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 - 在戰爭中寄望於對手的愚蠢與失誤是自殺

2022/09/26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2022 年 9 月,俄羅斯終於進行 局部動員 (partial mobilization),徵召符合一定條件的俄羅斯公民填入俄國軍隊,這次動員目標是徵 30 萬人 [1]。
這次的「局部動員」並不是沒有預兆,有些人們在幾天前已經留意莫斯科當局在修改關於徵兵動員的法案,擴寬了徵召範圍,一些原來不納入徵召範圍的男性現在也有被徵兵拉走入軍的可能,又並修改了逃役的罰則。
例如這一對人在聖彼德堡的中俄夫婦所說的內容 [2],這是在「局部動員」前一個多星期 。
俄國軍隊的處境微妙,蘇聯解體後,新生俄羅斯聯邦無法負擔蘇聯龐大的軍隊編制,俄國為縮減軍事開支進行了裁軍和軍事改革。
原來的蘇聯是一個重度偏向軍事的國家,它在冷戰中「一直為戰爭而準備」,蘇聯養了非常龐大的軍隊。
蘇聯軍隊在「戰備」上以簡單分為兩種 戰備狀態 (combat readiness) 的部隊 [3],
  • 重要部隊處於常備戰備狀態,能快速投入戰鬥,這些部隊軍備、訓練、待遇都較高,並近乎滿編,所投入的資源更多
  • 更多的部隊則是養著大批的軍官骨幹,部隊士兵 & 軍備等在未動員前都是「未準備好」,並不會滿編,到了戰爭真的開始,政府就會開始拉人動員填充所需的士兵,令到一支部隊快速成型
蘇聯這樣的設計,目的是在和平時期能降低養兵的成本,遇到突發事件有能立刻投入戰鬥的部隊,而一旦戰爭長期化大規模化,也有源源不盡的兵源。
蘇聯著名的 近衛坦克第 4 師 (4th Guards Tank Division / 4th GTD) 就是 常備戰備狀態 (constant battle readiness) 部隊,為蘇聯乃至現今俄國的精銳,近衛坦克第 4 師 (4th GTD) 也參與了 2022 年的烏克蘭戰爭,在 2022 年 9 月的 哈爾科夫 (Kharkiv) 戰鬥中受挫 [4]
俄軍空降兵 VDV (ВДВ),和近衛坦克第 4 師一樣,為蘇聯乃至俄國聯邦的著名精銳部隊,在烏克蘭戰爭的基輔戰鬥中傷亡慘重 [5]。
新生俄國聯邦因財政問題,沒有資源維持蘇聯的體制,莫斯科也認為當下的世界不會有太大規模的戰爭,蘇聯為海量動員的軍事設計更多是浪費錢。
所以俄國的軍隊改革其中一個目標,是將蘇聯支持動員戰爭機器拆掉,然後重組一支專業化職業化精英化的軍隊,精簡冗員加強訓練,這支職業化軍隊的目標應付各種突發、局部、非長期、高技術的現代戰爭。
有人們說,為甚麼俄羅斯到了 2022 年 9 月還只是「局部動員」,而不進行更大範圍更大規模的徵召?這一方面是更大規模的動員會
  • 影響經濟生產
  • 引致更大的政治反對
  • 讓俄國國內政治更不穩定
另一方面是,蘇聯那些大規模動員的訓練配套設施已經不存在,俄國目前並沒有應的大規模動員準備,就算拉了海量了人也訓練不過來。
在軍備方面,俄國也是不足,烏克蘭戰場上俄軍內竟然在用非加密的對講機,甚至在靠著烏克蘭的電訊網絡用電話通訊 [6] [7],故此,俄軍通訊在戰爭開始就不時被烏克蘭軍隊截聽到。
有趣的是,俄國其實是有對俄軍通訊有對應的投入的,比如俄軍號稱對 Azart 通訊系統進行大量的投入,也進行了相關的宣傳 [8]。
公關上是這樣公關「我軍高度重視,我軍有重大發展,我軍己成功進行了科技升級,我軍全面超越」。但到了 2022 年真的上戰場,有的俄兵用的是民用便宜的對講機 made in China。
這並不是玩開笑,這真的是俄軍在烏克蘭戰場上做出來的行為。
鬼知道那些資源投入那些製造出來的裝備去了哪裏 [9]。
這種俄國軍隊準備不足的情況,在 2022 年 2 月戰爭開始前就被西方與烏克蘭的情報機關注意到,但正因為俄國軍隊是如此的準備不足,有些情報分析人員就覺得俄國這並不是想要進行大規模戰爭。
換句話說,就是因為俄軍在戰前表現得如此的兒戲如此的垃圾,令到一些西方與烏克蘭情報人員覺得俄羅斯不是真的下決心要進行戰爭,俄軍真的要全面打的話怎會如此兒戲? [10] [11]
這也有一定道理,但俄國有其特色國情。
華盛頓郵報 (Washington Post) 有一篇採訪了多名相關人員的報道,標題是 Road to war: U.S. struggled to convince allies, and Zelensky, of risk of invasion [11],裏面提到,當美國情報人員向北約成員說明俄軍準備侵略烏克蘭時,法國和德國相關官員表示懷疑,「我們不能理解為甚麼普丁會想靠著那 8 萬 9 萬人就去佔領一個像烏克蘭那麼大的國家」[11]
French and German officials couldn’t understand why Putin would try to invade and occupy a large country with just the 80,000 to 90,000 troops believed to be massed on the border. [11]
烏克蘭所謂的「小國」其實只是相對於俄羅斯來說,事實是若不把俄國當成歐洲國家,烏克蘭的國土面積就是是歐洲最大,法國第二,西班牙第三。
按常理,俄國軍改後的職業化部隊人數,是不足以佔領烏克蘭全境的,法國和德國相關人員的懷疑也有其原因。但法國和德國官員沒有想到,問題是出於俄國對烏克蘭的主要情報單位 FSB 身上,俄國有其特色國情。
FSB 給克里姆林宮的情報是「基輔政權治下民心渙散,烏國有很多人民盼俄軍解放」[10]。如此莫斯科的計劃就是按這個大前提進行 - 沒有大規模抵抗,烏克蘭軍隊很快會潰散,基輔政權會被瞬速消滅 (死亡或流亡),一個親俄的代理政權將很容易坐穩基輔。
如此俄國軍隊就會表現得非常的令人迷惑,莫斯科想重現 1968 年對捷克的軍事鎮壓,覺得不堪一擊的基輔政權,在空降精銳 VDV 的襲擊下會快速被消滅,到時群賊無首,俄國坦克綱鐵洪流大軍壓境,民眾沿路歡迎皇師,烏克蘭納粹只有死亡一途,親西方走狗一個不留
因而,俄軍在戰爭開始時那個所謂的「閃電戰」,只有一個梯次,連補給都沒做好,甚至士兵被告知「他們是來烏克蘭維和」,需要執行軍事推進前線指揮官並不比基層士兵好多少,他們對整體計劃為何也是非常模糊。
事實上,那些坦克其實就是恐嚇部隊,主戰場在認知戰。
結果澤連斯基沒有跑,基輔在 VDV 的襲擊下也沒有失守,俄國所謂的「閃電戰」本來就不是真正的「閃電戰」,對烏克蘭戰爭並沒有戰略威脅。
普丁將這定為「特別軍事行動」不純是在掩飾他的侵略,而是普丁與克里姆林宮大概真的覺得他們會得到輾壓性的勝利,這是一次手術式的打擊,並不足以稱之為「戰爭」
相關訊息慢慢浮上水面,克里姆林宮的心態問題與情報問題現在已有越來越詳細的側寫 ,韃靼分離主義者 Kamil Galeev 在烏克蘭戰爭開始後幾天就提到這點 [12] (不過 Galeev 對盧布的預測失準)。
俄國軍隊的兒戲之處,也可以從一些俄軍俘虜的採訪中得瞥一角,比如這篇對精銳空降兵 VDV 的採訪 Survivor: Russian VDV Airborne Soldier Talks About Their Initial Invasion Of Hostomel Airport [13],這名士兵就是其中一名執行襲擊基輔的人員。
在採訪中可以看到,即使身為 VDV 「精銳部隊」,在戰前並不知道他們要去哪裏,任務到底是甚麼也不知道,到了飛行半途才被軍官告知要去襲擊基輔。
其部隊傷亡慘重。
普丁作為沙皇,他必需在俄國國內維持一個「大局一切在掌握之中」的印象,任何的脆弱與示軟姿態都是不能做出的。
不論是「局部動員」還是更大規模的動員,普丁某程度上已給人一個控制力漸弱的印象。
俄國對國內的宣傳一直是「烏國人民喜迎俄軍解放」,到了 2022 年 3 月一些俄國人才驚覺「怎烏克蘭納粹」這麼多。這其實也不怪俄國愛國民眾,因為 FSB 給克里姆林宮的情報就是這樣報,普丁也是這樣信,問題是俄國混合戰太過成功,連國內群眾都成為另類宇宙的訊息污染源。
像皇俄 Girkin (Strelkov) 等人對烏克蘭情況俄軍情況的了解,比起這些「我國威武」的電視台名嘴更有清楚的認知,幸運的是因為他們「太過愛國」,主觀能動性太高,做人又不夠圓滑,所以沒有受到重用。
而西方世界某些將「傳統價值」「男子氣慨」「軍事強人」投射到普丁俄國上至今還活在泡泡中的,我只能講這大概叫「俄國特色的男子氣慨」「俄國特色的傳統價值」。
蘇聯衛國戰爭用人海戰術高交換比對抗納粹德國,然而現在的俄羅斯族的生育率遠低於蘇聯時期,一個俄羅斯族白人家庭會生多少個孩子?在蘇聯衛國戰爭時可能一家會有 3 個 4 個孩子,其中一半是男孩,現在俄國俄羅斯族家庭可能就 1 個 2 個孩子。
俄國白人不夠用了,莫斯科和聖彼得堡人又不願意上戰場。如此俄國除了在生育率較高的少數民族地區拉壯丁,諾大的俄國現在已經要在監獄招兵 [14],招兵者是俄國「官方」傭兵 Wagner Group 的人。
2022 年後,戰爭或會越來越頻繁與常態。
儘管俄國軍隊表現得許多不可思議之處,但在戰爭中寄望於對手的愚蠢與失誤是自殺,俄國軍隊有重大的損失,其實烏克蘭軍隊也有很多的損失,烏克蘭鄉鎮城巿受到巨大的破壞,戰爭被逼離開家園的人以百萬計。
烏克蘭的政府腐敗問題與寡頭問題並不比俄國來得少,即使烏克蘭在戰爭中勝利,重建亦不是那麼容易。
某程度上,烏克蘭是在幫世界可能發生戰火的不同地方都擋了第一槍,但戰爭可能被推遲,但並沒有真的遠離,不安與動蕩可能會變成新的日常,應該及早準備各種預案,不論是移民,還是留在本土作戰,都要做好最壞的準備。
在戰爭中寄望於對手的愚蠢與失誤是自殺,普丁寄望烏克蘭人和澤連斯基不堪一擊,這為他帶來致命的危機,同樣的烏克蘭人和澤連斯基也不能寄望於沙皇的愚蠢,烏克蘭人在 2014 年就開始進行軍事的改革,在 2014 年後很多人就已預見將來必有一戰,他們花時間花人力花資源準備。
當 2022 年戰爭真的要來時,其實澤連斯基政府最初還是懷疑美國的情報,但比較好的消息是 - 起碼他們已準備到一定程度。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022 年開始的烏克蘭 - 俄羅斯戰爭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