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的美國夢 新冠疫情衝擊下 科研人員何去何從

2021/01/04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新冠疫情衝擊全球,美國的許多防疫政策,看似還有其他政治目地。在這些政策發揮其在國際關係中的效力之前,在美國競競業業工作的外國科研人員們,成為守當其衝的小人物。許多學生與學者別無選擇,只能放棄多年的努力,離開美國。
Nature 專訪了幾位學生與學者,他們的故事都是曾在海外求學工作的人們耳熟能詳的。在工作和生活中努力之外,這些外國人們還要為簽證身份而費心努力,因為說變就變的簽證政策的左右,而無法穩定生活。這邊節錄一些專訪的內容,讓在台灣的大家,拍拍心口,還好我們是台灣人在台灣,不用煩惱簽證問題。讓懷抱美國夢的大家,考慮一下剩下的那一百多個國家.....
一個月前,美國宣布停發特殊技術人才簽證H-1B,直到2020年底,目前也對13個國家實施最嚴格的旅行禁令。專家們認為這對美國的學術及創新,將產生極大的衝擊。
李先生是一位在美國取得理論化學博士學位,已在埃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從事博士後研究的中國學者。李先生在過去6年之間來回中美3-4次,從來沒有出過問題。這次李先生取得6年的H-1B簽證核可,並於2019年12月受邀回中國演講,順便更新簽證。這次簽證官在面試時問李先生的問題與以往不太一樣,是關於李先生的電腦程式能不能賣錢之類的問題。之後,辦事處因疫情而關閉,直到現在,李先生還是無法回美國。李先生不在美國境內超過半年,美國的學校依法不能再聘用李先生,而專長是理論化學的李先生,也很難在偏重應用領域的中國找到工作。
伍麥阿三先生(Umair Ahsan)是在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從事植物分子生物學研究的巴基斯坦籍博士後學者,他在澳洲取得博士學位之後,在2019年4月得到了這份工作並取得J-1簽證,同年5月,阿三先生回巴基斯坦娶得美嬌娘,6月阿三嫂伸請依親簽證,被拒絕了....。只能再等6-8個月之後重新申請,2020年阿三嫂要再申請,然後就新冠了.....。重重的打擊之下,阿三先生決定放棄美國的工作,就在阿三先生身心俱疲的在機場等待回巴基斯坦的飛機時,在只有95個follower的tweeter帳號上,發了一條tweeter,訴說川普大大的簽證政策讓許多研究人員走投無路。直到現在,這條tweeter已經得到超過64000個讚,讓阿三先生感到溫暖.....。阿三先生表示他現在打算帶著妻子回去澳洲(他們有澳洲永居簽證),並奉勸大家,夫妻最好一起伸請簽證,不然遇到這種被迫分開的時候,真的很難熬。
閣樓裡阿諾在摳馬小姐(Gloriia Novikova)是在西奈山伊坎醫學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研究阿滋海默症的摩爾多瓦博士生。2013年就來到美國求學的摳馬小姐一直很擔心,自己的國籍和從小在俄羅斯長大的背景,會讓她出入美國有困難,所以很少回家。摳馬小姐知道有許多同是外國人或移民的同學和博士後學者,都有同樣的擔憂。雖然校方的國際事務處很友善也很幫忙,但是美國的簽證和移民系統卻是另一回事。許多人並不知道,要在美國成為一個移民需要多少精力,多少犧牲。要遠離家人,來到一個陌生的國家,不同的文化,還有語言屏障,成功的存活下來是無比困難的事。這怪異的生活方式,是一種精神上的掙扎,特別是現在這個時刻。
如果你有認識的國際學生,現在可能處於這樣的狀況下,請你主動關心他們,問問他們過得好不好。即使你不能幫上任何忙,無法改變任何事。只要讓他們知道,還有人把他們放在心上,並且了解他們正在經歷艱難的時刻,都是莫大的幫助。
摳馬小姐給國際學生的建議,是在選擇研究訓練的時候,多看看其他選項。在美國移民政策大轉向之前,摳馬小姐認為她無論如何都會待在美國。但在現在的美國,摳馬小姐的確感到自由,但卻沒有安全感。這對摳馬小姐來說是個痛苦的決定,但考慮要在穩定的地方成家立業的話,摳馬小姐會開始考慮其他選項了。
當然,這報導只提供了某些角度,人生是自己的,我們都不想要被不可抗力,改變我們對人生的規畫。只是在前進的路上,多收集點資料,多有一點準備,面對未來的挑戰時,將能更有把握,更無所畏懼。祝福大家。
資料來源: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Sky in the wall
Sky in the wall
我們是一群科學博士所組成的科學概念推廣團隊, 落腳世界各地追尋夢想. 秉著對科學原初的熱情與好奇, 分享科學角度中的生活. podcast (Sat 10am) 與科學家系列小文 (日更), 歡迎訂閱分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