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戰爭(聖女新娘) 005 請天主見證,你此刻的邪惡

請天主見證,你此刻的邪惡
***********************************
╬ 聖女新娘這部小說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
到目前這第5篇,連前面4篇加起來一起算,WORD統計總共 38616 字
  平均每篇 7700 字,故事才進展這樣……
  我怎麼有預感這整篇會寫很久…… orz
***********************************
= 聖女新娘 05 請天主見證,你此刻的邪惡 = V1.03
為了拯救瑩子的教堂,當然得直接找天主教會的高階負責人才有立即效用。
而正好,負責管理這座城市所有教堂的教區主教我認識,彼此還算有點交情
認識,所以應該會比較好開始談這件事。
塔克主教,我第一次見到他,已經是七年多以前的事,當時的瑩子才十歲而
已,還在教堂內和她的神父爸爸和修女媽媽平靜生活在一起。
他有著四十歲以上中年男性的圓滾肥胖身軀,外表看來就像和藹可親的鄰居
大叔,一點都不像教會中的重要人物,但如果知道他在羅馬天主教廷中的地位與
受重視的程度,保證被嚇到。
雖然他頭頂的咖啡色毛髮因歲月的摧殘而已稀疏又捲曲,但他被雜亂短鬚充
滿的臉上永遠帶有柔和親切的笑容,再配上深沉富磁性的和氣談吐,時時展露出
的堅定意志與信仰,不論何時都絕對是脆弱信徒們的堅強依靠。
他總是用心傾聽人們的聲音,安慰人們受傷的心靈,不分晨昏晝夜,不分晴
雨風雪,只要有信徒需要他,前往教堂尋求他的幫助,他永遠像黑夜中的燈光,
大海中的燈塔,給這群無助的羔羊們指引方向,並且不偏移自己跟隨主耶穌基督
的道路,堅定不移的。
因此人們喜歡他,不論貧富貴賤,不論男女老幼,都深深信賴他,相信他,
甚至願意慷慨的捐獻大量現金給他,資助教區的一切活動,所以他也是唯一曾受
現任教宗招見予以嘉勉並順便頒佈升官令的地方性神父。
政治就是政治……
我猜招見他時地上舖的也是用金箔線縫製的地毯,還有衣著華麗的教廷樂隊
夾道歡迎,搞不好禮炮都先搬出來轟個二十一發再說?
畢竟誰賺的錢最多,誰就是組織中的老大,這道理在人類之中不論到哪裡都
絕不會改變。
因此塔克神父在教宗的當面祝福聲中,坐上目前這個教區主教的位置,甚至
在幾年之後很輕易的就被晉升為總主教,更已被內定為下一位樞機主教的最有力
晉升人選,只等現任某位主教升天直接侍奉主或退休而已。
這個嘛,既然是在教會中如此具有聲望與前途的人,又對主耶穌與教廷具有
難以動搖的忠誠,想當然前途不可限量,甚至未來更有坐上紅衣主教的位置進軍
教廷大座的可能;因此當教宗晉升他為主教的招見一結束,不少樞機與主教們立
刻把他帶進隱密小房間內……不是為了拍馬屁套交情,是要讓他知道早晚要知道
的事……
說真的,可以的話當時我真想在場,真想親眼看看當塔克這傢伙知道這個世
界不為人知的歷史、尤其是人類戰敗後跟我們立約成為我們吸血族眷養的牲畜這
真相,還有我們一族從來就不是鬼怪神話傳說、是活生生存在時,他臉上會出現
的複雜表情?
我相信一向信仰虔誠的他臉上表情的扭曲與複雜程度一定會是經典,值得用
相機拍下來並裱框掛在牆上好好收藏個幾百年。
不論他臉上出現什麼表情,對他堅定的信仰產生多重大的打擊,至少他撐過
去了,沒有因此喪志,更知道他即將親自掌管的教區中有我這名吸血族貴公子生
活著。
於是幾天後,當他從羅馬教廷回到這座已由他統理天主教事務的城市,相信
也冷靜思考夠了,就一個人來到我的房門前敲門拜訪,沒有任何人跟著,只有他
獨自一人滿懷信靠神的堅定信仰。
那時是晚上八點多,我記得當時所有的事,小可愛坐在客廳沙發上卡通看的
很高興,所以是我親自去應門。本來我以為是推銷東西或什麼的,卻訝異的看見
站在門前的是一名陌生的胖壯神父,穿著普通的神父服裝而不是主教服,可能是
希望自己的身影不要太讓普通人注意吧?
他顯得有點緊張,幾秒後正要開口跟我說話,我就充滿禮貌的先回他:「對
不起,我們不信任何宗教,也謝絕任何傳教活動,請回吧。」畢竟他穿著普通神
父的黑服,我會直覺的認為他是來傳教的也很理所當然。
塔克當時聽到我這樣說也八成頂訝異的,所以只是看著我忽然說不出話。
我不想再理他,正想要將門關上他才恢復正常並趕緊用手搭在門上:「請問
你就是阿爾卡德.德拉克先生?」
忽然被一個陌生人叫出名字,我當然會有點納悶:「你哪位?」
「我是本教區新任的主教,我叫塔克。」
「主教?」
「是的,上任主教約兩週前退休,接任主教的是我本人。」
我這才想起剛才看新聞時好像有看到這消息:「啊,原來新聞說的這幾天教
宗在梵蒂岡破例親自招見與晉升的神父就是你。」
他緊張嚴肅的點頭。
這時我總算稍微摸清他的來意,但還是微笑著詢問他:「那麼新任主教大人
前來寒舍有何指教?」
塔克沒有跟我說客套話,直接就說:「因為我覺得有必要親自登門造訪,交
流一點想法與意見---」
我打斷他的話:「請進吧。不論怎麼說,讓具有如此身份的客人一直站在門
口是非常沒禮貌的事。」
他依然拒絕我的邀請:「謝謝你的邀請,不過才幾句而已---」
我露出邪惡的笑容再度打斷他,直接問他:「你怕我傷害你嗎?原來你對主
基督的信仰不過如此而已?」
一定是我這句話刺激到他倔強的個性,所以他終於不再婉拒的乾脆說:「那
就打攪了。」並且大踏步就走進來。
我承認,就算是被激的,塔克主教他還是非常帶種,單槍匹馬的就闖進吸血
族王子的巢穴中拜訪,一點都不怕活著進來、十多分鐘後被吸乾丟出去種,因此
讓我稍微對他刮目相看。
我領著塔克進到客廳後,就跟依然坐在沙發上的小可愛說:「小可愛,先不
要看卡通了,有重要客人拜訪。」
於是小可愛看看塔克後才終於關上電視,乖巧跑到我面前站著等我給命令。
塔克原本進到客廳後就站在我左後方開始觀察室內裝飾與家具,這會又開始
一直看著小可愛。
我對小可愛吩咐:「去泡杯--」由於不知道塔克喝什麼,於是我話說到一
半就停下來並轉頭看著他,「主教,你喝什麼?咖啡好嗎?這可是馬雅奧爾迪山
出產的珍貴咖啡豆,每年只出產幾百公斤而已。」
「謝謝。」
於是小可愛就留下我們跑到客廳一角的咖啡檯,搬出小椅子當墊腳踏上去,
然後拿出儀器開始可愛又吃力的磨咖啡豆,不時還傳來咖啡豆掉落地面滾動的聲
音,她再趕緊從小椅子跳回地板逮捕這幾顆叛逃的豆豆。
我走向客廳內主人坐的沙發上,之後邀請塔克主教也入坐,但他只是一直訝
異看著小可愛。
我知道他在想什麼,就跟他說:「你應該有聽說,她是我的奴隸,以人類的
年齡來算已經一百歲左右了。」
塔克又訝異轉頭看著我。
我微笑著又說:「其實更像永遠長不大的妹妹,也像女兒,雖然我還單身就
是。」
於是塔克才終於理解般的點頭,然後配合我的露出禮貌性微笑,坐到我右前
方的沙發上。
他坐進客廳沙發內,看著我劈頭第一句話就直接切入重點:「由我管理的這
個教區,希望阿爾卡德先生不要太為難我。」
我舒適的躺在沙發中,右手立在扶手上讓臉頰躺靠著,故意問他:「你指的
為難是什麼?」
他毫不含糊的說:「我們教廷絕不希望見到任何不幸的事發生,比如有教友
死於您的進食,或是被惡意玩弄致死之類的邪惡行為。」
這傢伙有前途,教廷也有眼光,可能就是知道只有這種人才有膽子跟我們一
族周旋溝通所有才毫不猶豫的晉升他吧?於是我決定測測他到底是真的有膽子,
或者只是虛張聲勢?
塔克一定是看我都沒有回答什麼,只是微笑看著他,所以開口又問:「阿爾
卡德先生?」
我保持微笑,但卻是以冰冷語氣開口:「你們人類不過是我們一族的牲畜與
食物,憑什麼跟我談條件?我要的話,甚至現在就可以致你死地。」
塔克主教聽我這樣說,就閉上他的嘴,只是看著我:「…………」
我不再讓將頭躺靠在手掌上,在沙發上端正坐直身軀,並且讓微笑消失,以
冷酷的表情瞪著他:「你知道我是誰嗎?」
他不卑不亢的平靜回答:「你是德古拉與卡蜜拉的獨子,夜世界的王子。」
「那麼我何必聽從你的要求?我想殺就殺,想玩就玩,反正這世界的人類已
經繁殖這麼多,死幾個又怎樣?就是對你來說也不差那幾個。」
他面不改色的說:「世間沒有對神來說不重要的子民。」甚至雙眼依然堅定
瞪著我,沒有退縮轉移開。
於是我跟他以雙眼瞪視著彼此,安靜的客廳內除了大鐘擺晃動的聲音,只剩
小可愛與咖啡豆辛苦奮戰的聲音。
當然這段時間我有試著對他施展幾次媚惑術,但都無法打進他的心靈,證明
他的心志與信仰超乎想像的堅定,他是真正以滿腔勇氣來跟我談判的主教,不是
蓋的。
帶種,這傢伙真的夠帶種,跟一般神父完全不同,完全沒有被我威壓嚇住,
也不接受我的威壓,甚至跟上一任軟趴趴只會笑咪咪懇求我的老主教比起來帶種
太多。
我忍不住露出讚賞的笑容,他緊繃的表情也終於得以放鬆:「好吧,我充滿
勇氣的主教大人,至少我答應你不隨便開殺戒就是,除非是為了自我保護。」
我本來就不曾殺害過進食的獵物,頂多只有玩弄,他也一定有所耳聞,所以
他八成也只是想尋求一個安心的而已,如果這樣說能讓他安心的話也無彷。
果然,得到我的承諾,塔克這才再度從滿臉濃密雜亂的短鬚中露出笑容與潔
白的牙齒:「我相信您會言而有信。」
之後我們就沒有談這方面的事,反而如同閒聊般的開始交談,之後更一起品
嚐小可愛親手所煮、只是原則上不是人類能喝的超苦咖啡,甚至濃到都沉澱快變
膏糊狀了……
這就是七年前我跟塔克主教的初次碰面,的確讓彼此瞭解對方是什麼個性的
人,我更發現他有收集可愛陶瓷品把玩的興趣,並因此建立最基本的友善關係。
只是更正確的來說,這是段既是朋友又不算是朋友的複雜關係。
剛認識彼此的那幾個月,有時我去找他閒聊幾句,有時是他來我這裡找我閒
聊幾句,只是我總是能感覺到他依然牢記著我身為血族的身分,並時時帶著警戒
堤防我;我也總是虧他信仰的主耶穌其實就是他口中的惡魔,讓他忙著辯解。
只是,如同有無言默契存在,我們總不提今天我吸了誰的血,或是昨天我玩
了誰……這樣的問題。
反正我不要搞出人命或造成永久傷害,他就一定不會煩我吧。
這樣你會說我們是朋友嗎?
我認為當時我們是,但我們也不是,畢竟朋友不會這麼提防對方。
如果真要找個適當的形容詞,我會說:『友善但不穩固的政治關係。』
所以我們又隨著時間過去而逐漸越離越遠……
畢竟我們都有意識到這完全只像是政治間隨時會翻盤變臉的外交關係,而不
是朋友間該有的友情關係。
隨著日子過去,我們越來越少聚在一起聊聊,或許是彼此都看清承認這段關
係是不穩固的,也或許是開始覺得話不投機,終於因唯一件事而完全摧毀彼此間
的關係……

  距今兩年前,一位不知名的血族族人,他一定不知道我就住在這裡的來到這
個城市,加上可能是漫長的旅途使他太過飢渴而將路上遇到的無辜路人血液全吸
光,陸續奪去對方的生命,也因此帶給我麻煩。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這些受害者的屍體在廢棄大樓或陰暗巷弄接二連
三被發現,直到第五具乾屍屍體被發現,塔克終於忍不住的第一個就找上我,約
我到他教堂的辦公室內。
他第一句話就是不客氣的問我:「是不是你做的?」
被這樣質問,我當然不高興:「為什麼是我?」
「那是誰做的?!要他停下這種冷血殺戮行為!他知不知道其中一名被殺婦
女是我的教友,她留下的兩名無依無靠的無辜小孩從見到自己母親屍體後就哭到
今天沒有停過!你要我怎麼安慰他?!」
塔克完全以命令的口氣要求我,甚至將我當成極度可疑對象,當然我無法接
受的反擊回去:「這個城市住幾十萬人以上,任何人都可能做出這種事,甚至你
們人類殺害同類的手段比我們冷血的變態份子都不在少數,我怎知道誰做的?」
「全身血液被吸食到一滴都不剩,除了你們一族還有誰辦的到?!」
我依然冷靜不悅的回答:「我不知道,不是我,我也不知道是誰。」
「或許你永遠都不會,但以後呢?!你的惡魔族人呢?!你敢保證他們和你
永遠都不會殺人嗎?!」
「主教,反正你今天也不是找我套交情的,有什麼話就全說出來。」
「你們一族的真面目就是被詛咒的惡魔!殺戮傷害無辜的人類並破壞他們幸
福的家庭是你們永遠改變不了的習性!我早該知道信任惡魔並跟惡魔打交道不會
有好事!甚至連你……」他說到這裡忍不住停頓住,努力忍著剩下想說的話,但
憤怒還是讓他說出口,「天知道你哪天會不會同樣忽然發狂,見一個殺一個?!
或許你才是這個城市真正危險的存在!!」
「注意你的指控,塔克主教。」
「我才要請你管好自己嗜血好殺的族民,並且不要最後連自己都控制不住自
己的野性,黑夜的王子!」
當時聽到他這句帶有嘲諷的話語終於完全引起我的憤怒,衝到他面前雙手緊
抓他的主教服領口,以我的黑暗巨力將他整個人和身體給完全抬離地面廿公分以
上高度:「塔克主教,注意你說的話!如果我們真的想殺,不論是我還是那名忽
然到來的血族族人,幾週內我們就能讓整個大城進入淨空狀態,你懂不懂?!而
且我為了生存而獵食人類,跟你說的虐殺人類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
塔克的雙手緊緊抓著我拉住他衣領的雙手,遠離地面的雙腿頻頻晃動,因為
呼吸困難而圓胖的臉頰開始漲紅。
「就算我再有耐性,也不可能一直承受身為牲畜與家禽的你沒道理又猛烈的
指控!懂不懂?!」
塔克依然雙手緊抓我的手掌,臉頰都開始冒出冷汗。
我再度對著塔克喊:「聽懂沒有?!」並搖動他肥胖毫無反抗能力的身軀。
他的雙眼向下吊,完全瞪著我,終於從牙縫中吐出這句話:「請天主見證,
你此刻的邪惡……」
我回瞪他:「…………」
我終於稍微恢復冷靜的將他拋到地上,聽著他因為得以再度順利吸到新鮮
空氣而一直咳嗽。

  我轉身離開他的教堂,兩年來沒有再踏進過,也沒有再跟他碰過面。
之後雖然我跟小可愛花了好一陣子時間到處打聽線索,但還是沒有抓出是誰
做的以在塔克面前證明我的清白,只好相信這名吸血族人可能是在這個城市待夠
久了,所以就離開這裡旅行到其他地方去找樂子。
而很幸運的,那之後到現在的這兩年,都沒有再發生同樣的事。
不過,今晚,為了瑩子教堂的問題,也不管現在還三更半夜的,就要再去敲
響塔克主教管理的教堂大門……
(待續)
= 故事小知識 =
吸血鬼的巨力:
吸血鬼具有遠超越凡人數倍以上的巨力,不論多重的物體都能一手搬起。同
樣的,這股力量也能成為打擊的力量,一拳打碎堅硬的物體絕不是問題。
不是只有手部而已,只要有肌肉運動的地方,就都具有如此的巨力。腳踢,
頭頂,膝撞,甚至嘴部利牙的撕咬,都具有凡人無法抵擋的巨力。
這力量是哪來的?恐怕沒有人知道,或許真的只能說是吸血鬼傳承自惡魔的
邪惡之力吧?
塔克神父
***********************************
╬ 聖女新娘這部小說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
***********************************
= 塔克神父 V1.00 =
這部作品的所有出場人物中,的確有一名角色具有真人模特兒範本,並且我
  是以這名模特兒來書寫他。
這名角色是塔克神父,也是目前所有腳色中唯一有真人模特兒的特殊腳色。
這部他有參與演出的電影叫做:俠盜王子羅賓漢,是1992年的電影,由凱文科斯納主演,相信有不少朋友看過這部電影。
這名演員的名稱是Marc Zuber,他是英國電視劇的老牌演員,他參與演出的
  電影中,這部羅賓漢是最後一部,然後就沒有再踏足電影圈,專心回到電視圈中
  發展。
但不幸的是,他2003年5月時過世於突發性心臟病……阿們。
我在自己故事中參考的是這名角色在電影中的個性與名稱,強悍、開朗、堅
  強又意志堅定,然後以此為基本寫成我故事中的塔克神父,所以他的外表方面我
  就不再多加描述了。畢竟一張圖片就勝過千言萬語。
這部作品中的他是名50歲左右的人類男性,
由於他天生開朗活潑,笑口常開,又能真心對待教區內的人們,以柔和的語
  氣勸導人們向善,因此大家喜歡他,信任他,舉凡在充滿人的電梯內放臭屁的小
  事、到出門打野味偷吃的事、都願意放心向他告誡,尋求神的寬恕。
因此他才能毫無阻礙的升任現任教區主教,也是最有希望升任紅衣主教並等
  待機會競爭教宗寶座的人選。
他欠缺的就是彈性與柔軟性,太過固執,尤其是面對惡魔或異教徒,所以這
  一點將成為他在故事中必須成長的部分。
最後,個人嗜好上,他不好酒,但有收集彩色陶瓷藝術品的興趣,尤其是跟
  宗教相關的收藏品。舉凡幾公分的小娃娃到可用來存錢的撲滿都在他的收集範圍
  之中。
***********************************
╬ 聖女新娘這部小說純屬虛構,請勿當真 ╬
***********************************
= 天主教(普世教會)&基督教(新教)的差異 = V1.00
兩教之間的差異幾乎說不盡,因此我單取其中關於聖母瑪莉亞這一環來說,
畢竟這篇聖女新娘的女主角瑩子就是聖母瑪莉亞,其他的應該不在我們的討論範
圍之中。
我一名身為基督教的友人:『小友』,他曾就這點跟我解釋天主教與基督教
之間對待聖母瑪莉亞的差異。
現今西方世界依然是天主教為主宗。但天主教為什麼看起來很尊崇聖母瑪莉
亞?不尊崇耶穌基督嗎?又為什麼對她特別尊崇?
身為基督徒的小友這樣回答我:「天主教……就我小小的信徒感想來說,耶
穌很偉大沒錯吧,但是再偉大的人總有他的老母,他老母造就出我們所認識的耶
穌,創造了地球最強大的幫派,帶著他的門徒趴趴走,最後犧牲奉獻,所以他們
認為他老母比較偉大!沒有娘哪有我!」
小友給我的回答沒有錯,這是其中一個天主教徒看重瑪莉亞的理由。
對羅馬教廷主導的天主教(公教會)、與思想上有著細微但決定性差異的基
督教(新教)這兩大宗教派別來說,聖母瑪莉亞的地位在他們之中一直是尷尬且
敏感的。
天主教徒們尊崇聖母瑪莉亞的所有美德與貞潔、還有她分擔其子耶穌在十字
架上的痛苦,以此對她致上敬禮,但基督教徒卻認為只有耶穌基督才是真神,並
且認為天主教徒們一直將瑪莉亞置放於如此高的地位明顯不太恰當,於是兩教派
間一直就這點產生理念不合之處。
除此之外,基督徒亦認為聖母瑪莉亞被過份敬禮的重要證據在新約聖經四福
音書中。他們認為新約聖經對她沒有過多的著墨之處,只簡單記載她奉神靈感召
生下彌賽亞,之後陪伴耶穌傳教活動,並眼見其子耶穌被釘上十字架又於此時被
託付給門徒約翰,之後眼見他的復活,再無其他,因此天主教對她的推崇與敬禮
明顯太過火……
相反的,天主教們引用許多舊約段落,除了引證耶穌這名彌賽亞的誕生早已
在字裡行間被預告,更引證許多隱喻的段落證明瑪莉亞的存在亦存於其中,對聖
母瑪莉亞的敬禮與尊崇更早在教徒中行之有年,甚至可追朔至西元初期的傳教年
代,因此絕不能說她不重要,或說對她的敬禮過當……
兩教就這樣為了瑪莉亞的地位與位置爭論數百年之久,時至今日,已經快要
成為不解的難題,才會有所謂的:基督教拜基督,天主教拜老媽的不良誤解。
事實上,兩派別拜的同樣是聖父、聖子、聖靈這三位一體的神靈,只是在看
待聖母瑪莉亞的態度有明顯不同,並因此衍生出後續許多爭議,如此而已。
真要說的話,基督教本質上比較注重個人發展,天主教本質上注重的是家庭
和諧與發展,因此兩派才會發展出這項歧異。
當然,聖女新娘這部作品大致上走的就是天主教觀點的路線,各位讀者應該
看的出來……
天主教神職階級
1、教皇,又稱羅馬教宗,由樞機主教選舉產生;
2、樞機主教,也稱紅衣主教,由教皇直接任命,分掌教廷各部門和重要教區領導權;
3、宗主教,職位僅次於教皇,也是羅馬教廷中的高級主教;
4、大主教,亦稱總主教,駐節大城市管轄教省的主教,其職位略低於宗主教,有權召開教省會議和祝聖所屬教區主教;
5、主教,宗徒繼承人,教會行政領導,有權祝聖神父;
6、神父,一般神職人員,協助主教管理教務,通常為一個教堂的負責人。
7.執士,快要升神父的神職人員
8.修士,尚未成為神父的神職人員
9.修生,在成為修士前的學員。
司門員→朗誦員→驅魔員→輔祭→副會吏(五品副祭)→會吏(六品副祭)→神父→主堂神父(若一教會有兩位以上的神父,會選派一位做總理,有時稱"助理主教")→主教→牧首主教→教區主教→都主教→省區大主教→總主教→樞機主教(紅衣大主教)→教宗
修士:尚在讀哲、神學階段(也有終身職的修士)
神父:經由三位主教祝聖(有分修會神父或教區神父)
主教、副主教:管理各地方教會,如臺北教區、高雄教區、花東教區等(資格內容不在這問題中)
樞機主教:所謂紅衣主教,管理各區域(亞洲、美洲、非洲、歐洲等等)
教宗:由世界各地紅衣主教中產生
閣下想消滅天主教會?省省吧。
真福教宗若望23對一心想找教會麻煩的史達林說:
"閣下想消滅天主教會?省省吧。
我們自己人在裡面興風作浪了近兩千年也沒法弄垮,
您認為你行嗎?"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文以載道!!!!!!  2022/11/01開始在這裡認真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幾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自然律,奉子成婚十三歲,天地敕封令,地球防衛武力。
本書內容百萬字,『神鬼妖魔奇幻』的外皮包著『輕科幻』的骨,開天闢地古代神靈之間的愛恨情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