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移民台灣速寫日記:1981 2011 選一所幼稚園

2021/09/2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2011年,我們仍未有移民台灣的想法,只是那時候天爸開始渴望「轉變」,希望人生可以有些不一樣的路可以走。同一年,年幼的天一已經兩歲,依香港超高壓的學習氣氛與環境,我們開始為小小天一找幼稚園讀N1(幼幼班)。問題來了,我們應該找一所怎樣的幼稚園好呢?那得先從天爸小時候說起⋯⋯
說一下背景,天爸小時候住在九龍的大角嘴,詩歌舞街的盡頭有兩座相連的建築「油麻地小輪船員工宿舍」,這宿舍樓高六層,分左右兩座,在二樓有一天橋連接。我們家住在二樓天橋不遠處,那個小小空間,就是天爸與哥哥遊玩的寶地,但到底玩甚麼?不外乎都是跑跑跳跳,不然還可以做甚麼?
(天爸小時候在宿舍天橋的照片,屬付費內容)
宿舍一個單位大約300-400呎(大約12-14坪),露台外望就是車水馬龍的詩歌舞街。住處離海邊已經不遠,宿舍對面就是今天的「港灣豪庭」,以前是油麻地小輪船的船廠(船廠當然就是海邊),也是天爸的父親工作處。據說天爸的爺爺也是油麻地小輪船的員工,一家十口就在狹小的宿舍中長大。後來申請公屋成功遷出,宿舍就成為我們一家的住處,由居住10人變成住4人小家庭的溫馨小窩。
油麻地小輪船員工宿舍,圖片取自互聯網
http://lausoldier.blogspot.com/2014/07/blog-post_30.html
大角嘴是一個沿海的工業小區,工廠區與住宅區只隔著一條行車天橋。天爸小時候離開宿舍後左轉,沿著天橋經過殯儀館,穿過橋底到達大同新邨,在一座大樓的二樓有一間幼稚園,沒有戶外空間,印象中有三四間課室,共用一個大廳,大廳中有一些簡單的遊玩設施⋯⋯反正那是嬰兒潮的尾聲,小小的香港迎來人口急速增長的壓力,再小的空間也已經是一種恩賜。聽說那時候仍然有學校是設在大廈的頂樓,環境有多擠逼、有多惡劣可想而知。
對這一家幼稚園沒有多少印象,聽說是當時區內的名校,母親對於天爸可以入讀這所名校是滿心歡喜的。至於這所名校有何特別之處?天爸無處考究,只記得當時老師教大家英文,A for Apple,B for Boy 。老師念一句,大家跟著一起念一句,天爸只記得那時候很好奇,為什麼大家念完一次之後就記得如何發音。
這些學習的記憶埋藏在腦海中三十年,直至天一兩歲,要開始為她找一所幼稚園時,這些「痛苦」的學習印象就浮現在腦海之中。天爸向天媽提出了一些教育的想法,希望小孩可以無痛學習(不敢追求快樂)。幸好我們家附近有一所壓力較輕的幼稚園,在香港有這種理念的幼稚園是非常少見,所以馬上查詢,得知要一出世馬上入紙申請,方有機會進入N1班。無可奈何,我們照樣申請,期望K1(小班)能夠有緣入讀吧。而我們也找了一所市區內公共屋邨的幼稚園,位置不算太遠,每天先乘坐一程大約20分鐘的公車到附近,再走路15分鐘就可到達。
天一第一天上學,完全OK沒有問題,在門口揮揮手就進去了,天爸想像中的哭鬧完全沒有發生。但直至第二個星期,天一進幼稚園前開始哭,開始不想我們離開。有一次天爸就陪伴進去,天一甫坐下,鄰座的孩子就因為哭太久而吐了一桌食物,同一時間另一旁的小孩也在大哭大叫,仿如地獄一般。
才兩歲,有這些反應很合理吧。但那時候的天爸非常擔心,天一會不會重演30年前天爸經歷過的一切,最後從此討厭學習?1981年至2011年,香港的教育有進步過嗎?香港的教育是朝人性化方向發展,還是朝高效率的方向發展?這時候的天爸雖然仍然未決定移民台灣,但教育這個議題開始進入我們一家,最終催化成我們移民的真正原因。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1,436 字,收錄於此專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天爸來自香港,帶著三個孩子定居在台南,經營著「帶住三個仔女去台灣」部落格與粉絲頁,記錄在台灣的所見所聞。
當粵菜的味蕾遇上台式的料理,每一頓飯都是一場文化差異的衝擊!我們是來自港澳的天爸天媽,將在此與你分享台港澳的飲食大不同。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