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故事|製片組紀錄|旅程中的三個「事件」記錄-2|「恨鐵不成鋼」的好好先生

2022/10/31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父親在我國小三年級的時候跟朋友在台南一起合夥經營西餐廳,生意一直普普通通,某一天朋友告訴父親有事需要離開一小段時間,而且需要先借支店裡的資金使用,保證回來後會馬上歸還。那年父親三十七歲,憑著一句話就把資金都讓朋友帶走,並且等著他在說好的期限內回來。
然後⋯⋯朋友就帶著錢永遠消失了 。
長大一些後我在心裡曾經嘲笑父親「愚蠢」,責怪父親不懂得保護家人,做出這樣的決定讓家裡陷入舉債的情況,被店裡員工到家裡、到媽媽當時打工的攤子撕破臉的追討薪水。從小我處處小心不要變成第二個「父親」,不要不上他的後塵,但同樣的在三十的年紀我也遇到了朋友帶著錢消失,只是情況跟父親完全不一樣。

2010年那時我住在東湖康樂街的頂樓加蓋,一大房間加一大客廳,外加有屋頂遮陽避雨的半開放式院子,總共使用空間約三十多坪,住在一起的長毛貓整天悠哉的在屋子裡跟院子走來走去,每天還有固定外出到隔壁屋頂散步的時間。印象中這一年的雨水量很豐沛,從農曆年假前一段時間就開始下雨直到整個假期。那是一個環境容易潮濕的地方,屋子其中一面牆已經整面有壁癌,那時候我以為她會跟著牆壁一起發霉。她是前任女友任性帶回來的貓,分手時留下一句話「我找時間回來帶她走」,之後就再也沒有聯絡。
《第36個故事》在這一年的五月上映,我也決定在上映後結束在第二間公司的任職成為影視界新的「自由接案」人員。上映的那一天我與同事們一起去了「京站威秀」觀看進場人潮。在上映前我們在「朵兒咖啡館」做了一星期的觀眾試片,根據觀眾的觀影心得問卷回饋分析,這部片子會有自己的市場。
晚上八點我們站在影廳收票入口,廣播正在提醒觀眾接下來的放映電影可以進場,我預期會有朋友一群一群相約來看新國片,現實是進場觀眾只有三三兩兩的情侶。這是第一天的情況,也許整個放映期間後會爆紅也不一定。這是我在公司的最後一件事,接著我就帶著一股自傲的心情從公司離開。
我在導演公司待過,是個廣告製片,也拍過電影,進入自由市場應該會如魚得水。事實是在公司上班時有公司的招牌在背後支撐你,拿出公司的名片講出公司的名字,別人會曉得你的來歷,離開公司後沒有人知道你是誰,需要重新與其他公司建立關係,能接到的工作都跟本來在公司的職務不一樣,甚至職級更低。
接案生活開始一段時間,雖然來的工作都不是原來在公司時的職務內容,但也因為開始跟其他的自由接案朋友熟識了,大家會互相找對方一起工作,收入也才逐漸穩定下來。有一天一位過去並不是很熟的專科同學打電話來寒暄,還在學校時他是比較「好好先生」類型的人,所以過去對他印象不錯。聊天中提到他目前沒有工作正在面試,如果我有機會的話他也願意試試看。當時我正在想擴大工作團隊,剛好這位同學出現,也許這是上天給的暗示吧,於是問了他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工作看看,就這樣他隔天開始就跟著我一起做事。
我從拍攝現場開始帶著他一起,教他認識現場跟注意事項,接著帶著他一起四處尋找廣告拍攝場景與準備提案資料。他的好好先生個性也幫助他很快的認識了一些常一起工作的朋友,久了大家也會找他一起工作。
好好先生這樣的個性雖然很快的可以跟人親近,但很多需要跟廠商爭取的事情,他常常都爭取不到,總是對方回他幾句話他就無法再多說什麼,常常讓我覺得事情很不順利。甚至在開車的「會車」時刻因為要讓對方先過,明明知道會擦撞路邊的東西,只因對方按喇叭示意先過,就讓自己去擦撞而賠錢。所以我決定用「恨鐵不成鋼」的訓練方式來修正這些我認為不對的地方。
從那時候只要有不對的地方我就會嚴厲的斥責「你認為這樣的東西可以交出去嗎?」、「你不知道要要求對方嗎?」、「你不是案子負責人,但是你做錯我要替你承擔問題」、「教了你很多次為什麼回來還是這樣的東西?」、「你可以快一點嗎?」、「人家這樣說,你就這樣聽嗎?不會爭取嗎?」。以上的這些話語有時候是大聲,有時候是冷漠,但常常都會在其他人的面前對他說,這樣的習慣甚至延伸到了工作時間以外的喝酒聊天也漸漸習慣這樣對他說話。
我從來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認為這樣是提醒他需要注意的地方,有時候其他工作人員會用同樣的方式回應他,我也會加入一起指責他的不對。有幾次喊他過來交代事情,站在我面前他呼吸變得很急促又大聲,我聽了覺得很煩問他是不是感冒,需不需要請假去看醫生,他總是笑著回應說沒事等等就好了,這樣的對待已經成為我們的相處模式。
某次我跟朋友一起接了一部廣告的場景搜尋工作,也帶著他一起做,在領了幾萬元的製作現金準備要付給廠商之前突然影片宣佈停拍,要大家先暫停工作等候通知,一週後客戶確定改變行銷策略取消拍攝,製作公司要大家把領取的現金帶回去結算,此時我開始聯絡不上這位同學,打了幾天電話與訊息,其他朋友也都聯絡不到他。從那時候起所有的電話、訊息都再也沒有任何回應到今天為止。
「他為什麼會這樣直接帶著錢消失,不願意跟我溝通,有困難不願意告訴我?」事情發生後我思考很久卻沒有答案。
「恨鐵不成鋼」這句話在他消失很久後我也曾經被其他人這樣說過,那段時間我很低潮非常不好過,也進入了類似當時我給同學的那段時光,我才明白沒有人是完美的,能處處都合乎他人滿意。有時候人就是會失常,這時有人說因為「恨鐵不成鋼」所以只好這樣對你,希望能拉你一把,但那通常只會把這個人推進心理黑暗的深淵,這就像是大人常說「這是為你好」一樣。
會這樣對待你的人也不完美,因為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屬下的過錯造成工作上的麻煩所產生的情緒。後來我才理解那個急促的呼吸聲是因為我的喊叫觸發他的緊張所造成的,因為自己當時也有同樣急促的呼吸反應,只是我的表現非常隱性,旁人不會發現只有自己知道。
沒有經歷過的人很難理解,所以這樣的事情不可能被完全解決,只能隨著年紀的增長與自生的經驗增加後,才會開始理解而學習到不再使用這種待人方式。最後我學到了過去的傷害與破壞都已經造成,如果還有緣分能繼續一起工作的那就是互相學習的成長,如果已經破裂不再往來那就在心裡說聲對不起,並謝謝對方幫助了自己成長。
附記: 要是「恨鐵不成鋼,所以我要嚴厲訓練你」有用的話,我早就有一支「夢幻隊」了。
【這是我絞盡腦汁寫出來的個人故事,每篇故事的當時都喝了一大堆啤酒抽了一大堆煙跟手捲菸草才能在今天被寫下來,既然看完了至少按個「讚」吧,但最好能捐點小錢讓我有可以不用工作每天都來寫文章啦,先謝啦。】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04會員
96內容數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台北人,在這座城市生活了43年,同時也是一名18年資歷的電影幕後工作者,經歷過網路崛起,也見識過電音狂潮,這裡同時記錄我的電影幕後以及我的台北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