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青春》解析:給流離失所難民的和煦祝望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日青春》(入圍第59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是導演劉國瑞(獲得第59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最佳原著劇本)首部長片作品,作為一個住在香港的馬來西亞導演,他希望《白日青春》這部電影可以讓大家更了解香港,也更了解難民。
一個是香港的計程車司機,一個是巴基斯坦裔的難民男孩,兩個原本不會有交集的生命,卻因為一場意外車禍交織出既感傷又溫暖的《白日青春》。

陳白日(黃秋生 飾,獲得第59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

一個酗酒到兒子陳康(周國賢 飾)都為他換過肝仍是戒不了酒癮的鰥夫,他在70年代與妻子靠著指南針游泳偷渡到香港,不料妻子卻因為體力不支而命喪大海,原本打算安頓好就將待在中國的兒子接過來生活也因此食言,導致日後兒子的無法諒解。
父子關係的疏離,從《白日青春》電影一開頭的兒子喜宴即可窺探出,身為新郎父親卻是在婚禮前四天被以手機簡訊告知,新郎在臺上看著自己的爸爸遲到進場的不耐神情,完全感受不到彼此對於這個重要時刻的喜悅,陳康並不知道父親遲到是因為到母親罹難的岸邊祭拜,與太太分享兒子成親的消息,又在趕往婚禮的現場,自己駕駛的計程車與難民擦撞,陳白日當然也不會解釋這些,覺得兒子並非真心想邀他出席,於是遲到後又早退。
這是個辦喜事的好日子,難民起臥處也在進行一場婚禮,卻擋住了陳白日開車返家的路,不是冤家不聚頭,不久前擦撞的難民認出了這位明明違規卻逃逸的計程車司機,陳白日情急之下的動手也從此造下了日後無可挽回的悲劇。

莫青春,本名哈山(林諾 飾,入圍第59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

一個巴基斯坦裔的難民男孩,與父母等待著移民加拿大,一晃眼十年過去卻仍滯留在香港,近視了,只能偷有度數的蛙鏡來戴,朋友可以去加拿大了,只能偷隻小狗作為禮物相伴,可是小狗不能上飛機,只能落寞的目送她離開,眼前的一切這麼不真實,可是懷裡的小狗又是如此真切,像是在提醒自己再次被遺留下來。
在巴基斯坦擔任律師工作的父親不願做違法的勾當,是個正直正義的好人,可是為什麼就這樣車禍死了?不是說好要帶他和媽媽去加拿大嗎?
備受打擊的哈山連學校也不想去了,央求村裡的一位叔叔帶他賺錢,卻意外涉入黑幫,在警察追捕的過程中撿走警槍,被知情的陳白日駕車協助逃走。

日久他鄉是故鄉,客死他鄉魂斷腸

香港是國際難民的中轉站,每年都有不計其數的難民,在這座城市苦苦等待政府審批他們的難民資格,這一等可能就是漫長的十年,甚至更久,有的人為了溫飽打黑工(非法勞工),然後被捕蹲牢籠;有的人等不下去選擇自裁;有的人被遣返;有的人像《白日青春》裡哈山的爸爸一樣客死他鄉;有的人還在等、還在等…
難民為了想活下去而偷渡,卻沒料到抵達之處會導致他們活不下去,《白日青春》裡哈山的爸爸至死前一刻都還不知妻子肚子裡已經再度孕育了新生命,而這個生命未來的去向,就如同每個難民一樣,如此漂移迷茫。

如果可以安居樂業,誰想要顛沛流離?

異鄉人都期盼著日久他鄉是故鄉,不曾想客死他鄉魂斷腸,哈山的媽媽甚至連喪葬費用都沒有,只能礙於繳費才能將大體領走的規定,讓先生一直擺在殮房,即便陳白日假扮義工給予資助,哈山的爸爸也無法落葉歸根,香港這個中轉站成了多少難民的終點站?

「摩囉差」用語起源

在《白日青春》中可以聽見陳白日不只一次稱呼村裡巴基斯坦和印度的難民為「摩囉差」。
「摩囉」來自拉丁文moro,原指中東及北非膚色較黝黑的人種,後來變成專指南亞人。
「差」來自印度語常用詞acha,是「好的」或「對了」的意思,香港人會把外語常聽見的詞彙用作該國人的別稱,所以印巴人就連講印度語以外其他方言的,也被廣稱為「阿差」。
另一個起源是香港開埠之初從印度招募了大量警察過來維持治安,但因為當時慣稱印度人為「摩囉」,所以亦叫做「摩囉差」。只是這裡的「差」字原指警察,本來應該是「差人」的「差」才對,但由於久而久之跟上述「阿差」的「差」字混餚,便由「猜」音變成「叉」音。
雖然「阿差」和「摩囉差」兩詞,最初並無種族歧視的用意,但聽得懂粵語的本地印巴裔人大多不喜歡被這樣稱呼。

白日不到處,青春恰自來

《白日青春》以難民作為題材,不論是鏡頭或是內容的拿捏都可以感受到此片想帶出的一絲溫暖守望,不落窠臼的淪為一曲沉痛、沉重的難民輓歌。
《白日青春》片名雖取自兩位主角的名字陳白日、莫青春,但「白日」、「青春」寓意著明亮、美好,帶給人們的是充滿希望、燦爛的感受,就連英文片名《The Sunny Side of The Street》都帶著暖意。
《白日青春》裡頭曾出現一首詩在哈山的課堂上,老師也藉此提醒哈山不要忘了為他取名「莫青春」的用意。
白日不到處,青春恰自來。
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
這首詩出自清代袁枚的《苔》。
「白日不到處」,是如此一個不宜生命成長的地方,可是苔蘚憑著堅強的活力長出綠意來,煥發青春的光采。
苔也會開花的,雖如米粒般細小,不能跟國色天香的牡丹相比,但苔花卻是靠自己的生命力,爭得盛開的權利。
苔蘚多寄生於陰暗潮濕之處,正所謂英雄不怕出身低,《白日青春》能用這首詩的精神貫穿整部電影,勉勵仍在困境中的難民,不僅詩意,又何嘗不是最美的祝福?
儘管我們仍為《白日青春》片中的角色感到憂傷,就像身為警察的陳康,明知父親在助逃犯偷渡,寧可再換一次肝讓爸爸能健康的看著自己的孫子出世,卻終究只能羨慕著哈山能獲得父親如此多的關懷,哪怕那是因為心有所愧的彌補。
就像...

金馬59 │ 最佳劇情片
入圍的還有:

看完上半段的文章,是否意猶未盡呢?
邀請你陪我織情網,一次解鎖百篇文章 ლ(╹◡╹ლ)
或給柳繪雨鼓勵”吧
  1. 登入會員按❤️(以精神支持我繼續創作)
  2. 以實質鼓勵斗內 Me(唸起來好像 Do Re Mi )
我有五個房間
給電影人的情書
給音樂人的情歌
給戲劇人的情話
給文字人的情詩
給旅行人的情夢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897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給電影人的情書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3.8K會員
189內容數
影劇、音樂、創作、旅行、自我療癒、心靈成長、語錄金句,如果這些讓你感到怦然心動,那就別和我萍水相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