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漫筆記】仲村佳樹《SKIP.BEAT!》(下)
冰陽
冰陽

【追漫筆記】仲村佳樹《SKIP.BEAT!》(下)

冰陽
2022-07-09|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上次的文章聊了《SKIP.BRAT!》的主軸──演戲──以及兩位主角的角色色彩,算是簡單統整了這部作品的主線。不過既然這是一部少女漫畫,情感當然也是故事一大看點,特別是主角蓮與恭子間既互相砥礪又彼此救贖的愛情,想必更讓不少人在心底發出「拜託你們快點結婚!」的吶喊吧 XD。
這次的文章便會將上篇沒有深論到、關於蓮恭 CP 的劇情統整起來,文末也會簡述自己對《SKIP.BRAT!》在作品風格上的見解。
*以下文章會包含大量劇透,會介意者請斟酌閱覽!
第 47 集封面

情感|蓮×恭子

如果是有讀過我之前幾篇陸劇劇評的讀者,應該知道我常會以「相似」「互補」兩個概念去解析一段情感:心有共鳴是為相似、相容共持則為互補。通常來說,相似取決於兩人價值觀的異同程度、互補則是根基於兩人生活背景的格差。
不過蓮恭 CP 的故事最特別的,是它將「互補」的描寫放得非常重,基本上除了對夢想的熱忱以外,蓮和恭子無論經歷、性格或感情觀都存有相當大的落差,而這也是他們的情感有趣的地方。

.曲高和寡的知音

這裡就先從兩人的相似之處談起吧。
就如上篇文章所言,《SKIP.BRAT!》對「追夢的執著」有很大篇幅的著墨,特別在兩位主角上,幾乎是以 NO DREAM NO LIFE 的態度在描寫他們追夢的痴狂。這不只為故事下了一個富有張力的起點,更讓他們的情感有了簡單強力的鋪陳。
無論是演戲時,需要徹底抽離自我的極致專注、由內到外理解角色的深刻投入;面對工作時,必須守時盡心的原則、凡事親力親為的態度。這些如「工作狂」般待人待己皆從嚴的高標準,正是蓮與恭子間最大的共鳴。
不談別的,光就飾演 Heel 兄妹時,兩人為了貼合英國人的設定,即使獨處也仍使用英文溝通這點就能看出他們異於常人的堅持。
或許在旁人看來,演個戲而已根本不必如此投入,但對蓮和恭子而言,「由裡至外成為角色」卻是演好戲的基本。這除了是他們的實力會凌駕眾人的根本原因,也是讓他們懂得尊重、珍惜彼此的關鍵。
正因為明白曲高和寡的孤寂,才更能珍惜遇見知音的可貴。

.谷底的陪伴

如果說是「挑戰未來的野心」讓他們相遇相知,「面對過去的勇氣」我想會是他們進而相惜的關鍵。
無論是蓮或恭子,他們都是出生便不凡的孩子。蓮出生於明星家庭,曾經因為父母的光芒而不堪壓力誤入歧途;恭子則是母親遭受欺騙侵害後誕下的意外,本身就已經是不被祝福的存在。這樣不凡的生命歷程,使他們人生路上注定得比其他孩子承受更多陰霾。
然而,他們卻很幸運地在途中遇見了彼此。在恭子被母親責罵時,CORN 所在的森林成了她唯一能夠放鬆宣洩的場域;在蓮困入久遠的過往無法脫身時,恭子的存在便成了他撐起自我的浮木。
「包容自己最脆弱的模樣、撫平自己最痛的那道傷」我想是蓮恭 CP 的情感刻劃最打動我的地方。就像電影《真愛挑日子》中所提到的:「喜歡,是看到一個人的優點;愛,則是接受一個人的缺點」。不僅只是憧憬對方散發出的光輝、欣羨他的耀眼,能進而包容光彩背後那甚少人觸及的真實與陰影,我想才是一段愛情最成熟、美好的模樣。
上一篇有提過,我個人非常喜歡 Heel 兄妹的篇章,這個篇章除了立體化蓮的角色輪廓,另一方面也將他對恭子的情感刻劃地更加深入。
其實在《SKIP.BRAT!》初期,蓮、尚和恭子的三角關係多少有些粗淺俗套(畢竟那也是二十年前的故事了 XD),特別是蓮對恭子的好感,總是因為欠缺深度而讓我有種言情霸總小說的既視感。
可自從 Heel 兄妹篇章後,蓮的角色厚度就開始變得非常飽滿。
他不再只是一個帥氣禮貌又完美的白馬王子,而像個普通人一樣有著頹廢的過往、脆弱害怕的模樣;他對恭子的情感也不再只顯露於曖昧或吃醋,而是更深一層地將之轉化為成就自我的助力
將情感著墨點從錦上添花的浪漫,轉化為雨中遞傘的成長;把視角從光明耀眼的外在,瞥移至複雜幽暗的內心。這都是讓蓮恭 CP 的愛情故事更加精采的關鍵。

蓮|尋回自我
之前有提過,飾演 Cain Heel 的過程相當於是「敦賀蓮」和「久遠」兩個自我的戰鬥。的確久遠的戾氣能成就 B.J 這樣的殺手角色,但他的失控也可能直接扼殺掉敦賀蓮的一切
因此,一旦「久遠」過度張狂,就會需要一份力量將「敦賀蓮」喚醒,以免他犯下不可挽回的錯誤,此時,恭子對蓮那徹底神化般的崇拜,便成了喚回他的動力來源。
其實歸根究底而言,「敦賀蓮」最初不過是久遠為了逃避過去,飾演的一個角色。他的溫柔、笑容比起真情,更多是精湛的演技;他對演戲的熱忱、野心也不僅僅是單純的夢想,更是他步回人生正軌的唯一法門。
也就是說這個狀態下的敦賀蓮比起「自我」,更像是久遠用來歷劫的「工具」,即使獲得再多喝采、吹捧,對真正的久遠.希斯利而言,也都不過只是「戲中的事」
但自從恭子出現後,她對他誇張堅定的崇敬也好、他對她與日俱增的情感也罷,都讓「敦賀蓮」漸漸從一個工具角色,轉變成真正的人格。
他在她的眼中看見了自己作為演員「敦賀蓮」的價值,會為了不讓她失望而警醒自己、不讓她受傷而克制自己;在被過去折磨地不成人形時,會想起她喚他「敦賀先生」的聲音、會自然而然地用日語和她說話……
這些種種,都是他將「敦賀蓮」從角色活成自我的證明,更是讓他能有力量與「久遠」握手言和的一大幫助。

恭子|心的綠洲
至於恭子的情形就沒有蓮那樣複雜,不管是對蓮還是 CORN、無論是對前輩的憧憬或是玩伴的親近,她的情感都十分單純直率,不太有什麼隱藏。但最特別的,是作者為她加了一段誤會蓮是 CORN 而抱著他哭的劇情。
雖說這段劇情中恭子會誤會的絕大原因,是因為在關島見過變回原貌的蓮,可即使發現自己認錯人,她心底沉痛的悲傷卻依舊因為蓮的到來而消失無蹤,就像那塊 CORN 送給她、能吸走悲傷的藍色石頭一樣。
她並沒有因為眼前是她所崇拜的前輩「敦賀蓮」而受到更大的打擊,反倒是在尷尬又帶點搞笑氛圍中,自然而然紓解了心中的痛苦。這個潛意識的舉動,是我認為整部作品蓮和 CORN 的印象最重合的一次,不再只是從蓮的角度描寫他們是同一個人,而是從他人的角度證實他們的確具有相同的靈魂。
或許有人會認為恭子對蓮(或是 CORN)的情感描寫不太深入,似乎只著墨在單純的崇敬及親近上,少了點起伏。的確,恭子的故事是不如蓮那樣厚實,但我認為它的「簡單」正是其可看之處。
恭子一直是個直率的孩子,不優柔寡斷、喜惡分明,感到憤怒委屈時會直接發洩出來、遇上喜愛的事物會一股腦地往前衝。但正因為她總是充滿幹勁,才顯得她說不出口的悲傷有多沉痛、她熱切追尋的夢想又有多令人嚮往

風格|連載二十年的問題

除了劇情,最後也想特別聊一些《SKIP.BRAT!》製作上的特色,以及長時間連載下衍生的討論。這部分會摻雜較多個人主觀感受,不具客觀及專業性,分享出來僅供參考。

.畫風?

去年電梯篇章出版後,《SKIP.BRAT!》突然湧入了許多回坑的老讀者,這陣熱鬧中除了告白劇情讓人津津樂道外,畫風的改變莫過於是最多人討論的話題。
特別是在一眾男角上,從一開始錐子臉十頭身的纖細美型風格,轉變成現在較圓潤精壯的成熟筆法,巨大的變化讓不少多年回坑的讀者非常不習慣,就連當初的我也不例外。
但說句實話,作為 Z 世代出生的讀者,初期《SKIP.BRAT!》的畫風對我而言其實都有一種 old style 的既視感,不是不好看,只是並非我所能習慣的審美觀。
(如果說得具體一點,那種感覺大概就跟我看到《小甜甜》漫畫的心境一樣 XD,或許這也是我一開始並不特別喜歡《SKIP.BRAT!》的原因之一。)
相反地,現在這個許多讀者吐槽臉變圓、身材變胖的畫風,對我來說還習慣一些。貼近真實的人體比例、適度簡化的漫畫手法都是近代較受青睞的風格,使作品在保有美麗視覺的同時,也不至於因為過度浮誇的畫風而影響觀看。
當然,我並非是要否定前個時代的漫畫風格,每個年代本就有屬於它的文化與美感,任何人都沒有權力加以否定,只不過我也不會因此隱瞞對它的「不習慣」。畢竟時代的落差就放在那裡,我珍惜現在這個自己偏好的畫風、也尊重那些舊讀者們所懷念的風格。

.字數?

再來要聊的,就是字數的問題。
我想《SKIP.BRAT!》的讀者或多或少都有碰過版面文字太多而搞不清語序的狀況,因為這部作品的台詞真的非常非常多 XD。
其實中文閱讀起來還要比英文容易,直式書寫的英文看起來真的超──累!
先說,我自己是不排斥長篇文字閱讀的讀者,只要視覺動線安排有脈絡、敘述不鬼打牆,字數多對我而言其實不算太大問題。若單就這個標準而言,《SKIP.BRAT!》起碼是過關的,至少我在習慣作者的分鏡邏輯後,一直都能很順暢地閱讀劇情。
但是,因著字數眾多衍生出的翻譯落差就令人完全無法忽視。
作為一部能銷售至海外的暢銷作品,《SKIP.BRAT!》眾多的字彙量對各地譯者而言都是不小的考驗,若沒有多下苦心,就會變得像盜版網站所翻譯的那樣,完全無法讓人理解劇情。
其實我自己回坑以來一直都蠻喜歡東立翻譯的版本,至少用詞上比較貼合台灣的語言習慣,不過近幾年不曉得譯者是否有換人,翻譯上開始出現了幾個會影響我閱讀的問題。最明顯的案例就是在電梯篇章中,蓮對恭子坦白自己吃醋的那句台詞。
在日文當中,表示嫉妒會用「烤年糕(焼き餅を焼く)」來代稱,就跟中文的「吃醋」差不多。然而這個雙關梗對不熟悉日文的讀者而言,腦袋只會浮現出一堆問號:
「烤年糕?」
「為什麼突然扯到烤年糕??」
我能理解譯者只是想讓讀者 get 到日文中烤年糕=吃醋的雙關樂趣,但坦白說,書中的呈現方式實在欠佳,尤其這段劇情還位於此篇章的高潮,硬是讓觀眾吸收不熟悉的語言知識,不只無法讓人感到有趣,反而使觀看的體驗大打折扣,得不償失。
要在兩個語言進行翻譯轉換,勢必會面臨風俗習慣的落差,遇到這種不曉得該「保留原文樂趣」還是「維持情緒張力」時,依照受眾屬性作出選擇我想會是最大解方。
如若今天這段對話是出現在日文學習的教材書中,「保留原文樂趣」自然會比「維持情緒張力」重要,因為會閱讀教科書的受眾想得到的並不是「哇這個故事真精彩!」的樂趣,而是「咦原來烤年糕還有這層意思啊!」的了解。
但《SKIP.BRAT!》並不是教科書,它只是一本為讀者提供「情緒」的漫畫,多數受眾會買漫畫的原因並不是學習,而是想體驗裡面的故事。這種情形下,「維持情緒張力」才是最該被保留的考量。
若以這段劇情為例,我會認為對話框內的台詞可以照字面意思翻譯為「我吃醋了」,一旁「第一次烤所以烤焦了」的小字則在句末另外標註「*」,並將解析附註於一旁,讓想深入理解用詞的讀者有地方追溯。這樣一來既滿足到心急想先補完劇情的讀者、也照顧到細心想深究台詞的觀眾。
當然,我自己並不熟悉漫畫翻譯領域,不知道這段台詞安排的背後是否有不可抗力或專業考量,以上也只是單就我身為讀者的體驗再加上一點 UX 本職的經驗給出的建議,如有不周還請見諒。

.拖戲?

最後要討論的當然就是篇幅問題啦!就像我這兩篇一直提到的,《SKIP.BRAT!》從 2002 年連載至今已經邁入第二十個年頭,幾乎可以說是少女漫畫界數一數二的耆老(當然沒有《尼羅河女兒》連載 45 年那麼老啦 XD)。
只要是長篇連載作品,「拖戲」幾乎是讀者間避不開的討論,因此我也想特別針對這點聊聊個人淺見。
就我的標準而言,「拖戲」可以分為兩種,一是好酒沉甕底的;二則是歹戲拖棚的
好酒沉甕底表示作品的緩慢節奏確實能夠堆積出足夠的厚度和細節,讓角色及故事更加飽滿;歹戲拖棚則表示節奏慢得沒有意義,只是不停重複既有情節,消耗作品口碑。
要分辨這兩者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試著將整部作品集結後一併閱讀,如果閱讀過程順暢、轉折節奏有力、劇情內容精彩,不會讓人感覺不耐煩,那就表示它只是單純節奏緩慢才會耗時長久。
相反地,如果審視過程發現劇情越看越無趣、了無新意的話,那就純粹只是歹戲拖棚而已。
依循此脈絡,我會認為《SKIP.BRAT!》目前為止屬於前者──好酒沉甕底──的類型,因為在我今年回坑後,便一次補完了二十多集單行本,在此過程中我並沒有感覺到任何拖沓,閱讀體驗順暢、劇情起伏也很精彩。這都代表劇情本身並沒有太大問題,只是連載速度太慢才顯得拖戲。
不過雖然這麼說,連載速度慢這點仍是《SKIP.BRAT!》的一大隱憂,畢竟它並不像《名偵探柯南》或《烏龍派出所》一樣屬於短篇單元劇。將一個故事的起承轉合拉得這麼長很容易消磨讀者的耐心,也非常容易因為時隔太久遺忘劇情而抓不到脈絡,我想這也是在電梯篇章出版前,《SKIP.BRAT!》的討論度會非常低的原因。
就口碑而言,我當然希望《SKIP.BRAT!》能延續它細膩飽滿的劇情安排;但就現實考量,我還是期盼仲村老師能開始著手安排收斂這個故事。
我有看到目前最新連載似乎已經要將視角移至美國,沒意外此篇章應該會將久遠的過往做個收尾,如此一來《SKIP.BRAT!》的大伏筆便解決了一個。若真照如此發展,我想完結的那天還是值得期待的,衷心希望能快點看到結局啊!
(雖說按照目前一個月只更新 18 頁的速度,要等美國篇章結束可能還得再花個二十年就是 XD。)

  • 文中所有漫畫內容皆截圖自東立出版社發行之《SKIP.BEAT!華麗的挑戰》電子書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可以為我拍手鼓勵!
每人都可以免費拍手五下,您的支持將會成為我繼續寫作的動力。
👇👇👇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冰陽
冰陽
畫畫圖、寫寫字,蒐集生活裡的每一份感動; 追追劇、聽聽歌,感受人海中的每一個故事。 [email protected]
本文發佈於
收錄追完動漫後獲得的點點滴滴,深入探討每個故事、每個角色、每處細節。 期望深入分享每部值得回味的 ACG 作品,完整自己的觀後心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