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漫畫|CLAMP《庫洛魔法使:透明牌篇》(上)

2023/12/01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庫洛魔法使》系列自從 2016 年推出最新連載《透明牌篇》後,歷時七年也終於要畫下句點啦!

我知道《透明牌篇》的評價一直都頗為兩極,動畫呈現也好、劇情發展也罷,各種正反論戰到現在都沒什麼停過,剛好如今故事也完結了,便想用比較完整的角度來聊聊我對這部作品的想法。

那由於想講的東西比較多,今天我會先把重點放在《透明牌篇》的新設定上,專心探討透明牌及秋穗海渡這條全新的故事線,至於小櫻小狼的部分就等下一篇再來論述;另外,考慮到《透明牌篇》動畫目前尚未完結,還不確定之後動畫組會不會對劇情做出改編,因此這兩篇我會先統一拿漫畫版剖析,未來有機會再回頭聊聊動畫的改編。

那在開始前也提醒一下大家,今天我會聊到許多結局相關的重要劇情,若是不想被暴雷、想保留驚喜感的人請務必迴避這篇文章喔!

⚠ 以下有大量劇透請注意 ⚠


▌透明牌

最一開始,我們先從主軸的「透明牌」說起好了!

其實在《透明牌篇》剛連載的時候,我就有看到非常多人不喜歡這些新的卡牌,會覺得透明牌長得很怪、功能莫名其妙、收服的過程根本老調重彈……之類的。

老實說,我一開始也不是很喜歡這些透明牌,尤其是那種帶點幾何感的設計實在跟原本的庫洛牌差異太大了,要說不習慣是騙人的。

不過當我漸漸習慣透明牌的故事、褪去童年濾鏡後,我發現透明牌也還是有它有趣且獨特的地方,起碼不是只靠情懷包裝毫無內涵的噱頭而已,仍有其可看之處,下面就來仔細分析分析。


▸ 意念的集合

首先,透明牌最核心的設定就是它是小櫻自行創造的卡牌

它不像小櫻牌是由庫洛牌轉化而成的物品,而是完全循著小櫻自己的意識或願望而生的魔法器具。所以當她希望有東西能記錄景物時就產生了【記錄RECORD;回想當初收服【翔FLY牌的情境就出現了樣貌相似的【火焰BLAZE;想要有一枚能看見自己的鏡子時就產生了【鏡像MIRROR

也因為這些牌是基於小櫻的意念產生,它們大多數長得並不像「精靈」,反倒類似於一種「象徵」。比如【記錄RECORD是一台攝影機、【透過LUCID是塊透明的布、【行動ACTION是眾多的齒輪……

基本上前期的透明牌除了【飛翔FLIGHT以外,幾乎都沒有什麼生命力或自主性,大部分都被小櫻當作純粹的「工具」使用而已,這種無機感可以說是它和小櫻牌最不一樣的地方。

因此我不意外多數人依舊喜歡小櫻牌勝過透明牌,畢竟透明牌明顯缺乏了小櫻牌那種「既是道具,更是朋友」的感覺,在以純功能化為走向的情況下,欠缺了點溫度也是理所當然。

無機化的透明牌

無機化的透明牌

只是我不認為「無機化」這個設計考量是失敗的,原因很簡單,倘若今天 CLAMP 創造了一群和小櫻牌類似、富有生命力的新卡牌去和小櫻互動,然後把小櫻牌全部晾在一旁,我敢保證讀者的反彈肯定不亞於現在反感秋穗的程度吧 XD。

正由於這些透明牌有屬於自己的一套特色,才更能切割它與小櫻牌的不同。以我的角度看,我會覺得小櫻牌就像是小櫻的朋友,和小狼、知世等人一樣,即使擅長的事各不相同,但都會盡一己之力幫助她、關懷她、保護她;至於透明牌則更像是她的左右手,能完全照著她的意願為她所用,替她守護她重視的人、完成她想做到的事。

也就是說,這些透明牌就像是小櫻的僕從,如同當年的庫洛牌之於庫洛一樣,她想著什麼就會造出什麼、需要什麼就會幫她達成什麼。

透明牌存在的目的只單純為了幫助小櫻「完成心願」,所以當她達成目標後,這些卡牌的任務也就結束了。不過我想未來某一天,這些消失的卡牌還是會再次被小櫻創造出來,也或許到了那個時候,它們都會變得和【飛翔FLIGHT一樣既親切又可愛,並成為小櫻最得力的夥伴吧!


▸ 情感的投射

除了前期的無機化卡牌以外,《透明牌篇》後期還出現了非常多以小櫻身邊的親友為形象的人物牌。記得我當時看到【慈愛KINDNESS【選擇CHOISE兩張牌出現時,還忍不住發了篇限動吐槽作者是不是已經把透明牌當塔羅牌在設計了(笑)。

然而追完後面進度後,我開始認為這些人物牌或許真的不是設計來「使用」的。

就跟無機化透明牌的「工具感」類似,這些人物牌比較像是為了最後的「時鐘之國」而被特意設計出來的。它們主要的目的並不是拿來使用,而是用來提醒失去記憶的小櫻不要忘記和這些人的羈絆

其實某方面來說這和小櫻在動畫結局時創造的【 】(後來和【無NOTHING結合成【希望HOPE的無名卡牌)一樣,是一種將她的情感具現化的結晶。就像一個信物,記錄著她與身邊人的情感記憶。

若說一開始的【 】記錄的是小櫻對小狼的心意,那【約束PROMISE則記錄著小櫻和雪兔哥勾手許下的約定、【修復REPAIR記錄著知世想為小櫻做出一件件衣服的願望、【選擇CHOISE記錄著桃矢想守護「不想失去的一方」的選擇、【慈愛KINDNESS記錄著藤隆對小櫻的慈祥和溫柔……

平心而論,我覺得設計這麼多凝結小櫻和親朋好友羈絆的卡牌,最後卻只在時鐘之國起到提醒她不要忘記過去的作用是有點可惜的(而且小櫻最後也沒因為卡牌想起過去啊 XD)。我並不介意卡牌流於意象而缺乏功能,畢竟動畫中也有【 】這個前例,只是這些珍貴的情感只在時鐘之國登場那麼一次還沒什麼起到作用,總會感覺有點廉價就是了。

不過這些人物牌中當然也有特例,小櫻最後用來結束一切的【想起REMIND【白紙BLANK就是定位非常特殊的卡牌。

【想起REMIND應該是我看到結局時最驚喜的一張牌,完全讓我回憶起小時候第一次看到【希望HOPE時的激動。

它是由原先代表小狼的【逆戾REWIND和代表撫子鐘錶的【時間TIME融合所產生,REWIND 中的「W」被 TIME 的「M」取代,二者結合成 REMIND,可以幫助人們想起那些因為「改寫」而遺忘的事情。

raw-image

作為看動畫版《庫洛》長大的孩子,我一直很喜歡動畫版原創出的一些劇情,比如莓鈴的登場、桃矢和【鏡MIRROR牌的互動、孤獨無依的【無NOTHING牌等,特別是小櫻在《被封印的卡片》中將【 】【無NOTHING結合成【希望HOPE那段劇情搭配上她對小狼的告白,不管過幾年都是我心中無法取代的經典。

所以當我見到漫畫出現同樣將卡牌結合的劇情時真的超級驚喜!就連牌面中小狼拿著時鐘的動作也和拿著【 】牌的【無NOTHING牌很相似。這種既視感加上卡牌本身扭轉「改寫」魔法的 OP 功能,要說它是待遇最好的透明牌也不為過吧(笑)。

順帶一提,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自己感覺《透明牌篇》似乎有隱隱回流一些動畫設定進來,像透明牌本身就有許多特點和【 】【希望HOPE類似,它們都是小櫻自行創造的卡牌、卡面與功能都同樣趨於意象化、中文命名都是兩個字而非庫洛牌的一個字,再加上可以互相結合這點,其實滿多地方都能看出關聯,很期待未來動畫組會不會善用這點進行發揮。


▸ 缺點

聊完了特色,接著說些缺點吧!老實說我覺得透明牌本身設定是具有新意和可看性的,只可惜它的缺點也不少。

第一個最明顯的問題就是「卡牌產生的邏輯」。

就如方才所說,「由小櫻無意識創造」是透明牌最根本的設定,卡牌之所以產生,通常是小櫻想起某段記憶或有了某些願望,但前期許多牌基本上都對不上這個原則。尤其像【疾風GALE【水源AQUA【轉寢SNOOZE這種功能向卡牌,幾乎都給人一種只為了讓小櫻應付戰局更方便才加進故事裡的感覺,完全沒有鋪陳它們為何產生,甚至【水源AQUA出現的當下小櫻心裡想的還是「希望雨趕快停」這種相反的心願,徹底跟設定背道而馳。

這個問題在動畫版有稍微被改善一點。像小櫻約小狼到水族館時,因為有想起收服【水WATERY牌的回憶,所以【螺旋SPIRAL才會以【水WATERY牌的形式出現;大家在知世家觀賞撫子祭的影片時,因為有提到舞台劇中斷的原因是「地震」,而讓【搖動SWING的產生有所依據;小櫻和莓鈴回家時,正好遇到了和當年收服【雙TWIN牌類似情境的【爭鬥STRUGGLE……

當然我知道動畫放入這些橋段主要還是為了情懷,可多了這類鋪陳後,至少會讓卡牌的產生有所脈絡,不至於有種設定前後兜不上的感覺。

跟【水】牌情境相同的【螺旋】

跟【水】牌情境相同的【螺旋】

和地震相關的【搖動】

和地震相關的【搖動】

跟【雙】牌情境相同的【爭鬥】

跟【雙】牌情境相同的【爭鬥】

除此之外,前期那些卡牌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定位模糊」,也就是功能很像【包圍SIEGE【螺旋SPIRAL都是能把東西困在裡面的魔法,【行動ACTION【顯現APPEAR都是能讓東西動起來的魔法。雖然名字卡面不同,用起來的效果卻很相似,這就會使它們欠缺一些辨識度。

這個問題在動畫版的【顯現APPEAR上最明顯。老實說我第一次看到蛋糕捲之亂那回時,就超級疑惑這張牌到底跟【行動ACTION有什麼差別 XD,雖說看完漫畫有稍微被解惑到※註,但這種模稜兩可的觀感在卡牌動畫《庫洛魔法使》中應該要盡力避免才對,尤其那時的透明牌才十幾張,馬上出現效果重疊的牌多少有點尷尬。

※註:
【顯現】的效果比較像是「賦予生命」,比如在狗狗形狀的東西上使用這張牌就會開始汪汪叫、在蝴蝶形狀的東西上使用就會飛起來,所以跟單純用來移動的【行動】還是不太一樣。
漫畫才有強調【顯現】牌會針對外形賦予生命的功能

漫畫才有強調【顯現】牌會針對外形賦予生命的功能

以上都是透明牌設定上有所瑕疵的地方。卡牌效果不如庫洛牌具象、成因又有點兜不起來,再加上「畫風轉變」這個本就難讓老讀者適應的問題,透明牌的人氣不如小櫻牌確實是在意料之中。

然而就像我一直強調的,我覺得透明牌本身還是有獨特的定位在,光是「完全由小櫻創造」的設定就已經相當嶄新且有趣了,既能帶出小櫻過度膨脹的魔力和對應的成長,也沒有取代掉小櫻牌原有的地位;而且故事裡一新一舊兩種卡牌互相烘托交織,也確實成了《透明牌篇》有別以往的一大特色。如果稍微拔掉童年濾鏡去仔細感受透明牌的故事,相信還是能發現它的亮點與魅力所在。

不得不說【飛翔】牌真的很可愛!也難怪會成為最後唯一留下的透明牌 XD

不得不說【飛翔】牌真的很可愛!也難怪會成為最後唯一留下的透明牌 XD



▌角色

▸ 秋穗|相反的愛麗絲

聊完透明牌的設定,接著就聊聊新角色們吧!說實話在我這次回坑前,還真不知道這段時間秋穗的仇恨值變得這麼高,不過補完進度後也是完全能理解啦 XD

秋穗身上最大的亮點也是爭議點,就是和小櫻很像,不只性格,連名字、樣貌、喜惡等都和小櫻非常相似。爭議點不用說,綜觀其他 ACG 作品,有刻意模仿角色賣情懷的還真沒幾部能讓觀眾給出好評,更何況《透明牌篇》還多了將秋穗「改寫」為小櫻雙胞胎妹妹的橋段,根本直接撞在觀眾槍口上(笑)。

可若撇除這段「改寫」的劇情,我自己是還滿喜歡兩個愛麗絲這個設定的。

小櫻和秋穗什麼地方都像,唯有一處截然不同,那就是「成長環境」。小櫻成長於一個被眾人愛著、守護著的溫暖家庭;秋穗卻成長於一個被眾人厭煩、拋棄,甚至被當道具對待的殘酷世界。

一模一樣的性格、天壤之別的遭遇,這就是秋穗故事的最大亮點。不管是歷經大小悲傷卻依舊溫柔的堅強、和總是充滿自信的小櫻相對應的自卑、被友枝町的大家感染而不再寂寞的轉變,這些因成長背景不同帶來的火花正是秋穗故事的看點。

只可惜這個看點我覺得並沒有被發揮地很好。大概作者一直想引導讀者往「小櫻秋穗互換人生」的方向猜想,故事進入中後期就不停在刻劃小櫻和秋穗的「共鳴」,不管是行為舉止、情緒反應甚至去哪裡玩穿什麼衣服,兩人想的都一模一樣,這種描寫其實對秋穗這個角色來說是很扣分的。

若有和我一樣一次補完進度的讀者,應該有發現秋穗的高光幾乎是從時鐘之國後才展現出來。比如她即使忘了自己是誰,卻還記得小櫻的名字;即使不像小櫻擁有魔力,卻相信自己也有獨一無二的地方;即使在改寫後的世界得到了溫柔,卻還是想為了「重要的人」回到改寫前的世界。

raw-image

這些與小櫻不同、屬於秋穗自己的亮點,都是到近結局時才有大筆的著墨,說實在以一個新角色來說是真的太晚了。雖然前期不是沒有著墨,但每次都會被作者刻意帶往「她和小櫻很像」的方向,就容易讓人感覺「秋穗人好是因為她跟小櫻很像」,而不是「秋穗本身就是個好孩子」。

我能理解這種安排是為了塑造懸疑感,不過只為了劇情張力而將焦點一直放在「秋穗和小櫻相似」這點上,真的很容易讓這個角色變得扁平,好像只是用來堆疊氛圍的工具而已。

而且看完結局後,我也還是不懂「共鳴」的必要性究竟在哪裡?

依照海渡和小桃樂見其成的態度,這並不像魔法協會那場法術帶來的影響;而若這是海渡為了讓秋穗變成小櫻的雙胞胎後不至於太突兀,那她們本身的相似就已經夠有說服力才對,並沒有理由要大費周章搞這麼一齣。

總而言之,我覺得「共鳴」算是整部《透明牌篇》裡我沒那麼有愛的劇情。不是因為對小櫻這個角色有回憶加成所以看不慣,而是故事邏輯很牽強,很難說服我它到底有什麼執行的必要性。


▸ 海渡|幸福是什麼?

跟秋穗比起來,海渡的故事倒和我一開始猜得差不多,基本上就和艾利歐當時一樣,就是個看起來是反派但其實是好人的設計。只是我覺得海渡的故事並沒有艾利歐寫得好,不是說這個角色不好,而是那一連串利用小櫻製造卡牌的計畫實在太複雜,沖淡了他本應亮眼的背景故事。

海渡是一個天生魔力就很強的魔法師,由於一直以來什麼事都可以輕而易舉地達成,所以對周遭事物總沒什麼情緒,沒有喜歡的東西、也沒有討厭的東西,更不會想和別人打交道。是直到秋穗的母親黎莉耶出現在他眼前,才帶領他一步步打開心房。

raw-image

海渡一生中最後悔的事,就是在魔法協會的人詢問秋穗的魔力狀況時,回答了他們:「完全沒有,就像一本空白的書。」

就因為這句話,年幼的秋穗被家族改造成了一本能夠「寫進魔法」的魔法器具,被他們丟去各個國家記錄各地的魔法、供給給家族所用;然而當她記錄的魔法越多,靈魂與意識便會逐漸毀壞。海渡對這件事非常自責,因而決定和她一同踏上旅途,在保護她照料她的同時,找出能「改寫」她命途的方法。

raw-image

「贖罪」是海渡之所以走上這條路的目標和理由,他付出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替秋穗奪回她本應擁有的幸福。可在這段旅程之中,海渡其實也有得到屬於自己的救贖。

作為魔法協會的一員,海渡從小就活在一個只看得見地位和利益的社會裡,因此身為強者的他才會對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趣,總覺得這個自己什麼都做得到的世界裡毫無樂趣;

但在和秋穗一起旅行的過程中,這個沒有魔力的孩子卻幫他找回了身而為人最普通的幸福感。並不需要什麼強大的魔法,只要每天和重視的人一起吃飯、一起散步、一起聊聊今天發生了哪些事,就是最快樂滿足的一件事。

raw-image

我認為秋穗之於海渡,和小櫻之於小狼的意義是很類似的。小狼也是出生於魔法世家的孩子,生來就比別人多承擔一份來自家族的期盼,也沒少見過唯利是圖、以魔力論高低的場面。在這種環境長大的人往往最容易忘記「沒有魔法」的世界該是什麼模樣,忘記生活裡有很多快樂是再高強的魔力都變不出來的。

而小櫻秋穗這樣純真的孩子,正好能幫助他們跳脫自己熟悉的那個世界,看見這世上還有許多平凡的人會珍惜各種平凡的小事,了解「幸福」往往藏在這些不起眼的平凡之中。

raw-image

而這也是為什麼「對你來說『幸福』是什麼?」會成為黎莉耶給小櫻的提示內容。

海渡是為了秋穗的幸福才決定「改寫」世界,可在這個不想失去的人消失的世界裡,秋穗真的幸福嗎?在被眾人遺忘之後,海渡自己又過得幸福嗎?

故事的最後,小櫻透過【白紙BLANK讓魔法協會遺忘了秋穗和海渡。當秋穗不再受到魔法傷害、重獲自由之後,她決定為了找到治癒海渡的魔法,離開友枝町繼續踏上旅行。

如果算上世界「改寫」的那次,這已經是秋穗第二次有了重新開始的機會,不過不管哪一次,她都堅定選擇了自己「不願失去的那方」,就算她必須離開溫暖的木之本一家、告別友枝町的朋友們,她也絲毫沒有猶豫。

或許正是她的堅決,才讓海渡反思了「幸福」對自己的意義。究竟自己最不願意失去什麼?重新來過時想要選擇什麼?最想做的又是什麼?



▌總結

平心而論,我認為漫畫《透明牌篇》除了主線太亂太複雜以外,其他地方都算設計地不錯。至少以一部童年神作的續作而言,新的設定有其獨特之處、一眾舊角有自己的成長,劇情上也沒有辜負《庫洛魔法使》系列「沒有壞人」的設計。情懷賣得漂亮、故事有其亮點,角色呼應也做得不錯,至少絕對是近年復興浪潮中算成功的一部。

只是它的主線實在寫得很可惜。「時間」這個題材本就不好理解,再加上劇情中期太刻意想引導讀者往負面發展猜想,導致很多當時看來重要的伏筆在結局揭開後,反倒顯得雷聲大雨點小,甚至有些劇情看完重刷也還是看不太懂,我覺得這是它和性質相似的小櫻牌篇最大的差別。

同樣作為不是壞人的反派,艾利歐的故事明顯比海渡單純得多,也正因為它單純,當你明白艾利歐的動機後從頭看過一輪,反倒容易理解那些敵意背後的用心良苦;反觀海渡這邊兜兜轉轉半天,可能連他倒轉時間和對小櫻發難的緣由都搞不清楚,結局也結得十分匆促,算是比較可惜的地方。

雖說動畫還沒完結,不過按目前的劇情來看,感覺動畫應該會對秋穗海渡這條線作出一些改編。如果能像《庫洛魔法使》當初一樣稍稍刪繁就簡並順好時間線、降低理解門檻的話,我想這部作品的評價應該還是會不錯的。



▫ 文中漫畫截圖皆出於東立出版社發行之《庫洛魔法使:透明牌篇》電子書
▫ 日文版截圖則出於コミック DAYS 網站
21會員
83內容數
喜歡分享感動的小小寫作者。喜好很多、話也有點多。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