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15.5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之間。一切的溫柔

迎娶在月圓之前,德馨擔心自己回不來,於是早了幾天去書肆托小廝:
若自己十五沒來,便替自己還書給維嘎;
至於在馬告面前順走的那幾本,則是走到書肆裡的別院,親自放在馬告的案桌前。
無論給的誰,書頁間各夾著一封訣別信。
當離別近在咫尺,往往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常常說不出最心底的話,常常見不上最心念之人。
最近見不著的這兩個人:
馬告一如既往忙得不見人影;維嘎則像是離開京畿之地杳無音信。
倒也沒有不好,就只是心裡空落落的,面對這兩個人,拜別難,不拜別亦難。但是呢,早在之前其實都已經好好的拜別過了。
怎麼回事,這般肺腑莫言的不捨、衷腸不訴的離愁,德馨微微的皺起眉頭又微微地笑著。
突然小腿側邊被暖和起來,感覺像被動物的小爪子攀附著,哈哈哈一定是:
「阿赤!」
低下頭,迎上阿赤暖洋洋的笑容。
唯獨,還沒能與阿赤道別。
這麼小的孩子,該怎麼道別呢?
於是德馨將自己身上的腰珮摘下,遞給阿赤:
「這個給你,收好了呦。以後如果你有什麼困難,拿著這個到南府來,一定會有人幫你。」
「不用擔心,嘎子哥哥會照顧我。」
「我知道他會,我不擔心」
「嘎子哥哥還說,他也會照顧你。」
「呵呵,如果有機會,我們可以互相照顧…如果有機會…」
「為什麼?」
阿赤伸長小手再伸出食指,一隻手指頭撐著一邊嘴角,試圖往上撐出德馨的笑臉。
「沒事啦。」
德馨很驚訝這個小孩子竟然能察覺自己堆得滿臉的笑容是虛應,忙著安撫。
「嘎子哥哥這幾天也是這樣。」
「你有遇到他啊?」
「有,昨天他帶著好多好吃的東西、跟一張蓋著紅色印章的紙給衛奶奶,然後跟我說月圓那一天可能沒辦法陪我。他還跟我說,你也是,要我原諒你們。」
「哎呀,嘎子哥哥把我想說的話都先說了。」
這個維嘎一定不曉得在籌劃什麼,該不會阜邑馬告洩露了風聲…
「我會想你們的,你們要快點回來喔。」
阿赤不知道大人為什麼明明都擔心著對方卻不明說,明明焦著心卻要裝作一臉平和,大人就是這樣嗎?
「我好想快點長大,這樣就可以幫上忙。」
「阿赤現在是最棒的年紀,千萬不要急著長大,你只要開開心心,就是我和維嘎最希望的了。」
德馨說出奶奶在自己小時候也說過的話。只是這次,自己會食言,自己可能無法繼續陪伴在阿赤和奶奶身邊。
老爺和小姐
馬告和維嘎
大家如果都為了成全對方而願意讓出自己的性命,
自己一定是最先發狠了斷自己的那個人,
不只是因為自己的身份尊卑,而是因為,他們值得。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