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比魯星-第二十五章 海上遠古監控裝置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兩動物一人就這樣進入了海龜遺跡的內部。入目所及之處是一個長廊,兩邊的牆上佈滿了壁畫,壁畫大概分成了六個區塊,左側三個、右側三個,正前方的牆上,繪製了一個大眼睛,瞳仁處似乎有一扇門。
左側第一幅畫畫的是一大群恐龍拔足狂奔,從天而降的隕石不斷地砸落地面,引發了火山的噴發,岩漿不停地往四處蔓延。
第二幅畫呈現的是冰,鋪天蓋地的寒意,似乎要從畫裡蔓延出來,透明的冰裡,有很多種生物的身影,彷彿在逃跑時,瞬間結凍的樣子。
第三幅畫中的是水,從雲上下來的水,逐漸地將世界注滿,只剩下幾座高峰的山頂,水裡流動的是殘磚敗瓦還有不知生死的生物,有稀稀落落幾艘船艱難地在風雨中飄盪。
右側第一幅畫,是一處山谷,山谷的頂端形成了一個半圓形的防護罩,不停地有隕石落在罩上卻沒有造成損傷,有一側的防護罩甚至被岩漿蓋上了,卻也沒侵透入防護罩內。罩內的生物放鬆地在罩內安睡著。值得一提的是,若是這時間點與左側第一張圖相符,那這張圖奇怪的地方就是,這裡居然沒有大體積的恐龍,只剩下體型較小的,彷彿已進行過一輪生物挑選。
第二幅畫,出現了很多身穿太空衣的人,努力地將冰溶化,從冰中取了一些生物出來,有一位好像拿著針筒狀的東西,刺進這些被救(?)出來的生物體內。右下方還畫了一些像是NDA結構圖的東西。
第三幅畫,在水下有一個空間,空間的右側有一扇巨大的門,狀似鳥居,有一長排的人站在門的左側等待通過,而已通過的人,身上的雙腳變成了魚尾,四散游去。
林坤璟看著周遭的壁畫,感到一陣頭暈目眩。他這輩子切身感受到人類的渺小有兩次,第一次是在「星星」的房間發現地球因隕石的撞擊而裂開的時候,而第二次就是在現在,看著周遭的壁畫,發現達爾文的「進化論」原來不是真的,原來現在的生物是由另一隻手培養出來的。
林坤璟就這樣陷入了巨大的震驚中,一直到瑯嬌貓對著他大吼了一聲,才讓他清醒過來。
林坤璟放下腦海中亂糟糟的想法,往瞳仁處的門走去,門的中央也有一個凹槽,呈現大字形,他若有所思地將胸口前的吊墜比對了下,發現小海龜早就醒來,擺好了姿勢,他失笑將海龜放了上去。
這次沒有很大的音效,在海龜進了凹槽後,很快的又飄了起來,門也很順利地往左右兩側滑開。
映入林坤璟眼簾的是好幾面牆的大螢幕,螢幕上呈現的影像驚的他目瞪口呆。
雖然不知道已經過了幾百萬年,這座海底的移動要塞依然努力地工作著,維護著世界的平衡。螢幕上呈現的畫面有點類似駭客任務中的上帝視角,但關注的不是人類,而是各式各樣的自然景觀,當然大部分的景觀中,都帶有人類的蹤跡。山林的濫墾濫伐、工業的廢氣造成的霾害、垃圾的堆疊飄散到海洋...等等,就這樣赤裸裸地呈現在林坤璟眼前。
以前的災害是由大自然形成的,天外的那隻手保護了生命的繁衍,但面對地球上的生物本身對地球造成的迫害,似乎束手無策。
現在,螢幕上呈現的,除了受迫害的大自然外,還有一部分屬於大自然的反撲,接連不斷的地震、森林大火、無由而起的傳染性疾病....,而監控著的那隻手似乎早已袖手而去,等待著大滅絕的來臨。
等等,林坤璟突然想到,至少這個地球還在,沒有像他的地球一樣早已支離破碎,是不是代表,仍然還有一絲希望?
在林坤璟陷入思考時,熟悉的暈眩感又傳來了,在他意識消散之前,他看見瑯嬌貓不顧一切的往前撲,按下了一個紅色的按鈕。
他驚恐地喊出聲:「不要......」
「不要亂按.....」
林坤璟驚恐地起身,發現他已經回到「精神鍛鍊裝置」房間內。
看著身旁伸懶腰的瑯嬌貓,林坤璟幾乎要拔起自己的頭髮了,他不敢想像那個潛藏在海底的堡壘內,那個巨大鮮明的紅色按鈕代表著甚麼!通常在電影裡,長那樣的要不是自我毀滅裝置,就是毀滅世界的裝置。
「天啊!你到底按了什麼?」
「喵嗚~~」瑯嬌貓給他一個懶洋洋的回應。
「你不是會說話嗎?」
「喵嗚嗚~~」瑯嬌貓很認真的回答。
「你是說,你在那邊才能說話,這裡不行?」
瑯嬌貓給了林坤璟一個肯定的眼神。
「好吧......。看來只有到那邊才能問了。」
林坤璟只能無奈認命了。
林坤璟這次想嘗試進入「生命樹」 的房間,距離上次進這房間已經過了好一陣子了,在被拒絕了那麼多次後,他想再試試進這個房間。
這次林坤璟戰戰兢兢地將能量球放入凹槽裡,門緩緩地向右滑開。
竟然開了!!
裡面一個綠衣的仕女長裙曳地、身姿搖曳、氣質絕佳,款款走來對著林坤璟盈盈一拜。
林坤璟看傻了眼:「妳這是怎麼了⋯⋯?」沒想到一秒惹惱眼前的仕女。
「你是怎樣,沒看過仕女嗎!」仕女的右手變成藤條,做威脅狀。
「不是不是!只是沒看過這麼勇猛無雙的高貴仕女!」
「你說甚麼!!」
勇猛無雙的高貴仕女忍不住拿藤條追打林坤璟,林坤璟被追的滿場跑,還好他最近的訓練提升了他的反應力,讓他閃過了好幾棍。
一直到兩人跑得氣喘吁吁,才慢慢地停了下來。
「你不錯嘛,我叫做卡芭菈。」卡芭菈伸出了友誼之手,兩人在奇怪的地方達成默契。
「妳看起來,長好大了。」
「這都是多虧你努力訓練的緣故。」卡芭菈害羞地將頭髮撥到耳後。
「喵嗚嗚~~」瑯嬌貓適時地叫了一聲,打破了這個怪怪的氣氛。
「對了,卡芭菈,門外寫著 "分岔的枝掗代表命運、時間點及選擇。"但妳的身上沒有枝掗啊。」這時林坤璟提出從進門開始就抱持著的疑問。
「這是因為,本來就不是說我身上的枝掗啊。」卡芭菈理所當然地說。
「說的是這個。」卡芭菈的右腳用力跺了地板一下,突然從她腳下那一點開始,地磚呈現出了放射狀的花紋,她仔細端詳了花紋的紋路後說道:「有意思,你的命運軌跡還蠻有趣的嘛。」
卡芭菈的手指指向了一個分岔點「你的人生從這裡開始有重大的轉折。」從分岔點向兩旁錯開,一邊是很規則的紋路,而另一邊則有點不對稱像是長歪了的紋路,有的長有的短,有的感覺該順時針轉的,卻往反方向纏繞了,就像是在正常的樹上插支不同品種的植物,沒想到插支的部分長得特別旺盛的感覺。
林坤璟想到地球被撞擊的那一夜,心有戚戚焉,突然覺得那個不規則的圖案順眼了起來。
「說起來就像是在解讀龜甲上的圖案嘛。」
「是啊!好久好久以前,大地的能量還充足的時候,這邊很多人來,我也常常演示給他們看,後來有人帶了龜甲來燒,看起來就像小型的生命樹圖,也許是這樣流傳下去的吧。」卡芭菈的語氣中帶有一點惆悵。「其中有一個人,每天都來問東問西的,持續了好幾十年,一直到那天他拿了好幾捆竹簡過來,說他寫了一部經典讓我取名字。我對他說,不然就叫易經吧!好像一直不變的事物總有一天也是會變的,陪了我那麼久的你,總有一天也是要走的,以後就別來了吧。」說到這裡,卡芭菈看起來很寂寞的樣子。
林坤璟想了想,將腳邊的瑯嬌貓抱到卡芭菈的懷裡。她抱著瑯嬌貓就開始滴淚了。林坤璟無聲的陪伴了卡芭菈一陣子。
一直到卡芭菈哭完,留著鼻水紅著臉將林坤璟”請“出了房間,林坤璟才鬆了一口氣離開。
有些心結可能一結上了,就是一輩子。
    我想分享我的靈性及雙生火焰旅途,雖然現在還沒有走完,但我相信可以給同樣走在雙火旅程的你提供一些協助。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