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點悖論ψ ver.collapse】第一章 第3節
伽爾
伽爾

【歧點悖論ψ ver.collapse】第一章 第3節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腳上的傷口已包紮完成,涅希斯可隨時執行其他任務。」
搬運機發出程式語音,將噴槍收回醫療箱,重新伸出三隻腳緩緩降落在地上,進入待機模式。
此時,莉娜放開了醫療噴槍的開關,靜靜等待白髮少女的回覆。
謎一般的凡人少女,究竟知道些什麼,又是如何知道的——這樣的疑問,不斷在莉娜的心中躁動著。
她又想起少女最後用唇語對她說出,理應只有她與姐姐知道的那四個字。心跳開始變得急促,周圍的空氣也正彷彿逐漸凝固。
「……總之,先自我介紹好了,畢竟目前只有我知道妳的名字……」
終於,少女打破了沉默。
「請多指教了,我叫做蘭,是一名凡人……」
白色的少女——蘭——簡短的說出自己的名字和身分。
只是,在這之後,她就打住了話。
她闔上雙眼,神情不再如剛才露出微笑那般輕鬆自在。
微微收起眉頭,像是在試著回想起某個微不足道的記憶。
「……除此之外……」
片刻的寧靜後,她宣布道。
「……我就想不起任何事情了。」
緩緩的,她將眼睛再次睜開。
冰藍色的瞳孔,此時鋪上了一層黯淡。
「我是怎麼來到地球的、我離開原本的世界之前在做些什麼……這些事情,我全都想不起來了。我所記得的,只有我的名字、我來自哪裡、我學過的知識,以及發現自己記不起往事以後、在地球上旅行的這一年又三月裡所發生的事情。」
少女暗暗說道。
——失憶症?
名叫蘭的凡人少女給出的答案,完全出乎莉娜的意料。
而她剛才提到的時間,也同樣令莉娜在意。
——一年又三個月前,不就是太陽風暴結束的時間點嗎?
一年又七個月前,天災來臨;四個月後,天災離去,蘭也同時失去記憶——
莉娜欲言又止。越是思考,圍繞在蘭身上的疑惑就越來越多。
「至於那些關於妳們的記憶,或許又更難解釋了……」
事情還不光如此——彷彿這麼說著,蘭繼續開口。
「它們都……非常的片段。回憶起來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像是被換了一顆大腦……一顆裝著妳的名字、妳們之間的往事,以及某些……我自己也無明白的事情……等等知識的大腦。就連『替我活著』這句話,也只是我在瞬間想起的句子。我那時直覺的認為,只要我說出這句話,妳就會明白我的意思。」
再次聽到那四個字,讓莉娜的身子不禁顫了一下。
果然蘭並不知道那句話對莉娜而言意味著什麼。
「那是……姐姐的遺言。」
她以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解釋。
細微的哽咽聲,也使蘭片刻就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是嗎……抱歉……」
蘭隨後低下頭。
「『那顆大腦』知道克緹……妳姐姐,已經不在了……但它並沒有告訴我那就是她的遺言……」
那是更加黯然失色的低語。莉娜趕緊搖了搖頭。
——該道歉的是我。
彷彿不想再談論這些一般,莉娜重新扣下噴槍的開關,繼續替蘭包紮傷口。
她清楚知道,讓姐姐死亡、使蘭的身受重傷的自己,才是該背負一切的罪人。
「……總之,從這些奇怪的症狀來推測,我似乎有不小的機率,是被植入了其他人的記憶。」
短暫的沉默後,蘭才再次開口。
「只是,我自己也無法肯定這些記憶是否確實來自別人……總覺得有些是,有些卻又不是……甚至越想去區分,兩者之間就會越來越模糊……這些,就是我目前大致上的情況。」
語畢,圖書館的大廳中,就只剩下醫療噴槍的嘶嘶聲。
鮮紅的傷口逐漸被乳白色的藥料覆蓋住。莉娜再次看了看這個理應長著角的圓形切面,以及蘭身上大大小小的擦傷。
她無法想像這名為了拯救她,而使自己遍體麟傷的無辜少女,竟然除了身體之外,連「心」也是如此滿目瘡痍。
不但失去了大部分的記憶,腦中更被參入了不屬於自己的回憶——而它們之間的界線,甚至正越來越模糊。
——她到底經歷了什麼,才會變成現在這樣?
——又到底會是什麼人……促使這一切的發生?
「不過,那些還沒被我忘記的事情,我可都還是好好記著的。」
彷彿要打破這股凝重的氣氛,蘭突然開口。
「『必須把她救出來』,這件事也是我沒忘記的。幾個小時前見到妳時,我腦中那些跟妳們有關的記憶,就全都連在一起了……」
她恍如想起重要的回憶,朦朧的這麼說著。
「果然,『莉娜』就是那個我需要去幫助的人。」
精巧的臉蛋,再次露出了潔白的微笑。
那是,在凡人那宛如嵌入了撲克臉般的白皙臉龐上,顯得有些突兀的微笑。
卻也是,一個年幼少女所展露出的,發自真心的微笑。
還被困在時間機器裡的時候,莉娜就見過這有如見到舊識一般的笑臉。
只是對莉娜而言,那樣的笑容仍太過耀眼。
——還記得必須把我救出……
此外,莉娜的心中還凝聚起一股莫名的不安。
如低沉呼嘯的風暴一般,怪異的直覺在心底萌發。
——失憶之前,她就做下前來解救我的決定……
——換句話說,「失憶」就是在她做下決定之後才發生的事情……
「……!」
突然,喉嚨傳來一陣乾嘔。
一陣令人不悅的顫慄,如電流瞬間竄上全身——
在時間機器裡所經歷到的那份「預感」,再次臨到了意識之中。
恐懼、噁心、無助的掙扎——
各樣的反感,如寒冰一般不斷啃蝕著的大腦。
——如果接受她的幫助,她將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心的深處,吟起不祥的低語。
而那令人反胃的聲音,只讓莉娜想到了某種可能性。
——如果「失憶」是蘭決定來這裡解救我之後才發生的事……
——那麼蘭會失去記憶,難道會是這個決定造成的……?
「……」
咔噠一聲,噴槍從手中落到大理石地板上。莉娜用雙手摀住嘴,免強忍住快要嘔出的穢物。
姐姐裸露出紅色斑塊的臉龐,再次浮現於腦海之中。
她可不希望,再有任何人沾染上這樣的不幸——
不希望,有任何人因她死去。
「……妳沒事吧?」
蘭的聲音,宛如鈴音一般傳入耳中。莉娜抬起頭,發現冰藍色的瞳孔正擔憂的看著自己。
「涅希斯偵測到莉娜的生理數值異常,是否需要協助?」
電子語音隨後響起。她轉頭,瞥見涅希斯已經把剛才掉落到地上的噴槍浮起。
莉娜放開摀住的嘴,顫抖著深吸了一口氣。
「……沒事……頭有點暈……」
吃力的拿穩漂浮過來的噴槍後,她遲疑了片刻,再次按下了噴槍的開關。
——絕對不能,再把蘭扯進任何有關自己的事情裡。
莉娜瞥了一眼蘭,看見少女臉上,有些放不下心的面容。
——絕對不能讓這個無辜的凡人,落得跟姐姐一樣的下場。
最後一處傷口外露的部分被藥料噴上,莉娜順手將噴槍扔到一旁。
她癱軟的坐下,將背靠在身後的碎石上。
「謝謝妳。」
蘭開口,道出對莉娜來說根本毫無必要的謝意;純粹的感激,只讓莉娜感到格外的諷刺。
「那麼,至於之後的打算……」
又是一陣沉默後,蘭才再次開口。
「首先能確定的是,繼續維持現狀的話,肯定會衍生更多的問題,畢竟我手邊握有的資訊太少,幾乎無法應對之後可能遭遇的狀況。所以不論如何,我似乎都必須先回去我們那裡,用專門的儀器解決失憶的問題,才能考量下一步的行動。」
「下一步……」
聽到這裡,莉娜不禁感到困惑。
乍聽之下,蘭似乎宣布了一個好消息——至少對莉娜來說是。
她將會離開莉娜、回到她本來的世界,不會再與莉娜有所瓜葛。
這麼一來,莉娜就不需要再擔心蘭會因為莉娜,再次遭遇到像今天一樣,或甚至比今天更糟的意外了。
只不過,就像蘭最後說的,在回到凡人世界之後,她似乎還有著其他的打算。
「妳……還會回來地球嗎?」
這是莉娜唯一擔心的事情。
她可不希望蘭再回來見她,因為那可能只會使蘭再度遭遇危機。
她絕對不允許蘭再次為了幫助自己,而一腳踩進名為「莉娜」的泥沼之中——
「妳在說什麼呢,這裡已經無法生活了,回來這裡的必要性,可說是一點都沒有了……」
所幸,蘭立刻就給出了答覆。
只不過,在莉娜還來不及放心之前,她又繼續開口:
「……所以,妳也跟我一起回去吧。」
語畢,圖書館暫時恢復寧靜。
愣在原地片刻之後,莉娜才驚覺蘭所說的,與自己的打算徹底相反。
「……不……為什麼要跟妳回去?」
莉娜問道,心臟傳來奇怪的鼓動。
「嗯……剛才不是說了嗎?這裡已經無法居住了,妳應該也看得出來吧。」
蘭平穩的聲音裡,聽起來沒有一絲猶豫。
莉娜環顧四周。布滿塵埃的周遭、四處崩壞的牆壁、倒塌的書架與大大小小的建築物碎塊,紛紛映入眼簾。
「……這邊還可以撐一下……就算不行,我也可以去其他遺跡住。」
即使明白這些理由站不住腳,莉娜仍知道自己必須反駁。
因為無論如何,她都不能再給蘭幫助自己的機會。
「嗯……我不太明白。地面上還殘存的人類建築物,都已經是這副德性了吧。況且食物和水的短缺,是更明顯的問題不是嗎……」
「肯定有其他地方還有食物的庫存,這點不用擔心……」
「就算有……別說一年了,我推測連一月也撐不了吧。妳看這些剩餘的乾糧數量,其他地方的庫存肯定也都毀損得差不多了。」
「……乾糧都吃完的話,再去打獵就可以了,我們以前就是靠打獵維生的……」
「……不……妳在想什麼……外面早就已經沒有生物了。」
「——」
莉娜的思緒就此停止。
所有的理由,都被蘭冷靜的駁回了。
「嗯……有點難理解……依照目前的情況來判斷,跟我回去、移居到那裡,不是唯一的選擇了嗎……」
「不行。」
莉娜提高音量,打斷蘭的喃喃自語。
既然無法辯贏這個極度理智的物種,那就只能把話說直了。
「我不能跟妳回去。今後我會自己想辦法……繼續活著,根本就不是什麼難事。」
「不,請稍微思考一下,從種種跡象來推測,妳能在這裡生存下來的機率,怎麼看都……太低了。」
當提到莉娜的存亡時,蘭原先少有起伏的語氣瞬間沉了一下。
只是莉娜並沒有把這件小事放在眼裡。她早已做好決定。
「反正,我是不會去你們那邊的。我會待在這裡,絕對不會離開地球。」
「我不理解,這裡明明就已經沒有物資可供妳生存了……妳會在幾個月內就耗盡所剩的資源,接著就只能等、等死……。」
「真的不用再替我操心了!我和姐姐都是這樣過來的!」
不知從何時開始,莉娜握起了拳頭。
「不行,妳會死的,我絕對不能……」
「不,我可以活下去,我不需要妳的幫忙——」
「絕對不能……不能讓妳死……死。死……死,死……」
突然間,蘭的聲音毫無預警的發生了變化。
她此時的樣子,也變得只能以詭譎來形容。
雙手與雙腳宛如故障的機械,以怪異的頻率抽蓄著。
喉嚨像是短路似的,不斷重複著說著死——不,是純粹喊出「死」的發音。
「……死……死……不能死……」
這個人,並不是蘭。
她的眼神不再是一直以來的冰冷銳利,而變得空洞呆滯。凡人所擁有的「理智」氣息,也早已在她身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莉娜記得她曾看過某個記錄著精神疾病的資料,裡頭存有怪異、令人不敢直視的影像。
而眼前的凡人,就跟影像裡面的人一樣,以莉娜無法想像的樣子,不斷在地上扭曲著身體。
一股惡寒竄上頭皮,冰冷的汗珠從背頸滑落。
她想要起身逃跑,身體卻一點也無法動彈。她的四肢被太過緊繃的肌肉勒住,絲毫不聽使喚。
「涅……涅希斯!」
莉娜驚恐的呼叫搬運機的名字。
「偵測到『蘭』的腦部活動異常,需採取應急措施,請下達指令。」
電子語音響起,然而莉娜的腦中只剩一片空白。面對搬運機的請求,她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她將自己的背緊緊貼在身後的冰冷石塊上,想盡辦法遠離那在血泊中抽搐的人體。
除了不發一語的祈禱一切恢復正常,莉娜再也想不到任何阻止少女失控的方法。
「不能……讓妳,死,絕對,不能……妳不能死!」
下一秒,彷彿對方被莉娜的祈禱激怒了一般,白色的人體起身朝莉娜撲去。
也沒有瞄準脖子或頭部,她如禽獸般張開的雙手,沒有理性、毫無章法的撲向莉娜。
莉娜嘶聲大叫,涅希斯在一旁緊急彈出電擊模組——
接著,剎那間,一切都靜止了。
失控的凡人,就停在莉娜面前不到十公分的地方。
涅希斯的電擊棒,也差點就碰觸到了凡人的身體。
在聽見自己急促的心跳和呼吸聲之後,莉娜才明白停下來的確實是面前的凡人,而不是時間。
——那個不是蘭的人,似乎在千鈞一髮之際消失了。
並且,只留下如空殼一般、雙眼混沌的白髮少女。
她大腿上的傷口再次崩裂,剛剛才裹上的塗料染被染上一片猩紅。
接著,她往前一倒,落入莉娜的懷中。
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莉娜。」
一旁傳來無機的電子語音。
「現在或許不是最佳時機,但涅希斯認為有義務立刻回報。涅希斯接收到帶有特殊信號的電磁波,來源位於此建築物的地下室。」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伽爾
伽爾
半個考究狂人兼ACGN創作者
本文發佈於
一部以量子力學為基礎的科幻懸疑小說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