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天下逼瘋逼反了!  之:征戰異世界 167(18+) 只要你真能射出來,就大膽對我的嘴和臉射出來! 從內到外弄髒我!

《我把天下逼瘋又逼反!  之:征戰異世界》
167  (18+) 只要你真能射出來,就大膽的對我的嘴和臉射出來!  從內到外弄髒我!
2022/07/27 (本篇前後寫成時間)
(本篇近一萬字,頗長,閱讀請有心理準備)
時間飛逝。
昨天清晨四點,王家寶座號就載著我們抵達東海港。
聽說,東海港鎮非常早起的人們,遠遠的發現漆黑大海上、王家寶座號發出的明亮夜航艦身警示彩色燈光,立刻興奮的到處邊跑邊叫的通知離開近一週的我們終於回來的消息。
所以,我起床的早上七點半,東海港的碼頭如同以往,已經擠滿人,全都一起以萬分敬畏又感動的神情,遙望遠方海上,我們搭乘的這艘巨大王家寶座號。
必然,附近所有大小船隻,也是趁機主動圍聚過來,更加近距離的敬畏觀看,甚至是直接就膜拜起來。
此外,也是有翼族飛聚過來,如同海鷗,友善的在王家寶座號上空來回盤旋……
接著,就是八點時分,我們聚集在豪華大餐廳吃早餐的時候,照原定計劃,一架天空之眼在大量目光的注視,引擎咆哮怒吼著,從飛行甲板快速飛行升空,盡可能遠的前往探測未知的東方開地圖。
因此激起這個中世紀人們的無數驚訝歡呼聲,與必然更高的敬畏和貼地膜拜。
再接下來,就是大家一起用過早餐,早知的二位大人物離艦時刻。
翼族長者只有平靜說著:「這幾天,我在南方小島那邊親眼目睹的一切非凡事情,與要求協助運送食物、清水各式補給前往南方小島給予駐守該島天兵神將的這一切,我必定盡快回去告知族民。    因此,請務必繼續寬宏善待我族……」
我還能說什麼?  真的唯有:「長者請放心,讓我們大家一起和平相處,永遠共同生活在一起吧……」
翼族長者回以鳥類笑聲:「咕咕咕 ……  咕咕咕 ……」
然後,就是黑莫領主……
一面對我的送別,竟然真的激動到當眾落淚的忽然張手摟抱我:「陛下啊!神選陛下啊!到底為什麼一定要趕忠心的臣下黑莫離艦啊?!」
被摟抱哭訴的我,真的不知所措了。
幸好,紅髮姊姊解圍:「讓你回去東海港,是陛下看在你還有用處和工作必須完成,不然你是真的想要繼續一無是處的留在這裡招惹陛下不滿,直到真的被陛下趕下領主寶座?」
摟抱我哭訴的黑莫領主,被那樣提醒加警告,終於趕緊放開我:「陛下請放心!  臣下回到東海,必定立刻把那袋來自神國的珍貴果菜種子,轉交給駐守的神兵神將,再命令下人提供一切農種協助,並且開始安排和命令全東海開始生產神國需要的重量食糧!」
黑莫領主終於依依不捨的被我親自送出艦塔,前往運輸直升機幾乎大出動的飛行甲板,搭上其中一架運輸直升機,和決定自己飛行的翼族長者一起回到東海港鎮了……
再接下來,就是運輸直升機大出動,盡可能的前往附近所有住人島嶼,載運代表前來東海港,準備參加明天我也要親自出場的【開張聖聽】了。
因此,隨著運輸直升機大出動,和護衛隊員與兵員搭乘電驅氣墊小艇離艦前往東海港,進行事先的安全確保……
討厭啊……
真的討厭啊……
就在如此的討厭中,又是一天的迅速過去。
時間來到,預定要開張聖聽的這一天。
希望能夠在非常舒服的無意識睡夢中,一路把討厭的開張聖聽睡過去的我,終於還是被無情叫醒了。
「起床了!起來了!孩子的爸!蠢哥哥!已經七點半,外面天色大亮,所有人也都在外面的餐廳等我們一起同桌吃早餐了!」
當然,除了熙圓那隻衝動的野丫頭,還會有誰喊我蠢哥哥?    再說,一起同桌用早餐、順便實況吃播給地球王國那邊那群重臣大將們看,絕對沒有問題,問題是接下來一定會麻煩到非常討人厭的開張聖聽啊……  所以當然是決定完全不理她,繼續睡我的!!!!!!
接下來,就是我的身體被抱著搖動:「主人!昨晚到現在,人家的一切都運作正常,沒有問題和故障!」
很明顯,是那隻不論白天晚上、甚至是睡覺過夜,必定抱著黏我不放的小蘿莉,親自對我進行晨間定時狀況報告。其實根本是想要我摸摸頭,給予誇獎那樣的獎勵她……
只不過,雖然這隻小艦娘真的一直又乖又聽話,不過現在我真的還是感覺非常想要睡覺,完全不想要爬起來,所以我照樣不理她。
因此,表姊溫柔催促:「尊貴皇夫,就算昨晚連續劇真的看太晚,好像看到三點才回房睡?  不過現在都已經是這個時候了……」
沒有錯,昨晚我洗過澡之後,故意在客廳隨便從影片庫挑選一個電視連續劇看,就那樣  故意  一直一集又一集的看到深夜三點才回來這裡躺著睡。
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這樣做,現在才可以【名正言順】的爬不起來,把麻煩又討厭的開張聖聽給賴掉啊。
沒辦法,誰叫那個連續劇竟然會那麼的好看?    害我爬不起來,所以今天真的沒有辦法,只好以後再說,抱歉了?
當然,我說的 『以後』,反正就是見招拆招,能擋就擋,能閃就閃了。
我真機智!
畢竟,我光是想像要公開面對這個奇怪異世界的大群人們,聽他們逐一向我訴說煩惱,報告各種控訴,甚至是要求我給他們主持道理,就知道一定會很麻煩難纏。
如果不是爸爸的強烈要求,我還真的完全不願意,只想要專心去處理其他的那些不必處理那麼多麻煩事情的支線任務。  面對這麼麻煩的開張聖聽究竟是何苦?
這就是我從昨天就開始覺得討厭的原因。
所以,拜託,不要叫醒我,讓睡眠不足的我,繼續昏睡吧……
因此,熙圓終於放大絕招:「好啦!一看就知道,真的根本故意不起來!你就繼續躺著啦!別怪我們趁機這樣做了!    小雀兒,就是不願意起來的蠢哥哥就交給妳趁機坐上去騎了,好好享受!    就是會痛,應該也是第一次才會痛,並且不至於會太痛才對,不必太擔心,反正只要放鬆心情,忍耐一下、處女痛很快就過去了!」
表姊接話,盡可能溫柔含蓄了:「真的,其實只有還是處女第一次進入陰道的那個時候、痛感最明顯。那之後就……  火車過山洞?」
熙圓:「沒有錯!就是那樣!真的就像是那樣,不是處女之後,火車過山洞啦!根本沒有原本想像的那麼可怕!早知道就大膽的一口氣推倒哥哥,一起搭火車了!」
小雀兒:「嘻嘻,火車過山洞、一起搭火車……  雖然一直旁觀二位姊姊和皇帝表哥做那件事到現在的我,看起來覺得那件事真的就像是那樣,親手溫柔握穩,對好位置,然後一口氣坐下去,搭火車過山洞了……   所以皇帝表哥的那個是火車了?  不是根本很快就能到站下車的新幹線?」
說我的胯下是一列火車,過癮爽快的清醒大半啊!!!!!!
只不過……  接著竟然又公開質疑我的這列給力火車是快速到站結束的新幹線,早洩男?就算我還沒有完全清醒,照樣痛徹心扉啊……
熙圓!是妳!絕對都是因為妳這隻野丫頭,竟然天生長著會逼死人的殺人名器,真的害我被誤會是早洩新幹線了!我不被妳逼死才奇怪!  人神共憤!  人神共憤!  妳絕對人神共憤啊!
但是,正在被我在心中埋怨的熙圓,完全感受不到我的憤怒,竟然繼續說:「所以小雀兒妳不必擔心,叫不起來的蠢哥哥現在就交給妳趁機享受  搭車樂  了。」
表姊告訴親妹妹:「妳也要快點懷孕,那樣大家一起帶孩子才會輕鬆,知不知道?」
小雀兒:「既然二位姊結都這樣說,那麼小雀兒現在就不客氣的先上車,再補票了!」
就這樣,根本躺平在榻榻米朦朧聽著的我,睡褲真的被拉動了!
我當然是------
他媽的大驚嚇啊!!!!!!
畢竟這群真的會一起玩牌作弊壓著我強姦的後宮淫魔姊妹花,真的很有可能大清早的就直接給我瘋狂上演火車過山洞啊!
熙圓這招叫起床,的確超級有效又可怕啊!
於是,我立刻像傳說中的炸屍那樣,帶著一直緊抱我不放的小蘿莉,猛的坐起來,並且緊拉自己的睡褲,大聲喊向蹲在我身邊拉我睡褲的人制止:「小雀兒!不可以!」
結果,蹲著、動手拉我睡褲,被我跳起來大喊制止的人,竟然是:「熙圓……」
熙圓餘悸猶存罵來:「蠢蛋,你是在忽然跳起來大聲叫什麼!真的被你嚇一跳啦!」
還和親姊姊(表姊)聚在一起的小雀兒,楚楚可憐:「姊結,看看啦,皇帝表哥真的一直那麼抗拒人家。人家真的要處女當到死了啦……好可憐,嗚嗚嗚……」
表姊溫柔伸手摟著小雀兒哄:「好啦,好啦,要相信我們大家的尊貴皇夫,早晚一定也會寵幸這麼乖巧可愛的小雀兒,讓小雀兒懷孕。」
小雀兒滿臉可憐的問回去:「但是,如果皇帝表哥真的就是不願意寵幸小雀兒,怎麼辦?」
雙手還是抓我睡褲不放的熙圓,立刻滿臉流氓的衝我問來:「你說該怎麼辦啊!?」
表姊搶在我回答之前,先說來:「那樣小雀兒不就真的被平白辜負耽擱了?」
熙圓直接就是瞪我罵:「渣男!!!!!!」
已經完全被這群淫魔姊妹花給逼清醒的我,開口說:「小雀---」
熙圓:「你還好意思叫小雀兒啊,渣男!!!!!!」
小雀兒:「皇帝表哥是想要說,終於願意跟小雀兒一起火車過山洞了,是不是?」
我當然是:「…………」  沉默裝死。
不管抱我不放的那一隻,和抓我睡褲的熙圓,從榻榻米地板站起來,明白表示要走。
熙圓照樣緊拉我的睡褲:「喂!喂!喂!  你要去哪?」
我當然是冷冷回答她這個殺人名器:「去廁浴間撒泡尿,刷牙洗臉……不然咧?」
其實我是想要乾脆趁機去睡進廁浴間的大浴缸裡面,順便把門鎖上,強硬逃避必須面對的討厭【開張聖聽】。
我真的聰明!
反正,能躲就躲,能閃就閃啦!
無奈,殺人名器就是不放我走:「小雀兒的事情怎麼辦?!」
楚楚可憐,淚眼欲滴:「皇帝表哥,你到底為什麼這麼討厭小雀兒啦……」
溫柔摟著親妹妹疼惜的表姊:「尊貴皇夫,到底是為什麼?  小雀兒絕對純潔的身體真的都已經準備好要接受尊貴皇夫進入撒種,承擔起生兒育女的重要女性天職,卻一直是尊貴皇夫在拒絕小雀兒的寶貴青春……」
「人家的寶貴青春,真的一秒一分的老去不回頭了啦,嗚嗚嗚……」
一直抓我睡褲不放的殺人名器,忽然萬分兇惡的雙手把我的睡褲   『唰------』   直接當眾往下脫,讓我羞恥露鳥!
雖說這個臥房除了我和這幾名蹲坐著尿尿的,沒有其他外人就是……    我還是抱怨:「妳做什麼啦?!」
殺人名器:「你自己看!明明就可以像這樣又粗又向前直起來!不是性無能的已經準備好!這樣還不要一直等著歡迎入內的小雀兒!?」
「皇帝表哥,反正現在你都已經準備好,人家的處女陰道真的歡迎你進入撒種啦……」
我無奈:「我哪裡準備好了?  我這是晨勃,健康男生單純的正常生理現象啦!」
殺人名器竟然說:「那就來證實一下真的沒有準備好吧?」
我才要想:證實?要怎麼證實?
殺人名器的一手立刻放開已經脫到腳踝的睡褲,向上伸去,直接赤手抓握住我的直聳火車!
我當然是為此忽然刺激:「喔!❤」
赤手抓握新幹線的殺人名器,還真是完全不害躁:「喔什麼?  之前昏睡時候幫蠢哥哥你排尿,還有為了可以順利夾進去陰道,又不是沒有這樣一次又一次的被我和表姊親手握住……  是有什麼好喔啦?」
「野丫頭,妳到底是忽然做什麼啦!」
滿臉的裝無辜回我:「開始證實是不是真的沒有準備好啊?」
裝無辜說完,殺人名器抓握我的火車的手,竟然真的開始前後撸!
媽呀!熙圓這隻名器野丫頭根本親手給我強迫裝彈上膛開保險啊!!!!!!
什麼?那隻總是親密纏抱我不放的小蘿莉?撸給她看?    說起來,她其實都幾歲了?
總之,剛才還在淚眼汪汪的小雀兒,為此開心起來:「新幹線出發❤❤❤❤❤❤  出發了❤  出發了❤  新幹線真的出發了❤」
接著,果然啊……    熙圓:「只要你射出來,就是你輸了,你根本已經準備好,是惡意辜負小雀兒的青春!」
真的開始一下又一下的被熙圓撸管的我,如此強烈的性刺激中還能說什麼?  只能無奈又無助的挺不直腰,開始向前微傾身,哀叫出聲:「熙圓……」
「叫什麼啦?!  我都直接這樣了,如果你真的就是不射出來,  【我就承認你很厲害】,  啊!不是!是承認你真的心如雪淨,是大家誤會你這個蠢蛋啦!」
故意的!  故意的!  絕對故意的!  這隻衝動野丫頭真的故意要撸我的管啊!
只不過,雖然知道是故意,我的腰還是不爭氣的越彎越低:「熙圓……  熙圓……  牙白宜!  牙白宜!  饒了我……  饒了我……  會出來……  會出來……  真的會被妳這樣撸出來啦……」
「要我饒了你?  你怎麼就不饒了一直被你拖延辜負的小雀兒?」
又回到小雀兒話題,站著彎腰的我只能轉而說:「要是真的這樣被妳撸出來,會弄髒榻榻米啦 ……  一定會弄髒啦……  清理很麻煩……  很麻煩……  牙白宜!」
再次沒有想到,我那樣以榻榻米為避戰藉口說完之後,蹲著不停撸管刺激我射出來的熙圓,竟然迅速移動自己,直到我的正前方繼續蹲著,直接正面的面對我的砲口,然後……    「啊------」  真的張大她的嘴。
熙圓:「好了,這樣就不怕弄髒麻煩的榻榻米,你隨時可以對我射出來。就是沒有準確射進嘴裡,射到我的臉上和頭髮上也沒有關係!」
熙圓再說:「只要你真能射的出來,  射出來!  射出來!  射出來!  大膽的對我的嘴和臉射出來!  從外到內弄髒我吧,反正都已經是你這個大蠢蛋的人、孩子也都有了,不必怕!我是絕對完全沒在怕啦!」
觀戰的小雀兒:「嘻嘻,只要是皇帝表哥的事情,熙圓表姊就真的一直好敢說、好敢做……」
同樣觀戰的表姊:「對於我們女性來說,這真的就是獻出一切的無悔無懼的愛啊……」
小雀兒:「真的被這樣深愛,皇帝表哥好讓人羨慕喔❤」
只不過,因為不停的強烈撸管刺激,腰已經彎的很傾的我,唯有咬著牙問:「熙圓……為什麼?  到底為什麼?」
我當然是在問:為什麼要這樣折磨玩弄我?
她的回答,竟然是更加快速用力的【手工藝】!
撸!撸!撸!撸!撸!撸!撸!……
更加強烈難忍的性刺激啊!!!!!!
不行!這樣真的不行!    太危險了!    牙白宜!    一定會被這隻忽然發野的野丫頭給這樣當面撸到射出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
反正,我真的以哀求態度:「熙圓……  放過我,真的放過我……    讓我走……  我真的不想要這樣噴妳一臉,我真的不想要這樣弄髒妳可愛的臉啊……    真的會好髒……」
熙圓明顯意外:「可愛?  真的覺得我長的可愛嗎?    唉……  總是會用錯了溫柔,要是能夠在幾年前,人家大膽獻身的那個晚上,就這麼溫柔的接受人家可愛的身心,真的多好啊?」
我則是幾乎要急哭:「熙圓,要爆炸了,真的快要被妳撸爆炸了……  不要害我這樣弄髒妳的臉和頭髮,  我不想要,  真的不想要,  我會討厭自己,  真的會很討厭自己,  拜託放過做錯事的我啦……」
因此,聽完我著急哀求的表姊喜悅:「熙圓大皇妃,真的太好了,果然妳最心愛的皇夫哥哥,心底是喜歡疼愛妳的……」
小雀兒:「真的,好疼愛喔,不然一定是直接弄髒了……  還會管那麼多?」
幸好……  真的在我幾乎要哭出來哀求之後,熙圓停止撸管手工藝,放開手,正式停戰,不逼我對她那張從小看到大,永遠可愛的臉,噴上我骯髒的精液……
「好!就放過你這個心裡明明覺得人家可愛,卻還是一直辜負對不起我的大蠢蛋啦!」
真的忽然被放過的我,一整個反應不過來:「熙圓……?」
很兇:「叫什麼啦!真的又被你這個不坦率接受這麼可愛的人家獻身的大蠢蛋弄得更生氣了!」
更兇:「看哥哥你這樣蠢,我真的已經想要乾脆就這樣    開張聖聽!!自須手持帝王神槍出場鎮壓!!!!!!」
小雀兒立刻被逗樂:「手持帝王神槍出場鎮壓開張聖聽啊!要這樣抓著去大家眼前開張聖聽啊!哈哈哈!有梗!真的有梗!」
就連表姊也是忍俊不住:「噗嗤!」
但是,我完全笑不起來,因為我知道這隻野丫頭只要野起來,是真的什麼都有可能做出來。
我當然是只能弱弱的:「熙圓,對不起啦……  說起來,我到底做錯什麼了?」    為什麼現在要這樣兇的折磨玩弄我?
兇巴巴:「看到你這個根本覺得我可愛的大蠢蛋,就讓我生氣火大啦!」
我:「…………」    ??????
非常兇:「還傻站在那裡做什麼?  真的要我逼你對我這張可愛的臉爆炸射精,還是真的抓帝王神槍去開張聖聽,是不是?!    還不快點穿上你的褲子滾開!!!!!!」
不想再招惹【淫怒】的我、當然是趕緊乖乖彎腰,拉起已經脫在腳踝的睡褲穿好。
蹲著的熙圓,跟著站起來,甚至於,直接對我進逼一步:「快滾啊!  滾過去啦!!!!!!」
真的氣勢洶洶,根本像是吃到炸藥。
一整個充滿攻擊性。
我才要重新開始思考她今天到底怎麼回事?
熙圓已經大步向我一踏,用她的雙乳和身體直接頂撞我!
「閃去那邊啊!還要惹我生氣是不是?!」
我當然是嚇得趕緊向她頂撞的方向退後一步!
熙圓卻還是完全不放過,繼續頂撞我!
「又停下來做什麼!快閃過去啦!!!!!!」
反正,這隻野丫頭真的就那樣一直怒氣沖沖頂撞我。
一直把慌張的我向後頂。
頂過主動分開在二旁,讓路給我們的溫柔微笑表姊和嘻笑小雀兒。
再在她們的跟隨,把我頂出這個榻榻米臥房、進入生活客廳。
再頂向通往外面豪華大餐廳的緊閉艙門。
就這樣,我開始擔心自己的背部會撞上冰冷堅硬的艙門的時候,艙門從外面主動拉開了。
剛好開門的人是聲稱過好像  各項感官極度敏銳  的紅髮姊姊,左右陪伴著大武士爺爺婆婆:「呵呵呵,真是好不容易帶出來了……」
當然,長餐桌邊的所有重要軍官下屬,艙門一拉開,看見我的身影,立即都是    唰!!!!!!    的,恭敬離座站立,恭迎我。
至於剛才一直怒沖沖用胸部和身體不停頂撞我到這裡的野丫頭,也是溫和下來了:「唉……真的不容易啊,看他真的想要裝死躲到底,我不兇一點,真的帶不出來啦……」
接著,一直跟在附近的表姊,溫柔說來:「尊貴皇夫,相信你一定完全不知道剛才是怎麼回事吧?」
小雀兒:「嘻嘻,皇帝表哥的遲鈍,一定還不知道啦!」
我終於忍不住問向剛才一直對我發兇的:「熙圓?」
小雀兒:「嘻嘻,看吧,狀況外。」
熙圓立刻一段話問回來:「心裡覺得我可愛的蠢哥哥,今天你真的非常不想要去東海港開張聖聽,但是又擔心不去會被爸爸罵,加上覺得不去會對不起昨天就開始為這件事忙碌的所有人,所以開始找方法想要躲過去,對不對?」
我真的不能回話了:「…………」
我的不能回話,並不是因為被熙圓說破的震撼,而是一種,根本是接近默認的沉默……
於是,熙圓繼續解釋:「其實是,昨天晚上,外面餐廳大家吃完晚餐之後,我們大家進來,你不是就跑去洗澡了?」
熙圓:「你開始洗澡的時候,這幾位武士姊姊和婆婆爺爺,一起來敲門,在客廳告訴我們和我們討論,他們發現哥哥你非常討厭今天的開張聖聽,甚至於討厭到真的在想要找方法逃避了……    所以要我們幫忙今天早上一定要找辦法把你這個蠢蛋叫起床,帶出去給他們接手處理。」
聽完解釋的瞬間,我恍然大悟,難怪熙圓這隻野丫頭,剛才的攻擊性會那麼強,原來是想要看看我自己會不會乖乖逃出來啊?
最後不成,乾脆用自己的身體直接把我頂撞出來?
表姊接著說:「尊貴皇夫,事情就是您心愛的可愛熙圓大皇妃說的那樣。所以昨天晚上,我們其實都已經知道一向固定時間早睡的您,必定是故意在客廳連續劇看到三點那麼晚……」
「小雀兒真的還在想,到底要怎麼把一心想要逃走的表哥皇帝叫起來出去啊?  現在看來,果然還是要熙圓表姊才知道怎麼讓表哥皇帝迅速清醒,乖乖跑出來報到,嘻……」
表姊:「玩全沒有錯呢。」
紅髮姊姊:「呵呵,神選帝王陛下弟弟啊,一大早的,還在睡意濃厚,就能讓心愛的可愛熙圓皇妃妹妹給你那麼棒的爆炸性手工藝服務,現在一定已經完全清醒,顧不上那麼多的討厭事情了吧?」
喜歡嘻鬧的小雀兒,故意從表情到聲音,開始公開模仿我:「熙圓……  放過我,真的放過我……    讓我走……  我真的不想要這樣噴妳一臉,我真的不想要這樣弄髒妳可愛的臉啊……    真的會好髒……」
真的,小雀兒那樣公開模仿,豪華大餐廳的翻譯軍官哥哥翻譯說完,長餐桌旁邊站立的所有重要人員都明顯猜知到剛才裡面發生的差點顏射事件,因此嘴角上揚了。
紅髮姊姊接著說:「真的好棒呢,所以心愛的可愛妹妹親手讓帝王陛下弟弟你那樣快樂享受過之後,現在一定已經完全清醒了吧?」
我正被公開問的尷尬……
前面的豪華餐廳牆頂角喇叭,忽然傳來爸爸嚴肅的責問:「你到底還要讓大家等你一人多久?!」
爸爸的嚴肅責問,讓我害怕又不安的嚇一跳!!!!
才回想會意,大餐廳裡面,裝設有實況攝影機和收音麥克風,地球那邊一直在追蹤實況。
並且,爸爸已經正式被任命為大公王國-國防大臣的爸爸,就算是不想要干涉太深,避免被不必要的嫌惡,還是必須和其他王國大臣大將一起在早餐時間聚集觀看我們這裡的實況……
另外,所以爸爸應該也是已經知道,剛才我差點在裡面的生活區艙間給熙圓骯髒顏射了?
我當然是慌張又感覺尷尬的:「爸爸……」
竟然更加嚴厲:「之前不是已經說過,正式公開場合,不要喊我爸爸!  我只是這個大公帝國的國防大臣。不要由身為帝王的你,是非不分的帶頭擾亂階級秩序了!  還有,臣下已經跟所有大臣詳細述說解釋,之前是我忽然要求走進那個世界的人民,進而導致今天的開張聖聽。」      語氣非常重的結尾:「臣下大膽發言失禮了,神選陛下!!!!!!」
接下來?  我當然是一聲不敢有,乖乖的拖著抱我大腿不放的小蘿莉,低頭走過三位主動讓路左右的神選武士,在室內所有部下的敬禮中,主動入座首位,讓其他人也能入座共桌。
我帶領同桌所有人開始享用溫熱豐盛的早餐之後,我都還沒有說話,地球那邊的爸爸先說話問來:「臣下敢問神選帝王陛下,陛下是否不願意上岸東海港鎮,開張聖聽?」
媽呀!面對爸爸的直接詢問,要是我真的說不想去,必定是嚴厲的一頓罵吧?!    所以我到底應該怎麼回答爸爸的詢問才好?
沒想到,爸爸竟然轉而詢問:「熙圓皇妃?」
和表姊與小雀兒坐一起的熙圓,意外回應:「爸---大臣?!」
爸爸:「臣下敢問熙圓皇妃,今天帝王陛下是否微恙?是否需要駐艦醫官立即視診?」
熙圓完全沒有猶豫:「大臣放心,今天的陛下,絕對精神到---」  非常大聲:「十足雄風!!!!!!」
「真的差一點就要猛猛暴射本宮滿嘴!滿臉!滿頭!絕對再健康精神不過!」
那隻野丫頭面對爸爸,真的直接就那樣說,完全沒有在害羞退縮……  畢竟我可是都已經聽到:「…………」
當然,同餐桌所有人也是聽到再次竊笑了。
總之,可能就是因為這樣,因此爸爸也是大大方方:「我等臣下聽聞帝王陛下雄風十足,何等欣喜!」
猜想,地球那邊,爸爸附近的那群大臣大將們,八成也是聚在一起竊笑吧?
爸爸轉而呼喚:「艾哈邁德艦隊司令?」
司令老船長:「回大臣,部下在!」
爸爸:「務必和隨艦護衛隊緊密合作,確保陛下和王妃們的安危!」
司令老船長:「遵命!本艦全體官兵必定會和護衛隊緊密合作,一同確保陛下和王妃們的安危!」
護衛隊長叔叔也只能出聲說:「本親衛隊,當然也會和艦隊兵員嚴密合作,一同確保陛下和王妃們的安危,各位請放心!」
然後,我終究只能想:    結果說來說去,繞來繞去,爸爸就是要我走進這個奇妙異世界的人們,要我面對麻煩的開張聖聽,完全不給我閃躲。
所以,現在就這樣了……
吃完整頓早餐,就要很無奈的離艦出去被人們糾纏不休囉。
=第167篇 (18+) 只要你真能射出來,就大膽的對我的嘴和臉射出來!  從內到外弄髒我! 結束=
(18+) 女孩只要放鬆心情,忍耐一下、處女痛很快就過去!
(18+) 已經習慣做愛的女孩,說做愛的感覺就像【火車過山洞】
(18+) 我唯一的可愛妹妹,真的靠她那張嘴,讓哥哥我成為撐不久的可悲早洩男
(18+) 只要你真能射出來,就大膽的對我的嘴和臉射出來!  從內到外弄髒我!
(18+) 十足雄風!差一點就要猛猛暴射滿嘴!滿臉!滿頭!
開張聖聽,自須手持帝王神槍出場鎮壓!!!!!!
片尾曲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以載道!!!!!!  2022/02/21 開始在這裡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的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超長篇小說,身而為王,一名普通男孩,意外踏上『王者之路』,最終成為『千古傳奇』的世界級大冒險!!!異世界類別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