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文章的你,有沒有懷疑這是AI寫的?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就算不怎麼看新聞的人,也應該知道今年最恐慌的事件之一,俄烏戰爭。
緊張的局勢被比擬最接近第三次世界大戰,從戰事相關新聞也發現現代戰爭已經不僅僅人類與人類的戰鬥,更多的是機械、電腦、人工智能的比拼。
這樣的對決讓我想起了一部電影【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時間拉回十年之前之前。
Am I a machine? Am I a person?
Am I a war hero? Am I a criminal?

I can`t judge you.
戰爭是殘酷、無意義的行為,能讓積累幾百幾千年的文明付之一炬。
戰爭也是爆發、有目的的成長,能在強大競爭壓力下激發最發達、實用的科技。
撇開裡頭引人入勝的戲劇效果。
電影主角,一個歷史重要的數學家 圖靈Alan Mathison Turing 為了破解當時德軍戰爭的密碼,反向思考設計一款機器用來破解密碼機器,也成為了現代電腦的雛形。
但更重要的他假設了一個很重要的思想實驗 《Turing test 圖靈測試》。
同開頭引言,圖靈在電影最後說的這段充滿哲學深意話『是機器?還是人?』開啟這話題。

圖靈實驗是1950年提出的一個「模仿遊戲」的實驗, 目的在於測試機器是否能表現跟人一樣的思考智能。
圖靈假設如果機器跟人類同時透過文字(非面對面)跟人類對話,而不被辨識出身份的話,那這台機器便擁有智能。
這也是世界上第一篇探討人工智能哲學的論文提案,在這之後許多設計的人工智能系統都以此為門檻,所以只要能通過圖靈測試就夠智能了嗎?

像人或是不像人,這是一個問題嗎?

回到科技飛漲的現代,各種通訊軟體機器人、蘋果Siri出現回應我們日常疑問,以及勝任了人類過去困難達成的部分,快速運算、安全警示系統、故障排除、經融服務,人工智能已經進到我們生活之中,像我們身邊親密的夥伴、助理。
身在很多AI智能都能跟你聊上兩句,模仿人類的停頓、大眾文法、通俗字眼的現在,我們越來越相信機器或許有一天能跟人一樣思考,甚至超越人類。
它跟我們大腦一樣經過資料吸收、經驗累積、搜尋並作出決策,這不跟人類很相像嗎?那AI可以被人類認定擁有智能嗎?
或許你我都有要登入帳號密碼系統的經驗,裡頭最後都要求輸入「驗證碼」。
這個圖像式驗證碼是目前最常見辨別機器或是人類的方式,這種從語音辨識到視覺辨識的改變,表示目前AI的設計已經超越了圖靈測試的範疇。
AI被人類創造出來最大的目的,是身為一個助理去輔助人類,在需要時去回應請求;在不需要時,隱藏於背景但主動的監測並協助任務順暢運行,小至個人手機效能掌控,大至電廠的監控。
我們不能否定如果不像人,那就不具有智能,畢竟就充滿局限性,以人類眼光去看待世界、宇宙並不合乎科學。
亞馬遜副總裁兼 Alexa 首席科學家 Rohit Prasad也提到「AI跟人類擁有不同的長處,為何要去追求跟人類無差別呢?」人工智能不一定得跟人類一樣

不能殺人還會有殺人機器嗎?

講到人工智能,就不得不提機器人三大原則,全部說可能太過於龐大,也不是這次想聊的話題。
所以就第一個原則『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袖手旁觀坐視使人類受到傷害』來聊聊。
回到電影裡頭,有一幕圖靈他們成功破解了德軍要去襲擊一艘英國客運船,同事本要把襲擊的事跟上級國防部門告知,卻被圖靈阻止了。
到底為了挽救五百多人的性命,把破解Enigma密碼的成功被德軍察覺;或犧牲船隊而獲得最後的勝利,救治更多的人?
哪些人應該被犧牲?
哪些人應該被保護?
這對人類都是一個極其複雜的難題,更何況在機器人身上。
這個問題如果以人工智能機器來說,如果一開始設定是為了贏得戰爭,那機器應該會做出跟圖靈一樣的選擇,但又得面對不得袖手旁觀的的矛盾。

許多人工智能難以接近人類的地方,在於選擇。
我們利用社群科技、搜尋引擎、伺服器去搜建許多選擇跟資料給人工智能統計判讀,利用強大的運算能力,AI可以找到你喜歡的衣服款式、食物種類、交往類型,但在資料不足或尚未明確的情況下,AI無法像人類一樣爭一隻眼閉一隻眼去選擇某一方。
如同上一篇提到的氣球選擇,人們會因為環境或他人影響去做出選擇,但也有可能不會,並非每次都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但目前的人工智能只能就數據最佳化去做出選擇,只要與數據不足或牴觸系統設計原則,就會使系統產生偏見或故障。
人性並非時時刻刻都是合乎邏輯及真實的,我們思考後做出的選擇有可能跟我們理性思考的結論毫無關係。

新版的機器人原則也提出很重要的理念,在第四點就描述了『永遠要標示出你的創造者、控制者、以及擁有者。』
真正掌控目前AI設計的目的,仍在於設計者身上,我們設計出為了監控環境氣體排放的人工智能,為了有效掌控空氣中有毒物質是否過量,所以機器就會有效的監控並通知我們做出相對應的判斷。
反之,如果設計者並非要監控過量,而是希望超標,那人工智能並不會有如人類那種善心或私心去反對,因為它並無法判別要救治或聽從哪一方,只會依照原設定或餵養資訊而做出判定。
像開頭引言所說,現代戰爭使用更多的人工智能,而這些人工智能並沒有以不傷害人類為原則,更多的是為了給人類使用,作為殺傷武器使用。

我思,故我在?

從人工智能思考選擇的問題,回歸到設計者人類本身,在要理解選擇問題前得先聊聊我們對於意識的建立。
用笛卡爾最著名的這句話開頭,讓我想起十年之前的之前,Rita Carte在2002出版的【大腦的祕密檔案 Mapping the Mind】裡頭談到關於從感官接收到大腦辨識的過程。

是什麼樣的東西,你看起來是影像?
是什麼樣的東西,你聽起來是聲音?
是什麼樣的東西,你聞起來是味道?
是光波?聲波?還是味道分子?
如果有一天你感官接收光波傳到大腦卻是聲音?
或者你接收聲波,傳到大腦卻是味道?你會錯亂嗎?
知道大腦都是由電荷作用所控制,把我們感官受體所接受到的刺激都轉成電脈衝,傳達到大腦。
有點像我們使用電子產品,我們製作好的影像透過轉換成電子訊號播送出去,到另一個觀看者的電腦再進行電子轉換,該是聲音是聲音、該影像是影像。
但與電子設備不同的點,在於每個人的大腦都不相同,感官資料進來所建立的世界也都不樣。
如同一盤水果,有人大腦掌管顏色的區域發展特別好,那他對水果顏色細膩的變化就比較敏銳;有人對空間辨識的區域比較發達,那對水果三度空間擺設位置、大小就格外注意。
所以接收的訊息都是同一盤水果,但到了大腦意識層面卻是完全不同的,這也可以解釋藝術品對於人類的關係,透過藝術品可以傳達藝術家看待事物的特別層面,進而刺激我們自己的視覺通道。
我們容易被新藝術、前衛藝術所震懾,主要是新的看法第一時間影響了我們舊的意識形態,而時間一久就不再如此吃驚。

在我們還是嬰兒時期,大腦皮質尚未發育完全,這時候我們的感官到意識是很模糊的,使我們記不太清楚嬰兒、幼兒時期所發生的事,好像聲音、影像、味道都糊在一塊(像那碗當時在吃的寶寶粥一樣)
因為此時很大部分由邊緣系統來處理,直到我們皮質逐漸發展完成,就會把這工作搶過去做。
這時候每一種感官刺激才會開始分類,變成聲音歸聲音、影像歸影像。
這轉變舉動都是為了能快速辨識出訊息,比如說蜜蜂就會被分類到黃色、嗡嗡叫、螫到會痛、蜂蜜味,根據這些分類大腦可以快速判斷該如何應對,這樣的分類速判模式非常有利於人類生存,也非常像我們目前對於AI的設計。
當然我們也犧牲部分豐富感官、聯想力,變成各個單一感受的生物(成人是不是有點像AI)。
想要再次建立感官連結唯一方式就是嗑藥,但目前藥物是擁有非常危險副作用,不僅僅是打開感官連結那麼簡單功用,更可能的讓你單一感官區域的作用失去,產生幻覺、幻聽、無法控制行為甚至死亡。

「我」這種感覺從何而來?

有了上述感官跟意識的連結的科學解釋,就來聊聊標題我思故我在的笛卡爾。

笛卡爾是不信任感官的, 他懷疑我們眼睛看出去的事物並非真實,而這種論點在那個沒有什麼腦神經科學研究的時代是很新穎的。
去懷疑看到的東西是真實的嗎?
懷疑感受到的感覺是真實的嗎?所有事物都可疑,就這樣懷疑下去。
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唯一無法懷疑的,就是正在懷疑一切的自己』。
這就是笛卡爾提出的方法懷疑論,而Cogito ergo sum 我思故我在就是以此為開端也是結果。

唯一無法懷疑的自己這一點,道出了「自我」。
「我」必定是一個獨立於肉體的存在,這樣我才能去懷疑我之外的世界,便能從中分出主客體,主體是正在思考的我(思考的心靈),而客體是自己以外的事物(包括自己的肉體)。
他認為自己的肉體跟心靈並非同一個我,而這恰恰與目前的人工智能相仿。
我們打造人工智能,如同我們的肉體與感官器官,有著特定作用,幫助我們在日常生活甚至達成更高的研究,所以說科技演進如同延伸我們的感官一般。
雖然我們漸漸理解大腦與感官運作的過程,但我們仍未有創造出具有不斷懷疑的人工智能系統,目前都是因應人類目的被打造出來的,也就是心靈的部分仍屬於人類、設計者本身。
所以現階段無法讓人工智能具有理解自我存在的主體性,進而依主體做出選擇。
不過,或許有生之年的一天在我們充分理解人類自己之後,也許能創造出具有人工智能的機器人,那我們就能如笛卡爾所講的『獨立的精神、肉體與神』,達到構成這世界的三大要素創造世界。































































































































































































































































與貓一起疑惑?一起抱怨?一起莫名其秒的人類觀察日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閱讀心得: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國會改革事件看政治神經科學近期國會改革法案引發了許多爭議和社會運動。本文將探討人民的訴求、國會規則的漏洞和集會抗議的意義。後半部分將從神經科學角度出發,分析大腦或基因與政治立場的關聯,並思考政治神經學未來的發展。
Thumbnail
一次看完2024全台灣高鐵特區,正在進行/規劃中的開發案!台灣高鐵在2007年正式通車後,從歷年旅客人數來看,除了因為疫情影響出現下跌,其餘都是穩定的向上成長,更在2023年突破7000萬大關。而人流越多,就代表商機越大,連帶讓車站一同完成的高鐵特區,在近幾年都有許多開發案進駐,所以今天就來盤點一下全台灣的高鐵特區,目前有哪些重大開發案正在進行中吧!
Thumbnail
2024-06-07
在所有人看得見的地方,社會正在凌遲一名社工沒有一個社工希望自己的個案出事。沒有一個社工願意孩子在手上出事。我不相信一個社工該受到這樣的對待。不只是社工,任何人都不該受到這樣的對待。
Thumbnail
2024-03-12
從政治角力,看懂職場職場攻防之道丹麥影集「Borgen」 經歷了前幾年的疫情困擾,老妹今年終於帶著小孩一同回家過年,空寂的家中瞬間充滿了熱鬧的氣氛,姪子天真無邪的童言童語讓二老笑聲停不下來。 本打算趁過年規劃年後工作事項,殊不知我這位舅舅很受姪子的喜愛,每天早上當我的閙鐘吵醒我,拉著我一起玩樂,直到晚上才有屬於自己的空閒時
Thumbnail
暈船的難受:是你的心正在提醒你,看見內心深處的失衡。(上)沒有一種清醒比痛醒還要來的透徹,從暈船的自我失衡中醒來也是。 暈船這一詞背後真正的影響,從不局限於尚未在一起卻喜歡的頭暈目眩的狀況,正確來說,不健康的關係都是我們都處於暈船裡。 暈是什麼?暈是一種不平衡的狀態,那套用在關係裡,意味著我們內在失去了平衡。
Thumbnail
2023-09-21
記得看看正在變好的世界—《真確:扭轉十大直覺偏誤,發現事情比你想的美好》我們因為各種認知偏誤,總是悲觀看待世界,但其實世界比我們以為的還要有希望。接著他用一個個真實案例告訴我們為什麼我們會犯下這十種偏誤,以及該如何避免。
Thumbnail
2021-09-13
我只是影響了你們看到的世界。在看完《天橋上的魔術師》之後天橋上的魔術師,吳明益。 這本書是一系列關於商場的短篇小說,那是坐落在台北市中華路一段和縱貫線鐵路之間、北起忠孝西路口、南至愛國西路口的中華商場,於1961年啟用,1992年拆除。 小說一共有九篇,以〈流光似水〉中提到的《星際大戰》放映日計算,主人翁們大約是在1970年左右出生,
Thumbnail
2021-06-03
過去不曾意識到的事物。在看完《臺灣沒說你不知道》之後臺灣沒說你不知道,每日一冷。 生活在這塊土地的你可以拿來說嘴的七十則冷知識。 A cold a day, keep knowledge on the way. 「每日一冷」是由一群寫作者組成的臉書粉絲專頁,透過「知道這些要幹嘛?」的冷知識作為話題開端,推廣更多的知識,
Thumbnail
2021-05-26
答案就在你心中。在看完《故事的結局》之後故事的結局,湊佳苗。 《故事的結局》由八個故事和八個主角組成:〈天空的彼岸〉的繪美、〈往過去,往未來〉的智子、〈百花山丘〉的拓真、〈漫漫崎嶇路〉的綾子、〈超越時間〉的木水、〈湖上的煙火〉的曉音、〈街燈〉的佐伯、〈旅途的盡頭〉的小萌。
Thumbnail
2020-10-20
從金曲獎感言「謝謝你們試圖聆聽你們不理解的東西」看《大城小事5》在臺灣文化的位置某種程度上,《大城小事5》是一個屬於人生勝利組的故事;即便單身,角色的心也多有所寄託,或已走過傷痛——然而,這不是為了閃瞎單身狗,而是HOM老師最具特色而深刻的論述: ——你剛剛用了「正常」兩個字。 這就是我這麼假的理由。
Thumbnail
2020-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