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情慾長篇3】痞壞男大生搞事粗壯工人
Justin
Justin

【奇幻情慾長篇3】痞壞男大生搞事粗壯工人

2021-04-16|閱讀時間約 26 分鐘
本篇文章總長10728字,免費閱讀部分約6789字,敬請舊雨新知訂閱支持Justin!
「姊!你不要每次都把我內褲曬在三角窗那裡好不好...」縱慾男大生賀白皺著眉頭抱怨。
「怎麼啦?你會害羞?我不曉得你也會害羞欸。」姊姊有點故意的嘲諷,「晴天的時候,洗好晾在那裡最好了,通風,又有陽光。」
「就跟你說不是這個問題,那邊很多人會經過欸...」

正當姊弟倆在為這事爭論不休時,粗壯工人阿甫,剛剛好就從三角窗簷廊的圓形曬衣架那裡走過去,他剛剛好就這麼瞄了一眼,不對,他根本是刻意的去看的,不可能不看啊,那裡常都掛著一條樸素的女生三角內褲,偶爾會有絲質還帶蕾絲的那種,很令人遐想,而且款式又都不是太誇張。這可是阿甫買完早餐路上,足以令他一天熱血振奮的小確「性」。

對,就是你想的那樣,姊姊每天溫柔手洗好的飄香內褲,就會這樣大剌剌跟弟弟的懸掛在一起,所以,其實賀白是沒啥好抱怨的,尤其「精」力充沛正值血氣方剛的他,每天清晨的自動立直地圖炮,固定會把不管棉質、纖維、寬鬆或緊身的整條內褲,都弄得濕糊黏稠,若不趕緊搓洗掉的話,弟弟那滿屋子濃郁洨臭,姊姊可是會被熏到孕吐。

粗壯工人阿甫一側頭往窗子裡,就瞥見在整理器具、毛巾的姊姊正彎腰,股溝間內褲的顏色都露出來,啊嘶,盯著看得出神,都忘了要邁開下一步了。姊姊俐落弄完後一直起身,就發現弟弟眼光在盯著後面的窗外,姊姊以為是有客人便轉過頭,看到立刻裝死的粗壯工人死盯著A型落地看板,上面寫著「男士理髮」,哦!原來是家庭理髮啊。

如果,被姊姊剃著頭毛的時候,她豐滿柔軟的乳房,不就會對我左擁右抱了嗎,而且她身上的體香味,幹,邊剪如果在遮髮布圍下面起崩,會不會太變態呢...可是,又好想這樣被姊姊「服務」喔,阿甫光這樣淫想著,褲子他媽就越來越緊。

「你好,有需要都可以跟我說喔!」姊姊現身,露出招牌親切一笑,酒窩便輕輕陷落。可是,糟糕的阿甫,就只想到平時掛著的那些清水內褲,此刻正就醬服貼在姊姊私處和翹臀,滿腦子汙黃齷齪,啊,真的什麼需要都可以說嗎,姊姊...
「啊...好...是的...」有色無膽的阿甫,一遇到查某就會開始大舌結巴。
「嗯,我看看,你這顆頭,可以剪得更帥呢。」
被姊姊這樣盯著自己瞧,那視線彷彿穿過衣料活像在她面前裸體,覺得全身頓時燥熱起來,還好皮膚夠黑看不出臉紅紅,姊姊...再這樣看下去,我會...我會...我可是會...
「欸抖...那...妳...今天有空嗎?」
「現在嗎?」
「啊不是啦!等我...下班...」
「喔大概幾點,可以先預約沒問題的!」

兩人一切一切的互動,都清清楚楚的看在弟弟賀白的眼裡。這體格粗壯的工人大叔,分明就是一頭淫狼色胚,直盯著姊姊身材口水都快流下來,看到連褲子都繃緊,剛剛,就是剛剛,還在那邊假裝沒偷看姊姊晾著的內褲,而且,他視線穿過窗戶的那個時候,明明就眼巴巴盯著姊姊的屁股溝看啊,變態

不過,這變態歸變態,工人大叔的身材倒是很不錯,肌肉一大塊一大塊又粗又壯又黑,整體感覺好man喔,就沒吃過這種筋肉大叔呢!賀白不禁口乾舌燥的嚥了口水,就像是餓狼遇到一塊肥美鮮肉那樣,想啃,想吸,想...嗯,不好說。

正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粗壯工人意淫姊姊,那麼做弟弟的就好好的把黝黑壯大叔,從頭到腳都好好加倍意淫個夠,他的短髮鬢角加鬍渣,他的工作褲下面一大包,平常都用那做工粗糙的厚實大掌擼管嗎?看得好爽噢,賀白又吞下一口口水(這分泌量有點過激了),反正這個色大叔,眼裡只會有美若天仙的姊姊,這樣反而更有機會得手啊,噗摟級縱慾大一生賀白弟弟,心裡的算盤打得可啪啪響了。

「欸,生意上門嘍,你看,姊姊一出馬,便知有沒有!嘿嘿。」姊姊得意的眨了眼。
「人家盯著妳屁股看妳都不知道呢?還生意,妳自己小心鹹豬手。」賀白冷冷的說。
「人家明明是個憨厚老實的工人,是在附近工地蓋房子的,哪有像你說的那樣,你、你、你,不要以為全天下男孩子都跟你一樣,色,你打砲到底都有戴套嗎?你不要給我亂搞喔,你這樣我要怎麼跟.....伊先生交代啊!」姊姊手指尖不停扎著賀白的小腦袋瓜。
「交代個屁,八字都還沒一撇,總經理只是看晚了才順路送我回來,妳不要在那邊瞎猜!好了我要去趕早八了...」
「早八,你還敢說,現在都幾點了!!!你再給我浪費學費試試看!!!!」
姊姊在後面咆哮著,完全失去一開始的甜美氣質,這會兒反倒像男大生的虎媽一樣。

這也難怪,賀白自從有記憶以來,就都是姊姊在打理自己的生活大小事,也多虧姊姊辛苦賺錢,指頭都洗頭洗到龜裂了,才能把他養到這麼大;真要說起來,其實是姊代母職一點都沒錯。哎,姊姊這樣也怪可憐的,還是說,把姊姊跟伊經理湊成一對,看他倆蠻投緣,這樣姊姊大概就可以不用這麼辛苦了吧,至少,有個男人可以依靠啊。

是說,伊總經理那副高冷挺拔西裝上司,也完全是賀白的菜無誤,而且他倆之間,總有一絲說不上來的莫名情愫。明明是剛剛才認識的人,卻給他有種非常熟悉的感覺,說不上來,反正就是一種直覺,緣分,這種的大概就叫做磁場合拍吧。不過,也真的不用想那麼多,像伊總那樣層峰級的大人物,根本不是像我這種打工仔可以高攀得起的。

經歷了之前被伊總三番兩次解圍的事件,賀白後來對於去打工就異常有動力,至少那裡是伊總上班的場所,和他一起工作的場合啊,一想起來腦袋一熱,心裡就泛起一陣酥麻,然後雞雞也不受控制的恥硬了起來.....

賀白並不想用自己低級的性幻想,把伊總在內心美好的高大上形象給玷污了,他的大頭雖想這樣,可是他的不爭氣小頭,只會按照大學男生的一般色色模式不受控,連帶逼使他的腦袋開始意淫:

伊總西裝底下藏著的,是不是那種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性感體魄呢...感覺他就是個生活極度自律的成熟男子,除了忌口,下了班之後還會嚴格執行體能訓練,健身,跑步,游泳之類的,充分鍛鍊身體各處的每一吋肌肉啊...不知道,他平時都穿啥樣式的內褲呢,運動機能的緊身長四角,異男口味的寬鬆線條平口,或是其實悶騷的銀黑色透氣質地的緊身大包三角呢?

賀白沒有發現的是,自己從這一刻開始,那原本縱慾填滿的大腦容量,就逐漸被伊總的滿滿想像給佔據了,幾乎沒有什麼空間分可以給其他相形失色的底迪。原本熱衷的約炮行程也不怎麼想約了,有事沒事都在llacer閒晃,下了班不走還跟同事繼續打屁,甚至主動好心去替補別人的班,就為了能再在公司見到伊總,只要那麼一眼也好。可惜,情況就跟他初進公司時一樣,伊總並不是一個會在公司到處閒晃的總經理,想跟他見上一面,簡直難如登天。

陳!賀白還記得伊總是這麼稱呼那位奧客的,這天替補早班,陳又出現在監視器上面,他房間的服務燈號又亮起,賀白心花怒放到想立馬衝過去服務他,結果就被組長猛然制止了。
「弟弟,E04你不用去。」
「蛤?」賀白不解地看著這平時有點機車的組長。
「我說了,不用去,你去整理別間。」
「蛤?」
「你耳朵長包皮嗎。去去去。」組長揮手想把賀白趕走。
「為什麼?」
「要不是上面交代,這棘手的當然是給菜雞去啊。還懷疑啊弟弟,就這麼想去洗門風啊?菜菜雞。」組長有點不知好氣還好笑。

...賀白不懂。為什麼上面就交代下這種奇怪的潛規則?難道,是因為上次的霸凌事件,讓伊總心生憐憫所以特別交代讓我可以有奧客豁免權嗎?這....未免太偏心了,伊總居然對自己這麼好嗎,賀白感覺身體輕飄飄,暈乎乎的,有一種嗑了藥之後的嗨感,然後,得意忘形的他,就在長廊上跟一個全身黑還戴著墨鏡的人,撞了個滿懷。

「對...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看這男人身形魁梧,怎麼撞到他時卻有一種不踏實的錯覺。
「長眼啊你,小鬼。」
「客人...真的非常抱歉...」
「還在唸大學是吧?」
「是...」
「還乳臭未乾的意思,雄激素源源不絕分泌的年紀,」墨鏡男朝賀白猛吸了一大口氣,像是要把他身上的所有體味,都深深抽入胸腔。
「咳、咳。」
「喔陳,是你啊。這裏像在走迷宮,我哪找得到E04在哪。」
「走了走了。」
賀白轉頭剛好和陳四目相交,但陳彷彿注視著的眼光,都變得跟上次不同,少了那粗暴的霸氣,更多了幾分懶得惹事的避諱。奇怪了,怎麼連這個叫陳的奧客也...那個在室內還掛著墨鏡的男人,也是古古怪怪,天知道這些上流社會的紈褲子弟,都在幹些什麼勾當。

在公司東摸西摸摸到沒東西可以摸了以後,賀白才捨得從側門離開,結果前腳才剛踏出大門,後腳就發現伊總從巷子口那邊走過去,賀白整個腎上腺素激增,連帶使雞雞也微微充起血。跟蹤他吧,賀白幾乎膝反射就決定尾行伊總。

伊總穿著紳士藍直紋西裝,棕色小牛皮鞋上露出一截引人遐想的黑襪,那西褲應該是量身訂製的,走起路時,臀部線條硬是比普通男人還要顯翹,著實誘人啊......賀白直勾勾盯著那合身西褲的屁股面料,只為找到內褲樣式的一點點痕跡也好,可惜那實在太低調到毫無線索可言。

只見伊總以都市人的步伐,穿越了幾個商業街區,來到車水馬龍的轉角,一家裝潢有氣派大面落地窗,以深色木質為基調的華麗餐廳門口,有個女人已經站在那裡等他。

那是......姊姊?!

伊總跟姊姊...怎麼會...在約會?完全沒聽姊姊說過他們倆正在交往啊...怎麼就....賀白此刻的內心五味雜陳,一方面覺得該要為姊姊跟伊總在一起而感到開心,一方面卻極度不是滋味,他們交往為啥要瞞著自己啊,覺得小小心靈遭到踐踏般的不被尊重,而且,不管是姊姊這或伊總那,都讓賀白有一種喜歡的東西「被搶走」的感覺。好討厭的感覺。

賀白奧嘟嘟的一路奔回理髮店門口,卻發現粗壯工人在那裡賊頭賊腦的探望,看店門沒開,他就色瞇瞇繞到三角窗那邊,去偷窺曬內褲的架子。無恥的色狼,男人都一樣,伊總也是,每個豬哥都在覬覦姊姊的美色和她的小穴。

「喂,你在幹嘛?」
粗壯工人阿甫被賀白喊了聲,像做壞事被抓包,嚇得全身挫了下,轉頭一臉驚恐,「沒...沒啊....我要剪頭毛....想說店沒開。」看這麼大隻暴肌的粗壯鬍渣大叔,講話畏畏縮縮的像老鼠一樣,就覺得滑稽。
「哦,我姊不在辣。」
「是...喔...」什麼都寫在臉上的阿甫,表情馬上如土石崩塌下來。
「不過,她應該...快回來了吧,我猜。」賀白兩顆眼珠不安好心地轉。
「哦?」阿甫就像由紅轉綠的號誌燈,雙眼發亮。
「嗯,你要等她嗎?」
「當然!!欸...我是說,我可以等她。」
看我怎麼整你這色大叔。「可能會一陣子喔,你沒趕時間吧?」賀白一邊轉開大門的鎖。
「今天工地那邊結束了,沒差。」
「嗯,進來吧。」
是有想插吧,哼哼。

初夏已顯得有點炙烈的太陽光,直射進這三角窗的小店面,由於對外窗多又很大面,只要冷氣一沒開,就會像逐漸加溫的烤爐,悶熱起來。阿甫的汗珠,又開始大大小小顆的蒸溽出,自額角順著鬢髮落腮,滴往做工弄髒的鐵灰襯衫。今天的他沒穿連身服,燥熱得把襯衫鈕釦全都豪邁敞開,裡頭可見被胸腹肌膨脹的濕漉白汗衫,浮出若隱若現肉慾的顏色。

「很熱吼,冷氣沒修好才怪。我拿冰的給你吧,你要喝啥?茶還是水還是....」賀白蹲下把頭探進矮冰箱翻找著,「罐裝咖啡?」
「免啦...歹勢,我比較會流汗。」
「真的不要?熱的話,你可以脫衣服沒關係。」
「不然...我脫衫好了。」
沒想到,阿甫裡面的貼身汗衫卻是無袖的,他脫襯衫時微微露出的腋毛,看起來自然卻極具性魅力,但可能是感覺到賀白弟弟的視線直逼,所以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的憨憨傻笑。
「身材很好嘛。呶,喝冰咖啡吧,我剛倒的。」賀白沒說的是,他順手加了點料。
「還可以啦,做粗工的攏嘛阿捏。」
賀白把直立式的電風扇打開,循環旋轉,但這點弱雞風力,對阿甫的汗涔涔一點效果也沒有,他的純白緊繃內衣,就這樣慢慢如水彩畫暈染,一塊一塊的濕成半透明,服貼在鼓膨如台地的大塊肌肉上,真的是越看越他媽man爆。

「還是,我先幫你洗個頭吧?」賀白的鬼腦又在轉。
「你會?」
「喂可別小看我,姊姊忙不過來的時候都是我幫她的,只是我課業加打工很忙,不常在這而已。」實際上則是,大量約炮所需的時間管理,才是忙的主因。
「那,好啊,麻煩你欸。」
其實,賀白不就是為了更接近這具,活生生的雄性激素噴發體,才這麼提議。等到阿甫仰躺在水槽躺椅,閉上眼睛,賀白修長手指伸進他短髮伺候妥帖後,愛看哪裡就給他看個夠,就算直接看到長針眼,也完全不用避諱。

奇怪的是,等到賀白用泡泡搓洗著頭髮才沒多久,阿甫工作褲的胯間就開始緊繃,有一種裡面包不住的巨物,越來越膨脹的態勢。阿甫他自己也察覺怪怪,可是他依照過往經驗,通常無法控制自己來得急又猛的生理反硬,於是,乾脆束手無策的躺在那,任憑他的粗壯雞巴狂野翹凸,都到了能看出龜頭冠形狀的地步。

被按摩頭顱是很放鬆沒錯,賀白按過這麼多顆頭(各種意義上的),很知道該如何拿捏力道,還有要按哪裡,會讓客人感到蘇胡。只是,沒想到才在咖啡裡摻了半顆威剛,這藥效這麼快就發作,才按沒兩下,粗壯工人看來同款粗壯的雞巴就起秋到不行;他以為,大概還要再按摩一陣呢,果然是荷爾蒙強到過剩的色男啊!

「舒服嗎?有哪裡想加強嗎?」賀白以適中偏強的指力,在阿甫太陽穴附近游移按壓。
「嗯...很可以...看不出來,你的手這麼有力。」
「哼哼,」賀白手掌瞬間滑到下方後頸處,開始抓龍。
「唔唔...阿捏...」
「怎樣?」賀白挑了挑眉。
「揪送...」
「爽到你都勃了。」嘴角微勾。
「呃...被你發現啦?」
「褲子這麼凸,最好是會沒發現辣。」訕笑道。
「我也不知道,就起反應咩。」
「你是不是喜歡我姊姊?」

阿甫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問,問得啞口無言,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

「欸...就...」
「好啦就喜歡啦!對吧?」
「.....」
「而且,每次都偷看她掛在窗邊的內褲。」
「欸!賣亂共喔!我哪有辣!」
「哦?沒有嗎?」
「....」

這痴漢叔叔的色心機被晚輩一語戳穿,此刻應該是感覺羞恥到不行吧?而且一邊羞臊,雞雞卻還是一邊無恥的硬起來,該要無地自容到想找個洞鑽進去吧?偏偏頭洗一半,最沒防備時,動也動不了,一緊張起來,身體反應還要更激烈。賀白體會到玩弄這種出了社會的成熟男人,可比逗學生洨底迪還要有趣個好幾倍。隨著社會上各種潛規則、枷鎖而壓抑在更深的底下,是包藏禍腥的肉慾無度,更悶騷,夠淫蕩

本篇文章總長10728字,免費閱讀部分約6789字,敬請舊雨新知
訂閱支持Justin

登場人物簡介/名詞解釋

賀白
縱慾大一新生,也許是正值血氣方剛的俊逸少年,但他的性慾以一般同儕來看還是超乎常人。自有記憶以來便與姊姊相依為命,姊姊靠著經營家庭理髮,維持兩口子生計。
阿甫
粗壯工人,身強體健皮膚黝黑的建築工人,純靠粗工鍛鍊成一身肌肉大塊頭,體毛茂盛,男性荷爾蒙有過剩的嫌疑,性慾水平明顯讓一般男性看不到車尾燈,以至於被不羈闇紫相中作為性能寵。
墨鏡男
不羈闇紫,三維(人類)世界原生不死族。放浪不羈,故並不理會甚至藐視,伊洛斯一眾所代表的天朝的戒律。陳的愛侶。
不死族
生命比人類更長壽的非物質靈體,適應生存於五維世界。在三維(人類)世界則需要靠寄生才能活下去(形體不消散)。有人把不死族誤植為吸血鬼,其實他們需要吸的不是血,而是人類性慾的精氣(男性愉悅尤佳)。不死族依照來源,可分為人類世界原生的,或從五維世界來的。人類世界原生種,又被天朝稱為「妄族」,尤指像不羈闇紫這種不願服膺天朝管轄,在人類世界按照自己意思求生的不死族。
五維世界仙能
五維世界是由高頻率的精神能量所構成,生活在其中的不死族,或多或少能夠駕馭「仙能」為己所用。但在三維(人類)世界欲施展仙能,則需要吸食比生存所需更大量的性慾,所以,通常需要固定來源,例如養強大性能寵,或是仰賴llacer供給。
天朝
五維(靈體/精神)世界的不死族統治集團。llacer其實是天朝在三維世界的據點。
llacer
人類世界的虛擬實境私人電影高級俱樂部,能讓人類像做夢一樣進入自己想要體驗的夢境,滿足人們的各種慾望(當然包括激烈的性慾,故說llacer是不死族的充能站也不為過)。但所費不貲,通常只有上流社會人士才消費得起。這裡也是賀白的打工場所。

三維世界原生不死族,llacer的出資者之一,性格乖戾難捉摸,是不羈闇紫的愛侶。
伊洛斯(伊總經理)
llacer的最高階管理者,來自五維世界的天朝。似乎在暗中照看著賀白這個人類少年。


我是Justin,從事情慾寫作已超過10年,歡迎追蹤下面這個專題閱讀之前的文章↓
偶爾也寫點雜文會放在這個碎碎唸專題
Photo by Esteban Bernal on Unsplash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Justin
Justin
從還有直行作業簿時代就開始製造黏膩濡濕的字。歪斜自動筆跡滑出不怎麼正直的情慾。就和男孩第一次自慰一樣顫顫巍巍,即使不信神也大多感到油然罪惡。這是社會道德對野性慾望下的緊箍咒。人雖有靈,仍拖著一具肉體。但性慾並不可恥。我們只需要用對的方式來抒發,例如,閱讀情慾。
本文發佈於
巫山雲雨之 應龍白鶴
168/次(單次購買)
奇幻情慾長篇小說的第一部。也是Justin寫的第一本長篇小說,以專題的形式出版。內容涵蓋了仙俠、科幻、同性情慾元素。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