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短篇小說]墜落

2022/08/2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知道妳一直在那裡。
在我與人談笑風生時,妳蟄伏在我眼角可掃見的角落。像幽魂。
在我的書札日記中,總有妳的嘲諷。「妳想成為下一個Virginia Woolf嗎?」我害怕地甩開筆,甩開書籍資料,紙片像雪花一般散落,還沾了點點紅色墨跡。這是所謂的櫻吹雪嗎?「Don't be smart」。我逃到城市迷醉誘人的角落,在酒杯裡妳總算甘願消失了。
在我醉倒於五光十色的城市時,妳正站在人群中直眼對上我。
我的一切就這麼地被射穿了,即使妳的眼神並不銳利,就只是直立在那,望著我。
但我並沒有什麼值得被誰望著的。觥籌交錯,在夜場裡遵守危險的遊戲規則,我用眼角暗送秋波,將暗紅豐唇微噘起。往來的酒杯,曖昧的眼色,將妳逐出了我的視線。
流流連連,我知道我無法離開這裡了,但哪裡都比有妳在的地方好。
在我與情人繾綣悱惻,渾然忘我之時,妳便在床底窺視我和他的一舉一動。
妳知道我的每個媚笑,每聲嘆息,和眼湖底的每個波瀾,底下藏的都是些什麼東西。
這是一個精緻包裝出來的人生。妳說。但妳的聲音太微弱了,我假裝沒有聞見。
「婊子」。這時的聲音大了點,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妳,是我,還是眾聲。
終於我帶著妳刻意堆疊出來的謾罵聲,蜷縮到只有我知道的角落安歇。
但妳還在那裡。
「妳是怎麼進到這裡的?」我驚呼。
我的聲音在這狹小的空間產生意外的震盪回音,聽著自己的驚惶在一陣陣的聲波中被返送回來,我竟有些陶醉。
妳無聲地望著我,便當做是回答了。
「這是我的mind palace,我私人的空間,請妳離開。」妳加大了音量,似乎這樣就能驅逐我一般。
Schizophrenia.
我是無法被驅逐的,而妳比誰都清楚背後緣由。
妳以為掛著異語言、異文化裡的新穎詞彙能成為抵禦我的盔甲,以為只要將數個英文單詞散落在句子的不同部位便能阻擋我進入妳。就像妳曾經以為響亮的笑聲,夠濃的酒精,媚極的妝容,或是足夠的關注就能驅趕我的侵襲。妳的天真總是引得我暗自發笑。
我才是妳的主人。
我是邱吉爾那條有名的黑狗嗎?妳問。是,也不是。我是妳的半身。深扎在妳的每一個角落。從妳對Daddy的凝望,妳對至歡雲雨和興奮劑的渴求,妳強烈地想被踩在腳下臣服於誰的慾望,都能看到我的蹤跡。
我是妳的影子。
原來如此。妳是我殘缺的補丁,是我所有遺憾的反噬。那好吧。我接受,我接受妳將會隨行我終生,讓我們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光和影,till death do us part. 我不再拒絕妳,請妳也溫柔地對待我。我們說好了——
她竟不曾再現身。我的生活也漸漸地回到了正軌上。我讀書,寫字,與正派的朋友往來聚餐,看新聞但不發表意見,和陽光的他約會,相知相熟相戀相結合。我找了到我真正的半身,我的歸屬。我是一個好女孩,我是一個聰明善良的女孩,她不會再出現了。我會有一個幸福快樂的結局,因為我是遵守規則恪守婦道的好女人。
我未曾離開,我一直在這裡。她的天真總是我續命的良藥。我將以比在烤箱中燃燒的女詩人更加盛大的,我們共同的離場回報她。我會完成她名垂千古,受世人瞻仰的夢想。而我們是一體的,我也將在時間的輪迴中,得以和她一起俯瞰世人。Even death can't do us part, my other half.
我背對世人,背對妳,縱身一躍——
妳再度反抗我,這樣的離場非我所願——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Sharon H.
Sharon H.
Disgruntled student of English literature. 浮游者。英國文學系所女生。欲在世界文學,文學與世界的夾縫中覓得一藏書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