,泰泰完全不能喝酒。」
紅髮的青年舉起手中紅色鐵鋁罐,以敬酒的氣勢乾了一口碳酸飲料。
「什麼啊?」Jimin笑了出來,嘲笑他:「小孩子一樣。」
「成熟的大人都喝可樂。」
「誰說的?」
他沒有言語,翹著小指,皺起眉頭,以莊嚴肅穆的品酒姿態。低頭、唇瓣貼上就口處,然後微微仰頭,優雅地飲下可樂。
他們回到承租的車時,為避免酒駕,便交換駕駛,準備到下榻的民宿去。
在上車前,Jimin已經有點醉態,大半個人的重量都靠在Tae身上。也不是刻意放閃,更像睡著後找個抱枕一樣,是放鬆狀態下自然而然的行徑。
「酒鬼。」
「我又沒醉──」
Tae把鏡頭轉向另一邊,對著觀眾做出怪表情搖搖頭,然後才轉過來,故意用超近距來拍攝Jimin。
他或許累了,但真的沒醉,這一點酒還灌不倒他。
不過在旅遊時,總會生出整個世界只有兩人的錯覺──而他很喜歡這種感覺。
TBC.
133會員
355內容數
坑坑相連到天邊,厭世型斷更作者。一個愛說垃圾話,寫文特別慢,CP跟愛好非常雜,工作幹爆多的傢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