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聊劇|角色篇|東華帝君──《三生三世枕上書》

2020/06/02閱讀時間約 39 分鐘
前一篇文章我們聊到了《枕上書》中慧黠聰敏、細膩堅韌的女主角鳳九,再來要提的,當然就是劇中高冷腹黑的男主角——東華帝君啦!不得不說,我真的非常喜歡劇版改編的東華,甚至可以說是因其入坑《枕上書》的。
相較原著裡的東華直到結尾都給人一種高高在上、霸氣倨傲的形象,劇版東華在劇情的改編及演員出色的演繹下,性格色彩變得非常豐富!不再只是高冷霸道的尊神,也有著可愛、溫柔、熱情的模樣,再加上凡間宋玄仁、梵音谷沉曄這兩世的色彩堆疊,使東華在電視劇裡變得十分立體,大大彌補了小說對他著墨過少的問題。
⚠ 以下有大量劇透請注意 ⚠

▌外冷內熱的天地共主

身為四海八荒的天地共主,東華帝君在六界之中皆享有盛名,總是被人拱著敬著,被當成是傳說一般的神祇、最適合掛在畫像上的神仙,就連天君魔君也須對他禮敬三分。
東華生於幾十萬年前的遠古洪荒,無父無母地化世在碧海蒼靈。在那個渾沌無序、弱肉強食的時代裡,他用拳頭拚殺出了一條血路,曾經帶領麾下七十二猛將打贏大大小小戰役,開創了四海八荒的和平。
東華的赫赫戰果使他坐上了天地共主的寶位,然而就在天下好不容易歸於太平之時,他卻選擇卸下大權避世於太晨宮,從此過著退休老幹部般的生活。
東華平日裡最喜歡捉弄人,愛看一眾仙者吃鱉卻不能拿他怎麼辦的表情尋樂;他也特別喜歡鑽研那些花時間的技能,無論琴棋書畫、品茶作詩、打架帶兵、破陣製器都已經被他修練到登峰造極的境界。
以上種種都能看出東華退休後的神生過得有多無聊。他實在走過了太漫長的歲月,見過太多浴血場面、爾虞我詐,基本上這世界任何事在他眼中都早已見怪不怪了,才總會一臉淡漠慵懶的模樣,尋各種奇葩方法找樂子打發時間。
不過作為曾經執掌六界生死的上古神祇,東華嚴肅起來當然也是非常決絕的,一旦狠下心便不會給人半分退路。像小燕盜取鎖魂玉、知鶴假冒新娘、姬蘅拿龍鱗要脅時,他的眼神便會變得格外凌厲,說出的話也字字帶著睥睨,使人不寒而慄。
除了那些踩他地雷的人以外,東華對所信之人的重視其實也帶有同樣的嚴正之氣。可以因著知鶴父母的施飯之恩,屢屢看顧縱容知鶴;因著對猛將孟昊的青睞,多番耗費法力照料其女姬蘅;因著和連宋的相交情誼,開口替他求情、花時間陪他演練昊天塔等。他一直都是這麼一個對外不手下留情、對內願意死心蹋地的仙。

▌內心對愛的渴望

在別人眼中,東華是強大、無欲無求的,世上沒有他辦不成的事、也沒有他放得進眼的人,就在四海八荒的傳頌下,他也確實活成了那個樣子。
但這僅僅是他外在堅強的那一面,卻讓所有人以為那是完整的他。
在東華的內心深處,其實還藏了一個對情感有著渴望,希望有人理解他、關愛他的孩子。只是他出生就注定不平凡、注定無法像尋常小孩般受到疼愛,這個孩子才會在漫漫歲月中被塵封了起來。
這也是為何他在看到一隻小靈狐衝入十惡蓮花境想去救他時會感到驚訝,因為過去從來沒有人想過要去保護他。他的絕對強大讓「被保護」成了不可能,沒有人會認為身處巔峰的東華帝君需要保護,可眼前這隻連化形都沒辦法的小靈狐卻義無反顧地做了。
除此之外,這隻小靈狐還會在他受傷的時候送來木芙蓉花膏,會替他上藥、吃他做的糖醋魚、等他回家……這都讓東華在牠身上得到了生命中一直欠缺的關懷跟愛。因此他才願意毫無保留地向牠分享脆弱,願意為牠採藥、造涼亭,只要看到牠,心情就會莫名的放鬆。
看到小狐狸留下的烤地瓜後的微笑
與小狐狸相處的東華顯現了那個被藏在心中多年的孩子對「愛」的依賴,他並不似外界傳頌得那般無情無欲,還是會因為得到溫暖而開心、因為有人陪伴而放鬆。小狐狸對他而言絕對不僅僅是寵物,更是一個能走入他心中的陪伴者
這也是為什麼小狐狸離開後,他會千方百計地尋找牠,還不惜耗用法力啟動妙華鏡,因為他好不容易抓住了自己渴望已久的溫暖,卻轉瞬消失了。
最無法忘懷的從不是因為沒得到過,而是得到後卻又失去了。

▌東華的愛,是基於自信的占有

相較於鳳九在愛裡的自卑,東華一直以來都是自信的,他幾十萬年來沒有做不好的事(請先忘記廚藝這部分)、沒有得不到的東西,所以他對愛的態度明顯要強勢主動得多,要說東華就是推動《枕上書》主線的關鍵人物也不為過。
的確這部作品的主視角是落在鳳九身上,不過若綜觀整段劇情,不難發現每個篇章的轉折點都是因東華而生。鳳九落入梵音谷是因為東華帶她赴戰、鳳九入夢是因為東華調換了頻婆果、鳳九下凡也是因為東華缺席了婚宴。
基本上《枕上書》的劇情會推演下去,都歸因於東華對鳳九的態度產生了什麼改變,或他做了什麼事讓鳳九誤解。因此這篇文章我會比較詳細地解析東鳳間的劇情,並以「東華對鳳九的態度轉變」作為切入點,一段一段進行分析。

▸ 「有趣」而垂青

我想最一開始東華對鳳九的情感,應該是跟對連宋很像的。
連宋其人,能不被他外在高強的形象所限制,想懟他就懟他、能坑他就坑他,相處起來有趣、逗起來又好玩。一旦到了該正經的時候,處事絕不拖泥帶水、一眼就能洞悉情況並做出反應。
聰明、有趣、不把他當帝君盲目崇拜,這些點都鳳九都有跟連宋重合到。
在九重天時,少少幾面之緣就讓東華看見了鳳九為逃避相親毫不在意形象的一面、在承天台勇鬥赤焰獸保護人們的一面、被他捉弄而滿臉尷尬的一面、說起刻薄話來不輸人的一面、背地裡講他壞話喊他變態的一面……。
正因目睹了這些場面,使鳳九有趣、聰明、勇敢、不按牌理出牌、不把他的威名放眼裡的生動形象種在了他的心裡,而這樣的人格特質讓他覺得親近。
現階段東華對鳳九的情感,就如他所說的是「有趣」。因為有趣,所以想一直出現在她身邊戲弄她、想看她被戲弄後會出現什麼反應,就跟他對連宋的態度頗為相似,總之就是個「看妳被我捉弄的越不高興我就越高興」的變態心理 XD。

▸ 「小白」的意義

在鳳九被東華帶去參觀(?)符禹山之戰,而後一不小心掉下梵音谷時,東華第一次叫了她「小白」這個名字。
這個名字我真的覺得非常有趣,不是指它聽起來很像寵物這點(笑),是這個名字背後的緣由跟代表的意義很有趣。
為什麼要叫「小白」?因為鳳九的姓氏有個白字嗎?當然這或許是其中一個理由,但絕不是最主要的。
我認為這名字背後最主要有兩個成因:一是鳳九自凡間回來後,就為了替葉青緹守孝而身穿白衣;
不過劇裡的造型有些不太貼合「白衣」的設定
但從台詞還是能看出「白衣」設定有被保留
第二個可能則是鳳九化身的帕子是白色的。
鳳九變成帕子的敘述(劇本)
鳳九變成帕子的模樣
無論真身或化形、不管小說或劇本,都有特別著墨這時期鳳九身著白衣的形象,即使電視劇的造型嚴格說來都不算純白,也的確都以淡色系為主,因而我才認為「小白」的由來會與這樣的視覺印象有關。
這個名字另一個有趣的點,是東華自從得知只有自己會這麼叫她後,這名字就開始「非常」常出現,尤其電視劇裡更明顯。
東華並不是一個喜歡稱呼別人名字的人,他講話一向俐落簡潔,與人相對時能稱呼「你」就不會叫名字,這個習慣就連連宋也不例外。整部戲裡他在連宋面前稱呼他名字的情況大約不到五次,可他卻叫了小白這個名字百餘次。
這個名字體現了他對鳳九最初步的佔有慾,因為這是屬於他們兩人之間的稱呼,無關他人。

▸ 「動心」而佔有

前段有提到東華最初對鳳九的情感是「有趣」,也就是老愛捉弄她看她有何反應的屁孩態度。而第一個使他態度轉變的關鍵,就是梵音谷中緲落的攻擊襲來,鳳九毫不猶豫擋在他面前的那一刻。
「天下蒼生尋我庇佑者,從未間斷,異想天開起念要來保護我的,這麼多年倒是第一次遇到。」
這是東華鬥完緲落後的內心獨白,也是他初動塵心的信號。
身為一個孑然走過亂世、縱橫天下幾十萬年的強者,他早已見慣了眾生對他乞求庇佑,鳳九這份毫無保留的保護,正是東華這些年來一直期望卻未曾得到過的,因而才會對眼前這個女孩感到驚訝、被她的行為所打動。
這份多年來頭一次遇到的溫暖催化出了東華對鳳九的佔有慾,他想要得到她更多的關懷,會開始故意示弱,死皮賴臉地要她幫自己包紮;同時也開始會因為鳳九身邊的人吃醋嫉妒,希望她能只對自己好,即使他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
東華在男女情感上完全沒有實際經驗,就算能從書裡或旁人的經驗中得知相關的「知識」,可感情的問題並不是單靠知識就能解決的,這導致他在面對情感時顯得非常笨拙。
他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渴望得到她的注意、不曉得為什麼不想看到她跟其他人要好、不曉得原來這樣的心情就是喜歡、更不曉得喜歡她該做什麼。
這一切的不曉得,讓他無法冷靜下來思考自己在想什麼,只能單憑直覺做出選擇:想跟鳳九多多相處,就毅然決然跟小燕換了院子;想得到她的關注,就命令她來服侍自己;不想鳳九跟小燕膩在一起,乾脆設下禁閉不許人出入;不爽鳳九偷偷跑出去,就故意加大訓練強度為難她……。
這些幼稚的反應都顯示東華是很直接按照自己想要的「結果」去做事的,就像個小孩一樣,想要什麼就做什麼,絲毫不會考慮過程。
此時的東華會認為鳳九對自己大概沒有什麼好感,明明她對小燕、萌少等人總會嘻嘻鬧鬧、喝酒聊天,小燕的口味她還記得特別清楚,但她在自己面前不是想逃就是不耐煩。
就算她曾經保護過他,不過他也見過鳳九在承天台上保護其他人的模樣,也許她只是因著「青丘女君」的身分才對每個人都有保護欲而已。
對此他可能會覺得不甘心,可他是東華帝君,這世上從來沒有他做不好的事,這樣的自信讓他比起成全別人,更會想辦法主動爭取鳳九的好感。於是他便替她拿到了參加宗學競技賽的機會,這大概也是這階段的東華難得做對的一件事吧。
也許有些人會疑惑東華為何不像之後給姬蘅那樣,直接將頻婆果要來給鳳九就好,我覺得這是起源於東華對鳳九的態度本就與對她人不同
他一直都將鳳九視為與自己平等的存在,因此會以對待「君者」的角度對待她。
所謂君者,凡事依靠的都是自己,會坦坦蕩蕩地爭取、正大光明地獲得,就算要偷也得靠自己去偷,而不是靠關係走後門。
他不會將鳳九與其他只會向他渴求的小輩畫為同類(比如前面說的姬蘅,還有之前東華願替其出戰的知鶴),她在他心中一直都跟自己平等,因此最後也只有她有資格承受起帝后之位。
在訓導過程中,主要有兩件事持續推動了東華的感情昇華。
一是對承得起自己魔鬼訓練的鳳九發自內心的讚賞;二則是對跟鳳九更多肢體接觸的渴望。
像東華這樣一路靠拳頭拚殺過來的強者,會對跟他同樣努力且經得起磨難的人青眼有加,鳳九的快速成長也確實證明了他沒有看錯人。所以他才願意拿他細心珍藏、百年前小狐狸為他做的藥膏替鳳九療傷。
至於鳳九從雪樁落下,東華本能去接她的兩次經歷,也讓他的佔有慾開始不只有對情感的佔有,更有了對身體接觸的渴求。他會想去觸碰她的臉、會任由她撲倒自己不反抗、會輕輕摟住她的腰不讓她摔倒……這些過去他從未體驗過的、與心儀之人的肢體碰觸使他對愛情又多了另一層次的理解。
不過在東華對鳳九的情越來越深的同時,他對她身邊的一切也越來越容易胡思亂想,特別是對小燕這個假想情敵的敵意。
東華一直誤會鳳九奪取頻婆果是為了做糕點給小燕,在被醋徹底灌暈的情況下,他完全沒那個心思思考鳳九爭取頻婆果的真正原因,只知道自己不能眼睜睜看著這件事發生卻無動於衷。於是便在賭氣之下,將雪樁比劍的獎品換成了蟠桃。
說實話,東華會拿蟠桃而非其他不能吃的寶物來替換,代表他終究不希望鳳九會因為他破壞計畫而討厭他,才選擇了一個既可以滿足「做糕點」這個目的,又可以拉遠他們距離的做法,只是這個心思完全放錯了地方。
換掉頻婆果後,東華帶著姬蘅撿來的小靈狐回到九重天,順便問了重霖如何能兵不血刃解決小燕又不會讓鳳九傷心(再次為辛苦維持帝君形象的專業小公關獻上 respect)。這段莫名有點搞笑的劇情其實也點出了東華愛人的方式:就算再霸道再幼稚,他也不會用讓鳳九傷心的方法去奪取他想要的愛。這也呼應了他之後在阿蘭若之夢中,會和鳳九坦白吃醋而非直接對沉曄動手的劇情。
另外,我認為這個橋段也象徵了東華並不曉得鳳九與小狐狸的關聯。他會救那隻形似小狐狸的靈狐,是出於過去對小狐狸喜愛的移情,如果他知道鳳九就是小狐狸,那他的移情對象就會是鳳九而不是與之相似的靈狐才對。
重霖對帝君救靈狐的認知(小說)

▸ 「喜歡」而不顧一切

讓東華發現自己對鳳九的感情就是「喜歡」的時刻,我想就是連宋告知真相及鳳九困蛇陣的這段了。
他之前一直困在鳳九不喜歡自己的結裡出不去,直到聽了連宋的話後,才恍然大悟鳳九為何總躲著自己、為何第一次見面就知道自己愛捉弄人、為何那麼執著頻婆果、為何會絲毫不畏地去救他、為何會擔心自己羽化……,過去他解不開的問題,終於在這一刻得到了解釋。
其實他渴求的關愛,她早就給過了,只是是在他根本不認識她之前。原來過去讓他得過到溫暖的小狐狸就是她,而他現在也真真正正喜歡上了她。
只是得知鳳九也喜歡他的東華,卻沒有時間沉浸在他們兩情相悅的喜悅裡,他深知自己這次做下的事情麻煩了。
他非常清楚鳳九的性子,知道自己這次做下的事會對她造成多大的傷害,一當聽到她不知去向後,他一下就猜到她肯定跑去做了傻事。
東華整部劇裡亂了腳步的時刻不多,可以看出他難得的恐慌
直到見到捲入夢中身受重傷的鳳九,東華才終於看清了眼前這個人對他的重要性,也才明白鳳九過去會不惜性命出手相救的原因:明白為什麼喜歡一個人會像傻子一樣義無反顧。所以這次,該換他義無反顧去救她了。
當他卸下九層法力邁入蛇陣時,就不再只是為蒼生而活的東華帝君,而是單純想為自己所愛之人活著的東華。
在蛇陣裡邊緩步前進、邊抬首望著鳳九時,他是後悔、害怕的,後悔自己過於獨斷的處事讓她陷入生死關頭、害怕她會因為自己的錯誤失去性命;
而在穿越蛇陣後看見鳳九緩緩睜眼望向他時,他則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不再像過去一樣帶著戲謔,是一抹如風一般溫柔和煦的笑意。
入夢後鳳九那個以為自己在作夢的吻,可以說是為東華解開感情上的笨拙、讓他開竅的一把鑰匙。
原來自己過去不自覺想觸碰她、不討厭她不小心親上自己的原因,就是因為喜歡她;原來兩情相悅後的悸動與親密感,是這麼地讓人難以自拔。
在這之後,東華的行動就明顯變主動很多。不管是會故作想親她的樣子戲弄她,或在聽她訴苦後將她摟在懷裡,這些變化都能察覺他在得知鳳九心意後的舉止是比過去更加親暱的。
鳳九陷入沉睡前與東華的這段對話我自己是還滿喜歡的,除了可以欣賞帝君一本正經講幹話還不會心虛的功夫以外,還能看出很多他們對待這段感情的想法與癥結點。因為此時鳳九只有小狐狸的記憶,不記得之後的是是非非,所以她不會像過去一樣對東華有所隱瞞,也就是說,這算得上是他們相處以來第一次真正交心的時刻。
第一個想特別提的,是一開始鳳九從東華口中得知自己身受重傷時的反應。此時的她並沒有太在意自己的傷勢,只喃喃念著自己怎麼又受傷了,便不再在意似的問了其他問題。
可其實,鳳九過去受的重傷很大部分都是因為東華受的,她卻沒有想過要抱怨或責怪眼前這個傷她最多的人。這顯示鳳九從來沒有打算要主動告知東華她過去的付出,就算傷痕累累,她也不希望造成他任何困擾。
至於這段話對東華而言,則更加深了他的自責和心疼。
他自責自己過去的不知情讓她受了這麼多次傷,以至於她一個好端端的女孩子竟已對重傷習以為常;他也心疼鳳九就算受了這麼多傷,依然沒有放棄過對他的保護。這樣的心態為他之後對鳳九越來越深的保護慾埋下伏筆。
後面帝君講幹話誆鳳九他們已經成親的片段,也能明顯看出他們兩人對待感情上的差異。
對東華而言,既然知道自己喜歡她、她也喜歡自己,那出夢後最重要的事自然就是把她娶回家。既然早晚都要娶回家,那他現在的誆騙也就不算誆,身為結果論者的東華不會認為這有什麼問題,反觀鳳九這時的反應就很可愛了。
即使喜歡了帝君兩千多年,她也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嫁給他。我想東華看到她的反應應該是有點失落的,才會再次和她確認:妳不是喜歡我嗎?
兩個人互相喜歡,成親是理所當然的事,身為天地共主的帝君不會覺得這有什麼問題,但婚事一直被家裡人安排東安排西的鳳九就不會想得那麼簡單,於是她才會反問東華幾個問題去查證這件事是真是假,只是鳳九終歸還是太過單純,東華簡單呼攏一下她也就相信了。
再來就是姬蘅的問題了,這大概也是兩人間自始自終最大的誤解。
鳳九一直篤定認為姬蘅是東華的心上人,東華卻是一臉不解,他壓根沒想過自己和姬蘅會有這種可能,自然會疑惑鳳九怎麼會這麼想。
他從來不知道姬蘅對鳳九造成了多大的傷害,所以每次聽鳳九說到姬蘅的名字時都一頭霧水,不明白為何她會一直提到這個人、糾結這個人,鳳九也不曾打破砂鍋問到底,東華自然也只能在一次次疑惑後把這件事忽略掉了,不曾想過正是這樣微不足道的小事,釀成兩人最後的分離。
鳳九進入沉睡後,元神跑到了比翼鳥族二公主阿蘭若的身上。在元神回歸前的這段劇情,我其實更喜歡劇版改編的版本,也就是東華很早就發現鳳九的元神是在阿蘭若身上而非橘諾胎中。這顯示東華對鳳九的性子有著很透徹的了解,才會因為阿蘭若像鳳九一樣調皮的舉止會心一笑,並對她特別留心。
月令花開的夜晚,當他凝視鳳九的眼睛說出自己喜歡的人是什麼樣的時候,比起小說,劇版給人的感覺更像是他對鳳九的第一次告白
「很漂亮,長大了會更漂亮。性格也好、也很能幹,哪方面都很能幹。」
「總之哪裡都很好,我挑的,自然哪裡都很好。」
他的告白一如既往地帶點自負得意,只可惜此時的鳳九因為失憶,非但沒有意會到他面具下的凝視,反倒記起了過往零碎悲傷的記憶。在斷斷續續說了些傷情的話語後,東華也第一次向她坦白了對過去屢屢錯過的後悔
這段自白同樣是劇版因著鳳九元神的改編所新增,也是一個新增得很不錯的地方。它使東華對鳳九的愧疚感有了一個很好的起點,也讓九曲籠事件後,東華會因為她說的話受到很大打擊的反應有跡可循。
鳳九即使失憶,卻依舊記得他帶給她的悲傷痛苦;即使心裡還喜歡他,卻已經累到不想繼續執著的疲憊,都讓如今才得知一切的東華十分痛心,導致他從這時開始,便選擇把自己的情感壓抑起來,不希望她再受到刺激
她不想見他,那就不要讓她知道自己是誰;知道她怕蛇,就暗自把青殿的問題解決掉;清楚她需要赤金血養傷,那就借蘇陌葉的手就好。
只要她平安快樂,就算她不記得他也沒關係。
然而這段時間的壓抑,並沒有讓他的愛有半分減退。
我常常在想,在被鳳九遺忘的日子裡,東華會不會常常想起過去跟鳳九相處的日子?會不會感嘆自己當時的遲鈍?會不會懷念她朝他喊「帝君」的感覺?
或許正因為這段時間的分離,他才第一次嚐到相思的滋味,所以一當看見鳳九的元神回歸本體,他的喜悅才會那樣地溢於言表。這邊有一個小細節是當緲落的攻擊襲來時,他也不再像之前符禹山之戰時一樣選擇轉身迎戰,而是反射性抱住她替她承受了攻擊。
符禹山之戰時,在鳳九提醒後選擇迎身奮戰
水月潭邊鬥緲落時,在鳳九提醒後卻選擇替她承受攻擊
我有看到很多仙友覺得東華是為了博取鳳九同情才故意受傷,不過我是不這麼認為。東華的反應更像是他已經將保護鳳九這件事轉化成了本能,因而對襲向她的攻擊有著反射性的保護動作,就像過去他會在鳳九掉落雪樁時飛身撲救一樣,只是那時的他還看不明白自己的心。
東華與緲落的這場戰鬥一路從水月潭打到了深山中、也從晴朗的白天打到了夜晚。當他在山洞看見鳳九不遠千里來尋他,當下的心情想必既澎湃又複雜吧!
對於鳳九元神的回歸,他雖期待已久卻又不可置信,不敢相信他的小白真的回來了;而在看見不敢走夜路的她不顧一切淋著雨趕來深山時,他就明白她心裡還是有他的,即便有過好幾次的心灰意冷,她終究還是沒有放下他。
懷抱著濃烈的情緒以及過去累積的思念,他不自覺伸出手去碰了碰她額間的鳳羽花印,那是鳳九的象徵,也是證明眼前的一切都不是錯覺的方式。
話說這個畫面應該不少人會直接夢回桃花吧!
面對他反常的觸碰,鳳九略帶遲疑地喚了他一聲「帝君」。
不再是「息澤大人」,而是熟悉的「帝君」,這聲呼喊讓東華更加確信他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這時的鳳九對帝君的印象應該還停留在梵音谷裡總是懟來懟去的互動模式,面對帝君的強吻,她才會反射性地想去推開。但他不給她任何機會逃離,反而把她按得更緊,這才讓她築起來的防備逐漸打散,漸漸沉淪在這個深吻當中。
在戀戀不捨地結束這個吻之後,努力保持理智的鳳九還是想去推開他,然而東華內心的那個小孩卻在這時毫無顧忌地跑出來了。
這段帝君的配音真的超蘇!超級撒嬌超可愛的
從這時開始,東華在鳳九面前就不再會繼續隱藏心裡那個像小孩一樣的自我,不只臉上表情變得更豐富,也多了很多可愛的小動作。
那份過去因為肩上重責而被迫埋藏起來的、像孩子一般的天性,現在都在鳳九面前有了一個展露的出口,因此這時他說的疼,我也不完全認為是為了誆鳳九裝出來的。
他過去不會說疼,是因為從小到大沒有人會聽到他說疼而心疼他,久而久之也就不認為這個疼字說與不說會有任何區別。可現在不一樣,她會因為他受傷而擔心、會因為他說疼而心軟,那他也就不需要像過去一樣什麼感受都自己一個人默默吸收了。
他可以毫無顧忌地向她索取關愛和柔情、可以向她剖白自己過去的孤獨、可以向她大方承認自己吃醋……這樣與鳳九相處的日子,使東華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滿足與幸福,也正因為這份過去幾十萬年不曾擁有過的幸福,讓東華的佔有慾自始自終都比鳳九要強很多。
東華不管碰到什麼事都講求一份「俐落」,這份俐落當然也不例外地展現在告白這件事上。
他知道現在的鳳九其實還在生他的氣,只是因為他受傷才沒有疏遠他。為了彌補過去犯下的錯,他簡潔誠懇地和她道歉、坦白說出了「吃醋」這個理由,接著便順勢地告白。
他明白她曾經多麼心灰意冷過,卻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鳳九相信自己喜歡她,因而很認真地問她是不是剖心就能讓她相信自己,並挑明自己希望得到她明確的答覆。
只可惜這時的鳳九元神剛剛歸位神思不清,完全無法回應他的告白,一向不願強迫她的東華自然也就決定先暫時擱下這件事,等出夢後再慢慢解開她的心結。
山洞告白後到圓房前的這段日子,比起沉溺在情愛裡,東華思慮更多的是必須趕緊帶鳳九出夢
既然知道緲落化相能夠入夢,也察覺到她對鳳九身上紅氣的意圖,少了九層法力在夢裡多待一日,鳳九就等於多危險一日。因此在抱鳳九回府後,東華就馬上尋了製作妙華鏡的材料並傳蘇陌葉(專業工具人)上山幫忙,要不是鳳九之後送來糖狐狸,我想東華是會一直跟蘇陌葉待在神宮製鏡以求快速出夢的。
東華尋找製鏡材料(劇本)
前面有提到,東華在告白後並沒有得到鳳九的回覆,因而收到糖狐狸時他才會那麼開心。
可能對鳳九而言,糖狐狸只單純是想為他一圓遺憾的零嘴;可對東華來說,這更是鳳九對自己情意的回應。
他原本以為要等出夢解釋完誤會後,鳳九才會接受自己,沒想到她這麼快就諒解了他,還為他做了蜜糖。這份喜悅讓他直接拋下製鏡的大事,下山帶她去過女兒節(再次為陌少 QQ)。
女兒節的遊歷是他們第一次以情侶身分在外互動的時刻,在碰到緲落之前,東華幾乎整段都是笑著的。無論是看見她戴上自己做的花環、看見她對漫天花雨的驚喜、看見她對外界事物的好奇、看見她對自己的醋意……鳳九所有的反應都能讓他流露出或深或淺的笑容。
整部戲我最喜歡的就是帝君的這個笑了!
比起鳳九對街上事物充滿興趣,東華的注意力一直都只放在鳳九身上。會任她把自己當小孩一樣寵著、任她帶著他東跑西跑,只要能看著她開心活潑地四處玩樂,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吊橋上的求婚,我認為東華並非事先就有打算,他雖有意出夢後娶她,不過電視劇呈現的感覺更像是他被鳳九所說的話深深打動而決定直接說出口。
聽她說著小時候捉弄人的趣事時,他會因為彼此的相似而感到有趣;
聽她因為自小的崇拜而對他有諸多了解時,他會帶著些許自豪而感到高興;
聽她娓娓道出對自己的理解時,他會因為有人真的懂他而更加動容;
聽她低頭訴說對阿蘭若的共情時,他會因為害她墜入夢境而充滿自責。
這段對話讓東華更了解到鳳九是個什麼樣的女孩,也讓他更堅決認定這個女孩就是唯一能承起他帝后之位的人選。既然認定了,那就不需要再拖泥帶水,當下就將帝后的位置應許給了她。
「出去後,我便娶妳做我的帝后。」
他不會去問「妳願意嫁給我嗎?」而是直接給出出夢就娶她的承諾。
他許諾從不會許自己做不到的事,他的諾言是鄭重的,就像他剛入夢時向鳳九許諾自己一定會帶她回家一樣。
看著鳳九的迷茫和驚訝,他明白她心中還是有著許多不安,所以輕輕地將她抱在懷中,溫柔地向她保證這次不需要她煩惱,該換他為她付出一切了。
女兒節過後,不難看出東華面對緲落的威脅是非常兩難的。他不希望鳳九知道緲落的事,又害怕她會因為不知道這件事而受傷,最保險的解決辦法當然是盡速製鏡出夢,可若自己回到神宮,那又無法時刻確保鳳九的安全。
在多番考量下,東華才決定搬去跟鳳九同居,畢竟神宮還有一個蘇陌葉能跑製鏡的進度條,鳳九一旦被傷那就無法挽回了。
(當然這或許也包括了他不只一點的私心啦。)
再來就要聊聊東華對沉曄的心結了。有些人會疑惑為什麼東華對沉曄的醋意要比對小燕萌少等人強那麼多,我個人認為有兩個原因:
一是源於他對鳳九的保護慾。她過去曾經因他受過很多次傷,甚至幾度想放棄,雖說她現在對他親近起來了,那些過去仍是不會改變的事實。
他知道鳳九想要一個能在她危險的時候出現救她的人,可在鳳九的過去他從不是那個人,這是東華一直耿耿於懷的事。
其次是他明白鳳九對曄蘭感情的共情程度非常重,他是非常理性的人,無法體會鳳九為何會那麼投入阿蘭若的情感。正因為無法體會,才會害怕鳳九過度入戲而真的喜歡上沉曄。
更何況他還親耳聽到了鳳九對沉曄的告白、看見了他抱她的畫面,這讓東華的打擊會比從前還要大得多(畢竟嚴格來說鳳九確實還沒有明確回應他的感情)。
見到他這樣誇張的反應,只會讓旁觀的人(包括鳳九)覺得又好笑又有點莫名其妙,明明她都已經答應求婚了,怎麼可能還會去喜歡別人,只是當局者迷的東華一直無法看清楚這點。
這段鳳九的告白真的超撩!
基本上在聽到鳳九的表白後,東華的心結就解了,他終於可以毫無疑慮地沉浸在兩情相悅的喜悅裡。
我自己是認為東華在洗完澡後,就已經產生想跟鳳九更進一步的念頭,或許是鳳九的回應帶給他的悸動,又或許是沉曄的事使他對鳳九的占有慾來到一個高峰。總之劇版的圓房相較小說是非常甜蜜、沒有任何負擔的。
不過圓房前的對話還是可以看出東華對這件事還是有在認真躊躇,畢竟他們還沒有正式成婚,這樣的行為會不太尊重。因此他有意無意地去試探她的意願,若不願意,那他也絕不會強迫她。
他的第一個試探,就是看她是否會抗拒兩人共枕而眠。
一開始鳳九可能多少對他的心思有點緊張,只是很快就被沉曄的話題帶走思緒了(可能這也是為什麼東華明明沒繼續吃醋還提這件事的原因)。
而對東華而言,既然她並不反對跟自己待在同一張床上,甚至可以接受一起睡,那再來就是試探她對自己觸碰的反應。
從手、臉到身體,他一步一步慢慢去試鳳九的意願,這樣的小心翼翼可以看出他並不希望自己的衝動會傷害到她。不過當他看到鳳九對這些試探沒有任何抗拒時,也就不會再壓抑自己的渴望。
結果沒想到天生特別容易跑錯重點的鳳九卻在這個時候推開了他,這應該讓東華頗為意外。
更可愛的是她推開他的原因還不是因為拒絕他的親近,而是擔心他的身體狀況不好。看到這種情況的東華哪能再繼續忍下去,丟下一句「不管了」就利索把棉被蓋上了。
圓房之後,劇版有滿多細節都能看出他們之間關係的昇華。比如東華會開始直接抱著她入睡、吃紫薯餅的時候會用嘴巴遞給鳳九、去市集前會讓她坐在自己懷裡玩手、在外面會十指交握牽著手、鳳九走累了會幫她揉腳……等,可以看出他們的互動相較之前變得更外放、也更親近。
另外,這裡也有一個劇版相較小說多出的情節,是東華親口對鳳九說出自己卸下九層法力入夢救她的事。
這段劇情體現了鳳九對東華身體狀況的觀察入微,她很早就察覺到他的法力在夢裡變弱很多,一當聽到他對施法破夢的計畫帶著遲疑,很快就猜出他受傷了。
其實鳳九一直以來都不希望東華事事瞞著她不說,如果之後東華都能像現在一樣將一切坦然告之,興許兩人之間就不會有那麼多的誤會。
前面有說到,在圓房之前東華比較傾向趕緊製鏡出夢,不過圓房後,可以很明顯感覺到他會貪戀起跟鳳九相處的時光,就算蘇陌葉來信表明法器到了收尾之期,他也完全沒有離開的意願(再再次為可憐的陌少 QQ)。直到鳳九發現這件事並催促他,東華才依依不捨地回到神宮。
最後我想提的是在這個階段,東華對鳳九的情感有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轉變:他的愛除了原本的「佔有」,更多了一層「保護」(可以從他開始很常講「有我在,怕什麼」這件事看出端倪)。
他不想看見傷痕累累的她再受到任何傷害,於是想盡辦法替她阻擋一切危難。
之所以出現這樣的轉變,一半是基於東華對她的愛和對自己的自信,另一半則是基於他對過往的愧疚。
在知道鳳九的付出後,東華就開始後悔於自己的錯過和無知,尤其在九曲籠及靈梳台兩件讓鳳九重傷的大事後,這份愧疚感又被放大了不少。
「明明想從此守護好她,卻親眼看著她在自己眼前受了重傷」類似的無力感不停催使東華對鳳九的保護慾越來越強、對鳳九的受傷越來越害怕,甚至成了他在這份愛裡的心結。

▸ 「愛」而放手

出夢後,不難看出東華不再像之前一樣氣定神閒。因為緲落奪回紅氣,他開始有了對未來的擔憂,並隨著時間推演越來越強。
東華在兵藏之禮上劈斷聶初寅的劍,大概是出夢後第一個能看出他狀況不對勁的時候。
雖說是為了替鳳九出口惡氣,但光是出力劈斷一把劍就能讓他感覺不適,可見就如司命所說,他的身體狀況一直沒有恢復,還雪上加霜般不停增添新的傷。
或許東華自己也有意識到這件事,才會在折顏替白奕討要承諾時,給了他關於「自由」的許諾。
「小白性子活潑,本君願由她由著自己的心性任意生長。」
「只要本君為她的夫君一日,便不會強迫她做任何事,小白所做的任何決定,皆由她喜歡。」
這個承諾除了顯示東華對鳳九的理解,同時也暗喻了他對未來的不確定。他知道自己肩負四海八荒的責任,可如今不甚樂觀的事態讓他無法保證自己能給鳳九一個幸福安穩的未來。
就如之前所說,他的許諾從不會許自己做不到的事,這份承諾是他現在能給出的最好的誓言,這同時也為他之後的放手埋下伏筆。
在碧海蒼靈的日子,可說是東華漫漫神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時光。
這個時候他是他、她是她,兩人在大婚前夕一起回了自己的故鄉,即便外頭有緲落的威脅,但與鳳九在碧海蒼靈平凡生活著的感覺,就像回到他心中最溫暖的
碧海蒼靈是他自小生長的地方,卻一直沒有什麼歸屬感。他孤苦無依地長大,就算坐上了天地共主的位置,能走進他心的人依然寥寥無幾,因此他不知道「家」的感覺是什麼,也不會認為自己住的地方就是「家」。
直到鳳九出現在他的生命中,他才終於明白「家」是什麼:那是心中溫暖的源泉、是累了倦了能讓自己休息的天地、是跟所愛之人一起過著平凡日子的城堡。
原來他一直渴求的,就是擁有一個家
只可惜,這段幸福的時光對活了幾十萬年的東華來說,實在太短了。
東鳳因大婚分離後,我有看到滿多觀眾可惜劇版沒有拍出東華尋鳳九的場景,不過我覺得依照劇裡的設定,也許東華真的沒有餘力像小說一樣翻遍四海八荒。
劇中緲落的事被放得非常大,關乎天地的安危,更何況還有梵音谷王族們犧牲的情分在,東華作為天地共主,勢必得以這件事為重。
另一方面,東華在劇裡的身體狀況也比小說差很多,他很清楚按他現在的狀況,若真與緲落決鬥會非常不樂觀,加之鳳九的離開也間接證明他們的確天命無緣。既無緣,也為了她的安全,放手才是最好的選擇,就像他當初答應白奕的,還她一個自由。

▸ 兩百年,我過得不好

在分開的這段時間,東華相比鳳九是過得非常不好的(不是指鳳九的日子一定過得特別好,這部分我在鳳九的分析有說到,只是相較之下東華確實是過得比較不好的那方)。
第一是身體的折磨,他原本修為就沒有完全恢復,秋水毒還讓他復原的速度變得緩慢,再加上緲落的事也需要他費心費力,根本沒辦法好好休息調養;
第二則是內心的折磨,對東華這樣從未享受過溫暖的人而言,活在回憶裡是非常痛苦的,更何況他曾經那樣的幸福過,不難想見「失去」對他的打擊有多大。
他可能有猜到鳳九會離開是因為他缺席了婚宴,他願意放她自由,卻不希望她在那個沒有他的未來忘了他。因而決定在赴死前剖心為戒,一來證明自己的心裡一直只有她,二來也讓自己最後的氣息在離開後仍能繼續陪著她。

▸ 我不過是想再見妳一面

青雲殿的重逢對東華而言,是在赴死前想見她最後一面的執念。他努力遮掩自己身體的病弱,對她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為的是不讓她發覺自己的異樣。
面對她的疏離冷漠,他知道自己終究還是被她放棄了;而面對她的質問,他沒有辦法將緲落的事說出口,只能不停向她證明自己的真心。
當他疲憊地說著「我過得並不好」的時候,可能他心底也泛起了一絲絲能向她求得關懷的希望;
而在聽到她要和離的時候,他堅決地拒絕了,這是他最後能握住的一點堅持:至少在羽化前,自己都是她的夫君
東華並沒有理會鳳九困惑的眼神,只是仔細地交代好自己最後的幾句叮嚀,然後便吻著她的手,將自己的心化在掌心中交付給了她。
在對話即將結束的那一刻,過往總是喊她「過來」的東華,對她說了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走吧」。
他擔心這場對話再繼續下去,自己終究會承受不住,只能任由她決絕的背影離開視線,獨自在沒有人看到的角落裡落下淚來。
過去拋下人的人如今成為了被拋下的人,最後望著桌上的半心戒流下眼淚的東華,不再像過往一樣自信倨傲,似乎又變回了那個孤單而寂寥的孩子,渴望能被愛、被關懷,卻再也無法得到了。
我很喜歡一位仙友引用 Emily Dickinson 的這段詩去形容這時的東華: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的,如果我不曾見過太陽,可如今,太陽把我的寂寞照耀得更加荒涼。」
在他無盡的生命中,鳳九就像太陽一樣照亮了他的世界,可那些曾照耀他的光芒,也讓他知道了沒有光的世界有多麼孤獨。

▸ 謝謝妳,忘了我吧

目送鳳九離開後,東華就明白自己即將迎來最後一場決戰了。
他回到了他曾經的「家」──碧海蒼靈,漫步地走著、懷念著過去的一切。在佛鈴花瓣飄落時他伸手接了一把,忍不住想起了過去鳳九看見他給她一場漫天花雨時的喜笑顏開。
「我喜歡聽妳說我們家,一直都喜歡。」
喃喃說著這句話的他,就像個失落的孩子般無助又落寞。而在風無情地颳走這片花瓣後,他便明白「告別」的時刻將要來臨了。
在星光結界裡,他變回了那個守護蒼生的東華帝君,選擇用生命換取八荒六合的安寧。
就像緲落所說,他對自己一直都很無情,才會認為把鳳九推得越遠對她會越好、把一切都瞞住不讓她知道她才會安全。然而他卻不曾想過自己如若羽化,鳳九多年後得知真相的反應絕對不會比現在好到哪裡去;也不曾料到知曉一切的鳳九,會直接戴著他的半心戒衝入星光結界。
當東華見到鳳九手握陶鑄劍向緲落發出攻擊,他第一次在這場戰役中亂了分寸。
他深知還年輕的鳳九根本不是魔尊緲落的對手,他對自己無情,但並非無所畏懼,他不怕死,卻會害怕鳳九的死。所以看到鳳九想將自己的心頭血沾上蒼何劍時,才會反射性地制止她。他只想要她能好好的、平安的活下去。
「帝君,別總趕我走。」
鳳九顫抖的哀求震撼了東華多年來早已習慣的獨斷專行,讓他終於明白鳳九想要的是什麼。她從不害怕受傷、不害怕死亡,她只怕他拋下她
她希望遇到一個她有危險會出現救她的人,不過與此同時,她也會是個願意在心愛之人面臨危險時奮不顧身的人。她想與他攜手並肩、同生共死,直到最後一刻。
在兩人用盡全力解決緲落後,東華輕輕抱起身受重傷的鳳九、語帶疲憊地說著她不該來到這裡。此時的他雖然萬分無力,但也是無比釋然的,他不用再瞞著她任何事,可以老實告訴她自己其實一點都不想跟她分開、去哪都想帶著她,只是他終究捨不得她年輕的生命就這樣跟著自己殞落。
東華臨死前將仙力渡給鳳九(劇本)
劇本裡解釋了正片最後東華突然倒地而鳳九醒過來的不連貫。我是傾向認為此時的東華是真的把最後的仙力度給了鳳九。
星光結界的規則在小說裡是這樣寫的:
「置身於星光結界之中,除非殺掉設界之人,否則誰也走不出去。而設界之人一旦造出此結界,自己想要脫困,則唯有將所困之物一概滅掉一途。」
我覺得劇版東華最後會將自己的仙力度給鳳九,是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死了,星光結界就會開啟,外面那麼多人鳳九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謝謝妳,忘了我吧。」
最後東華對鳳九說的這句話,有人會覺得突兀、崩壞帝君的人設,不過我倒不這麼認為。
我曾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分享了東華這段話的完整內容:
「謝謝妳讓我知道愛的感覺、謝謝妳讓我能在有生之年遇見妳、謝謝妳給了我一個家。」
「忘了我吧,等他們救出妳之後,我已經羽化了,從此世上再無東華帝君,不要再牽掛我。」
我並不認為這是劇本安排的橋段,畢竟台詞太冗長了,不可能是將死之人能說的話,不過這段內容我認為非常符合當下東華的心境。
他的謝謝,不是身為天地共主的東華帝君所說的,而是真正的東華想對鳳九說的話
他謝謝她的出現,溫暖了他幾十萬年來孤獨寒冷的心;
謝謝她給了他一個從不曾有過的家;
謝謝她讓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有保護跟責任。
他最後能給她的,只有一份自由,他不希望她在沒有他的未來還在因他的離開痛苦,所以要她忘了自己,不再牽掛。

▌回歸平等的愛

濁息最後被東華的赤金血和鳳九的心頭血所淨化,進而破除星光結界的改編我個人非常喜歡,我覺得這個改編讓整個故事更聚焦在東鳳兩人與天命相爭的主軸上。相信在經過星光結界的生死與共後,東華也會更明白愛並不是一方過度保護就能走得圓滿,更重要的是兩人互相信任、攜手患難。
故事的最後,東華在碧海蒼靈第一次見到了滾滾這個兒子。
在看見他邊喊娘親邊跑過來的時候,他一時沒反應過來而問了他的身份,這時的他不會想到這個孩子跟自己有任何關聯,畢竟跟鳳九重逢後,她絲毫沒有說出有關滾滾的事,他不可能會知道鳳九有他的孩子。是直到滾滾篤定地說自己是娘親的兒子後,他才終於反應過來這個孩子的身分。
原來大婚之後她明明要他去青丘解釋,卻獨自跑到凡間,是因為這個孩子;
原來即使自己再怎麼傷她,她還是會選擇生下他們的孩子好好去愛他;
原來她到底還是沒有放棄他。
在滾滾身上,可以看到他自己的影子(外貌、沉穩的個性、愛吃糕點),也可以看到鳳九的影子(看到花海而開心、遊船時對第一次到碧海蒼靈的反應)。
這個孩子讓東華的世界開啟了嶄新的一頁,他過去沒有家人,孑然一身地長大,而現在他身旁有了心愛的人、有了他們的孩子、更有了一個完整的家。
在經歷重重磨難後,他們如今也終於能夠相守一生,可以開懷地笑著、享受著歲月靜好的幸福。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0會員
83內容數
喜歡分享感動的小小寫作者。喜好很多、話也有點多。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