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西個案閱讀30】—《穿過荊棘,看見花園的美》
朵莉的阿卡西花園
朵莉的阿卡西花園

【阿卡西個案閱讀30】—《穿過荊棘,看見花園的美》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22 分鐘
免費圖片來源:https://www.pexels.com/zh-tw/photo/1039129/

【阿卡西個案閱讀30】—《穿過荊棘,看見花園的美》

Ruby近來因為和新來的主管屢有摩擦,並感受到對方對她的情緒霸凌,讓她苦不堪言,她很想脫離對方的魔爪,但又覺得要因此離開工作十來年的公司,心有不甘。
一進入Ruby的紀錄,導師就帶來她的主管。這個意外的展開,帶Ruby去看見她真實面臨的情境。這篇充滿寓言的閱讀,蘊藏了許多意涵。
—————————————————————————————
(為保護個案隱私,以下個人資料皆經過化名和修改)
(以下為現場口述閱讀紀錄對話摘要,因篇幅有限,已省略部分陳述)
我:「我現在看到你說的那個主管來到你面前了,現在你閉上你的眼睛,想像他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心裡有什麼話,都儘管說出來,就是現在。」
Ruby覺得很突然,她配合著說出幾句她對主管的不滿。導師要她繼續說下去,Ruby就再接著說,但她覺得真的多到說不完也不知從何說起。
我:「今天他靜靜的聽你說,他今天要聽你把所有的話都說完。」
R:「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今天不管要做什麼其實都可以好好講,你不需要用你的情緒還有你公司賦予你的權利,你用這些東西來指責別人只因為你可以這樣做,這是非常不公平。」
我:「他點點頭,他同意你。他說你說的完全沒有錯,你是對的。」
R:「那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我:「『你還有話沒有說完。』」
R:「太多了,我嘗試跟你溝通,但你從來沒有願意好好聽我說。默默的忍受到現在我已經整個情緒爆發,整個潰堤,我完全不想要在你下面工作,我想要離開這份工作的原因竟然是因為你。」
我:「『好,如果我離開這個工作,你現在把我這個人拔起來。你現在把我這個人拔起來了,你現在往前看,你看到什麼?』」
R:「我感覺好像看見一幅很舒服的綠色草地一樣。」
我:「但是那裡什麼也沒有,這是你要的嗎?」
R:「至少是一個舒服自在的環境。」
我:「那你在這個舒服自在的環境你想做什麼呢?」
R:「我感覺我只想躺在草地上。」
我:「你很累對不對?你覺得本來有的那個壓迫感,因為他的離開而減輕很多。現在讓你自己躺在這個草地上,躺著,望著天空閉著眼睛,現在在你的心裡面想一件事情,想著你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上。
你開始流淚,你覺得自己為什麼流淚?」
R:「可能很多挫折吧!」
我:「你覺得自己不被了解。你覺得為什麼這個天空這麼大,卻找不到一個了解你的人,你眼中看到的都是傷害、傷害、傷害。現在閉上眼睛,你還躺在草地上,你現在感受原本那個很亮的天空,它在你閉上的眼睛裡變成一團光球,它很亮很亮,白茫茫的,很亮,你沒有看過這樣的潔白,它籠罩著你,你眼睛裡看到的都是這樣白到只有亮光的感覺。好白,純潔無瑕,這就是你心裡想的,這就是你追求的世界,你想要一個沒有污點的世界,但是你左看看右看看,到處都沒有東西,什麼都沒有,在這一片白茫茫裡,你感覺到什麼?」
R:「我覺得很孤獨。」
我:「我覺得你頭上有很多問號,你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裡。你在這一個白色的無邊無際的空間裡走著,你想走到一個邊界,你想知道這個邊界是什麼,但是你怎麼走也走不到邊界。你越走越害怕,越走越害怕,你突然在想你到底在哪裡?『我為什麼會在一個我根本不知道在哪裡的地方?這裡不但什麼都沒有,而且他沒有邊界?』你全身起雞皮疙瘩,你覺得好恐怖,這種恐怖的感覺讓這個白色的光突然變成黑夜,你全身發抖,你好害怕。你現在被一片黑夜籠罩著,現在你想怎麼辦?你快哭了,因為你覺得很害怕,你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應該站?還是坐?還是躺?因為你分不清東西南北上下左右。
你突然有個錯覺,覺得自己好像在一個滾輪裡面,你躺在地上,但是這個滾輪會讓你滾成站姿,接著又讓你躺著。這個滾輪一直轉,你就一會站一會躺,一會站一會躺。你困惑極了,你開始覺得頭暈,你開始覺得想吐,你開始覺得恐懼到了極點,你要怎麼樣擺脫這個情境?停下來,對不對?你要怎麼讓它停下來?
我看到你皺著眉頭,你的兩隻手緊緊握拳,你用盡全身的力量,你要讓這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滾輪停下來。你很用力,你認為你用力你就可以站著,站在你以為是一個平面的地上,你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從來沒有這麼用力過。終於你停下來了,你讓自己變得很重,所以你可以停下來。你站直了,站在地上了,站在一個你認為應該是地上的地上。你伸直了自己的身體,現在眼前還是一片黑暗,現在你心裡面在想什麼?你要繼續待在這個黑暗裡嗎?你沒有剛剛那麼害怕了,但是你的困惑一點都沒有減少,你還是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你之所以不那麼害怕,是因為你讓自己變得很重,讓自己可以穩定下來。但是你仍然被包圍在這片黑暗裡面,你還是不知道出口在哪裡。想想看?你下一步想做什麼?
我看到你站起來,用你的手指頭往上戳,你想『反正我也想不出辦法,我就亂試吧!』你的手就在四周戳、戳、戳,沒想到你還真的碰到了邊界,你戳出了一個洞,這個洞露出了白色,那是一道光。你的手把這個黑色撕下來,對,你用撕的,很好笑對不對,它像紙一樣,原來它是一個紙糊的球,你被困在一個紙糊的球裡面,你用手把這個黑色的球撕開、撕開,現在這顆球變成扁塌塌的紙躺在地上了。
你現在又被一片白茫茫的光包圍著了,現在你要怎麼辦?黑色不見了,變成白色,然後呢?你又開始困惑了,難道這個白色也是紙糊的嗎?你又把手往上戳,繼續戳,對,它就像剛剛那個黑色的紙一樣,它也是一張白色的紙,你把它扯下來、扯下來,這個白色的紙和剛剛那個黑色的紙疊在一起了,現在你又被一片黑色包圍了。現在,Ruby,告訴我,你心裡面的感覺是什麼?」
R:「很困惑。」
我:「對,你非常的困惑,這是一個無止無盡的遊戲,它無止無盡,你想要它怎麼停下來呢?現在回到你的內心去找答案,你的心裡有一個答案,用你最直覺的想法把它說出來,你要怎麼突破這個玩也玩不完的遊戲?」
R:「難道只能一直扮演這樣的角色嗎?」
我:「你是說一直去把東西撕掉再撕掉另外一個,一層一層的,這樣的角色嗎?但是這是一個無止境的遊戲喔!你撕掉白的,還會有黑的,你撕掉黑的還會有白的,你要怎麼樣讓這些東西不再存在?回到你的心裡,已經有一個答案在那裡了。」
R:「突破他嗎?」
我:「當你決定不玩這個遊戲的時候,它就會消失了。你現在看到無盡的紙糊的球,白色的、黑色的、白色的、黑色的,在你的周圍,整個像骨牌一樣,碰!全部撕開倒地。它無止境,它花了很長的時間,這個骨牌終於停下來了。現在你看到真正的天空了,這個天空是有雲的天空,再也不是那個假的天空,不是白白的,什麼也沒有。這個天空有雲,他會飄,於是你可以感覺天空是有生命的,因為你看得到他在動,你也感覺到自己是有生命的。
你突然覺得好感動,你突然覺得:『這應該才是我活著的目的吧?我活著的目的應該不是為了要一直把黑色的球拆掉,再拆掉白色的球,再拆掉黑色的球,無止境無止境的去拆那些球吧?
你突然發現一件事情:『好像因為我有一個想法,我說我不想再玩這個遊戲了,所以這些球才會像骨牌一樣自動的退散。』你在發呆,你在想剛剛發生了什麼事,你在想:『我剛剛起了什麼念頭,造成了這樣的變化?我好久沒有看到會動的雲了。』
你看著那個雲發呆,那個雲在對你微笑,你好想像他們一樣自由自在。雲對你微笑,跟你招招手說:『來吧,跟我們一起自由的飛翔吧!』突然你飄起來,飄到空中,你變成一朵雲了,你在天空飛。你在飛,飛的時候你還往下看,你看到地上好多黑的、白的、黑的、白的紙,他們亂七八糟的疊在那裡。你一邊飛一邊繞著地球,你除了看到那些黑色、白色的紙,你還看到有人忙著要把這些黑色的紙和白色的紙黏回去。他們要把它黏回去,因為他們也想玩這個遊戲。
你繞地球一圈,你看著人們做這些事,你突然覺得好好笑,你很想對著下面的人說:『喂,我在這裡,你們有沒有看到我?』可是,你不會去打擾他們,你剛剛是在自己的心裡面喊著,因為你好像看到另外一個你,你看到那個你忙得滿頭大汗,想要去把黑色的球黏起來,再用白色的球把它黏起來包在它的外面,再用一個更大的黑色球把那個白色球包起來。Ruby,你有兩個人,一個人在天上飛,一個在地上忙得滿頭大汗,你想要當哪一個?
R:「天上飛的。」
我:「很好,現在你從天上緩緩的回到地面,回到現在的位置,現在剛剛那個主管還坐在那裡,剛剛你用你的想像力把他拔走了,但事實上他還在那裡。你剛剛去繞了地球一圈回來了,這是你的秘密,不要告訴他,藏在你的心裡。現在他在你的面前,他還在聽你說,他覺得你還沒有說完,他知道你只講了10分之一,他現在什麼都不說,乖乖地聽你講。現在你從天上回來了,你剛剛經歷了一趟奇幻的旅程,現在你站在他的面前,把你還沒有說完的話,把它說完。」
R:「我只希望他不要出現在我的生命之中。」
我:「好,那麼,你想要往左轉嗎?現在請你往左轉,讓你的靈魂往左轉,讓你的靈魂繼續往前走。走著走著,我感覺他來到一個花園,他很喜歡公園裡的花,他聞聞那些花,感覺那些香氣,他看到公園裡有一些老人坐在那裡聊天,他很喜歡看這些老人聊天,他走過去坐在他們身邊,聽他們說話,你覺得你聽到他們在說什麼?」
R:「這邊很漂亮。」
我:「他們之所以覺得這裡很漂亮,是因為他們經歷了一段很豐盛的人生,所以他們懂得欣賞。他們懂得欣賞花園裡面各種花、各種植物、各種存在,他們懂得欣賞彼此,他們不會去批判他們的同伴:『你怎麼這麼老?這麼醜?』他們看到彼此的時候,他們會互相擁抱,因為他們看到彼此身上充滿了智慧。他們互相擁抱,因為他們好喜歡彼此,他們覺得彼此是一個很棒的存在,如果沒有他,他們沒有機會去表達他的讚美,如果不是他、他的存在,他不會感覺自己還活著。
你坐在那裡看著這些老人看得出神,你突然想:『我好孤單,為什麼我是一個人?為什麼我沒有這樣的同伴和我擁抱呢?』這個時候你的主管走過來了,他拍拍你的肩膀,你的眼睛帶著淚水看著他。你站起來,你忍不住擁抱了他,他跟你說:『對不起,我扮演了你要我扮演的角色,卻讓你那麼痛苦,但是你知道嗎?因為你能感覺到痛苦,所以你能感覺到自己活著,如果你沒有痛苦過,今天你沒有辦法坐在這個花園裡面欣賞這些老人的行為。我真的很抱歉,但是我盡力了,我盡力去調整我的強度,但是你的靈魂一直告訴我不夠、不夠,你要更強的刺激,更強的打擊,我只好配合你演出。現在你知道了嗎?你知道我是你的天使嗎?你知道是我答應你來扮演這個角色的嗎?你可以原諒我嗎?
你現在還沒有辦法開口原諒他,但是他也沒有要你立刻開口原諒他,他默默的離去了。他只是要來告訴你,他盡力了,他做了他該做的事,他不奢望你原諒他,但是也許他能夠讓你想起來,你曾經要求他這麼做。也許有一天你真的會原諒他,那麼就在你的心裡面對他說:『我原諒你了,謝謝你,你做得很好。
你現在繼續坐在花園裡,讓你自己平靜下來,再決定你要往哪裡去。現在你還會想要回去那個公司上班嗎?」
R:「很難抉擇。」
我:「沒有關係,不管你選擇哪一種,都是非常好的,請尊重你自己的自由意志,不管你做什麼選擇都是好的,因為在你的眼中,已經沒有困難了,你已經能夠看出所有的困難都是祝福。
R:「就算要經歷這麼多的痛苦?」
我:「就算在你要到達另外一個花園,必須經過一片荊棘的時候,你也不會覺得怎麼樣。雖然經過的那一片荊棘,刺得你的腳很痛,但當你來到花園的時候,你才會知道,花園可以這麼的美,它可以如此的不同,正因為你剛剛經歷了一場你不想經歷的困難。
R:「這是否意味著如果我離開了這份工作,也是視同我經歷的那一片荊棘,然後來到更好的花園嗎?」
(導師的話)
我:「它是不是花園,看你願不願意去包容它。如果你對花園的花有定見,你認為這些花應該是什麼顏色,應該是什麼品種,應該長成什麼樣子,那麼就算你穿越荊棘,來到一片花園,你有你的標準,你有你的堅持,你還是看不到這座花園的美。
R:「所以我換不換工作,是在於我自己?」
我:「當然,沒有任何人可以限制你。」
R:「所以沒有所謂的好壞?也沒有所謂的指引方向?也不能確定我離開這個工作是不是會更快樂?」
我:「指引方向已經在你的心裡面了,快不快樂是由你的心來決定的。
R:「為什麼我的靈魂要讓我經歷這樣大的痛苦?來讓我感覺好像存在一樣,為什麼?」
我:「因為過去你的靈魂什麼都感覺不到,他非常的空白,沒有任何的感覺,所以一開始你就要求你要嘗盡各種感覺,好像我們去吃自助餐一樣,有的人他可能吃飯吃一個套餐就可以了,你的靈魂他說:『我全部都要,我要吃自助餐,每一種我都要嚐到,給我最多最豐盛的。』」
R:「那為什麼是痛苦而不是快樂?或是其他的?」
我:「因為你對痛苦特別敏感。你有快樂的時候,但是這些快樂的時候都被你痛苦的感覺淹沒了,遺忘了。你覺得那個痛苦太強烈了,就好像小孩吃不得辣一樣,他們平常就是吃飯,吃著吃著他們覺得一切都理所當然,除非有一天他們吃到辣的,苦的,他們才會哇哇大叫的把它吐出來,而且一直罵那個東西,覺得它不應該存在這個世界上。當你罵它的時候,你都忘記,其實你剛剛吃了好多好吃的東西了。
R:「所以我需要這些痛苦來讓我更能體驗到快樂?」
我:「是的,你沒有帶著你的覺知,如果你帶著你的覺知,你把你感受快樂的那一部分放大,你會發現你感受到的痛苦和快樂是一樣多的。就像我們吃飯的時候如果認真吃飯,我們可以感受到食物的美味,如果我們總是漫不經心的,我們就會覺得吃一餐是一餐,你沒有用你的心去感覺。」
R:「那夠了嗎?這樣的痛苦夠了嗎?」
我:「這要問你自己,你懂得欣賞這個痛苦嗎?你懂得吃到苦的東西、辣的東西、不喜歡的東西,你會吐出來嗎?你會懂得欣賞因為他是痛苦、因為他是辣,你會懂得欣賞他的存在嗎?當你尊重他的存在的時候,你就不會覺得他能夠怎麼樣傷害你了,因為他就只是一個存在而已。
R:「我懂。」
我:「當你在快樂的時候,也請你全副精神的,像感受痛苦一樣,完完全全的,去沉浸在快樂裡面,全心全意的去感受那個快樂,只有這樣才能夠讓你記得快樂的感覺。如果你總是漫不經心的去感受快樂,那麼快樂在你的面前跟你招手,你仍然會視而不見。
R:「我理解了,我理解了,謝謝你。」
(導師的話)
我:「很好,孩子你做得非常好,我們很高興你終於懂了,你今天來聽我們說這些話,就是等這個。請你鼓勵你自己,你做得非常好,你沒有做錯任何事,你做的真的非常好,你只是在實現你的願望而已。孩子,你沒有做錯任何事,你真的很棒,現在請你把你的雙手放在你的心上面,感受自己的心跳,鼓勵自己,感謝自己,告訴自己:『你做得非常得好,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做得這麼好了,因為你一直在體驗你要體驗的東西。現在我了解了,我完全了解了,我尊重你,我尊重你有你的選擇,我尊重你有你的樂趣,你有你的任務,我會陪你,把這一生的任務完成。』剛剛是Ruby在跟Ruby的靈魂說話,你的小我必須認同你的靈魂,你們才能夠合作愉快,請你接納你的靈魂,和他一起體驗這個人生。」
R:「突然覺得我寫了好多問題,剛剛都得到答案了。
我好像不管是工作職場或是其他的生活方面,好像不太容易遇到伯樂或者是比較能夠志趣相同或認同的好朋友,這個在我人生的各個階段好像都一直重複的發生這個模式,我也一直非常好奇。」
我:「你覺得你懂得欣賞別人嗎?」
R:「是啊!」
我:「那麼當你懂得欣賞別人的時候,你就是找到伯樂了。」
R:「我懂了。
那我的靈魂對我的未來有什麼特別的指引方向嗎?」
我:「他說你要大膽一點,你太保守了,你太害怕了,你不敢冒險。其實有很多機會,但是你都因為害怕而寧可選擇一個比較安全的路,可是安全的路比較無趣。如果你願意讓你的人生冒險值拉大一點,你會看到更不一樣的風景,你願意去嘗試看看嗎?你願意去嘗試類似高空彈跳這樣子的冒險嗎?(R:願意,我做過)很好,在你的真實人生裡,嘗試去做做看,在你的職業生涯中,嘗試去做做看這樣子的冒險,因為當你的心準備好了,你會很願意去冒險,你想知道到底摔下來會不會有事,你很想知道,那麼就去摔一次看看吧!因為我已經可以告訴你,你不會有事的,你怎麼樣都不會把Ruby摔成四個字,大膽的去追吧!去追求你的夢想,你太拘束了。大膽的去玩,把握你的人生,玩得開心玩得快樂,不要有那麼多世俗的負擔、世俗的眼光。
他很喜歡你,他很謝謝你,因為他知道你為他承受了很多很多的痛苦,你想要感受他的時候,就把你的雙手放在你的胸口,放在你的心上,跟你的靈魂對話,問他:『你今天好嗎?我今天這樣做可以嗎?你開心嗎?』你的心會回應你,你會感覺到那是一個微笑,或是一個下垂的嘴巴,你會感覺到的,當你的心覺得很輕盈的時候,那就是你的靈魂在對你微笑,當你的心覺得很沉重的時候,就是你的靈魂不太開心,他覺得你又束縛住他了。」
R:「那我要如何療癒我自己呢?在承受很多痛苦之後。」
我:「你會做靜心嗎?(R:會)很好,當你覺得很痛苦的時候,請你靜心幾分鐘,回到你的內心,讓所有的雜念沉澱下來,當他們沉澱像掉在地上的沙子的時候,你就會覺得『好了,可以了,我讓他們落地了,在之前他們在我的眼前像一團沙塵暴一樣,蓋著我的眼睛我都看不清楚,讓我好煩。現在我靜心了,我看著這些沙子在我的眼前一顆一顆掉在地上,這些沙子會在地上寫出一個字或兩個字,他們可能寫著“氣憤”、“恐懼”。』
他們是沙畫,他們是用沙子寫出來的字。當你看到這些沙子有字的時候,你就是看清楚他們了,當你看清楚之後,用一個想像的掃把,把這些沙子掃一掃,集中起來,把它倒掉,你的地板又回復一片光潔。當你做到這樣的時候,你就可以張開你的眼睛,回去你的生活。你有絕對的能力療癒你自己。」
R:「我懂了,謝謝。」
我:「你的導師還有一句話要告訴你。Ruby,做一個快樂的人,不要害怕去做一個快樂的人,你有很強大的感染力,請把你的快樂感染出去,不要拘束自己,不要害怕表現,你本來就是一個很快樂的人啊!不要因為那些壓力把你壓得喘不過氣來,然後忘記你是一個快樂的人,好嗎?多多微笑,別人會被你的笑容感染,你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你會讓他們瞬間都快樂起來,大家都在等你喔!『我們好久沒有看到Ruby的笑容了!』去吧!去找你的朋友們,一起去吃喝玩樂、聊天、開心的大口的喝著你們的飲料,說著好笑的話,這才是你要的人生。而你之所以可以這麼快樂,是因為你剛走過一片荊棘,你知道嗎?去享受你的人生吧!
——閱讀結束——

【Ruby的話】

我重新看了好幾次文字檔,仔細思考裡面的情景,有些當時閱讀時,不是很了解的地方,似乎越來越清晰。 ”白球黑球”這段也是我重新看了好幾次才漸漸明瞭他當中的意思。我想導師想告訴我的,也許是我覺得被困住了,被這些球給包住了,我又不斷的想走出來,但卻走不出來,只能被迫的重複著一直戳,一直撕的遊戲。原來我所要做的只是,”決定不要再玩這個遊戲了”。再加上後面的兩個我,一個在地上(把球黏回去),一個在天上,導師難道在告訴我,要當哪一個我,取決在我?
但我覺得導師還有個重點,在於我現在可以明白經歷的困難,都是一種祝福。經過荊棘,我才能到達花園,但花園美不美,又取決於我的標準。所以就算我離開這個工作,未來的工作,是否是花園,是否符合我要的標準,也取決在我。
我覺得整個閱讀,是一場充滿智慧的旅程,看是解答了,但原來答案在心中。但導師的帶領,讓人看得更清楚。
至於我的主管,原來是我的天使,是他答應我來扮演這個角色,這點我有點意外,但似乎符合了一個說法,只有你最好的朋友才會答應扮演讓你痛苦的人,不是嗎?

【朵莉的話】

在我做的閱讀服務裡面,也許有人覺得我沒有解決他們的問題,但我永遠是滿懷感謝的祝福他們。因為我知道我不是來解決他們的問題,我只是給出他們需要的東西,『行動』卻是他們自己要去做的,這些行動包括『信任』、『轉念』,當你不信任也不肯轉念的時候,你就是放棄對自己的人生負責,而認為改變人生是別人該為你做的事。
Ruby後來也和我往返討論了幾次她的閱讀,她說每一次閱讀都讓她看到更多一層的意義。原本閱讀時我自己感覺Ruby有點抗拒這些內容,但是我必須完全信任導師的帶領傳達完整個故事,所以當Ruby聽到最後終於明白的時候,我和導師們都感到相當雀躍,我們知道這非常不容易,因為這對Ruby來說幾乎是一個完全反轉的觀念,我完全可以理解,因為真實人生就是這麼的折磨人啊!
當Ruby的主管對她說:「對不起,我扮演了你要我扮演的角色,卻讓你那麼痛苦。現在你知道我是你的天使嗎?你知道是我答應你來扮演這個角色的嗎?你可以原諒我嗎?」
我想起我很喜歡的一本小書『小靈魂與太陽』裡說的:
當神告訴小靈魂祂創造的一切都是完美,沒有任何事需要被寬恕時,小靈魂決定要體驗寬恕,可是他不知要如何做。這時一個友善的靈魂說:「我可以幫助你,為你做一些要被寬恕的事。我願意這麼做,是因為我愛你。
神對小靈魂說:「你要永遠記得,我派遣給你的,都是天使。」
友善的靈魂對小靈魂說:「當我攻擊你、打你的時候,當我對你做了你可能想像得到的最糟糕的事情時⋯請記得我真正是誰。
小靈魂說:「我答應!我會永遠記得,我就是在這個地方、這個時候看到你的!」
這篇閱讀還有一段很奧妙的敘述,就是前段「你想走到一個邊界,你想知道這個邊界是什麼,但是你怎麼走也走不到邊界⋯你讓自己變得很重,所以你可以停下來」,這個意境幾乎是在描述「靈魂為什麼需要體驗」的起心動念,如果你反覆玩味這一段你就會明白為什麼靈魂需要邊界、需要黑與白的遊戲等等近乎哲理的探討。
我很感謝Ruby願意認真而且耐心的去感受導師的引導,我相信她也因此收穫很多,而她也將因此有機會看見人生更寬廣的風景,認識到自己有更多的選擇。謝謝Ruby分享的故事,讓我們看見每一次體驗都是自己的選擇,而你隨時可以選擇繼續或停止,而每一次你都可以看見自己在體驗中的獲得。
0
你好,我是朵莉,歡迎來到「朵莉的阿卡西花園」。「朵莉」這個名字是來自我很喜歡的催眠師Dolores Cannon(朵洛莉絲.侃南),我稱這個閱讀天地為「阿卡西花園」,我會在這裡分享我透過阿卡西紀錄所閱讀到的宇宙智慧。預約閱讀請來信[email protected],目前皆為義務服務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