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聊劇|東鳳的愛(上)──《三生三世枕上書》

2020/07/04閱讀時間約 28 分鐘
身為一個熱愛《枕上書》的觀眾,我從剛入坑時就常形容東鳳的故事是難得一見的「神仙愛情」,並不是因為他們角色設定上是神仙的緣故,而是這段 CP 故事真的描寫地非常完整,從性格、脈絡到細節都十分嚴謹。我認為能在偶像劇中將一段愛情寫得如此鉅細靡遺,是一件難得且值得讚揚的事。
因此,在這個系列的分析篇中,我會透過不同角度解析東鳳的愛情故事,分享一些自己的理解,也當作是用文字記錄下這段「神仙愛情」給我的感動吧!
⚠ 以下有大量劇透請注意 ⚠

▌相似與互補

眾所皆知,東華鳳九天命本無緣,是因為兩人的執著才改寫了天命。那為何本應受天命阻隔的兩人,會對對方如此傾心,進而走出一段情緣呢?
我想最根本的原因就在於他們個性上有許多相似互補的地方。
相似點能使兩人的價值觀更接近、更能互相理解進而產生共鳴;互補點則可以為彼此取得平衡,互補對方的缺失一起成長。

因為「相似」而認同

君者氣息
東鳳之間第一個相似處就在於同樣肩負著身為上位者的責任與擔當。
他們一個是東華帝君、一個是青丘女君,同樣身為「君」的這點讓他們在許多價值觀上會不謀而合。比如對蒼生百姓的守護之責、逢事必須挺身而出的擔當、須憑努力獲取所求之物的毅力、待人處事俐落果決的態度……等,這些都是身為一位合格君者必須具備的特質。
雖然鳳九年紀輕輕,但承接女君的經歷早已使她變得比其他同齡仙者更加成熟,特別是在關乎蒼生安危的情境下,她更會比其他人明白東華身上背負的重量。這也是我為何會在鳳九的分析文中提到,她總會願意與他比肩而戰而非接受保護的原因。
正因為理解君者肩負天下的重擔,才願意陪他一同扛起這個重量。

不拘世俗
東鳳間的第二個相似處則在於性格中同樣存著調皮、戲謔這樣反叛不拘世俗的一面。
相較重視禮法綱紀的神族,他們活得更加自在灑脫,既不看重繁文縟節、也不會被陳舊迂腐的思想困縛,想訛人就訛人、想誆人就誆人。一懟起人來可以讓對方無話可說、存心戲弄人時也完全沒在客氣。
如此不按牌理出牌、不泥於古板的性格會讓他們彼此之間更有親近感,反倒不會有年歲相差過大的隔閡。

成熟的愛
最後一個、也是最重要的相似處,就是對待所愛的成熟。
無論東華或鳳九,他們在這段故事裡都為對方付出了許多、也承受過好幾次的心痛與重傷,然而他們卻未曾想用自己的付出換取對方的回饋。
對他們來說,愛一個人是把對方的感受放在最高的位置,會自然而然先考慮對方再想到自己、會心甘情願為對方付出不求回報。
這是很成熟卻也很難得的感情觀,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最後才有辦法逆轉天命走出一段情緣。
倘若鳳九像知鶴姬蘅等其他女仙一般總冀望著東華的保護,也許東華此生都不會看見她;
倘若東華未曾為鳳九剖心為戒,也許星光結界最後真的會將他的性命連著濁息一併吞噬。

因為「互補」而完整

聊完了相似,再來就是互補的部分。
若說相似給予了彼此親近感,使兩人能夠有所共鳴;那互補帶來的則是歸屬感,也就是能在對方身上找到「能包容、彌補自己不足之處」的安心。

老成與稚氣
首先東鳳之間最顯著的格差,就在於年齡與閱歷。
東華是天族最老的神仙、鳳九是青丘最小的帝姬。東華閱歷的豐富會讓初經世事的鳳九心生嚮往、鳳九純粹的付出則會讓閱盡滄桑的東華得到一片淨土。
我特別喜歡片尾曲〈偏偏〉中,代表東華的這段歌詞:
「不知不覺,閱盡了滄桑的眼只待妳輪廓的線。」
正因兩人在閱歷上有著顯著差異,所以東華反而會像孩子一樣索求鳳九的關愛、鳳九則會為了東華變得更成熟懂事。這是支撐他們互相扶持、互補缺憾的基礎,也可以說是他們被彼此吸引的第一個理由。

接受與付出
從閱歷引申出的另一個互補點、同時也是拉近他們感情最核心的關鍵,就是兩人對愛的接受跟付出。
鳳九出生在充滿愛的青丘,不乏滋養的她會外向地給予別人自己的愛;但東華成長於混亂孤獨的洪荒,對愛的體會是非常貧乏的,因此反倒會渴望別人給他關懷。然而他的絕對強大卻讓所有人忘了他也會擁有渴望。
當大家都只想向他索取庇護、沒有人願意反過來為他付出時,是鳳九看見了他的孤寂,也是她義無反顧地守在他身前。
她從不將帝君視為高高在上的尊神,而是把他當作一個想去守護、想去愛的存在。我想正是這份無怨無悔的執著,才使東華在茫茫人海中唯獨愛上了她。

▌上天賜與的禮物

在分析東鳳的故事時,我常覺得他們兩人就像是為了完整彼此的生命,而被上天賜下的禮物。只是在那之前,他們都必須先付出努力、受過挫折,待得到相應的成長後,這份禮物才會真正歸屬彼此。

將執著刻入血中換得的禮物

東華對鳳九而言,是用她刻骨銘心的追尋換來的禮物。
鳳九是個各方面都沒有什麼缺憾的女孩,她在愛裡活得燦爛,不拘世俗活得自由。對自己喜歡的東西會努力追求、不喜歡的東西就算被打被罵也不屑一顧。
她的成長過程不乏有人愛她,她也從不吝嗇付出自己的愛,總是執著不邂地為愛付出、向外追夢。即使後來受了傷、放了手,可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她早已把這份執著刻在了骨血之中,化成了本能
她會本能地注意東華的一舉一動、思索他的一言一行;也會本能地在他有危難時出手相救、在他受傷時緊張擔憂。
那些在過去兩千多年之中受過的傷,是讓她成長茁壯的劫。正因有了這段深刻的成長,她才能懂事成熟,蛻變為一個能讓東華注意到並且愛上的女孩。
鳳九會得到東華的愛從來不是一個奇蹟或好運,那是她無怨無悔的付出、刻骨銘心的執著以及愛人的高度成熟所換來的回報。

將一生獻給蒼生換得的禮物

至於鳳九對東華而言,更像是因他打從出生便肩負蒼生而被賜與的禮物。
東華是為天下而生的一個孩子,他的生命跟蒼生安危是繫在一起的,生為天下、死為天下就是他活著的意義。
他看似擁有很多,整個天下都要對他俯首稱臣、四海八荒盛名遠播,然而這些外在的功名利祿從不是他想要的東西。
他心底其實只希望能有人真正理解他、真心關愛他,可在他打下的滿地功績之中,這份渴望從來沒有人看到過。
就這樣等了幾十萬年後,鳳九出現了。
她在他所創的盛世太平中出生,他打下來的和平化成了她幸福成長的養分;他的赫赫功績砌成了她對他自小的崇拜敬仰;他的出手相救種下了她對他深刻執念的種子。
鳳九的初心、追尋、受傷、成長……讓她不知不覺成為了他心目中最完美的存在,彷彿這個女孩天生就是為他而來、因他而生。那些他所隱藏起來的情緒,從此都有了釋放的出口,會因她而笑、為她而哭。
鳳九的出現讓他的漫漫長生不再只有守護蒼生的職責,更給了他一個過去未曾擁有過的「家」——一個溫暖、能讓他喘口氣的家。
若說鳳九兩千多年受的傷是她的劫,那東華因誤會而錯過的那兩百年就是他必須經歷的劫。
沒有這兩百年,鳳九不會明白他的愛有多深,也不會曉得他對「保護」和「天命」的心結;他不會因為分離而剖心為戒,鳳九也無法進入星光結界與他共同擊破緲落,遑論之後的相愛相守了。
鳳九的劫為他們種下相愛的種子;東華的劫則讓他們爭得相守的情緣。

▌獨一無二

我想應該很多觀眾都跟我一樣很喜歡東鳳在梵音谷時的曖昧期吧?
曖昧期之所以讓人心動,就在於 CP 間隱約流露的「與眾不同」其實比明灑的糖更能打動人,那些沒有明說、只透過細微的言行舉止傳出的情意看在觀眾眼中,往往比親密互動更加自然。
所以這裡便想來好好統整東華與鳳九之間,究竟有哪些待彼此「獨一無二」的地方,看看是哪些細節鋪陳出了東鳳細膩深刻的情感吧!
簡單來說就是雙標特輯啦 XD。

鳳九

報恩
鳳九對東華的報恩可說是這段情緣的起點。雖說鳳九原本就是重情重義、受恩必報的人,但她對東華的報恩更多了一層自小崇拜的心理加持,不僅僅是單純的「報恩」而已。
真正的報恩,應該是像她為葉青緹奪頻婆果那樣:既欠了他一條命,就努力還他一條命。為了還他的命可以吃下所有的苦、拚上性命,還完後便彼此兩清,不會再被這份債所束縛。
在小說中,鳳九對「報恩」的差異有透過謝孤栦對葉青緹說的話描述出來。
鳳九在九天瑤池替葉青緹洗滌凡塵,正式了卻對葉青緹的恩
就如鳳九自凡間歸來時所說,她對帝君的報恩說穿了只是心放不下。因為放不下,所以就算遍體鱗傷,還是想去追、想去求;就算報完了恩,卻還是沒辦法眼睜睜放著他不管。
與其說是報恩,倒不如說這是她對東華的執念,償還時沒有沉重的壓力、還清也不代表真的兩清。

擔憂
鳳九對東華的放不下,另一方面也體現在見他受傷的反應。
她知道東華身為曾經的天地共主,這個時代的小打小殺根本傷不了他,一旦看見他受了傷,她的反應就會非常大。就算那個當下可能還有其他顧慮,最終也都會被擔憂他的反應給蓋過去。
在鳳九與東華真正相識以前,這個本能就已經體現在小狐狸為他做木芙蓉花膏,以及凡間看見王君受傷時的緊張上。
而在與東華真正相識後,鳳九幾次無意流露出的這個本能反應,更被東華抓得死死的,常被他用來撒嬌討關愛。
比如梵音谷鬥緲落後,鳳九原本一心只想要趕快出去盜頻婆果,對東華甚至還有些不耐煩。可一當知道他身上的傷是真的之後,就被嚇得忘了這些事,手忙腳亂地替他包紮。
除此之外,當東華提到羽化時,她即便還在氣頭上,也一下就被他輕描淡寫的「羽化」二字所震驚,轉而焦急地問他為何會羽化?何時會羽化?
對從小崇拜東華的鳳九而言,他的存在就如日升月落一般,是亙古不變的鐵則、習以為常的認知。「東華帝君也會羽化消失」無異於是她最無法想像也最難以接受的事實。
最後就是阿蘭若之夢裡,當鳳九看見東華被緲落襲擊而受傷時,即便當下她對東華還有各種不悅跟不解,不過一看到他肩上滿滿的血後也就完全忽略了。
比較特別的是東華這次的大傷,也讓鳳九之後總會特別關注他的恢復狀況。
像在東華告白後,即使她還沒反應過來,卻仍會在第一時間為他裂開的傷口緊張;
女兒節看到滿城幻景後,即使為眼前的美景驚喜,卻仍會先關注他的傷勢好了沒有、如此施法會不會又害得他耗費心神等。
這些都是她重視東華身體狀況的表現,也是鳳九的情意和貼心展露地最明顯的地方。
講完了見到東華受傷的反應,那自然也要來講講她見到其他人受傷的反應了。
首先,凡間的情況會比較特殊,這個在仁九的分析篇也有提過。由於凡間眾人(沐芸、青緹等)對鳳九而言不僅是朋友,更存在著被她拖累的因素在,因此她會尤其重視凡間眾人的安危,畢竟他們受的傷極有可能就是她的任性所導致的。
若撇除掉這個特殊情況,鳳九在見到旁人受傷時雖同樣會擔憂,不過明顯不會存在像對東華那樣的焦急。通常確認完對方無事後,她就不會再多加留意,甚至還會揶揄對方一番。
比如在阿蘭若之夢看見狼狽的陌少時,鳳九就調皮地調侃了他;
出夢後萌少被她的身分嚇倒時也是,雖然一開始還會帶著一點愧疚和擔心,不過在小燕帶著連宋出去後,也就像沒事人一樣繼續吃東西了。

放不下
就像前面說的,不管是報恩或擔憂,鳳九會有這些反應都歸因於「放不下」三個字。所以潔綠才會認為鳳九是因為喜歡東華才會介意姬蘅、謝孤栦才會嘆息地說她沒哪次真放下了的原因。
身為好友的他們很清楚鳳九並不是會被同一件事困擾很久的人,倘若她真放棄了,那就絕對不會對東華有如此反應。
簡單來說,鳳九對待東華與其他人最不同的地方就在於「糾結」
面對其他人的時候,她的態度是比較灑脫的,待人處事不拖泥帶水,該重視的重視、該放手就放手,這樣的灑脫讓她幾乎不曾被什麼事困擾過。
可一旦面對東華,她的心境就變得複雜很多,總會胡思亂想、不知所措。
她的喜歡、付出、重傷、害怕讓她無法像面對其他人一樣瀟灑,老是存在著不安和疑惑。我想這正是小說裡的東華在出夢後,會因為自己騙了她感到頭疼,並決定修改鳳九記憶的最大原因吧!
「小白她在我的事情上……一向有些糾結,此時若讓她想起我在阿蘭若之夢裡瞞了她,後頭不曉得會鬧出什麼來。」

以命相付
鳳九身上最後一個、也是最讓人印象深刻的特點,就是總願意用自己的命去換取東華平安這件事。
她對東華的以命相付並不像凡間要保護沐芸青緹,或是奪頻婆果那樣帶著責任或壓力,而是非常純粹的本能
也正因為這份本能,即便旁人都認為東華這樣強大的神仙根本不需要她的出手相救、即便知道眼前的敵人要比她強上幾萬倍,她也不曾退縮、不曾猶豫。
如果能用自己的命換他平安,她義無反顧;如果無法救他,那就陪著他慨然赴死,也不枉此生。

東華

接近
相較情感外放的鳳九,個性內斂的東華待鳳九的不同看起來就要明顯得多。
東華對鳳九的第一個不同就在於他總會想「主動接近她」這點。
東華對待別人一直很冷漠,尤其是對他有明顯意圖的人,這讓幾十萬年來幾乎沒有女仙能接近得了他,更遑論能讓他主動接近對方了。
而鳳九就是這幾十萬年出的唯一特例。她頑皮有趣、活潑愛鬧,又老是不把他放在眼裡,鮮明有趣的性格讓他匆匆幾眼就對她產生了興趣,進而想主動親近她、戲弄她,這份好奇心甚至驅使他連重霖都沒通知就逕自跑去了梵音谷。
東華如此反常的好奇心也讓知鶴很快就對鳳九產生了敵意。在東華身邊多年的她很清楚東華過去從不曾對哪個女仙有過如此青眼,而與東華相識多年的連宋同樣也有察覺這件事。
知鶴的敵意
連宋的好奇

不設防
「想主動接近」後,東華再來對鳳九的特別就是「不設防」。
就像之前提過的,東華對待別人一直都非常有距離,就算有人直接爬上他的床,他都能面不改色地丟出去。可從鳳九在梵音谷裡兩次把東華壓在身下的無心之舉,就能發現東華對她從沒有設下過防線
身為擁有強大實力的尊神,四海八荒能有幾個人可以輕易把他推倒?只怕連他的身都接近不了吧?他會乖乖任她擺布,不過是因為他不曾對她有過防備而已。
鳳九因夢魘被東華所救後,擔心姬蘅誤會而撲倒他
東華幫鳳九抹藥時,因為嬉鬧而不小心撲倒他
而鳳九在雪樁練劍時不小心親上他,他即使驚訝卻沒有推開,以及剛入阿蘭若之夢時,他會任她把自己摟過去親的這兩件事也是同樣道理。
東華並不是容易被別人佔到便宜的人,換作其他人,可能連碰到他的手都難如登天。鳳九之所以能屢次佔到便宜,單純是因為他從未對她抱有戒心罷了。

觸碰
就如前段所述,東華對鳳九的接受程度一直都很高,就連他自己也會想主動碰她,這樣出自身體的直覺行為也凸顯了鳳九對東華而言,從一開始就非常不同。
這個不同最早可以追溯到九重天上鳳九找他討鐲子時,他並不排斥鳳九碰到他的反應。
後來兩人進入梵音谷後,這樣的不同也隨著與日俱增的相處而越來越明顯。尤其在鬥緲落之後,更能明顯看出東華對觸碰的渴望越來越強烈,開始會故意想枕在鳳九膝上、看見鳳九要摔倒時會抱住她、要她幫自己擦藥等。
而當進入阿蘭若之夢並與鳳九互明心意後,他對觸碰的渴望又有了更深一層的轉化,不再只是創造一些曖昧不明的小接觸,會更直接熱烈地向她索取親密的互動。
雖然東華一直以來都不排斥與鳳九接觸,不過在確認她的心意前,他仍會守著男女之間碰觸的底線,絕不會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做出逾矩的行為。像是當她意識不清要抓著他的手往懷裡帶的時候,他會慌張地把手抽出來。
這是東華尊重她的表現,也是另一個能察覺鳳九對他來說跟其他人不同的小細節。
他過去把其他女仙丟出去或是抱著的時候,都還是一副穩如泰山、平靜如水的樣子。這樣的他卻會在碰觸鳳九時產生「不好意思」的情緒,這樣的不同也能間接佐證鳳九對東華而言的確很特別。

情緒
講完了身體反應,再來就聊聊情緒表現這塊吧。
相信看完劇的觀眾都能明顯感受到東華在認識鳳九前後有著「非常巨大」的性格反差;就算到了後期,他對外跟對內的溫差也相當極端。
對待旁人的時候,他就是那個冷冰冰、面無表情的尊神,只要笑就準沒好事。一個表情一個動作都不拖泥帶水、一言一行都帶著天地共主的氣魄;
但對待鳳九時,他就變得像個孩子一樣會跟她撒嬌、討關愛。除了會笑會吃醋,也會說好聽的話、做浪漫的事討她開心,讓人幾乎忘了他是那個站在整個天下之上的尊神。
「情緒」也是最能看出東華身上同時存在神格及人格兩面性的表現,所以這裡就多花點篇幅聊聊吧!
先從笑容討論起。
一開始在身為天地共主的東華的臉上,幾乎看不見任何情緒。表情總是淡漠疏離,偶爾會笑,也都是因為戲弄別人產生的、帶著戲謔的笑。
看見連宋吃自己做的糖醋魚後的反應
就連剛在九重天遇見鳳九想戲弄她的時候,這樣的笑也有出現過幾次。
聽見鳳九說自己變態後的反應
這樣的笑容是尚在神格階段的東華臉上唯一會出現的笑,也是他漫漫長生裡只能用戲弄別人打發無聊的象徵。
他的臉上第一次出現有溫度的笑容,是遇見小狐狸的時候,他的笑不再是出於戲弄別人帶來的爽感,而是談及自己喜愛事物時的自豪。這個難得一見的笑容也讓身為好友的連宋受了不小的驚嚇。
東華談及小狐狸喜歡吃自己的糖醋魚時
傻眼的連三殿下
至於在遇見鳳九之後,東華則多了很多因喜歡、眷戀而生的笑容。這樣的笑跟遇見小狐狸時又不太一樣,是那種想起喜歡的人時會不知不覺勾起嘴角的喜悅,完完全全出自於人格的情緒。
起初兩人感情尚未明朗時,東華的笑仍然是淡淡的,幾乎都是在鳳九不知情的情況下,無意間流露出來的;
當姬蘅詢問東華是否心中有人時的淡淡一笑
端藥回來發現鳳九跑走後的笑
看見鳳九對他叫「小白」後害羞跑走而笑
看見鳳九擔心他的羽化而笑
而在兩人感情明朗之後,他的笑就更加外放了。不再像之前一樣隱晦,開始會毫無保留在她面前流露自己的高興,每次笑起來時都像拿到糖的孩子一樣天真。基本上這個階段的東華就已經完全從神格過度到人格那一面了。
女兒節
同居後
圓房後
不過當然,東華溫柔的笑容也只有在鳳九面前會出現,看看同時期對陌少的笑,那根本叫一個笑的你心裡發寒。
準備壓榨陌少勞力的不懷好意笑
額外放送帝君完美演繹的皮笑肉不笑
講完了笑,再來就是哭。(原諒我不想邊寫邊虐自己,就不一一截圖了 XD)
東華在劇中總共哭過四次,分別是歷劫歸來後、青雲殿看著鳳九離開後、碧海蒼靈回憶過往時、還有星光結界裡。
東華這四次流淚都是因為鳳九,他從沒有在其他人事物上哭過,因為他過去眼中不曾有過景色、心中不曾有過執念。
雖然這四次流淚都沒有伴隨撕心裂肺的哭吼,每滴淚卻依舊承載著巨大、壓得人喘不過氣的的傷痛。那些不曾流過淚、不曾喊過痛的人偶然流露出的脆弱,往往才是最震撼人心的。
說實話,我自己在看後面幾集東華落淚的劇情時除了被虐得體無完膚以外,其實還帶了一點點的欣慰。
因為當他哭泣的時候,我再次看見了過去被天地共主那一面隱藏起來的東華,而且和在鳳九面前撒嬌的那面不同,是過去不曾被看到過的另一個他。就像一個被世界拋棄的孩子,無助難受卻沒有人能聽他說,只能獨自在角落裡默默流著眼淚。
或許在很久很久以前,他還是個小孩的時候,也曾經因為困苦的環境、危急的經歷哭泣過,可那些脆弱卻被迫得在亂世之中埋藏起來;也或許在幾十萬年後的現在,他才終於找回了那個被遺忘在茫茫歲月中的自己吧!
總體而言,我認為東華待鳳九的特別最主要就在「本性的釋放」。
若說鳳九的愛是將外在的執念轉化成了內在的本能;那東華的愛就是將內在的本性釋放到了外在的表現上。
他的喜怒哀樂、脆弱渴望一直被束縛在清冷的尊神形象背後,從不顯示在外人面前。而這份愛給了他一個出口,讓他可以卸下與生俱來的責任,肆無忌憚在她的懷裡做回一個孩子。

自傷
除了上面這些,我還想聊東華身上另一個比較特別的特質就是「自傷」。這裡說的自傷並不單指故意讓自己受傷,還有將原本不該承受的傷轉嫁到自己身上
之所以放最後說,是因為這個特質跟前面幾項有點不同,他自傷的這個習慣其實一直都存在,只是遇見鳳九後被放大了很多,導致他後期不斷受傷甚至到了差點羽化的地步。
認識鳳九前的東華會受傷,大多都是出自於「義」。不管是對天下蒼生的大義、對部下朋友的小義,肩負重任又重視情義的他隨時都願意為重視的人費心費力。
所以他會因著孟昊的囑託耗費修為醫治姬蘅的秋水毒、定期到梵音谷淨化濁息壓制緲落。他那過於硬核的能力也使他一直過度輕忽自己受的傷,總是抱持著「反正自己很強大,受點傷沒什麼大不了」的想法濫用力量。
遇見鳳九後,東華的這個特點又被放大了許多,尤其當他發現她極富同情心的性格之後,更常常利用自己的傷去索取關愛。
像是鬥緲落時故意將手臂弄傷、在阿蘭若之夢幫鳳九擋下攻擊後假裝疼痛、吃沉曄醋跑去淋雨後說自己動不了……等,這些地方都能看出他會刻意示弱以求鳳九關注。
不過這三個自傷相較之下都算是小傷,所以他才會這麼肆無忌憚地表現在鳳九面前。
當碰到真正的重傷時,他反而會選擇什麼都不告訴她。第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卸下九層法力入夢,從他入夢前對連宋的託付就可以得知,東華是抱持著豁出性命也要把她平安帶回來的覺悟入夢的。
即便後來東華在鳳九的疑心跟追問之下向她坦白了卸除法力的事,但他的這個決定可說為他之後隱瞞一切的舉動埋下伏筆。
東華替鳳九承受的第二次傷則是出夢後找緲落算帳的那次。
先別提他先前卸下的九層法力這時是否完全恢復,光在夢裡他就耗費法力製作妙華鏡、又急忙跑去思行河畔救鳳九、甚至還跟緲落化相打了一場架。在精力尚未完全恢復的狀態下跑去找她算帳,無異於是讓自己的身體多承受一次負擔。
再來就是在兵藏之禮上硬是劈斷聶初寅劍的時候。
這跟上一個對付緲落雷同,都是為了替鳳九算帳而過度耗費法力。光從他劈斷劍後明顯感到不適的反應,就可以知道他過去受的傷一直都沒有恢復。然而東華依舊沒有正視把傷全歸在自己身上的嚴重性,仍一派淡然地說只要調息恢復便可。
再接下來就是把姬蘅的秋水毒渡到自己身上。
秋水毒會讓修為恢復的速度變得緩慢,這在東華法力已經被大幅削弱還有緲落威脅的情況下,完全是雪上加霜,也使他之前說的調息恢復效果大打折扣。
最後一個自傷,則是在鳳九離開後,他不顧身體狀況的不樂觀,仍然選擇為她剖心為戒以及替小燕鑄劍。
其實東華屢屢自傷的行為在一段感情中是很不理智的,尤其是後面幾個出於保護對方的自傷。
我想他會選擇瞞著鳳九獨自承受傷害,除了自恃過高外,他過去碰到事一貫自己解決也是原因之一。
過去幾十萬年,他已經太習慣自己一個人快狠準地下判斷,導致他在相愛後碰到跟鳳九有關的事,也都逕自幫她做決定。說白一點就是「我認為這對你好,就決定替你做」的概念,跟許多父母常常會對子女說「我是為你好」,但子女一點都不覺得好的狀況是一樣的。
東華忽略了對鳳九而言好不好的決定權是握在她手上,不論自己認為哪種方式最好,將知道的權利交還給她才是最公平的態度。
相較之下,在這部分青丘白家人對鳳九的態度就要明智很多。
像是白奕即使希望鳳九跟滄夷成婚,可他會將婚書交給鳳九讓她自己做決定;
白真白淺即使希望鳳九藉相親找到好人家,可他們只會將場面安排好,剩下全部讓鳳九自己決定怎麼應對;
折顏在得知鳳九有孕後,會為她送來保胎丸跟墮胎丸,由她自己選擇要走哪條路,而不論她做什麼決定,他都會義無反顧支持她。
這樣將決定權交還給她,才是愛一個人該有的態度。其他人可以給她建議、幫她分析,卻不能干涉或者逼迫她做決定。不得不說青丘的家庭教育真的是我看過最模範的案例!

▌涓涓細流與熊熊烈火

記得之前我曾聽人說過他感受不出鳳九對東華的執著,總感覺東華對鳳九的愛要深厚得多,這個感受我覺得滿有趣的,所以特別提一下。
其實這位仙友會有如此反應很正常,不過不是因為鳳九的愛真的比較淺,而是她種下愛的時間要比東華長得多
鳳九從崇拜轉化成愛的時間歷經了兩千多年,這中間有過好幾次的熱烈追尋、又有好幾次的重重受傷,漫長的無望讓她對追不到帝君這件事已經習以為常
所以當她真的追到後,比起高興,更多的是訝異跟小心翼翼;當她失去時,也不會有過重的絕望,因為過去兩千多年沒有帝君的日子她也照樣走過來了。
跟東華比起來,她的愛更像是已經在歲月中流淌已久的涓涓細流,在起初有過幾次短暫的湍急後,逐漸平息下來靜靜淌過一切。
她的愛不再是強烈的佔有,取而代之的是細膩的關懷與默默的守護。
這並不代表她的愛不深,她仍會為了東華觀察入微、擔憂害怕、甚至豁出性命,只是她在愛裡的時間實在太長了,沒有讓人感受到強烈的前後對比而已。
東華的情況就不同了,他對鳳九的情感從有趣、動心、追求到相愛的時間過渡得非常快速(一年不到),加之他過往幾十萬年的生命中從未體驗過愛的感覺,這些因素讓他的愛一迸發就像烈火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他會想主動地去佔有她、親近她,想把自己全部的愛奉獻給她。
在愛的表現上,東華是非常外放熱情的,總想牢牢抓住這份初次體驗到的美好,但這樣的患得患失同時也代表他在失去一切時將會非常痛苦。
感情路進展的快速讓他無法承受失去的痛。因此相對鳳九,我們更能感受出東華愛的深刻,誰叫他愛上鳳九、失去鳳九前後的對比實在太過強烈了,觀眾的情緒自然更容易受他影響。
不過我想無論是涓涓細流或熊熊烈火,這兩種愛都是十足深刻的,只是成長經歷不同、追愛時間不同,才給了人不同的感受。
東鳳二人能攜手走過生死關頭,禍福同享、共同進退,就足以證明他們對彼此的愛有多深刻了。

▌平衡

愛要走得長遠,勢必會存在所謂的平衡點。兩個人都有為對方付出的機會、也都有接受對方付出的時候,不會有人永遠付出、也不會有人永遠接受。
而東鳳的愛真正達到這樣的平衡點,我認為是在星光結界之後。
在那之前他們的付出都是不完全對等的,就像傾斜的天秤一樣一直有一方特別重,只是隨著故事演進,重的那方改變了。

入夢前:鳳九付出,東華不知

進入分析前,我們先來列出鳳九究竟對東華有過哪些付出及受過哪些傷:
透過表格可以明顯看出鳳九的付出大多是在前期,而且每一次付出所承擔的代價都不小,數次把自己搞得遍體鱗傷甚至差點沒命。因此自凡間歸來後,她對東華就收起了大動作的付出,基本上直到入夢前,她的重心都是擺在還葉青緹命的主軸上,對東華的態度則是能避就避、能閃則閃。
但即使如此,這時的感情天秤仍是倒向鳳九這邊的,因為此時她對東華的感情還是取決於他如何看待自己
他的每句話、每個表情、每個動作都會深深影響鳳九的情緒。會因為東華跟她親近而喜悅、也會因為誤會東華僅將自己視作玩伴而傷心。即使這時的她不像過去一樣眼中只有帝君沒有自己,可她還是很容易因為帝君打落自己的定位。
他們之間的不平衡是直到東華得知鳳九的過去後,才暫時回歸穩定。

入夢後:東華付出,鳳九不知

在東華卸下法力入夢後,他們之間便不再只有鳳九單方面的付出,東華也不再什麼都不知情。
兩人都知道了彼此的過去,也都看清了自己的心。這時候的吻是他們第一次來到平衡點,終於兩情相悅的重要象徵。
然而在這之後,天秤就開始慢慢往另一個方向傾斜,換成東華一直在付出,鳳九什麼都不知情。
這裡同樣先列一張東華的表格方便大家參考:
同樣地,根據表格也能明顯看出東華的付出幾乎都是在入夢後。只是跟鳳九比起來,東華的付出還額外多了一層因「愧疚」而生的補償心態
鳳九過往的付出跟傷痕成了他難以擺脫的心結,為了彌補自己曾經的錯過,他決定將所有可能對鳳九不利的事隱瞞起來。即使鳳九因為他的隱瞞有了誤會,為了她好,他也不會把事情說出來。
另一方面,這個階段也可以發現東鳳之間不再只有鳳九會糾結自己的定位,東華也會開始在意自己在鳳九心中的位置。
過去在梵音谷中他比起在意自己在鳳九心中的地位高不高,更像是在意其他人的地位是否比自己高。比如他不希望鳳九一直在意小燕,因而將頻婆果拿走,卻沒有想過他這樣做會大幅降低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
但入夢後就不同了。就算吃沉曄的醋跑去淋雨,他最後卻還是選擇乖乖跟鳳九攤牌。這個改變就能感覺到他現在更看重的是自己在鳳九心中獨一無二的地位,而非是別人對她的意義。

星光結界後:彼此付出,互相接受

東鳳之間第二次回歸平衡的時刻,就是星光結界中,鳳九將自己的血抹在蒼何劍上的那瞬間。
鳳九說的那句「別總趕我走」,對東華來說絕對是非常震撼的。
原來她其實一點都不怕受傷,她只怕他趕她走。
他終於明白「過度保護」才是把她推離自己的主要原因,因此聽完她的話後,他就放開了她的手,不再一味站在她面前保護她,接受讓她陪著自己一起奮戰到最後一刻。
在這樣一個彼此之間不再有誤會、不再有不知情、不再有誰單方面給予,兩人平起平坐、互相信任的情況下,他們的愛才總算到了完美的平衡上。
不會再像過去一樣容易產生誤會,也不會再對對方有疑慮或不安全感,取而代之的是既堅韌又穩定的信任。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0會員
83內容數
喜歡分享感動的小小寫作者。喜好很多、話也有點多。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