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Cream Week, Ice Cream Everyday.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這篇文章寫得有點晚了,但還是想記錄一下。雖然疫情還是挺嚴重的,但今年 5 月柏林的 Ice Cream Week 還是照常舉行,從 5 月 6 日到 12 日去指定的 31 家冰淇淋店可以以 1 歐的價錢吃到特定口味的冰淇淋,有些還是很神奇的口味,像是去年就出現過花生咖喱冰淇淋,今年則有蘆筍冰淇淋和酪梨玉米片冰淇淋等等,當然也有像提拉米蘇或開心果這種比較正常的口味。
在柏林的冰淇淋店粗略可以分爲兩種,一種是忠於意大利風格的 Gelato,另一種則是提倡有機、天然的手工自製冰淇淋,其中也有不少致力於製作素食冰淇淋的店家。每年的 Ice Cream Week 就是由一些主打手工冰淇淋的店家合力組織的,除了鼓勵大家嘗試更健康的選擇,也是藉機做些瘋狂的創新,試試能不能碰撞出適合長駐的口味。
像我最喜歡的就是某家手工冰淇淋店的馬斯卡彭百香果冰淇淋,本來分開製作的馬斯卡彭冰淇淋和百香果冰淇淋以非常微妙的比例“不均匀地”混合,所以一口一口吃下來,有時可以吃到單獨的味道,有時則是一口吃到兩種味道,卻非常平衡、非常搭軋,加上點綴著白巧克力碎片,口感細緻、層次豐富,超級 mind-blowing。我第二喜歡的則是紅心芭樂起司蛋糕口味,也是妙不可言。
其實來了歐洲之後,才發現歐洲人對夏天的印象真的跟台灣人很不一樣。除了南歐之外,其他歐洲地區大部分的家庭是沒有安裝冷氣的,畢竟一年裏會熱到需要冷氣的天數不多,很多人都是趁著高溫警報就一趟飛機跑出去度假避暑了,而且緯度高的地區冬天日照時間短,所以一旦大家發現白天慢慢變長、天氣慢慢變熱了,都會迫不及待地跑到戶外,烤肉、划船、日光浴,就連熱浪期間也照樣出門,唯一的差別就是人手都多一枝冰淇淋,好像多一球就可以多曬一小時太陽一樣(笑)
之前實習正好是在春初到夏末之間,遇到有同事生日、結婚或調職,主角都會在下午茶時間聚集整個部門的人起來,帶來一些東西請大家吃吃喝喝聊聊天、説説祝福的話。剛開始春天的時候都是請吃蛋糕、有時是鹹派,各家各有不同的家傳配方,後來到了夏天,就變成一盒又一盒的冰淇淋。想想也是,這麽熱的天,哪還有人有耐性烤蛋糕,太折磨了。
還記得第一次來歐洲時是個八月天,我的地陪朋友也是有事沒事就帶著我到處吃冰淇淋,那時候還比較不敢嘗試新口味,想到平常在台灣最喜歡吃瑞士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不過憑直覺就知道絕對不是直譯,一查果然普遍都直接講意大利文 Stracciatella 。這個詞本來的意思是牛肉蛋花湯(笑瘋)後來給了店家靈感,改成在香草冰淇淋裏加上巧克力碎片,大概就是這種碎碎散散的感覺吧,就沿用了這個詞。印象很深刻第一次我用當地語言點這個口味時,朋友還一臉驚訝,可能沒想到吃貨如我居然還會特別去查這個口味的講法。
之前短暫在柏林同住過的冰島室友則是抱怨過,德國的冰淇淋店冬天都會關門,換成賣糖果或甜甜圈的聖誕小吃攤販,反觀冰島不僅一年 12 個月都吃得到冰淇淋,有些比較受歡迎的店甚至會營業到晚上 11 點,比台灣的手搖店還晚,想想真是有點羡慕。後來我跟她提到台北淡水的巨無霸霜淇淋,她整個羡慕得不得了(笑)也是這個契機,我們後來在柏林吃了好多跟冰淇淋有關的食物,像是珍珠雞蛋仔冰淇淋、匈牙利烟囪卷冰淇淋,還有這幾年新進駐的 Häagen Dazs 專賣店,順便還被我推坑了抹茶星冰樂(得意)啊~真希望疫情趕快結束,可以帶她來台灣吃巨無霸霜淇淋,還有宮原眼科堆得滿滿一杯的冰淇淋!
有時候我覺得這就是旅遊的樂趣,在異國嘗試不同的東西,看當地人怎麽跟這些東西共處;一點點氣候的不同,就能帶來完全不一樣的享受生活的方式。像我這樣不太沉溺於拍網美照的人,大概就需要這樣子旅行,才能夠每回都多一點收穫、多一點值得藏在心裏慢慢回味的悸動吧!
10會員
36內容數
日常充實自己的筆記,包括外語學習(英語、德語。。。)、外文參考書概念翻譯、留學生活知識等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Ragu拉古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