岔題。《替補的王牌》捕逸盧建彰KURT盧建彰KURT

岔題。《替補的王牌》捕逸

2022-04-13|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游崇烈一邊喝飲料,一邊講。看台上,沒有人,只有太陽和永遠都嫌不夠的樹蔭。
「什麼?」
「只要去監理站外面的馬路攔,一定一堆無照的」
「為什麼?」
「啊,因為他們是來考駕照的啊,一定沒有駕照,但要考試,所以一定會騎車來呀」
「哈哈,對耶」
「不像以前我們在山上國小就會騎了」
「真的假的」
「真的啦,而且警察看到國小生的我們都會說小心騎,騎慢一點,我還會說謝謝」
「這麼白爛噢?」
「這是務實」
「務實噢?我家隔壁鄰居誤食安眠藥過量,就死掉了」
「什麼啦」
坐在球場邊,風涼涼的,手裡溫熱的飯糰,摸起來很舒服。
昨天球隊兩個學弟去考駕照,其中一個回學校的路上,就犁田了。現在躺在醫院,教練去看回來之後就說,比賽前都不可以騎機車。
問題是,永遠會有比賽啊,這個新規定真的很那個耶。
還好自己也沒女朋友,不必約會,也沒什麼要去的地方,真的要去也頂多回家,騎車到火車站搭車而已,那個學校門口就有公車到火車站了。
最近也不太想回去。
上次回去,心情不好。
記得上次去洛杉磯比賽的時候,他查到有一家舊書店在市中心,所以休息日大家去亂逛時,他跑去那個書店。
書店叫做” The Last Bookstore”
很威的名字。
好像是說店主人當初就聽朋友講說書店一定不太容易賺錢,不過,還是很想開,雖然朋友們一直唱衰,還說書店最後一定會完全滅亡,消失在世界上。
書店主人聽了有點被激到,就說,好,那我來開世界最後一家書店,就算物競天擇,書店注定要被消滅,那他會努力,一定要讓這家店,成為世界最後一家書店。
我那時候讀到這個故事,真的有點驚訝。
也太浪漫了吧。
小時候曾經看過一部電影,叫做“The Last Mohican”,最後的莫席根人,他們是美國印第安人的一支,人數很少,幾乎都要滅絕。演這部片的主角是英國演員丹尼爾戴路易斯。在電影裡留著長髮,在原野裡山林間,奔馳著。
印象很模糊了,是那種色彩不飽和的電影,有很多奔跑,很多在黑夜裡奔跑,在原野上騎馬追逐,還有許多並不具美感但比較多像是拼命式的對打。
好吧,那也很美。
任何事,只要到最後,就會開始有一種說不出的美感。
九局下,輪到要上場時,都會有種特別的感覺。
總會覺得自己身上有夕陽照著。
就算是中午的比賽也是。
非常奇妙。
這樣說起來,那些CLOSER身上打的,也不是聚光燈了。
那些在中繼投手後上來要來終結比賽的投手,大家稱為CLOSER,總是要負責把門關好。
難怪終結者影子特別長,身體看起來特別巨大。
自己喜歡把比賽結束的感覺。不管是用投球,或者打擊。有種把事情好好做完的感覺。
最討厭事情做一半跑掉的人了。
像爸爸。
那個最後的書店,位在車水馬龍的洛杉磯市中心,但旁邊有許多帳棚區。
不過,不是像台灣的露營區,都是位在山明水秀的山林間,是商業區裡頭,遊民們搭建起來的,旁邊常常就是大馬路和看起來沒人的商店。
當然,牆面上還有許多塗鴉,塗鴉就很好看,巨大且色彩鮮明,好像在跟這個有點灰的城區對話。
奇妙的是,這裡全是辦公大廈,也包含市政府、警察中心和法院。
那個警察中心有夠後現代的設計,本來還以為是個博物館想進去參觀,繞到正面,才發現是警察局,而且佔地遼闊,看起來比較像個園區,要是有人說是Google總部,他也會信。
繞過三四個建築物,會先看到一個布雷伯利大樓,照著旅遊書上想進去看,一開始先被門口給嚇到,好古典,彷彿是電影裡的場景,也確實是電影場景,「銀翼殺手」的兩部新舊作,都是在這個地方終結的。
這個地方有著奇妙挑高直達屋頂的大廳,陽光從屋頂直接射入,打到地上那以古典手法鋪設的地磚上,牆面上是兩座透明以鐵條構築而成的電梯,就是那種深黑色雕花門是用手拉的古典電梯,你仰著頭看,會發現電梯旁有一個長長的管,沿著牆面一路往上直到樓上去,靠近看,你會發現,那是一種郵件傳遞的連通管,據說,威秀影城裡也有類似的,就是你把錢放進一個圓筒裡,塞入管中,他就會因為空氣壓力,咻地一聲,快速地被吸走,沿著管子送達。
噢,忘了說那牆面,那牆面上多是木質調,一路往上,閃著亮光的是木頭上長年擦過的反光漆,基本上,裡頭就是木頭的深棕色加上黑色生鐵,你會聯想到的就是,時間如果有顏色,應該就是這兩個色組成的吧。
沿著長長的大廳走,可以看到一旁牆上還有列出目前仍在這棟大樓大樓裡營運的公司,幾乎都是影像娛樂相關的,多酷呀,在歷史裡工作,感覺自己的每一個動作都會成為歷史。
走到底,是座樓梯,同樣也是以木頭與金屬架起,台階上有著紅地毯,彷彿是國家戲劇院那種,沿著樓梯走,當然不會想到國王之類的,畢竟這裡是美國,但是會想到或許百年前的那些說不出名字的大師就是這樣走上去的。
扶手上有些金色的裝飾物應該是黃銅之類的吧,印象中,這算是很貴的材質,應該是之前的人蠻有錢的。
聽說黃銅可以殺菌,因為它不斷在放電,因此,可以殺死附著在上方的細菌和病毒,所以,美國曾經有報告說可以考慮在醫院裡裝上黃銅的扶手或者門把,好減少一些院內感染。
之前也有一個說法,當感冒流行時,銅管樂器的樂手,比方說小號手,比較少生病。
真的很有意思,自己很喜歡讀這種有的沒有的,算是冷知識,也不知道在哪裡用得著。
不知道為什麼走上那階梯,就有種高度,就好像可以俯瞰世界,萬物都在腳底下了。
在一片木質的包圍裡,光從天上射入,不知道為什麼,就會想到諾亞方舟,在雨停的那一天,在洪水開始消退的第一天,陽光帶來希望,人們抬頭仰望的那一刻。
難怪,電影銀翼殺手會在這裡拍,你會想到舊時代的終結,而新時代就算還沒開始,都已經開始了。儘管你不想承認。
那次的比賽過程有點忘記了,但記得這個明明很古典但卻又超級未來的地方。
聽說教練以前就住在洛杉磯的這一區附近。西邊的這一邊。
高中和大學都是。
他趴在地上,雙手撐地,左腳抬起,向身體的側邊去,身體也跟著彎曲,抬完左腳,換右腳,這應該是為了訓練腹斜肌,他專心一志,繼續做今天的體能。
他不討厭做體能,因為做完後,全身大汗淋漓,然後再去洗澡,很喘很累,感覺很爽。
我問你哦,1955年顧爾德彈奏巴哈的郭德堡變奏曲,你比較喜歡1955年的版本還是1981年的。
「火鍋滾的時候,就把蛤仔放下去。」
「你為什麼不直接去打職業的?」
「你有看魔球嗎?」
「你說電影噢?有啊」
「你記得布萊德彼特嗎?」
「記得啊,他找一個阿宅來,就開始計算每個球員的專長,不一定要高打擊率,只要能讓球隊上壘得分就好」
「不是啦,我是說他在當教練之前是當球員,那時候高中是全美明星球員,而且是美式足球和棒球雙棲,美國就有大學,而且是長春藤的名校給他獎學金入學,但他進入職業的大聯盟後,打得不好,一年比一年不好,鏡頭短接,他摔球棒的機會比安打的機會高很多,然後就被迫退役了」。
游崇烈停了一口氣後說,
「我不想變成他」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跑者、創意人,喜歡人,喜歡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