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獨性惡論【1】-中國人的極惡與華獨人的險惡

2022/06/04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前言
這部策論我構思快一星期,我還是沒有拿捏好尺度。這個尺度與色情沒有關係,而是屬於一個不久將要爆發的爭戰。基於策論難以清晰展開,也不適合辯證法,本編決定套用姨學概念,直言不諱地自由心證。

策論分成3大部分。第1部分是心得,這將有用的理論與雜項資料集大成;第2部分是回顧近年的事件;第3部分的文章最長。如要回應討論,都到Gab留言,社群媒體會將糖漿電報的文章下架。



5月發生的南加州教會槍擊案,中國統戰集團派遣的槍手周文偉濫殺台灣人,美國和台灣社會都有一定的媒體報導槍擊案。此外,這件事還有一些華獨人士將台灣人貶為「華人同胞」,卻沒引起任何的注意。

至於是誰在說華人同胞?一方面說這種話的人以中國記者占最多,中國人一律把台灣人稱為「華人同胞」,也不再使用台灣同胞。如今也已改為策動白區黨攻擊模式,顯示中國的統戰成本上升。

除了中國人,還有另一派企圖否認台灣民族。這已經不是低廉的統戰操作,反有另一番更險惡的居心。

首先,我們要釐清事情的本質,中國人與華獨人士都有各自的惡點。



中國人的極端邪惡

假使今天中國共產黨出了一名領導人是暴君。這個紅色暴君對台灣很有敵意,為了實現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承諾。不惜按下一顆按鈕,讓10萬多人在同一天消失了,可能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就被衝擊波到來的瞬間粉碎。多數中國人對此事會沉默不語,甚或是暗自竊喜。他們對共產黨關押新疆維吾爾人的暴行,也完全不過問。

中國解放軍也是一樣的冷血。在陳水扁推動公投加入聯合國時候, 中國國防部長曾說:「寧可台灣不長草,誓死也要台灣島」[2004.04/博訊]。曹剛川可能是首位說出不排除對台灣動用核子彈的最高級別的中國官員。不管當時什麼背景,都已經是極端惡劣的反人類。

為了阻止台灣獨立,中國領導高層都想到了最終手段。中國普通人也曾說過核平台灣的話,不是只有網民說而已,也有一個交換學生來台也公開說要用核彈炸掉台灣。

所以中國人的可惡不需要多少證據就能定罪。與此相反的是華獨派,這就是本編接下來要探討的重點。比起中國人的簡單粗暴,華獨人士更善於隱藏,早就有一套對付台灣共和國獨立的辦法。


老台獨的理論盲點

老一輩的台獨學者許慶雄,在2022年剛出版的書《台灣建國學》中評論。糖漿電報摘錄如下:
台灣人的命運一直被沒有建國意願的政客所擺布,沒有形成主導自己國家命運的意志、力量與組織。碰到關鍵時刻,台灣人根本不懂得怎麼應對獨立建國的問題。
p.151
其中,許慶雄只是感傷地說多數台灣人不懂得決定自己國家命運的權利。這完全是看錯重點。

老台獨毫無疑問幾乎都是台獨左派,他們會成為左派也是歷史背景造成。國民黨白色恐怖時期的威權造成早期的獨派份子出走海外,在黨外運動發展台獨。然後這群老獨派大致認為,台灣推動民主化才能實現真正的台灣獨立,於是吸收西方主流的左派觀點,並受到很大影響。

老台獨的意見如今都已過時,這並沒有多大的意義。既然台獨左派嘗試了那麼多次都沒進展,也是時候聽聽右派的高見。

台獨的目標是一致的,就有必要將台獨左派的理論缺陷給說出來。

台灣人並非不懂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力,或是哪個不知名的路人說多數台灣人不想台獨,維持現狀就好。目前,台灣的年輕人從太陽花學運已被調教成「天然獨」,這在陳為廷林飛帆身上就看得出來。他們都說過類似的話:「台灣已經獨立,不需要再獨立」。

天然獨不需要有深入討論,這根本是一個廉價的華獨路線。這就是為什麼年輕人容易被誤導,甚至跟著附和這種說法的原因。

所以老台獨的意見領袖不該在書中浪費筆墨、無聊感嘆。及時醒悟,還是回頭無岸,現在走錯就會追悔莫及。


華獨人士玩弄話術的奸險惡質

關於華獨的政治立場,糖漿電報不會再做更多的引述。這種文章定期有新聞機構發出觀點,重複宣傳這種主張。這些文章,大致都是下列的語調。
  • 維持現狀再好不過,中國不敢行動,台灣人不要沒事獨立去挑戰中國。
  • 拜登口誤他年紀大了,有時還會腦誤。台灣人維持現狀不要自己誤判。
  • 美國不會為了台灣與中國爆發戰爭的。再過幾年,中國就是世界最大經濟體。台灣人要懂得玩平衡策略,宣布獨立只會丟失籌碼。
  • 這個月又XXXXX次上確診了。獨立了國際公司就會不賣試劑給台灣。
  • 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國名,改國號能獲得國際航權嗎?(華航不改名的懶人模式)

以上觀點都由風傳媒的作者們持續復誦。看到都讓人懷疑,風傳媒的編輯審查是怎麼做的?沒有嚴格把關品質。

華獨人士除了不斷當復讀機外,還有一個更險惡的習性。

往年不時媒體有對統獨問題進行民意調查。其中在遠見、天下雜誌、聯合報的民調中,在問到台灣民眾是否支持統一或獨立時,還多出一個問題。

你是否贊成永遠維持現狀?

這樣的問題往年大概會達到55%上下,然後獨立支持率更不會超過50%,經常落在4成。為什麼媒體都做出這樣的民調?這個問題不是這樣問的,應該是為什麼有關媒體做不出超過5成的民調?

基本上,做民調可以排除某部分意見,只篩選有利的下去統計,甚至還可修改問題。製造出永遠維持現狀看起來最好的選項,達成長年讓台灣人反對獨立的比例居高不下的結果。

這樣就可以編成一個藉口了。媒體定期發出台灣人喜歡維持現狀的宣傳,在假新聞的概念都沒出現的時候,由部分媒體配合華獨人士的認知戰,一起像鸚鵡般復誦華國的敘事體系。這種搶占敘事的行為,與中國的中央委員會宣傳部引導輿論,其實都沒有分別。

類似的行徑還很多。不去清算華獨,這就是台獨未完成的任務。

早期的黨外運動時期,獨派領袖在1986年沒有積極影響甚至看錯重點。以為台灣民主化就會有政黨推動獨立,2016年國民黨都下台了,制憲的議程也忽然不見了。

這讓我想到一個無關正義的問題。

毛澤東說:「打掃房子乾淨了再來請客」。

雖然毛澤東是一名殺人如麻的大詩人,不過他除了很會寫詩,也會分析問題並抓住主要矛盾。他在《實踐論》與《矛盾論》中有這段分析理論:「研究矛盾的複雜過程,要用全力找出它的主要矛盾。捉住了這個主要矛盾,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光明日報/2017.10.09]

這就是我說的怎麼看對重點。如果還想到去買什麼毛語錄,又要拿一把道德尺來測量正義的範圍,就會被輕鬆帶風向了。

獨派的德性建立在是否認真對反獨勢力進行清算。

本文未完,下集待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沈章提
沈章提
糖漿電報的撰稿人兼編輯,右獨提倡家。不用問什麼是右獨,Google找不到資料。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