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兩個女生能不能做愛—《童女之舞》

2021/06/04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首次發表於一九九一,距今約三十年,作者曹麗娟。
圖片來源:博客來 裝幀設計/許晉維(攝影/但以理)https://okapi.books.com.tw/article/1249
「鐘沅按住我肩膀,在我背上輕輕搓揉,一股不知來自何處的熱流貫穿全身,像要將我引沸、融穿一般。鐘沅的手在我背上滑動,左-右-上-下……我歙張的毛孔吸入她暖烘烘的鼻息。她的手指捏著、揉著、爬著,我的身子不住往下滑,怦怦心跳催促我,催促著……啊,我整個要化成一攤水流在這沙地上……」
高中時第一次閱讀此書,便深深為鐘沅與童素心間的情感羈絆所吸引,我羨慕著她們對彼此的在乎與友情的愛。當時沒讀出的是兩人間想更進一步的渴望。
大學時重讀此書,對書中人物彼此感情間的拉扯與張力有更深一層體悟。鐘沅與童素心掙扎地說著要分開,因為兩人太不一樣,彼此個性南轅北轍,但問題是因為不一樣所以無法在一起嗎?
隱藏在不一樣的藉口底下的理由卻是她們太一樣,一樣都是女生。於是鐘沅開始尋找各式刺激,希望藉由「正常」的男歡女愛與不斷陷入一段段關係中獲得救贖,卻僅讓自己越陷越深。
「鐘沅跟石杰在一起不過短短兩個月,卻以見識了許多新鮮玩意兒—場子、應召站、兄弟、大麻……還有,性。
『會不會痛?
不能不要做嗎?』
『我沒有拒絕,因為我很好奇,我不知道男生和女生有什麼不一樣......做了以後我才曉得做愛很簡單,不過可能還有一些別的什麼吧。』
『什麼?』
『比方說—
我在想,兩個女生能不能做愛。
如果我是男生我就一定要跟你做愛。』」
所以,兩個女生可以做愛嗎?
整篇文章花了不少篇幅在描述情慾流動與挑逗、掙扎與壓抑,即使在同志婚姻通過的此時,依舊有不少人對於同志帶著異樣眼光。我記錄,大概訝異於作者的膽大,在那樣的年代與時空背景下。
一本少數我願意重複閱讀的文學。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S. 隨筆雜談
S. 隨筆雜談
請我一杯咖啡支持我:https://liker.land/job7160/civic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