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个顺路车,就碰到了“八哥”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三年瘟疫,我都是能不外出就不外出,能骑车就不坐车。然而最近,因为一件再也无法继续拖延的事情,我踏上一次尴尬的旅程。
起初我打算继续使用我的小电驴当交通工具:高德地图显示,我距离目的地有八十多公里,其中大部分都位于郊区,只有最后的几公里位于城区。鉴于我的小电驴没有上牌,我打算先骑到靠近城区的地方,再打个出租车过去。
然而我还是低估了北方初冬早晨的寒冷程度,一大早起床,仅仅骑了不到30公里,就冻得不行。
由于随身携带的行李比较特殊,我没法坐公交车;想在高德上打个车,附近却没有与高德合作的司机。没有办法,我只能站在路边招手,希望能花钱坐个顺路车。
一辆辆轿车从远处驶来,没有一个停下来问问我要去哪里。也难怪了,谁让我天生一张丑脸,人家不愿载我也情有可原。我能做的,只能是继续招手,希冀碰到一个比较需要钱而且不太那么以貌取人的司机。
终于,一辆拐弯的小轿车朝我驶来。放慢车速,司机从驾驶座上探着身子,问我去哪里。
我说出自己的目的地,他点点头。
“上车吧。”
“多少钱?”
“你看着给就行。”他露出无所谓的表情。
我暗自庆幸自己碰上了好心人,赶紧锁好小电驴,拎起后车筐里的电瓶,放到后排座椅上,然后问司机能否打开后备箱,我担心那两件比较特殊的行李弄脏他的车座。
“后备箱里东西太多,你就把行李搁座椅上吧。”
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心人。我再次为自己感到庆幸。
等到我放好行李,钻到后排座椅上坐下,我才发现自己两腿直哆嗦,不是因为太激动了,而是因为太冷了。
车子缓缓启动,仅仅行驶了几百米,就缓缓停了下来,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瑟瑟发抖的我一眼,说:
“你坐到前面来吧,前面暖和些。”
我有些受宠若惊:车费随便给,还让我坐前面,我的运气是不是太好了一点?
等我在副驾驶座上坐定,系好安全带,司机便开始跟我寒暄起来,问我老家是哪里、多少岁了、来这边是不是旅游之类。我知道自己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出卖了我,北京人见了外地人都跟公安查户口似的,久经盘问的我已经见惯不惊了。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可能会颠覆国家政权的潜在“坏分子”,我气定神闲地如实报上自己的个人信息。
接下来司机又跟我聊起我老家的山水跟北方如何不一样。
“虽然没去过你们那边,但我知道你们那边很容易出现泥石流,因为你们那边的山都是土山,不像北京的山是石头山。”司机望着车外嶙峋的群山对我说。
北京的一切都是好的,在北京人看来。
“是这样,是这样,另外南方雨水比较多也有影响。”我顺着他的思路说,顺带补充了一点我自己的看法。
路边闪过一排柿子树,树叶已经掉光,满树橘红色的果子,即使沾着肉眼可见的尘土,也仍然光彩夺目。
“这柿子怎么不摘?”我问。
“价格太低了,摘下来卖掉,还不够摘柿子的人工呢。”
“说得也是,今年柿子真是便宜,才一块钱一斤。”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寒暄都还算正常。
“现在不冷了吧?前排有座椅加热功能。其实后排也有,不过开关被你的行李挡住了,你打不开。”
“呃,难怪呢,座椅确实挺暖和。”
接下来是尴尬的冷场,然后司机终于问出了我最讨厌的问题。
“你还没结婚吧?”
我知道自己无法隐瞒这个私密信息:在私家车已经普及的首恶之区,一个女人大冷天地站在路边招手坐顺路车,一看就是没有男人可以依傍的。只好实话实说了。
接下来的问题同样让我讨厌。
“为啥不结婚呢?”
“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多好,干嘛要结婚呢?”
”现在你这样的人挺多的,我们单位就有一个。“
”不会吧?男的单身不少,女的还是挺少的,我们大学同学里就我一个。“
”我们单位那个就是女的,跟你一样,四十多了,也不结婚。“
”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呗,无牵无挂的,多好。“
“可是现在老龄化严重,年轻人太少,以前搞计划生育,小孩太少了……”
又是一个我讨厌的话题,在男人们看来,女人的唯一用处就是结婚生子,因此女人唯一的人生使命也是结婚生子,因此不婚不育的女人都是异类和怪胎。
“哈哈,那些人口学研究是假的,这方面的‘研究’有很多都是假的,网上已经有人写文章揭露了。”我没有说那个写文章揭露“人口学家”们造假的人就是我,更没有讲述自己独力挑战造假大师易富贤的英勇事迹。有些事不能说得太细太多,在这个国家,挑战权威和说真话都不是令人称道、受人尊敬的行为。
“虽然现在老年人确实比以前多一些,但年轻人的数量已经超过社会的经济承载力了。你看看这几年大学毕业生就业有多难,经济不行了,还有这场瘟疫,造成多少企业店铺倒闭,工作难找啊。”我又补充道,但没有提人口太多对环境的破坏,国人通常都不关心这方面的问题,这几年反节育派甚嚣尘上,这个问题他们就更不愿提及了。
“那是因为现在有一大批即将退休的人占着位置,60年代出生的人很多,等他们退休了,年轻人就有工作了。”他没有理会我对“人口学家”造假的指控,以及变态防疫政策造成经济下滑的事实。
我想开玩笑说还有一些老年人赖着不退休呢,又一想还是算了,万一司机是个忠君爱党的民族主义分子呢?犯不着为这些事陷入不必要的争论,能找个顺路车多不容易啊,我可不想因为讽刺了一句习魔头,就被司机赶下车去。
”现在退休年龄多少?“
”60岁,男的60岁,女的55岁。“
”咦,退休年龄已经涨了吗?“在我印象中,很多人50多岁就退休了,然后我忽然意识到那是以前下岗职工买断工龄的情况。
”是啊。“司机没有纠正我的说法。
”所以现在这些人要是不退休的话呢,年轻人找工作就很难;要是退休呢,养老基金又会吃紧,左右都为难。“
”还是因为60年代出生的人太多,这几年退休的老年人也跟着多了。“
”说得也是,60年代初(每年的)出生人口都有两千多万呢。现在这批人刚好60来岁,即将进入老年。“我掰着指头数了数,“70年代,80年代,90年代,00年代,10年代,20年代,刚好60来岁。”
”我是60年代末出生的,家里有4个兄弟姐妹。后来搞计划生育,大家都生一个了。你有几个兄弟姐妹?“
”我家就我一个。“
”呃,还是独生子女呢!“
”是啊,我是第一代独生子女。其实南方计划生育不严,我们那边是‘一胎半’政策,头胎是女孩都可以再生一个。我父母也是想再要一个的,一直不成功。我们周围普遍都是两个孩子,像我这样的独生子女非常少。福建广东那边生三个四个的多了去了,独生子女更少,只有体制内才严格计生。“
我想说的是,计生时代”大家都生一个”的说法并不成立,中国老龄化并不是独生子女政策造成的。不过还是别把这句话挑得太明了,以免显得跟他针锋相对。
关于人口与计生的话题就这样告一段落,又是一阵尴尬的冷场。
“那么……”他有些犹豫地开口了,我预感到接下来的话题会更加尴尬。
“那么,你不结婚的话,男女那些事怎么办呢?”
这些年来,独自外出旅行,我不止一次碰到八公八婆对我的个人生活感到好奇,非要刨根问底一番不可。曾经有一次,我看到路边有个大叔在照料他的蜜蜂,就好奇地跑过去向他询问有关小蜜蜂生活的种种趣事,没想到大叔只是非常敷衍地跟我讨论蜜蜂,每次说个两三句就反复把话题引到我身上来,把我吓得落荒而逃。但是纵然八公八婆司空见惯,迄今为止也没有一个像这位“八哥”这样触及如此私密的问题。
“这个嘛,是受荷尔蒙控制的。荷尔蒙分泌得少了,就无所谓了。”
“我是问你自己,你自己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这个问题太隐私了,不方便回答吧?”
“这有什么呢?车上就我们两个人,又没有别人。我们又是陌生人,谁也不认识谁的,你也不用担心我说出去,有什么难为情的呢?”
“太隐私了,真的不方便说。”
“你看,这个事男的跟女的不一样,男的到70岁80岁都会对这个感兴趣,女的到那个……那个什么来着,就不感兴趣了。”
“更年期。”我帮他说出了那个他一时想不起来的词语。
“对对对,更年期。但是我还是很好奇,你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他继续穷追不舍。
“这个话题,你们男的可以随便讨论,但是我真的不方便说。”我扭头望着车窗外,试图转移话题,“河边那些柳树真好看。
”你看你这人……还挺保守的!“
车子拐过一个弯,前方出现一个工地。
”这条高速啥时候通车啊?“我明知故问地没话找话说。
"要等到明年年底吧。”
“已经修了多少年了?”这个我是确实不知道。
“有两三年了。”
他取出一支烟,又打开车窗。“我抽一支烟,你不介意吧?”
“您抽吧。开着车窗就没事。”
“我知道有些女的对抽烟比较敏感。”
“我确实闻到烟味容易晕车,不过开着车窗没事。”顿了一顿,我又说:“您开车挺平稳的,我前几天坐车还晕呢,今天一点事都没有。”
“我要是自己一个人的话开车挺快的,一个小时就到城里了,今天因为车上有别人,就开得慢了。”
终于摆脱那个尴尬的话题了,我如释重负。接下来,我们又东拉西扯地聊起该地区的主要工业、那条铁路、央企的税是全部给中央还是要留一部分给企业所在的地方政府等等。
路边的房屋逐渐变得稠密,我说自己已经有十来年没到这个地方了——上次去看一个朋友路过这里不算。
“是看老情人吧?”
”是看我同学好吗!“
”老同学兼老情人,哈哈!“
”那您爱怎么说就这么说吧,我要说我同学是女的,您还会说我是同性恋呢。“我哭笑不得。
他也笑了。
车子逐渐驶入闹市区,他问我具体的下车地点在哪里,我拿出手机,在高德地图上把那个地点指给他看。”您要是不顺路,到前面把我放下就行了,我可以自己打个车过去。“
”没事没事,既然都到这里了,我就把你送过去吧。你带这么多东西,下车再打车多麻烦的。“
“那太谢谢您了。”我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小粉红”递给他,“大哥您别嫌少。”
他接过“小粉红”,把钞票放到一旁。“我都说了让你随便给,我又不是专门做这个的。”
我很庆幸这段尴尬的旅行即将结束,没想到,就在我快下车的时候,他又冒出来一句:“当你回答不方便说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曾经有过。”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
这人还真是……到现在还对那个话题念念不忘啊。我苦笑了一下,没有理他。
一个女人,不婚不育已经是大逆不道了。如果我再告诉他,我无论从心理还是生理上都不依赖男人,那不是对他打击太大了吗?
给“八哥”保留一点自尊吧。
9會員
29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做個人生贏家人經歷越多,抱怨就會越少。越是優秀的人越努力,越是富有的人越勤奮,越是智慧的人越謙卑,這現象的根源在於,優秀的人總能看到比自己更好的,平傭的人總能看到比自己更差的。永遠讓自己記住一句話,跟別人學,跟自己比,每天進步一點點!越努力,越幸運;越擔當,越成長;越感恩,越有福報!越付出越得到!不斷修煉自己,
Thumbnail
avatar
2024-05-10
做個選擇或找個理由〈做個選擇或找個理由〉
avatar
前圖紙
2024-01-21
做個有遠見、愛磨斧頭的先行者相信很多人都聽過這個故事,或是類似的故事。   工人A在伐木廠找到一份工作。 他決定認真做好這份工作,好好的表現一下。 上班第一天老闆交給他一把新斧頭,讓他到森林去砍樹, 第一天,他不停地揮舞著斧頭, 一小時砍斷3棵樹,他工作了10小時 砍倒了30棵大樹,老闆滿意極了,誇他做得不錯。
Thumbnail
avatar
凱斯
2023-11-17
做個溫柔的大人 今天跟台北的好友談起了日常, 然後她跟我說,她最近總是在思考人生不一樣的風景。 我當時聽了很有同感地跟她說,me too. 現在的生活固然美麗, 但我同時也對未來的變化感到新奇。 不知道能不能算是生活的領悟, 但可以肯定的是,確切地活在當下,就是擁抱生活最好的方式。  
Thumbnail
avatar
台灣太太在北京
2023-11-16
做個無用之人,與世無爭短短幾個月,周遭的朋友,病的病,死的死,打亂了所有既定的規律。 在這場無法預料的變局中,我自己深受影響,應付一件接著一件的意外,不斷調整自己的工作角色,人力的不足到人力的過剩,舊的走了,新的來了,一直在考驗著我的智慧,而我漸漸淡出原來的支援性質,就是全方位學習,以應付各種突發的狀況,全面熟悉所有的
Thumbnail
avatar
星心(Rosemary)
2023-11-02
︱老吳的養病之路︱他本人就是一個該死的辣椒大家都很關心的在問,老吳是不是骨折了。 Trust me, 如果真的骨折了,那我現在可能連寫文章的時間都沒有了。 昨天花了三小時去朝陽醫院,拍了X光,那腳骨一根骨頭都沒有少,也沒有損壞。 今天一早7點半又出門去看中醫,中醫跟他說,要他少吃一點辣的食物,避免上火,對發炎的肌肉不好。 我聽完,馬上接著說
Thumbnail
avatar
台灣太太在北京
2022-11-14
***風雨成長路09碩士指導教授指給個我完全不懂的碩士論文題目後就放生我了,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進入台灣大學幾乎什麼我在讀臺灣大學碩士班時,學校各類課程中多元的充實自己,對日後轉換不同領域工作極有幫助。我碩士指導教授指給個我完全不懂的碩士論文題目後就放生我了,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到碩士論文口試時,委員問我的問題我都很清楚,因為整個電腦程式都是我寫的,整個分析方法的過程都是我弄的。希望激勵目前就讀研究所的朋友。
Thumbnail
avatar
創新永禎
2022-10-17
這一輛老舊汽車,還是滿足了我一些心理與生活上的需求,可以將我帶到更遠的另一個世界,雖然速度慢了一點,不過也少了些風風雨雨(續上篇) 離開台北時,我在網路上買了一輛福特汽車,用三萬元買下它,這個價錢,我想已經不需要用其他形容詞來描述它的裝備和性能,雖然如此,這一輛老舊汽車,還是滿足了我一些心理與生活上的需求,可以將我帶到更遠的另一個世界,雖然速度慢了一點,不過也少了些風風雨雨。
avatar
看貓無點
2022-10-03
9 個多數人在網路上寫作時常碰到的困難(以及解決他們的方法)這禮拜日我準備要開《高產出的本事》讀書會,分享自己從0到1的寫作流程給參加的同學。為了能更了解同學的問題,我特別設計了課前問卷,收集到 10+ 個學員在寫作上的痛。我特別挑選出9個具有代表性的問題 (痛點),分享Q&A給大家。我將問題分成3大類: (1)知識類 (2)技巧類 (3)心態類
Thumbnail
avatar
朱騏
2022-09-23
但願每個孩子都能找到自己的路,不急,就用你的速度今天開學了,早晨天清氣朗。進校門後慢步穿過楓樹林,抬頭看見枝葉縫隙間的陽光忽躲忽閃,一路隨行,彷彿蹦蹦跳跳地跟人說──「老師早安!」,一張張稚氣未脫的臉龐迎面而來,帶著朝氣,帶著歡喜,女老師的步伐隨著一襲連身洋裝的裙擺輕盈飄逸。
Thumbnail
avatar
詹宇
2022-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