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多重宇宙》:荒原上擦燃的光

2022/05/16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媽的多重宇宙》(圖源:奇摩電影)
多重宇宙(Multiverse)的概念或可說是現今科幻電影的顯學之一。我們穿著同樣的身軀經歷不同的世界,像是一種讓人安心的保險,不必煩惱在這一世的錯誤或他世裡的未知危殆。除卻選角賣點或製作層面等商業現實上的考量,想來這一概念在電影中的實踐,有沒有可能是因為我們的不滿足?我們不樂見我們喜愛的角色在電影裡遭遇苦難,我們因而暗自遺憾,甚或義憤填膺地譴責造物者。多重宇宙的出現給電影試行錯誤的空間,賞賜一般填平了不滿足。
當然我們也會將這種想像投射於我們所在的現實世界,我們到底是不曾滿意我們的今生,所以我們期望在另一個宇宙裡能更好地活著。雖然沒辦法見證,但那更好的我再怎麼說仍算是我,或許能藉此稍稍得到寬慰——這一世活得太爛也沒關係,另一邊廂總有美滿的生活。
《媽的多重宇宙》(圖源:奇摩電影)
《媽的多重宇宙》所構築的世界不只實現了這種虛幻的夢,更進一步滿足我們內心深處的妄想:若我們能成為無數個不是自己的自己,替當下這個連自己也嫌棄的、一事無成的我,出手鬆開這一世的糾結,該有多好?於是我們看到婚姻觸礁、與父與女的關係戰戰兢兢、經濟稅務陷入危機的平凡中年婦女秀蓮,透過一次次verse jumping與他世遠端連線,倏地華麗轉身,短暫地成為自己以外的自己,擊退威脅宇宙存亡的敵人。但也正在這個過程裡,秀蓮看見了那些未曾走過的路,竟有繁花葳蕤——原來自己的人生是走錯一步成千古恨。她且走且敗的人生,源頭都是當初自己選錯。
這也正是秀蓮之女喬伊成為豬八土扒姬的原因:無形的負重總是一代傳一代,母親的臻力與未竟,輾轉輪迴到女兒身上。然而,就算喬伊成為無數個不同版本的自己,那終究不是她。「成為」(become)與「是」(be),兩者之間有微妙卻無法橫越的差距,恰恰是秀蓮讓她跌落中間那道罅隙——這個涉及宇宙規模的浩大困境,最核心的風暴仍是平凡卻最難解的,一對母女相愛相殺的日常難題。來自母親錯位的關心與期望,最終質變成不理解與否定,並不斷被加諸於女兒小小的、渴望被好好正視的身心之上。而那個再普通不過,卻被添加了萬物的貝果——承受了古往今來全部的美麗與哀愁,最終向內塌陷成一個胃納一切只餘空無的黑洞。喬伊正在成為那個黑洞。那是秀蓮所期望的嗎?
喬伊穿越各宇宙,只為了將母親帶到偌大的虛無面前,告訴她:妳有看見我所看見的嗎?我想存在於世的一切都沒有意義,最終都將走向無。
電影不只透過喬伊的口告訴我們這些,亦展演了各世秀蓮的境遇,讓我們明白:我們所想望的更好其實並不等於最好。武打巨星版本的秀蓮錯過了摯愛;廚師秀蓮一念之差害同事失去最好的朋友浣熊;甚至熱狗手手秀蓮不知道該如何對伴侶說愛。不管你選擇提起哪條線頭,末尾仍會牽出一個費解的結。
《媽的多重宇宙》(圖源:奇摩電影)
要如何解決這些問題?或許唯一的解方,就是好好地看著,看著眼前的自己,看著眼前的人。而讓秀蓮頓悟這一點的,就是始終溫柔注視著她的威門。那個軟弱無能的威門,實是懷著不願傷人的真摯良善。所以他能說服稅務員多給他們一次機會、所以他願意挺身而出,呼籲所有人好好談談。只因世上最能撼動人的,總是良善。
於是這一次,換秀蓮好好地看著了。她給每一個與她兵戎相向的予柔情注視、理解的擁抱。當然,她也將目光投向自己,梳理出她為何自我厭棄的理由,並向父親道出長年未解的心結:我多希望我走時你能挽留我。然後好好看看我,接受我的樣子、我的選擇。
最後,秀蓮也看向喬伊。她對喬伊道出直率的關懷與愛,而喬伊——這是我如此欣賞這部電影的原因之一——喬伊拒絕了秀蓮的善意,一意往虛無去。她因為這個舉動成為更貼近你我的、活生生的人,展現出真實的意志,擺脫溫情與道德意欲箝制的手,不願成為劇作的階下囚。況且你我都知道,事實是再動聽的愛語依舊空泛,話語從來就無法成為人生的機械神。所以秀蓮放手了,解放喬伊也解放自己,更是將觀者從傳統溫良恭儉讓的俗套價值觀之中解放。喬伊重獲選擇,可以前往她想去的地方,即便那是寂寥的陡崖之下。
世界上的千事萬物都是無意義的嗎?難道真如喬伊所言,沒有任何事值得被改變,我們只能萬念俱灰、無能為力地接受一切都不可能更好的現實?
《媽的多重宇宙》(圖源:奇摩電影)
電影進行至此,給出了肯定的答案:是的,一切是無意義的。而我由衷喜愛這個答案。因為這部電影接著告訴我們:事實上是,事物的無意義其來有自。某當件物事在宇宙與時間與命運與情感的的絞轉咬合下,它作為無垠世界的齒輪偶然地轉動了一瞬間;而我們剛好看見這一瞬間擦燃的花火,就是意義。而這個「意義」,可以是微小至該物本身,也可以廣袤如涵容一切的存有。於是之於我們乃至整個宇宙,都因為這一剎那的意義而有了繼續存在的資格。因此,我們才可以說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只要我們明白了意義並珍惜地領受那短暫燦爛的微光,我們就能放下除此之外闃黑的任何。世間生滅,只要有一件事是有意義的,那就夠了,其他的都可以不要了。
秀蓮永遠會等在喬伊所在之處,若喬伊選擇墜落陡崖,那秀蓮也會跳下去。因為世界就是這樣運作的——所有隨機的偶然都是必然演算的結果。就像妳穿越千萬回最終找到了我一樣,我也必然會找到一團糟的妳,在這無垠的宇宙荒原之中。到了終末,這部電影仍舊帶給我們一個溫馨圓滿的結局。這個結局看似兜了一圈轉回保守和解的老舊範式,但或許這反而更能印證「一切都是無意義的」這件事:因為對秀蓮一家來說,(有點自私地)即便宇宙毀滅都沒有比拯救彼此來得有意義。我們都不能更好,但那無妨,畢竟更好不等於最好。
我看見這荒原是如此地美,而妳也是。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會的東西很少,喜歡書寫。
容納電影記憶的館藏有限,必須書寫,以防亡佚。 櫃上的記憶歡迎取閱。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