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溯 第一章 - 獲取機會的勇氣IvanIvan

回溯 第一章 - 獲取機會的勇氣

Ivan
2022-06-26|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2022年9月30日,是大家喜愛的其中一個週五,隨著生產線的停止及下班的鐘聲,走出工廠的那一刻身著懶腰心想著 :「我最愛的假日終於要來了」,在騎車回家的途中經過了之前的大學和高中,雖然是每天都會見到的光景,但還是會有「如果當時書讀好一點,生活是不是就會比較光鮮亮麗一點」的念頭,提醒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後就去買個晚餐回家休息。
晚上躺在床上滑著Instagram動態,看到同屆或是年紀相仿的朋友發著他們享受生活或是事業有成的照片,不禁感嘆了一聲,幻想著要是發照片的那個人是自己該有多好,明明是歲數差不多大的人,為什麼我的生活是如此無趣,平時跟朋友的互動下沒什麼區別,不過自己的心裡已經埋下了自卑的種子,我不是抱怨人生的不公平,而是為自己沒有在學生時期努力感到悲哀,我不討厭現在的生活,工廠的生活是枯燥乏味,但在經濟上還算穩定,也漸漸有些存款,整體就是一個很平庸的小人物生活,週六在家待了一天也充滿了電力,計畫著周末出門散散心,看暫且能不能將這負能量給打出我的腦子。
時間來到10月2日的下午4點,雨要下不下的陰天濕氣不重,舒服吹著涼風在市區騎車繞繞,吹風的同時在安全帽底下哼著歌,雖然看似一般,但原本的負能量已減輕不少,抱持著心情好點的情緒準備騎車回家,我騎到了一個十字路口的當下,看著上方剩不到十秒的綠燈,當下直接提速前進,不料右方衝出一台黑色休旅車,在完全沒減速的情況下想我駛來,在我反應過來不到1秒的時間我就這樣連人帶車被撞飛出去,實際飛多高不清楚,我只知道當我墜地的同時我已經失去了意識,在我昏過去的時候,雖然眼睛睜不開但隱約聽得到聲音,從對話上以及在移動的當下可以判斷出是在醫院,應該是被送去了急救,我就像一般人一樣抱怨了一句:「到底乾我什麼事,為什麼這種奇耙車禍會發生在我身上」,當我再度睜開眼睛,眼前是一個全白的世界,就連我的衣褲也是全白的,我環顧四週發現什麼都沒有,在我感到納悶時背後傳出一個聲音。
: 「你好,杜苡恆先生」。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位身高目測180,穿著西裝的灰髮男性,我在充滿疑問的情緒氛圍中提出了疑問:「你是誰?」
眼前的陌生人禮貌性地做出回應。
:「我做個自我介紹,我叫判,我不是死神,但你可以當我是一種超自然的存在,杜先生如果有什麼問題我都能向你做出回覆」。
我回憶了一下來到純白世界前的記憶。
苡恆:「我記得我出了很嚴重的車禍,這是算是天堂嗎?」
判:「杜先生你並沒有死,只是你在那場車禍中受了很嚴重的傷,至於我們所在的地方是你心中的世界。」
苡恆:「那麼你是誰?」
判慢慢走到我的眼前說:「我,是來給你第二次機會的。」
和判經過了簡單對話後我得知因為那場車禍我受了很大的腦震盪,左手臂及肋骨都嚴重性骨折,還有多處的擦傷,在醫院目前已經昏迷4天,而且判也向我表明身分,他是一個不分善與惡的命運使徒,當下聽到很不真實,但平常就會胡思亂想的我過了段時間就漸漸能吸受這則訊息量,於是我對所謂的第二次機會開啟了話題,
苡恆:「既然眼前是那麼不真實,那你說的第二次機會也不是一般的機會吧。」
判:「杜先生很聰明呢,在這方面一點就通哈哈哈。」
於是判開始說明到底什麼是第二次機會,並用手開起小型投螢幕解說著:「所謂的第二次機會並不是讓你重新嘗試什麼事物,而是讓你的人生重新開始一遍,每個人多少都會有''要是能回到那個時候該有多好''這種念頭,而我們使徒在做的就是實際履行這句話,讓你回到你認為的起點重新來一遍,如果人生是種考試,那我們現在給予的就是重考生的角色,也把第二次機會稱為重製回溯。」
聽下來確實令我感到興奮,可是關於重製回溯我還想了解更多,想了之後詢問了判:「你說你叫判對吧。判,要是我拒絕你的提議是不是就會永遠錯過這次的機會,或著是我有考慮的時間。」
判:「現在要你做出決定是有點突然,所以我會給你醒來之後開始算起的一個月讓你考慮,這一個月除了讓你好好靜養之外也能有時間考慮這個提議,最後杜先生真的要拒絕提議,就喊三次''重製回溯我拒絕'',我就會消除你與我之間的所有記憶,要是一個月時間一到我也會消除記憶,不過相對的,杜先生決定接受提議就喊三次''重製回溯發動'',我會與你在心中世界再次相見。」
苡恆:「哇嗚,想的還真周到,這樣的話你能事先知道我大概什麼時候醒嗎?」
判:「依現實世界的時間來看,再過兩天,也就是10月8日那天你就會醒來。」
苡恆:「我知道了,那我想先考慮一下,雖然人生能重來是好事,但也不能太過草率決定,所以給我點時間考慮吧。」
判:「我知道了杜先生,那今天的會面就到這裡,希望我們會再見。」
到了10月8日當天,就像判說的一樣我醒過來了,因為腦震盪的關係頭暈到不行,身體也沒辦法動太多,這段時間都是家人在旁照顧我。從我醒來之後過將近兩週,這一天,大學期間兩個比較要好的朋友來探望我,分別是男生朋友毅河及女生朋友采蓁,久違幾個月見面後的我們開始聊起天。
毅河和采蓁是在大學期間玩系會時認識的,一起共事一年多的時間,加上當時聯絡頻繁,所以彼此的為人都很清楚,畢業之後毅河往物流業發展,采蓁飲料店上班,上次三人相見是去年的7月,時隔長達一年多的時間。
采蓁:「阿你那時候被撞到是痛到忘我還是在痛之前就昏過去了。」
苡恆:「當下就很突然,我連在墜地之前都還在懷疑我是被撞飛還是怎樣,不過我剛醒來時是真的有點痛就是了。
毅和:「醫生有說什麼時候出院嗎?」
苡恆:「差不多再住個三天吧,沒問題就能出院了。別說我了,你們最近還行嗎?
手機上也很少看到你們的消息。」
采蓁:「現在都在上班阿,平時也沒什麼找朋友出去,就過得很平淡。」
毅和:「我也是阿,上班都要開車東跑西跑,很少有時間在那邊享受人生。」
我們除了在抱怨出社會後的無趣生活,還敘舊著以前在大學時的日子,談起之前的校園生活,是那麼的輕鬆愉快,聊到差不多晚上快9點後,他們就先回家了,而我在安靜的病房想著校園往事以及判給我的提議。
- 時間來到11月2日 -
我出院後過了一個多禮拜,除了左手還打著石膏其他都還好,肋骨沒有比左手嚴重,基本上動作不要太激烈就好,目前我都在家靜養著,工作那邊老闆也叫我好好休息,身體確定沒有大礙再回去工作。
靜養的時候我一直在想著那個所謂的「重製回溯」,要是我想回到過去那要選擇哪個時間點,但擔心著我到時又浪費掉一次人生該怎麼辦,離一個月的期限就快到了,眼前明明有這麼好的機會,但就是不知道怎麼搞的心中有股不安感,為了不讓自己那麼焦慮,只好去Youtube看個影片轉移注意力,順便把有關穿越、重生、轉世的作品都大概看過一次,幻想著我要是接受提議,那我就會像影片中的主角一樣,但我活在現實,不可能像劇情中那麼順利,在苦惱的過程中我睡著了,等到我醒來時已經到了隔天的早晨。
平時家人都出門上班,所以我都是一個人在家,不過靜養歸靜養,還是想讓身體動一下,於是我就到附近的運動公園走走,邊走邊回憶至今為止所發生的事,在什麼時候選擇剛強,在什麼時候選擇軟弱,在什麼時候以喜怒哀樂來代表當下的情緒,''要是我當時那樣做就好了'',這個念頭在過去中已經不知道有過幾次,而現在正有一把可以逆轉這一切發生的鑰匙在我眼前,在一瞬間,我做出了最後的決定。
時間來到晚上8點,我換上偏正式的服裝,我來到了無人的空地,沉靜數秒後喊出了一次:「重製回溯發動」。第二次吸了一口氣之後再喊出:「重製回溯發動」,最後一次下定決心的喊出:「重製回溯發動 ! 」
當我喊完三次咒語後周圍的環境開始漸漸顯白,等回過神來我已經進到熟悉的純白世界,這時我的身後傳出了熟悉的聲音。
判:「很高興我們又見面了,杜先生,時效都快到了,想必是考慮了很久吧。」
苡恆:「是阿,搞得我非常焦慮。」
判:「不過為什麼要穿那麼正式,穿休閒一點過來會面也可以啊。」
苡恆:「這畢竟是大事,所以我想正式一點來面對,當作一種儀式吧哈哈。」
判:「原來如此,那有想好回去的時間點了嗎?」
我握緊拳頭,用堅定的眼神回答判:「是的,我想好了,我想回到國中一年級開學的前五天,也就是2011年8月25日。
判用些微驚訝的說:「2011年? 這可是跟現在相隔10年以上,看你的口氣是有事先想好才說出來的,我能問為什麼挑在升國中前嗎。」
於是我跟判解釋說為什麼選在國中時期,透過回憶述說著:「小學基本上不管在學習還是交友狀況都沒有什麼需要彌補的地方,所以小學先排除,但國中的重要性比我想的還要大,國中三年我的成績都在中下,對於讀書也沒有什麼嚮往,導致我因為大考沒有考好而上了沒什麼名氣的高中,後來經過差不多的狀況而進了排名很低的大學,所以我想回到國中重新開始,至於那個8月25日只是開學前五天的日期,想利用那五天稍微適應一下。」
判:「看來你想了很多,這樣重製起來也顯得有意義多了。」
苡恆:「但是我還有一些有關重製的問題想問你。」
判:「可以啊,有問題都能問,這樣你也能安心哈哈哈。」
苡恆:「我這樣意識穿越回去會保留我至今所有的記憶嗎?不然我怕會跟其他人格格不入,或是不小心顯得我的行為舉止跟其他人不太一樣。」
判:「這點你倒是不用擔心啦,當你的人生開始再次開始,你以往的記憶會依依浮現,哪個時間點做了什麼或是說了什麼你都會事先記得,以便你在過去的生活可以適應。」
苡恆:「這樣的話我能提出一個要求嗎?」
判:「如果是在能力範圍內都可以喔~」
苡恆:「畢竟我是一口氣穿越10年以上,所以我想請你在我回去之後,把我原本對所有人事物的慾望都降成國中程度,不然在過去不管是網路還是人為的思想甚至是感情,都沒有現在來的發達和開明,這樣我也就不會抱怨著沒有手機可以滑,這種事情是可以做到的嗎? 判,目前的問題大概就這樣」。
判:「這是小事一樁啦,沒有問題。」
苡恆:「那有什麼要注意的事嗎?比方說我不能透漏我的身分,不然重製會中止之類的規則」。
判:「身分曝光是不會啦,只是別人可能以為你是神經病」。
苡恆:「喂」。
判:「好啦哈哈哈,不過我要提醒的是一旦發動重製回溯,你就無法再重製第二次的人生,必須永遠過著賦予你的新人生,況且你是要重過11年的生活,這點你有想過嗎? 」
苡恆:「恩,這點程度的規則我認為是重製的基本,沒有問題」。
判:「那杜苡恆先生,在你回到過去時你會得到一份禮物,當下你或許不會察覺,但時間久了你就會發現那份禮物,在這邊先賣關子。」
在判說完話的當下我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於是提出我的疑問:「判,為什麼是選擇我,為什麼是我有那個第二次機會,千萬別跟我說是隨機挑選。」
判:「你還真是問到一個重點,要說隨機的話是沒錯,但不是從所有人當中選擇,要是我當時那樣做就好了,我們是從具有這種強烈念頭的人當中進行挑選,而你就是這群人當中的其中一個。」
苡恆:「意思是說還有其他人對吧。」
判:「這就不好說了~畢竟只有一個人的話也不太實際,剩下的就要你慢慢體會,最後沒什麼問題的話那我就開始動作囉。」
我點頭了便說:「好,我準備好了」
判:「那就有緣再相見了,杜苡恆先生,重製回溯 發動 ! 」
在判發動重製回溯後我的眼前一片黑,眼睛一睜開是我以前房間的天花板,看著全身上下的外型,聽著我發出的聲音,還有行走時的視角,沒錯,我成功回到我13歲的身體了,順便打開了電視看了新聞的時間後讓我更加肯定,我穿越到2011年8月25日。
下一章 - 禮物的樣貌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Ivan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