蛾與夜
orca
orca

蛾與夜

orca
2022-09-22|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你認為是意識上「看到」比較好,還是經過它就好呢?
蛙女士對水母先生說「你可以輕易地說,你從沒遭遇過那樣的痛苦,那種被自己父母羞辱&毒打的痛苦」,先生說「夠了,這種同樣的版本我聽夠多了,我也不是專業人員,你真那麼在意你的痛苦話,你該找專業人員去嘗試解決,我沒義務當你一個無反應的淨化水晶石頭」,女士帶著她的憤怒和凍結一般的痛苦循環 掛了電話。
先生如果能去到蛙女士,她那被她父母毒打的那好多晚話,水母先生會用暴力阻止父母,且帶她到月色下給她個擁抱,一個能聽見蟲鳴和心跳合一的擁抱啊!可又如何呢!先生無法去到那好多晚啊!
牽著他的手啊!/笑著走在漆黑裡/「合理化」的黑看起來一點都不重吶!/一點也不重吶!/牽著她的手......啊!/哀悼她母親的她/哀悼自己的她啊!/啪──/女士「看到」她的苦楚了/散飛的蛾啊!群飛的蛾啊!/無數個巨大霓虹捕蠅草 它張合張合啊!/請牽著他的手啊....../撲向清晰火光的蛾啊!/跪著爬在迷濛燈下裡的她啊!/她啊....../啪──
女士放掉他的手,火光與水覆蓋她的雙眼,漆黑裡過去、現在、未來都融為此刻,那個只有她和她無數捕蠅草的此刻啊!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orca
    裝置藝術感帶入文字吧!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