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自助餐/極端女權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記者:你覺得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有幾名女性是合理的?
金斯伯格:9名。
記者:???!!!
金斯伯格:為什麼9名大法官都是男的大家都覺得正常,9名都是女的就不正常呢?
女權自助餐,一個讓女權接近反義詞的詞彙。
其實一直以來都有女權及極端女權的存在,後者相當接近大家詬病的女權自助餐;
那麼男權呢?男權其實也有著極端與否之分,只是比較少人以此切入攻擊,因為男權本身就是較少被討論的目標,他是大家一直以來默認的現象。
歷史促成的男尊女卑及其形成的男性主義並非原罪,但若要以此忽略極端男權而只批判最近才出現的極端女權,我認為是錯的。
極端女權原本就不該拿來與女權比較,而是用來與極端男權抗衡的。
在極端女權看過的言論,都能在極端男權找到與之對立甚至更過分的言論。

韓國著名的極端女權論壇Megalia,也曾發表許多仇男的言論,其源頭就是論壇的用戶想以鏡像的方式將之前看到過的仇女言論反彈回去。
兩者都不是正確的,但是既然極端男權存在,那麼女性這方也該有與之對立的勢力,兩性之間才能達成宏觀的平衡。
一個沒有武器的國家絕對不可能跟有武器的國家討論和平,女性主義亦然。
但如今的現象是極端女權一旦出現便會被人抓住把柄,極端男權群起攻之,而女權主義者急著切割及解釋。
這顯現了另一個現象:
女性對女性的普遍道德標準要求,高於男性對男性普遍道德標準要求。
當極端男權出現時,依照局勢或多或少會有一般男性的助攻及男權的默許;但極端女權出現時,不僅要對抗男性,還常面對女權及廣大女性的撻伐。
想要擊倒女權太容易了,通常只要抓住極端女權便可模糊是非;但是女性光是要擊倒極端男權就很吃力,因為本該與之對抗的極端女權不僅為弱勢,還腹背受敵接受男女雙方的夾攻。
這樣平衡下來,男女怎麼會平等呢?
只有我們對男女都有著相同的想像及假設、不論好壞,兩性才有機會平等。
回到最一開始的對話,只有大家都認為9名女性大法官是有可能且合理的,才有可能真正保住4或5名女性大法官的席位,達到男女平等。
但願女性稍稍對極端女權寬容一些;
也希望大部分男性能意識到極端男權的存在。
亞葉子
亞葉子
有著寫作夢的女子。 想創作自己所愛,並愛自己所作; 不想讓現實插手干預,卻幻想著作家之夢成為現實,真是矛盾。 於是決定隨心所欲地做著每一件事,偶爾後悔、偶爾驚喜、更多時候是平淡的過著每一天,我至今以來的人生就是如此。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