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史(9)】再造國家與尊嚴革命

2022/04/24閱讀時間約 21 分鐘
蘇聯雖宣告終結,但他的遺產:凋敝的經濟、社會結構、軍隊、思想、共同歷史文化綑綁的政治和社會菁英,都還有待解決。烏克蘭必須先解決這些遺產帶來的挑戰。在此之後,致力於完成他們另一個夢想:加入歐洲大家庭。為此,烏克蘭將付出巨大的努力與代價,至今未完。
在帝國廢墟上重建國家
從葉爾欽到普丁,俄羅斯一直有個渴望取代和延續蘇聯帝國的政治體制,不管這是獨立國家聯合體還是新俄羅斯帝國。1991年葉爾欽在俄羅斯杜馬發表演講,聲稱「唯有獨立國家國協才能讓那個在許多世紀中建立起來,如今卻幾近喪失的政治、法律和經濟空間才能存續」,2014年普丁吞併克里米亞時,亦稱「獨立國家國協誕生之初,俄羅斯、烏克蘭和其他共和國都有許多人希望它能成為一個新的主權聯盟。」
然而,烏克蘭明確拒絕這種主張。烏克蘭議會在1991年12月20日發表了一篇立場相反的聲明:「因其法律地位,烏克蘭是一個獨立國家,受國際法之約束。烏克蘭反對將獨立國家國協變成一個擁有自身管轄機關和行政機關的國家結構的作法。」
烏克蘭認為,獨立國家國協只是用來討論與俄羅斯分手的條件,而不是復婚的條件。俄羅斯想用獨立國家國協整合後蘇聯空間,烏克蘭則堅持徹底獨立,因此1993年烏克蘭拒絕簽署《獨立國家國協憲章》,沒有成為當初他參與建立的組織成員。
獨立國家國協的疆域,圖片取自維基百科「獨立國家國協」。
軍隊去從歸屬也對烏克蘭和俄羅斯產生巨大挑戰。與波羅的海和中東歐國家要求蘇軍全部離開,以擺脫莫斯科宰制不同,烏克蘭決定以蘇聯軍隊為基礎來打造國家軍隊,當時回歸的蘇軍人員已使俄羅斯焦頭爛額,無力處理回歸的軍隊人員。
而來自頓巴斯、擁有一半俄羅斯血統的烏克蘭首任國防部長科斯坦丁.莫洛佐夫(Kostiantyn Morozov,1944-)將軍宣誓效忠烏克蘭,成功將80萬蘇聯陸軍轉化為烏克蘭國軍,並協助不願效忠的俄羅斯軍官離開。
然而黑海艦隊的歸屬卻產生嚴重糾紛。雖然黑海艦隊各部逐漸決定效忠烏克蘭,但是效忠俄羅斯的黑海艦隊司令卻下令出海,導致兩國關係緊張。俄烏最終在1997年簽訂協議,烏克蘭取得艦隊的18%,俄國則可以將艦隊留在塞瓦斯托波爾到2017年。
科斯坦丁.莫洛佐夫,圖片取自維基百科「Kostyantyn Morozov」。
在解決與俄羅斯的邊界和領土紛爭,組建自己的武裝部隊後,烏克蘭奠定了加入歐洲組織的政治和法律基礎。成為歐洲大家庭的成員一直是烏克蘭知識份子們長久以來的夢想,同時希望能藉此改革經濟和社會,抵銷莫斯科對其前屬地依舊擁有的巨大政治、經濟和文化影響力,實現主權的完全實現。
1994年放棄核武器的《布達佩斯備忘錄(Budapest Memorandum)》成為烏克蘭和西方關係正式開啟的標誌。繼承蘇聯遺產的烏克蘭當時是世界第三大核武國家,在美英俄三國聯合保證下,向加入《核不擴散條約(Nuclear Non-proliferation Treaty)》、作為無核國家的烏克蘭提供安全保證。當時有許多人認為不夠審慎,而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製造烏東分裂之舉則佐證了這個看法。但是這個做法,讓曾拒絕加入《核不擴散條約》而在國際上遭到孤立的烏克蘭得到巨大好處:終結了國際上的孤立狀態,並成為僅次於以色列和埃及的美國外援國,在1994年與歐盟和北約簽署了大量夥伴協議。
不過,在成為歐洲國家一員的許多障礙中,其實多數來自烏克蘭自身。獨立後的頭五年,烏克蘭陷入嚴重的經濟衰退和社會混亂,產生了對於民主政治失望的政治危機,並一直忙於解決總統行政權與議會立法權之間的關係。在這方面,俄羅斯總統葉爾欽透過派遣坦克轟炸議會大廈,將議會變成橡皮圖章來解決。
當時簽署布達佩斯備忘錄的美國總統柯林頓、烏克蘭總統克拉夫丘克和俄羅斯總統葉爾辛,圖片取自維基百科「Budapest Memorandum on Security Assurances」。
但是烏克蘭不一樣,採取民主式妥協解決矛盾。首先是提早總統選舉,由前總理、曾任導彈工廠主管的列昂尼德.庫奇馬(Leonid Kuchma,1938-)當選總統,與克拉夫丘克完成權力移轉,並在議會合作下,解決雙方的權限衝突,議會在烏克蘭政治中仍佔有巨大地位。
這不僅完成了和平權力交接,讓競爭性政治制度保存下來,在法律上為民主制度奠定基礎。民主政治成功的原因在於烏克蘭各方面的多樣性,東部工業區成為共產黨的根據地,西部則以民主民族主義派為主,雙方能夠在議會表達訴求,透過協商解決矛盾,而非摧毀彼此。烏克蘭拒絕再參考莫斯科,而是走上自己的路。
遠較蘇聯時代更嚴重的災難性經濟衰退,導致成功的民主遭到指責。二十世紀最後十年國內生產總值下降近一倍,薪資幾乎不夠買吃的,導致了更高的死亡率和更低的出生率,2001年的人口普查比過去少了三百萬。烏克蘭更成為人口外移的源頭,許多人經年累月在俄羅斯、中東歐國家和歐盟等外國工作。更多人則一去不返,猶太人數量下降了78%,多數人大量移民,包括Paypal和WhatsApp的創立者。此外,烏克蘭更變成獨立國家國協其他地區和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國的非法移民中繼站。
庫奇馬,圖片取自維基百科「Leonid Kuchma」。
烏克蘭災難性衰退的原因不勝枚舉。蘇聯建立起的全聯盟經濟紐帶在其瓦解後終結,而軍工業占有極大比重的烏克蘭也失去了蘇聯軍方採購的訂單。而與俄羅斯不同,蘇聯災難性的開採導致烏克蘭早已無天然氣收入可用,反而必須被迫接納高額的俄羅斯天然氣價格。然而,最嚴重的問題是經濟改革的裹足不前,又發放更多貨幣來補貼虧損國有企業,導致通貨膨脹不可遏制。
獨立後幾年,烏克蘭政府一直不肯放棄工農業企業的所有權與控制權,這些企業的補貼吃掉大量的預算,而當政府決定放棄時,又在議會遭到被「紅色主管」的大型企業管理者反對。當企業開始私有化之後,蘇聯時代的管理者等有關係的人奪走了多數企業,並維護壟斷、限制競爭,加劇了經濟危機。
然而紅色主管很快被新一代年輕、與蘇聯時代經濟管理毫無關係、冷酷無情又充滿野心的商人群體取代,這群人被稱為「寡頭」,他們是私有化第二階段的受益者,在經濟亂局與黑幫鬥爭中出人頭地。此時軍事工業衰退,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扎波羅熱、頓內茨克和盧甘斯克東部四州、仰賴俄國天然氣的冶金工業成為全國工業產值過半的重要地區,寡頭集團崛起於佔有這些產業,例如鋼鐵大亨、頓涅茨克集團首腦、後來支持烏東自烏克蘭分裂的里納特.阿赫梅托夫(Rinat Akhmetov,1966-),以及庫奇馬的女婿平楚克(Victor Pinchuk,1960-)。
里納特.阿赫梅托夫,圖片取自維基百科「Rinat Akhmetov」。
私有化的進程多半完成於庫奇馬的兩任總統任期內,加上本身就是「紅色主管」成員,因此他獲得寡頭們的支持。競選連任時,他面臨利用經濟困境捲土重來的共產黨和民主民族主義派別右翼挑戰,然而這位來自西烏克蘭,曾在古拉格受難多年,時任人民重建運動政黨領袖的維亞切斯拉夫.喬爾諾維爾(Viacheslav Chornovil,1937-1999)死於一場可疑的車禍。庫奇馬最終成功連任,開始嘗試學習俄羅斯邊緣化議會,但沒有成功:烏克蘭畢竟不是俄羅斯。
2000年爆發的「庫奇馬門」醜聞成為烏克蘭政壇轉捩點。當時的反對派領袖、後來曾兩任擔任國會議長的亞歷山大.莫羅茲(Oleksandr Moroz,1944-)曾公布了秘密錄音,揭露庫奇馬與推動私有化的地方官員們私下交易、收賄和壓制反對派媒體的企圖,特別提到記者格奧爾基.貢加澤(Heorhii Gongadze,1969-2000)的名字,庫奇馬想將他抓起來送往正在戰爭的車臣地區。該年冬天,貢加澤的無頭屍體在基輔附近森林被發現。`
這件事導致庫奇馬聲譽與支持度大幅滑落。他曾經在第一任任期解決黑海艦隊爭議、保住克里米亞、說服俄羅斯承認烏克蘭國界、轉向西方和實施延宕許久的私有化等政績而廣受讚譽。現在大眾發現他是個騙子和殺人嫌疑犯,所有反對派聯合發起反對庫奇馬及其腐敗的政治抗爭,獨立後新誕生的中產階級積極參與,他們已經厭倦官員的腐敗,以及壓制政治活動和言論自由、具有威權主義傾向的庫奇馬。
反庫奇馬示威,圖片取自維基百科「Leonid Kuchma」。
領導這場政治運動的人是維克多.尤申科(Viktor Yushchenko,1954-)。他來自西部,與腐敗的東部寡頭集團沒有瓜葛,支持烏克蘭加入歐盟,曾擔任總理,在經濟復甦時代,與副總理尤莉亞.提摩申科(Yulia Tymoshenko,1960-)聯手堵住寡頭的逃稅漏洞,降低中小企業的稅負,讓烏克蘭經濟走出陰影,國家財政、GDP和工業產值強勁成長,支付拖欠的工資和退休金。
尤申科在庫奇馬醜聞期間遭到解職,於是他帶領政黨,2002年在議會贏得大量席次。在2004年競選總統時他遭到下毒,毒藥是只有俄國等國家才生產的毒藥二噁英(Dioxin),儘管承受容貌盡毀和劇痛,在第一輪選舉中他和庫奇馬屬意的接班人、普丁大力支持且親自站台的親俄派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1950-)都取得近40%的選票,並進入第二輪投票。而未能進入第二輪的候選人則多數都支持尤申科。
第二輪選舉中,亞努科維奇與官方進行選舉舞弊作票,竄改了發往基輔的選舉票數,將與尤申科票數比例拉開差距。大批憤怒的民眾湧入基輔獨立廣場,成為橙色革命(Orange Revolution)的開端,聚集人數最高曾高達50萬人。
橙色革命,圖片取自維基百科「Orange Revolution」。
電視台將烏克蘭抗議畫面傳遍全世界,歐洲觀眾因此發現了烏克蘭,不再只是把烏克蘭當成地圖一角,讓他們知道烏克蘭民眾想要自由和公正,想要加入歐洲。這促使歐洲政治家們介入烏克蘭危機,波蘭總統說服庫奇馬接受烏克蘭憲法法院的裁決:官方選舉結果因舞弊而無效。橙色革命如願以償,尤申科當上總統。
這令普丁大怒。2000年出任總統的普丁,將蘇聯國歌改造後用為俄羅斯聯邦的國歌,宣告繼承了蘇聯的部分遺產,以及「俄羅斯有權主宰後蘇聯空間」的理念。任職總統頭幾年,他採取「俄羅斯自由帝國」方案,冀圖以政治和經濟方式,特別是以石油與天然氣作為手段,將烏克蘭整併入俄羅斯。然而亞努科維奇落選,使他的意圖大受挫折,並開始改採其他方案。
尤申科將外交政策置於最優先地位,表示「加入歐盟是值得一生努力的目標」,烏克蘭外交官們並努力將橙色革命化為正向資本,希望搭上2004年歐盟吸納10個新成員國的擴大化列車,這10個國家中有7個曾是蘇聯衛星國。
然而,烏克蘭失敗了。歐盟不僅不願意失去俄羅斯的天然氣,也因為消化2004年吸收大量成員國的問題,歐盟執委會只向烏克蘭提供一份加強合作的方案,而親俄的施洛德與梅克爾領導的德國,更帶頭對烏克蘭的歐洲國家身分提出質疑。
在2008年,美國小布希總統背書下,烏克蘭本可以加入北約,然而在普丁遊說下,德國梅克爾總理和法國薩科奇總統則聯手否決烏克蘭和喬治亞加入北約。同年,普丁出兵喬治亞,將阿布哈茲與南奧塞梯從喬治亞分裂出去,並被俄羅斯官方承認為國家,這是後蘇聯時代俄羅斯第一次出兵攻擊不聽從其意思的鄰國,俄羅斯已逐漸放棄自由帝國的方案,興起的是一個由德國為首供養的新軍事帝國。
普丁與怕狗的梅克爾會面時,放狗嚇唬梅克爾,圖片取自「TheJournal.ie」。
而烏克蘭國內矛盾與政策動盪也損害了進程。新政府在民主化和經濟成長表現亮眼,然而腐敗依舊,而在反對派亞努科維奇領軍修憲下,總統失去了總理任命權,總理改由議會選舉產生,導致兩者的衝突,亦無力單獨推動政策。而此時尤申科和提摩申科之間的對立業已無法挽回。
同時,尤申科致力普及烏克蘭大饑荒歷史記憶、稱頌與蘇聯對抗的烏克蘭反抗軍戰士的國家認同政策,卻引起分裂,而追授班德拉烏克蘭民族英雄一舉,讓親俄的東部與南部大為反彈,城市中的自由派也保持負面反應,這讓觀察員們認為尤申科想要加入的是20世紀的歐洲,而非21世紀的歐洲。
尤申科(左)季莫申科(右),圖片取自維基百科「維克多·安德烈耶維奇·尤申科」和「尤莉亞·佛拉迪米羅芙娜·提摩申科」。
事實上,不光是烏克蘭,整個後蘇聯地區都沒能跟上時代節奏,仍在努力實現從帝國臣僕到獨立國家的轉變,而中歐國家早在近一個世紀前已解決此一問題。接下來,烏克蘭將陷入危機,令人回想起19世紀帝國時代,並考驗烏克蘭獨立的決心,挑戰國家認同的基本元素。
凜冬烈火
2013年11月下旬,烏克蘭發生了一場新革命。基輔湧上數十萬人要求改革腐敗的政府,與歐盟建立更緊密關係,並拒絕加入俄羅斯的關稅同盟。然而直到2014年2月,遭當局殺戮的死亡人數超過百人,推翻了獨立22年來烏克蘭政治規則的和平非暴力。面對蘇聯,他們用選票贏得民主和獨立,但面對俄國支持的亞努科維奇,他們不得不以性命和武器保衛國家和民主自由。
亞努科維奇2010年利用對於橙色革命的失望上台後,修改政治遊戲規則,企圖建立更威權的政府。他強迫議會取消2004年修正案,修改憲法,將權力集中到總統府和家族成員手上,2011主導一場子虛烏有、但成功將政敵季莫申科投入監獄的審判。接二連三的政治迫害與權力高度集中迫使反對派沉默,亞努科維奇及其爪牙開始致力於讓他們自己更富有,短短時間內貪瀆700億美元,並匯至國外。2013年,烏克蘭經濟與金融已走向不穩和債務違約邊緣。
隨著反對派遭到鎮壓和收編,烏克蘭社會再次寄希望於歐洲。尤申科執政時已與歐盟就簽署聯繫國協議(association agreement)展開談判,要建立一個自由經濟區、放寬烏克蘭公民簽證,烏克蘭人希望簽署協議以挽救民主機制,不僅讓反對派得以獲得保護,並將歐洲商業標準引入烏克蘭,遏制上層的腐敗現象,有些寡頭也希望建立起透明的政治經濟規則來保護資產,避免遭到亞努科維奇團隊的掠奪,大型企業也希望進入歐盟,並擔心一旦加入俄羅斯主導的關稅同盟,將被俄羅斯吞噬。
亞努科維奇,圖片取自維基百科「維克多·費奧多羅維奇·亞努科維奇」。
在2013年11月底的維爾紐斯歐盟峰會中,烏克蘭本已要簽署協定,但亞努科維奇卻拒絕簽署。這件事情讓烏克蘭人,特別是年輕人們感到絕望,聚集於基輔獨立廣場。亞努科維奇的爪牙們試圖透過鎮壓解決問題,但是卻引起基輔人的憤怒,超過50萬人湧入廣場,與之對抗。這本只是場呼籲加入歐洲的集會,此刻已經成為「尊嚴革命」。
各派人馬開始集結,在數週和平抗議後,警察和政府雇傭的暴徒對抗議者進行攻擊,狙擊手射殺抗議者,引起了國內和國際社會的巨大震動。擔憂招致國際制裁的議員們把對總統的恐懼拋在一旁,通過了禁止政府使用武力的決議,防暴警察亦撤出基輔,亞努科維奇遂在2月21日夜間逃往俄國。暴君逃離後,議會罷免其職務,並任命代理總統,建立反對派共組的新臨時政府。
這場抗議是由外交政策引發的大規模群眾動員,與一般示威遊行的國內議題並不同,並不尋常。抗議者們希望與歐洲緊密聯繫,反對烏克蘭加入俄羅斯主導的關稅同盟,引起歐洲的關注。
基輔獨立廣場的抗議,圖片取自維基百科「烏克蘭親歐盟示威運動 」。
俄羅斯想掌控烏克蘭的想法,是廣場抗議的一個重要因素。自2000年就統治俄羅斯的總統普丁,他公開聲稱蘇聯解體是20世紀最大的災難,他的願望就是重新整合蘇聯遺留的這塊空間,不管是獨立國家國協,還是他主張的「俄羅斯世界」。
自由帝國方案失敗後,普丁接受了「俄羅斯人是一個被分裂的民族」的主張,從過往俄羅斯民族主義思想家和白軍將領鄧尼金吸收思想泉源,他認為這是確保和增強俄羅斯在後蘇聯空間影響力的重要元素。這更得到東正教莫斯科牧首基里爾的支持,俄羅斯東正教會成為「全俄羅斯人統一性」主張的看門狗,認為應該將俄羅斯、烏克蘭和白羅斯三支東斯拉夫人重新統一。因此,2013年普丁與基里爾前往基輔參加羅斯受洗一千零二十五週年紀念時,就提出「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是同一個民族」的主張。
在這個主張下,俄羅斯絕不能缺少烏克蘭。因此,他一直支持亞努科維奇,同時取得了塞瓦斯托波爾海軍基地延長25年的租約,並寄望亞努科維奇簽署俄羅斯主導的關稅同盟,因為這是重建這塊空間秩序的經濟融合基礎。然而,在廣場抗爭導致亞努科維奇倒台,一切都變了。
抗爭成功後四天,一群身著無標誌軍裝的軍人奪取了克里米亞議會的控制權,在他們的保護和俄國情報機關的運作下,一個支持率只有4%的親俄政黨領袖謝爾蓋.阿克肖諾夫(Sergey Aksyonov,1972-)成為克里米亞總理,俄軍和雇傭兵受邀後,隨即進入克里米亞。趁烏克蘭政府處理亞努科維奇逃離後的混亂時,他們配合民兵封鎖烏克蘭軍隊,阻斷一切與烏克蘭有關的連結,舉辦獨立公投。他們更針對反對者,特別是支持基輔政府的原住民克里米亞韃靼人,進行恐嚇和綁架。
謝爾蓋.阿克肖諾夫,圖片取自維基百科「謝爾蓋.阿克肖諾夫」。
在此運作下,俄國當局宣稱的結果與共產黨式的選舉結果非常貼近:壓倒性人數的選民支持併入俄羅斯。3月18號普丁發表演說,號召俄國議員同意克里米亞併入俄羅斯,藉此補償蘇聯解體的損失,實現歷史正義。
基輔並不承認這個結果,但是國內因抗爭仍處於分裂狀態,而烏軍長期缺乏資金、經驗和訓練,為避免戰爭,只能撤離軍隊。俄羅斯又在烏克蘭東部與南部社會各階層進行操縱,要求烏克蘭實行烏克蘭各地區都擁有對中央決策否定權的聯邦制,避免烏克蘭更靠向歐洲。
烏克蘭東部社會與經濟問題叢生,頓巴斯中心頓涅茨克是唯一一座俄羅斯人口仍占相對多數的烏克蘭城市。該地日薄西山的煤礦產業只能依靠政府補貼才能存活,居民緬懷蘇聯時代,保留著列寧紀念碑,而在尊嚴革命期間,多數列寧像已被拉倒。
前總統亞努科維奇即出身此地,當初他藉著操控烏克蘭東部的語言、文化和歷史差異來進行動員,強調東部人所講的俄語、偉大衛國戰爭的歷史記憶,正受到來自基輔和西部強調烏克蘭反抗軍記憶的威脅。俄國支持的政治人物用過度誇大且持續不斷的不實恐嚇渲染,藉此掌握權力,更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鋪下土壤。
2014年4月,許多準軍事部隊出現在頓巴斯,並在5月控制該地區大多城市。亞努科維奇用其殘存的政治關係和豐富財政資源在家鄉製造動盪,並攻擊支持基輔新政府的人,而鋼鐵寡頭里納特.阿赫梅托夫也參與此舉冀圖成立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將頓巴斯變成自己的領地。
頓內次克親俄派占領政府大樓,圖片取自維基百科「頓巴斯戰爭」。
然而俄羅斯民族主義者和激進分子隨後掌握了主導權,並發起反寡頭革命,他們渴望回歸計劃經濟和社會保障,希望活在廣大的俄羅斯世界,保衛自己的東正教價值。
失去克里米亞,頓巴斯陷入混亂,俄國人還在哈爾基夫和敖德薩施加影響,這讓烏克蘭社會再次動員起來。成千上萬志願者加入了軍隊和志願部隊,向俄羅斯主導的東部叛軍開戰,而由於政府只能為士兵提供武器,所以社會出現許多替前線募款、購買裝備給養的志願者組織,並送往前線。烏克蘭社會擔起了國家無法履行的責任。烏克蘭人希望保有土地,但前途艱險。
烏克蘭選民在2014年5月第一輪選舉,就選出「如勝糖果集團」總裁彼得羅.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1965-)為總統,他是烏克蘭最顯赫的商人之一,並積極參與廣場抗議。隨著推翻亞努科維奇造成的危機結束,烏克蘭終於可以開始應對公開和潛在的侵略活動。`
波洛申科,圖片取自維基百科「彼得.波洛申科」。
烏克蘭軍隊在7月取得大勝,解放了斯拉維揚斯克(Sloviansk)。8月,俄羅斯為了阻止烏克蘭取勝,挽救即將潰敗的分裂主義者,派出正規軍和雇傭軍上戰場作戰。俄羅斯建立自頓涅茨克到敖德薩、通往克里米亞的陸上通道「新俄羅斯」計畫已然失敗,並且得到反效果:烏克蘭更往西方靠近。然而,西方對如何遏制俄國人的策略上陷入分歧,導致烏東戰爭的結局遙遙無期。
結語
截至今日,與俄國的戰爭仍在持續,人們逃離家園、大量的破壞與死亡、政經困境未解,為了融入歐洲前景,這樣代價是否過於高昂?或許吧!但在這場衝突中受到威脅的,更是烏克蘭民眾與歐盟所共享的民主、人權與法治價值觀,而不僅是歐盟成員國地位,烏克蘭國家獨立和民眾自由選擇的權利也面臨危機。
烏克蘭面臨艱鉅任務:保衛自身的主權和統一時,也必須改革自身政治、經濟和法律體制。民族建構的道路也因內部的多族群、語言宗教和地區歷史有所分歧,並且要抵抗號稱世界第二軍事強權的宗主帝國,以及其對所有說俄語或信仰東正教者的忠誠要求。
烏克蘭現今仍然團結在一個理念下:烏克蘭是一個行政和政治上統一的多語言、多文化國家。這是從遍布荊棘與悲劇的歷史教訓得來,奠基於不同語言、不同文化和不同宗教在許多世紀以來的共存傳統。
下一篇將分析烏克蘭國家土地上的三條歷史進程,如何影響了到今天仍然持續著的俄烏戰爭。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愛好用閱讀理解世界的人。
書評書介、史普文章、影評隨感、政治時評。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